p1dyz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穿越從武當開始 起點-第三十四章.貧道申公豹鑒賞-ebc92

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
朝歌,王宫。
自从闻太师西征之后,这王宫之中,已经有许久都没有开过朝会了,帝辛每日只是与那九尾狐妖寻欢作乐,在那酒池肉林之中尽情享乐欢愉,哪有什么处理国家大事的心思。
但今天,这场朝会却是不得不开了。
———闻仲兵败身死,朝歌二十万大军几乎尽数折损在了那西岐之中,此等震撼朝堂,动摇国本的大事,若是帝辛再不关注重视的话,恐怕用不了多久,那西岐大军就该兵临朝歌城下了!
朝会之上,帝辛正在大发雷霆,咆哮怒斥着朝会中的诸位大臣。
“闻太师兵败身死,我朝歌二十万儿郎折损在那西岐,你等就没有什么要回禀孤的吗?!”
“你们一个个的,皆自诩古之贤臣名将,如今为何连回应孤王都做不到?啊?!你们给孤说说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怎么好端端的,我朝歌大军就败了?还折了孤的闻太师….没了闻太师,谁又能替孤镇守这天下?!你们倒是说说看啊!”
半饷都没有人说话,直到帝辛骂够了,骂累了,有些双目无神的瘫坐在王座上后,底下的那些大臣们才互相转头互望,交换起了眼色。
但这些大臣们,也都是互相使眼色,让对方出声,然后又互相推诿,至今也没有一人敢在这个时候出来触帝辛霉头的。
毕竟这些年来,这朝堂之上真正的贤臣名吏,早就被九尾狐妖和帝辛祸害的差不多了,如今这些殷商大臣,也只剩下了费仲尤浑一流,溜须拍马,阿谀奉承的奸佞之辈,又还会有谁在这危机之时站出来。
帝辛瘫坐在王座上,缓了一会,这才又抬头往下方群臣瞥了一眼。
“怎么?都没人说话吗?你们这些人,平时不都自称有治国安邦之能吗?怎么到了此刻,孤王真用到你们之时,你们竟没有一个回应孤王的?”
被帝辛那满是杀意的目光扫过,下方的那些大臣们终于有些慌了,也总算有人扛不住压力,走出来说了几句。
“大王,此次闻太师率领大军兵败西岐,却是给我等提了个醒,那西岐,如今已经不可小视了!”
“臣听闻,那西岐拜了那姜尚为相,又有当年在朝歌中多有贤名的陆植,陆大夫为西岐主帅,麾下亦是聚集了众多能臣武将。”
“甚至就连战无不胜的闻太师,这一次都在那西岐折戬沉沙,现今的西岐,已经发展成了我成汤的心腹大患了啊!”
“所以臣认为,决不能再任由那西岐如此发展下去了,我们必须要在此时,便这西岐打压下去,彻底消灭,否则的话,唯恐江山动摇!”
帝辛神色不善的瞥了那人一眼:“此事,难道孤王不知晓吗?孤要的是你们拿出办法来,如何消灭那西岐,不是听你在这给孤讲道理的!”
那大臣神色一滞,想了想后,只得硬着头皮继续说道。
“大王,想那西岐,人员不多,手下兵士也不过十万,纵然此次用了什么阴谋诡计,败了闻太师与我朝歌大军,但也定然损失惨重,短时间内绝无余力再抵挡我朝歌天兵了。”
“所以,臣觉得,大王应立即再选派出一名大将,征讨西岐,趁其元气未复之时,一举攻陷西岐,踏平那西岐城!”
帝辛神色一动,他也是这般想的,毕竟平叛西岐,的确是如今的头等大事,可是,如今闻太师已死,他朝歌群臣之中,又有谁还有那领兵之能,能帮他平叛呢?
思来想去,他也找不到合适的人选,若是之前,闻仲与黄飞虎还在之时,这两人,都可为帅,他也无须头疼于此。
但是如今,黄飞虎反叛到了西岐,闻太师战死,一时之间,这诺大的朝歌城中,竟再找不出一个有能力挂帅西征之人!
而那五关守将,这一次亦是随闻太师一同失陷在了西岐数人,剩下的几人,如今镇守五关都有些不够了,再不可轻动..如此一来,让他再去哪找来这合适的挂帅人选呢?
“征讨西岐,的确乃是如今的头等大事,但是孤王一时之间,却是想不到有何人可当此大任,你等可有好人选推荐与孤?不拘其身份,只要是有能力者,皆可上奏。”
闻言,群臣之中的费仲尤浑不禁对视了一眼,然后费仲一步走出,拜道。
“启禀大王,臣近日,倒是在这朝歌城中,结交到了一位有能之辈,其乃是那天尊圣人门下弟子,一身所能,不在闻太师之下。”
“哦?”帝辛顿时来了兴趣,问道,“费爱卿,快快与孤说来,那位道长姓甚名谁,有何本事,如今又身在何处?”
“回禀大王,那位道长,名为申公豹,其所能…”费仲回想了一番,那申公豹赠送他的金银,脸上不由的露出了一抹微笑来,“其所能,通天彻地,有颠倒阴阳乾坤之能,当真是本领非凡之人!”
“果真如此?!”
费仲重重点头:“确然如此!不止是臣,尤浑大夫,也同样见识过那位道长的神通手段。”
帝辛看向尤浑,同样收了申公豹大量金银的尤浑,自然也是帮着说话:“那位申道长,本领却是不俗,此乃臣与费大夫亲眼所见。”
“更难能可贵的是,申道长一直都有一颗拳拳报国之心,只因没有门路,才无法上达天听,无法入朝为官,为大王尽忠。”
“臣与费大夫,也是不忍此等大才流落民间,这才上殿启奏,荐贤于大王,还希望大王能给予其一个机会,让其能为大王所用。”
帝辛闻言顿时大喜:“既是如此,那两位爱卿便该早早报告于孤才是,怎得如今才说来?”
“那申公豹道长,如今身在何处?孤王这便派人去请他前来。”
费仲笑了笑,说道:“这却是不必麻烦大王派人去请了。”
“这又是何故?”
费仲从衣袖中掏出了三支信香来,说道:“大王不知,那申道长早便交代过,若是大王想要寻他,便让臣点燃了这三支他留下的信香,他自然会感应到,不出一刻钟,他便能赶到此地来。”
“竟如此神奇?那你快快将信香点燃,孤已经等不及要见到这位申道长了。”
“是,大王。”
却说费仲在殿中点燃了信香,只见那信香之上的烟气凝而不散,缓缓升腾而起,一路飘出了大殿,消失在了冥冥天际。
而后,那申公豹果然有感应,未过多久,殿中众人便突然感觉一股劲风从殿外呼啸而来,吹拂得众人几乎闭上了眼睛。
而当狂风散去,众人再次睁开眼睛之时,殿中不知何时突然便多出了一名身披暗黄道袍,头戴金冠的清虚道人。
只见那道人身形挺拔,面容清隽,背负长剑,右臂之上还挽着一支雪丝拂尘,一副得道高人的模样,当真好卖相。
“贫道申公豹,拜见大王。”申公豹面色矜持的朝帝辛拜了一拜。
不得不说,这申公豹的卖相当真不俗,姿态也是拿捏的正好,不禁让那帝辛心中惊喜,以为当真遇到了什么仙神人物。
“好!申道长好神通!竟真有点香便知,顷刻而至之能,孤王佩服。”
“申道长快快请起,不必多礼,你乃这世间仙真之流,便就不必太过计较这些俗世之礼了。”
申公豹轻轻一笑,再次拜道:“多谢大王恩典,但大王贵为人王之尊,贫道却是不能逾越失礼的。”
“哈哈哈哈…好好好!申道长当真乃懂礼之人,不似那些山野道人一流,正是孤王所渴望的贤士大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