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vzlg優秀都市小說 魔臨 線上看-第三百三十七章 老東西讀書-4i5e8

魔臨
小說推薦魔臨
“本伯乏了,尔等,送本伯入东山堡歇息。”
这不是郑伯爷在刻意地想要表演什么,而是他真的累了。
砍杀了这么久,中途还被魔丸附身了一次,能坚持到现在没有瘫倒下来,已是殊为不易。
且看剑圣都已经衣衫染血,足见这场厮杀,到底是一种多深的煎熬。
累,
是真的累,
但他还不能睡下去,
至少,
郑伯爷心里清楚,自己现在,依旧得继续发挥出自己的价值。
战事一开,双方各数万人命卷入其中,自下而上,其实都不得幸免,每个人都牟足了劲,就为了那最终的一个结果;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没有中间模糊地带可供选择。
再累,再乏,
也得继续强撑着。
先前的反击,是他以帅輦和自己的这一身金甲,强行凝聚了中军和溃军砸回去的,现如今,虽说因为金术可的神来之笔,使得自己这边的楚人开始崩溃,但战局,确切地说,是整个大局,还没到真正尘埃落定的时候。
杀戮,鏖战,还得继续下去一段时间。
但晨曦已现,如此局面之下,风向其实已经被扭转了过来,现在,除非楚人那边还有一支未动的生力军派入,否则,楚人在东山堡外逗留越久,其境地,就越是尴尬。
到底是燕强楚弱的格局,那位大楚柱国固然以奇招近乎形成了翻盘,但只要郑伯爷这里撑下来了,再换一口气的话,奇招,就注定不得长久。
虽然,此战就是胜了,郑伯爷这边,也注定是一场惨胜,但,还是值得的。
胜利代价付出的值当与否,其实是在于对手的层次,大楚皇族禁军,加上那位柱国以及那面火凤旗。
怎么算,
都是赚!
“送伯爷入堡!”
“送伯爷入堡!”
原本拖行帅輦的马匹,在先前的厮杀乱战中,近乎完全死伤或者逃跑,但这没关系,一众燕军士卒开始用人力,推动着帅輦继续前行。
“郑”字大旗依旧飘摇,
帅輦上的金甲身影,哪怕仅仅是坐在那儿,却给人一种极为伟岸的观感。
推动帅輦前行,看似在紧张的战场上,又浪费了一小部分人力,但怎么说呢,这点人力,在全局战场上,真的不算什么。
就像是做买卖一样,先得下本钱,才能去期待收益。
中路部分的局势改变,加上帅輦的重新前进,相当于是告诉全场其他各部兵马:
反击,
从现在开始!
郑伯爷一直以来身边都有梁程陪伴,更别提还被靖南王开过小灶,对此时战场态势,自然也是有着属于自己的认知。
最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
楚人的分兵剥洋葱寻找中路解决问题一锤定音的战术,固然在先前很长一段时间给楚人创造出了极大优势,但眼下,却也是给自己提前挖好了埋葬自己的坑洞。
金术可率领的那一路骑兵砸破了这一路后,马上又亲自扛着大旗冲出,紧随其后的,是一众同样快速脱离战局出来的燕军骑士。
甚至,更远处的,凡是骑着马,先前在各自为战的燕军骑兵,也都纷纷本能地汇聚向他的大旗之下。
曾几何时,金术可只是最初始的刑徒兵一员,出身,可谓低得不能再低,一开始,他甚至连夏语都不会说。
郑伯爷入驻翠柳堡南下进行战争冒险时,他曾陪着郑伯爷杀入一座乾人堡寨,那座堡寨,更像是一个“鸡窝”。
那一夜,金术可捕捉到了一个细节,那就是郑伯爷的目光扫过自己这些对着女人流露出本能渴望的蛮人时,那一股子,阴沉。
所以,后来当上城门守卫长的金术可,尽管有条件了,却依旧执意娶了个野人女子。
没人是天生的傻子,且就算是傻子,对美丑,还是分得清楚的。
在盛乐城那会儿,野人女子是最为低贱的奴隶,红帐子里,也是价格最为便宜的一等。
晋地女子,明显更为干净,皮肤也更好,说一千道一万,作为一个蛮人,娶一个夏女,本身就是一件值得称道的事情。
但金术可还是没选择那般做,就因为那一夜郑伯爷在篝火旁流露出的那一缕不喜欢。
身为狼群中的狼,去注意和观察狼王的喜好,这没什么好羞耻的,也丝毫不算丢人。
至如今,昔日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没死在荒漠刑徒部落的厮杀消耗之中,没死在郑伯爷麾下的一次次战争冒险之中,熬到如今,撑到现在,终于轮到他,以一己之力,帮狼王,强行改变这场战局。
只可惜,
此时的金术可,是全然没有心思去享受这种自身蜕变的激动余韵的,因为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他还得继续忙下去。
那一支骑兵,在他的带领下,一次次地穿插,一次次地游弋,以及一次次地扎入一方战团之中,他像是一根纽带,强行将分割成多个部分的整个战局,完全盘活。
同时,也像是一把提刀,每每刺入楚人最难受之处,虽是浅尝辄止,却让楚人血流不歇。
再伴随着帅輦越来越快的移动,伴随着各方面燕军在局部战局上形成了优势,伴随着楚人鏖战意志的一层层被削减,最后,再伴随着后方守家的三家军寨里的兵马赶赴而来。
楚人的大势,
开始完全崩盘!
输赢,终究在这一口气上,对方一直提着,你没续上来,那就只能承受这种苦涩的结局。
石远堂依旧站在战车里,他没有气急败坏,也没有跺脚怒骂,在其身边,有好几路早先过来的以及随后崩溃而来的诸多楚军环绕。
输了,
败了,
这位楚人柱国长舒一口气。
在半个时辰之前,他其实还信心满满,只觉得对面那位大燕平野伯爷太过年轻。
其实,哪怕是现在,他还是觉得那位平野伯爷过于气盛了,非为帅之道。
他也依旧认为,那位伯爷没有选择暂时撤兵而是逆流而上,是一种极不负责任的战争冒险。
哪怕,
他输了。
但燕人,赢得很侥幸,他输得,也很侥幸。
而事实是,
原本就是攻城一方的燕人,其本就占据着大部分优势,到最后,却依然是靠这种赌命的法子在险胜。
在石远堂看来,
何必呢?
军国大事,岂能这般意气行事?
他不知道的是,对面那位平野伯爷,其实只是单纯地上头了;
他更不知道的是,所谓的军国大事,在那位伯爷眼里,真抵不过一句:爷高兴。
石远堂坐回到椅子上,操控战车的士卒回头看了一眼自家柱国,犹豫了一下,而后选择驾驶战车进行突围。
东山堡,回不去了。
如果楚军能够按照预想中的那样,击溃了燕军中路,赢得了这一时,那么,自然有充分的时间可以从容地收拾掉后方东山堡城墙上的燕人。
但现在,那一面城墙,已经被燕人完全攻克了下来,虽然燕人还没有来得及完全掌控住东山堡,但此时回城的话,就算回去了,燕人大军,也很快就能杀进来。
无非就是将自己关入一个更小的笼子内等着燕人来捉罢了,何必呢?
至于说,突围。
石远堂没有抱什么希望,因为这里的战事,煎熬了这么久,动静这般大,要说附近其他方面的燕军毫无反应毫无察觉,那自然也是不可能的。
他们虽然不可能那么快地就派出援兵赶赴这里,但等到自己杀出去后,来帮忙堵截自己,问题还是不大的。
说到底,还是因为镇南关以南,自央山寨被冲破之后,楚人已经完全失去了战场遮掩能力,也失去了所谓的战争主动。
石远堂默默地摘下了自己的头盔,属下带着自己怎么逃,往哪里逃,他不做任何指令,他只是默默地开始用手指,梳理着自己两鬓白发。
战场上,
不仅仅金术可在拉动,很快,梁程也组织起了一支兵马,举着旗号,开始同样地策应整个局势。
燕人经历了最为煎熬的拉锯之后,其自身特性决定了其在顺风盘时的巨大优势,尤其是在面对,已经崩溃了的敌人之时。
……
帅輦上,
郑伯爷闭着眼,耳朵,却依旧在倾听着周围的动静。
他很想睡,却不敢真的睡,整个人的意识,开始逐渐在浑浑噩噩的区域不断徘徊。
他能听到四周推行帅輦士卒的呼吸声,也能听到远处的惨叫声,他可以借此来判断,此时自己正前方的局势。
应该是极好的,
自己也应该,可以真的睡过去了。
一咬舌尖,
强行再度打起了一些精神,
睁开眼,
带着些许朦胧和茫然,
认真地扫过了四周,
燕人的旗帜,还在飘扬,楚人的旗帜,已经见不到几个了。
阿铭一边搜寻着自己身上可能还残留的小兵器一边开口道:
“主上累了就睡一觉吧,依属下看,这局面,算是定下来了,阿程那边也起来了,和金术可两个人在,楚人翻不了浪来。”
郑伯爷的眼皮子闻言当即低垂了下来。
一边盘膝打坐的剑圣则开口道:“楚人军中那个善射者,可能还没死。”
郑伯爷的眼皮闻言又强行撑起。
“丹药还在么?”郑伯爷问阿铭。
阿铭伸手摸了摸,找出一个小瓶子来,道:“侥幸,这瓶子居然没破。”
瓶子里是薛三当初在雪海关炼制出来的丹药,没长生不老的效果,汇合了几种草药,甚至还有矿石以及一定的金属成分。
效果堪比五石散,但副作用没那么大,当然了,吃多了,身体肯定也会出事,但偶尔来那么一个强行打个精神,压榨一下潜能,问题倒是不大。
毕竟,后世人人都知道重油重辣重盐对身体不好,但还不是撸串撸得开心飞起?
丹药是红色的,郑伯爷将其送入口中,吞服下去。
剑圣见状,道:“这东西,能不吃就最好不要吃。”
每个修行高的强者,对自己身体的保养和珍惜都是很执着的,剑圣如是,田无镜也是如是。
老田当初还对郑伯爷说过烟草对身体不好。
服下丹药的郑伯爷笑道:“平时不会吃,这不是眼下得将事情料理完了么,等这一仗彻底了结了,我再大睡个三天三夜不迟。”
丹药的效果极好,郑伯爷的精神头很快就恢复了起来,且还带着一种异样的亢奋。
一道道军令,自郑伯爷这里下达了下去,其实,并非是什么针对战局的指导性意见,而是对各个区域的一种重新调整,这种调整,哪怕主帅不说,各区域的将领只要脑子不笨都应该知道要这般去做的。
这一点,郑伯爷也清楚;
但之所以还要强行让人将命令都传达一遍,其实也是为了告诉他们,他们的伯爷,还好好的,起的是一个安抚军心的作用。
而眼下,伴随着楚人的崩溃,真正还算是战局的地方,也就剩下两处了。
一处,是崩溃的楚人开始本能地向东山堡奔逃,在他们看来,城墙内,才是最为安全的地方,他们现在最迫切也是最想要的,就是安全感。
金术可领军正在自后方追杀他们,像是狼在驱赶着羊群,而东山堡的北城门,在此时先是打开,吸引了一大批楚人奔逃向这里,而后,城门又无情地关闭。
这一开一闭,可谓是将楚人的心给捏碎了又摊开手。
一大半奔逃向这里的楚人彻底失去了希望,干脆跪伏在了地上,投降乞活。
少部分则打算向边侧跑去,有的,想通过其他城门继续入城,可谓头铁至极,有的,则是想着就此离开这块区域,有多远跑多远。
但已经度过最为艰难时刻开始大反攻的燕人终于有机会展现出他们的骑射本领,这些妄图逃跑的楚人,对于他们而言,无非就是多了一场打猎游戏。
且不似郑伯爷那种因为魔丸上身给身子强行造出的亏空,对于普通士卒而言,当胜利就在眼前时,他们那亢奋无比的精神是可以帮助他们忽略掉此时身体上的疲惫的,反观楚人那边,绝望的情绪会加重身体现在的负担。
所谓捕猎,也就是一边倒地屠戮,对于那些不愿意投降的楚人,燕军的刀子,自是不会留情。
且先前的楚人攻势有多猛,先前燕人被压制得有多厉害,现在,大家伙心底的怒气,就有多重。
如果不是金术可命令说不准大开杀戮,可能那些跪地乞活的楚人也会被这些早杀红了眼的燕军士卒一并收割。
这场仗,不杀俘是对的,当然,你也不能说当初玉盘城下靖南王下令杀俘就是错的。
因为当初若是不杀俘,现如今燕楚大战时,楚人机会平白多出一支精锐青鸾军还有一个年富力壮的柱国。
上次郑伯爷冲破央山寨,俘虏了不少白蒲兵,被靖南王派人要走了不少,且分批次打发他们逃回各军堡军寨甚至是镇南关了,此举就是为了告诉楚人,这场仗,投降的话,还是能活命的。
真要逼急了楚人铁了心死守,那么燕人,就得为此付出更多的伤亡。
这一路的楚军,可以说近乎被啃下了,外逃的,也就猫狗一群,捕杀就是;
另一路,则是那辆青铜战车所在的位置,石远堂的亲兵,是想保护自家柱国突围的,但楚人溃卒却不停地向这里聚集起来。
有些溃卒,口头上还喊着是来保护柱国的;
实际上,却将青铜战车给围堵了,弄得进退不得。
战车附近真正成建制的楚军见状,恨不得拔刀斩杀向己方士卒开出一条路来,却被石远堂开口制止。
石远堂站在马车上,环顾四周,外围,阿程领着兵马将其这边团团围绕起来。
如果说外面有援军的话,楚军说不得还能冲一冲,或者是结阵继续拖延。
四周溃兵极多,石远堂这个柱国只要愿意,其实还是能压服住他们的,事实上,这也是这些溃兵的本意,他们自己已经慌了,只能逃向这里求一个“统筹”。
但偏偏石远堂心里极为清楚,援兵,是没有的了。
因为他这支兵马,本就相当于是援兵的存在,况且,东山堡只是双方战区的一部分,在更外围的野外,处处是燕人的兵马驻扎流动,燕人的哨骑探马,更是完全覆盖在这一块区域,援兵想要偷偷摸摸开赴这里再杀出,根本就不可能。
士卒们和将领们,其实都在等待,等待一个人,去拿主意。
而这个局面下,
所能拿的主意,
其实就那么两个。
石远堂开口道:
“老夫,要见大燕平野伯爷。”
……
青铜战车,还停留在那里,外围,则是一众楚军士卒,他们惶恐,他们不安,因为在他们面前的,则是一众带着明显戏谑神色的燕军。
而原本应该站在青铜战车上的老人,已经不在那里了。
他去做什么了,大家其实心知肚明;
眼下,楚人在强撑着,等待柱国谈完归来;
燕人也是在强行按捺住疲乏提着那一口气,等待来自自家伯爷的军令。
而在穿越过一众燕军士卒后,孤身一人的石远堂,终于走上了郑伯爷的帅輦。
石远堂看见了坐在帅座上的郑伯爷,
其人身上金甲上满是血污,面色泛着潮红,一场厮杀后,他脸上看不出丝毫疲惫,反而还有一抹抑制不住地亢奋。
年轻人,
年轻人啊,
意气风发。
石远堂叹了口气,他很羡慕这位年轻的大燕伯爷的精气神,这样子的将领,就算以后可能会因此而失败,但在其失败之前,天知道会有多少对手倒在他的刀口之下。
自己,可不就是其中一个。
石远堂没有下拜,他是大楚柱国,自有一分体面,就算是眼下,也不会去刻意折腰。
但他还是笑了笑,
对着郑伯爷拱了拱手,
道:
“见过………驸马爷。”
楚人喜欢用“驸马爷”的身份来称呼郑伯爷,尤其是败在郑伯爷手下的人。
可能,是这般称谓,可以看作是“自家人”,以减少一些双方实际上是敌对国之人的尴尬。
磕了药的郑伯爷现在还在“兴头上”,
他微微低着头,单手托着自己的下颚,轻轻摩挲着自己最近疏于打理而长出的须子,
道:
“柱国?”
“老夫大楚柱国,石远堂。”
郑伯爷抬起另一只手,他现在不太想要听太多的客套和自我介绍,而是直截了当道:
“请降?”
石远堂点点头,道:“老夫输了,请郑伯爷给这些儿郎们一条活路。”
郑伯爷眨了眨眼,
伸手指了指石远堂,
道:
“既然知道自己输了,你怎么不跪?败军之将,也该有败军之将的样子。”
“老夫年岁大了,希望………”
“想要个体面?”
精神亢奋中的郑伯爷开启了抢答。
“是。”
“体面,是我给你,你才有,而不是你来向我求,我就得给你,我不想给你这种体面,你刚刚搞了那么一出,差点没把本伯给搞死;
本伯麾下,也在先前战死了不知多少儿郎。
对不住了,
给不得你体面,
跪吧。”
“郑伯爷,士可杀不可辱,其实,老夫也没想活,还请伯爷对一个将死之人………”
“三数之下,不跪,今日所有楚俘,格杀勿论!”
“三。”
“二。”
“给平野伯爷,行礼。”
石远堂对着郑伯爷,跪了下来,脸上倒是没有什么憋屈和愤恨之色,反而,是带着笑容,像是一个长辈,在看着一个调皮的晚辈。
他的笑容,看得郑伯爷心里一阵烦躁。
石远堂则开口道;“郑伯爷,这一仗,你打得太着急了,依老夫看来,你当时应该选择撤兵才最为妥当。”
“我要你来教我怎么打仗?”郑伯爷仿佛听到了一件极为荒谬的事,伸手指了指石远堂,“一个刚刚败在我手中的手下败将,现在,跪在我面前,还想当起我老师来了?”
阿铭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药瓶,唔,这药效居然这么强大,主上这简直是飘了。
一边,正盘膝而坐恢复着元气的剑圣也不由地多看了几眼郑伯爷,要知道,平日里郑伯爷在待人接物方面,其实颇有一套,该狂时狂,该收时收,会做得很是得体,放在以往,他不会对一个败军之将这般咄咄逼人。
再看看郑伯爷泛红的眼睛,剑圣也只得微微摇头;
真的得庆幸这丹药是薛三鼓捣出来的,和所谓的五石散差别很大,且加了一些中和药效的成分,否则真要一记猛药下去,郑伯爷说不得就得和那些乾国豪放文士那般,脱去甲胄开始在千军万马之间光着身子恣意狂奔感受着风吹拂自己身体的快乐了。
反观郑伯爷自己,倒是没觉得有太多异常,只是觉得情绪亢奋之余,还有些晕乎,说话做事时,也懒得再去兜什么圈子。
石远堂摇摇头,道:“该说,还是要说的,伯爷少年得志,理应学会内敛从容,就是那田无镜,战场上固然睥睨群雄,但战场之外,又何曾真的四处烧那旺火?
老夫之所以跪了,一是给麾下儿郎们,求一个活命的机会,二是给自己,要一个可以和伯爷你,说话的机会。”
郑伯爷手指在帅座扶手上敲了敲,
道:
“行,你说。”
“此战,老夫所败,有三。
一则老夫麾下骑兵不多,拿来牵制住伯爷安排在城门两翼的骑兵后,就再无腾挪,做的,也是一锤子买卖;
二则,伯爷麾下士卒,可以看出来是不通步战之术的,至少,并不习惯结阵厮杀,但武力勇猛,敢战且愿意死战,尤其是在伯爷主动前压之下,他们居然还能在我大楚军阵压迫时,撑住了,扛住了,也顶住了。
三则,最后那支出现的骑兵,老夫不知道是伯爷早就布置下的,还是真的是那个领兵者自己的决断,总之,他以一路骑兵为引,起四两拨千斤之效,最终导致我楚军崩盘。”
金术可的那一路骑兵,就像是两个大力士在陷入僵持比拼时,忽然出现,挠了一个大力士的痒痒。
这比喻看似新奇,实则很是贴切,起到的效果,也是极好,梁程和郑伯爷其实都看出来了,此战之首功,当属金术可。
听到这位大楚柱国絮絮叨叨这么多话,郑伯爷直接道:
“本伯当初还只是一个守备时,曾有一位军中大哥这般教过本伯,他说,打仗,无他,兵强马壮耳。”
石远堂微微颔首,道:“这四个字,可谓贴切。”
还是因为郑伯爷麾下兵马,素质高,战马也比楚人多,就是被楚人的突然反击打了个措手不及,但缓过劲后,燕人能动用的骑兵力量,依旧让楚人很是难堪。
事实上,若是当时石远堂自己身边还有一支骑兵的话,他可能早就让那支骑兵去起到金术可要做的效果了,这般一来,先崩溃的,必然是燕军。
但,就是没有这种如果。
石远堂又道:
“的确,抛开将领、谋略的差异,双方都不犯错的话,确实是这般。”
“你的话,说完了么?”郑伯爷问道。
石远堂点点头,道:“老夫,说完了。”
“那就让他们弃械投降,我保他们一命,东山堡内应该还有一些楚军,一并安抚了吧。”
“是,伯爷。”
石远堂站起身,
主动走下帅輦,
走到被包围的楚军阵前。
沙场的风,吹拂着老柱国的白发和白须,而那些楚军将士,则都用期待的目光看着老柱国的身影。
人非草木,一旦气势胆魄彻底被打溃了,热血劲儿一散,就难免开始贪生怕死了。
这很正常,
真的正常。
石远堂露出笑容,
回头,
看了一眼身后帅輦上的金甲身影。
有些事儿,知道的人,并不多。
那就是摄政王当初确实是从未和石家来往,但四公主,却是石远堂的干孙女。
这位老柱国是打心眼儿里疼爱那个丫头,
所以,
难免就想来这里见见自己的干孙女婿。
不过,似乎那丫头未曾和这位燕国伯爷说过自己。
也是,
谁能想到,自己和他,会在这里,就这般相遇了呢?
瞧着这样子,
实在是,
锐气过重,过重了啊。
………
郑伯爷并不知道自己现在被误解了,但药效还在持续的他,却主动站起身,走到帅輦前端。
这一仗,他打赢了。
虽然代价很大,但值得。
在攻克东山堡之后,再立新功是小事,最重要的是,郑伯爷所领衔的这东方面军,可以获得喘息和修养的机会了。
兵员,得补吧?
军械,得补吧?
战马,也得补吧?
只要能打胜仗,只要能打干脆利落的大胜仗,这些,就都不是问题,向后方要人要马要军械,也都能挺直腰杆儿,别人,也完全没话说。
再加上自己和靖南王的关系,呵呵。
央山寨一战,这东山堡一战,接下来,自己可以在后方休养生息摸鱼了,看着别人去打仗。
这就像是优等生提前做完了卷子欣赏着其他同学还在抓耳挠腮的窘态,必然是极为舒服的。
瞎子也能回去,换四娘过来统筹一下后勤梳理一下自己本部和另外两部兵马之间的关系了。
而这时,
郑伯爷听到了前方那位大楚柱国近乎是愤怒到极点的咆哮:
“老夫不惜不要这张老脸,跪着求那位伯爷放大家一条生路,但那位伯爷不答应啊,他说,要让我们像玉盘城下的青鸾军一般,尽数屠戮以壮他燕人军威!老夫无能,庇护不得大家,老夫,先走一步了!”
话音刚落,
石远堂忽然伸手抽出身边一名燕军士卒手中的刀,极为干脆地,抹过自己的脖子。
刀落,
人倒。
被团团围困在中央区域的楚军当即发出了一阵怒吼:
“直娘贼,燕人不给咱们活路啊!”
“和燕狗拼了!”
“为老柱国报仇!”
梁程默默地举起刀,下令道:
“杀!”
燕人骑士策马,开始了冲锋。
……
远处,
站在帅輦上的郑伯爷看着倒在血泊中的苍老身影;
嗫嚅了一下嘴唇,
骂道:
“老东西。”
————
天热,被空调吹感冒了,大家也要注意哈,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