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y6e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末日矩陣-320 降臨者凌夏樹(一)讀書-wlq30

末日矩陣
小說推薦末日矩陣
短短的几分钟时间,原本已经能勉强完整运行下来的「钢铁信念」雏形,就到了运行几行就立即出错死机的地步——然而凌夏树对于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差不多已经猜到了,安静地冷眼旁观了一段时间之后,「钢铁信念」框架的运行情况果然诡异地开始好转,能够运行的时间不断增加,当冥想空间里的时间过去了差不多半小时左右的时候,甚至运行得已经比原来出问题之前更加顺畅了。
B.B.D,果然是。
凌夏树审视着已经毫无异常的启动日志,表情变得有些复杂。这个他原本幸福人生的破坏者,毫无预兆地把他拖入那残忍血腥的无眠痛苦,却又可以说是他进入隐世之后最大的依仗,依靠无法删除的不死性和超高权限的复制侵蚀性,强行把他的实力拉高到了能和顶级强者相较的水平线,甚至在某些时候还出现了凭借B.B.D的权限直接蛮横碾压的局面。
然而这些都只不过是B.B.D的“副作用”,是为了能够在绝大多数环境里实现它最终目的——「入侵、适应、传播、扩散」——的保障手段,本质上它依然是那个冷酷地杀死了数十万人、最终甚至逼迫ROOT匆忙进行了一次额外底层大更新的超级病毒。
虽然嵌合在凌夏树神经系统里的B.B.D、因为凌夏树忍受住了那无休止的极度痛苦梦境,导致在长达数年的反复拉锯中发生了特化适应、停止了在他体内的复制,一直以来这方面功能都安分守己地保持着休眠状态,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失去了这些能力。
刚进入隐世的时候,凌夏树对B.B.D还保持着巨大的警惕,平时这些‘源初B.B.D’都被凌夏树本身的存在严密包裹、只能间接接触外界,就像是胶囊里的颗粒,只要凌夏树这个‘胶囊壳’本身没有在代码层面上“破坏”,这些内容物就只会安安静静地呆在那里——即使是女神的安检也可以顺利通过。
在后续的日子里,他渐渐习惯使用它的复制体——正确地说,是投影复制体——来进行各种战斗,等他开始学习编程之后,更是频繁地拆解B.B.D作为基材进行编程,创作了很多小程序,而在这个过程中B.B.D一直表现得如同一个典型的‘失活’病毒,没有出现任何传播迹象。
凌夏树慢慢地放松了警惕,刚才编程的时候虽然还记得使用纯净基材来搭建新A.I.,却已经彻底忘记了B.B.D作为‘病毒’的真实身份。
直到一秒钟前,感染悄然扩散,无声无息地将「钢铁信念」的代码完全渗透,启动日志被一堆堆乱码充斥的时候,他才终于惊觉出了问题。
问题是,这一切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发生?是什么特殊条件激活了近乎休眠的B.B.D?
对于普通编写者来说,查清这个问题可能要耗费他们数周甚至数月的时间,好在源初B.B.D是直接嵌合在凌夏树的神经网络里的,凌夏树把自己的意识投注过去,轻易地就拷贝到大量的反馈数据,从B.B.D的视角审视了几遍之后,终于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他体内的源初B.B.D确实关闭了主动传播功能,但是用来维持病毒存在、防止被‘杀毒软件’清除的机制却依然开启着,凌夏树之前编写的程序都是些低级的简单程序,而且使用的是B.B.D拆出来的基材,所以并未触发这些机制。
但这次,凌夏树使用了完全不相干的纯净基材,编写的又是一个智能A.I.,于是当这个智能程序在B.B.D组成的冥想空间里开始尝试启动、对外界发出一系列探测信息的时候,B.B.D的防御机制把它辨认成了正在扫描的智能杀毒模块,立即启动了反制措施。
所以,这是一个严重的错误……但还算不上致命。
管理员频道里,凌夏树年轻的脸上,眉头则紧紧皱着。
错误,是因为疏忽大意让B.B.D侵染了刚编写的「钢铁信念」代码,而以凌夏树现在的能力,是做不到彻底删除干净的,导致这一版「钢铁信念」直接可以确定废弃——他不可能冒着被R.O.O.T‘物理删除’的威胁,在隐世或者现世继续使用这个A.I.。
算不上致命,则是因为现在一切都还发生在冥想空间里,和外界割离,事态的控制权还在他手里,然而把这版A.I.保留在自己的冥想空间里也不是什么好的选项,他今后再利用冥想空间编程时,会因为这些代码的存在,增加额外的泄露风险……
或者,把它保存在这台主机的储存空间里?
凌夏树的目光转向那根朝着无限虚空中延伸、依然在忠实地输入着纯净基材的光芒管道,心中思考着。也许他可以利用自己的‘沙帕’分身,通过管理员权限把被B.B.D侵染的「钢铁信念」围起来,周围空间如果都赋予了管理员的最高权限防止被覆盖,这样应该能把B.B.D堵在里面……
片刻之后,他微微地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方法。之前经历的事件已经确定了B.B.D的编程技术里有着他目前还无法理解的‘高维技巧’,以他现在的水平,即使手握管理员权限,也不敢保证能够完全地压制B.B.D。
一旦不慎导致病毒爆发,ROOT肯定会冷漠地彻底毁灭这台主机,他梦想中的平静生活固然化为泡影,主机数据被彻底格式化可能导致的数万人类的死亡,同样不是他能够坦然接受的。
如果矩阵的系统能够像家用的计算机、有个专门处理删除文件的‘回收站’就好了。
又苦思冥想了几个方案、然后同样都被自己推翻之后,凌夏树脑海中不经意地飘过这样一个想法,随后他心中忽然一动,微微侧头转向管理员频道那巨大的观景窗户——窗外的影像随着他的意念闪烁切换,变成了那扇充满异族风情的传送门。
对面那个旧版本的主机能行吗?
凌夏树迅速地开始细化心中刚刚诞生的想法,再用管理员权限,把所有和版本问题有关的说明文档以及和旧版本相关的信息记录调阅出来粗略浏览了一遍,直到看得大脑一阵阵发木,他才终于初步确认这个计划有很大的成功可能。
首先,他最顾忌的其实不是B.B.D的泄露,而是ROOT的关注,而那些因为各种故障没能升级成功的主机,其实已经失去了存在价值,如果不是‘土著保护法’在出厂时就被刻在了各种‘撒利仸’系硬件的最底层、约束着矩阵的逻辑,估计一发现就会被ROOT冷漠地直接动手拆机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慢慢等这台主机里的人类自生自灭。
虽然可能依旧可以运行,但由于矩阵操作系统升级后内核发生细微变化,很多通讯端口已经不再兼容,实际等于已经被从矩阵整体的网络中割离出来了。
所以,一座被ROOT彻底无视、很难和外界联络的孤岛,可以用来比较安全地容纳这个被污染的A.I.雏形,只等里面的人类自然消亡,就会和主机一起被彻底拆除……完全符合一个合适的‘回收站’的标准。
至于旧版本主机里残存的人类,基本也不会有什么危险——清除B.B.D凌夏树暂时还没有那个能力,但只要做好防护措施、甚至用笨办法直接堆上一层又一层厚厚的基材对病毒侵染速度进行减速,还是能比较容易地控制病毒拖到这台主机报废的那一天的。
而且,只要通过管理员频道进行中转,之前设想的‘用A.I.在旧版本世界寻找妈妈’的计划也能够继续执行,反正无论是他本身还是沙帕的管理员账号,都是不需要担心B.B.D的……
随着计划的逐渐成型,凌夏树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柔和,在他目光的注视下,大量纯净素材重新开始被输送进来,变成一个个基础原件供给「钢铁信念」的雏形,然后被B.B.D侵染,然后再伪装成从未发生过……
……
……
“所以说,我们是上当了吗?”
周瑞礼抬脚踹飞眼前这只第76次沿着同样的路径、做着同样的动作跑来‘狩猎’他鞋带的流浪狗,再看着周围仿佛播放器卡住似的不断重播的祥和生活的‘风景’,一脸生无可恋地询问,“这特么也太假了吧,能不能用点心啊,把谁当弱智呢这是……嘶,我的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