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zs4z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刺客之王笔趣-第三百九十五章 江湖共此秋讀書-m2x1p

刺客之王
小說推薦刺客之王
崔长青尴尬难堪之极,脸上火辣辣一片。他堂堂江南四大剑客,做坏事可以,可这般说错话却太丢脸了。
包括陶正仁和裴天元,这两人都替崔长青尴尬。同为江南四大剑客,崔长青在关键时刻如此丢人,简直把他们四大剑客脸都丢光了。
不过,两人也有点奇怪。崔长青城府很深,多年来和他们结交往来,从不露出一点破绽。
今天怎么如此的慌张?
也不是崔长青无能,是高玄他们来的太快,崔长青完全没有准备。
獸人之特種兵穿越 楨楠葉子
其实是裴天元和陶正仁骑着赤血宝马,在高玄带领下走了另外一条路。
赤血宝马脚力太强了,虽然高玄他们绕了点远,却比崔长青早到一步。
这是崔长青怎么都想不到的。
另一方面,高玄精神力量强横。无形的精神威压,其实已经摧毁了崔长青的心志。慌乱之下,一句话就说错了。
这句话说出来,崔长青知道再辩解也没意义了,他长出口气说:“两位兄长,我这么做也是迫于无奈。飞花门抓住我把柄威胁我,我若不从就名声扫地,再无法立足……”
“飞花门掳掠的美女,不知被你虐杀多少。”
高玄冷笑说:“你还迫于无奈,那些惨死女孩怎么说?那些惨死女孩的家属怎么说?”
他淡然说:“你要是能洗白,天下就没恶人了。”
陶正仁和裴天元本想求情,可听高玄这么说,两人却不好意思开口了。
飞花门行事如此歹毒,崔长青不论怎么说都说不清楚。
两人终究是心存正道,有着底线。虽然想照顾崔长青,却也不能太过分。
侠义道就是如此,若是人人肆意妄为,哪里还有什么侠义道。没有了这一口正气,他们这些门派就丧失了立身之本。
高玄也不给崔长青机会,他说:“你横剑自杀,就算你战死飞花门,死后也能保个好名声。”
崔长青握剑的手一紧,他绝不想自杀。可只是高玄他就绝不是对手,还有陶正仁和裴天元在,更没有任何侥幸可言。
他拔剑出鞘横在脖子上,却怎么也狠不下心自杀。
犹豫了一下,崔长青突然一扬手对着高玄射出大片毒针。
这些毒针全由手腕是针筒射出,出手隐蔽速度极快。
高玄根本没避,他长袖一拂催发罡气如墙,数十个激射而至的毒针被他罡气一逼,就以更快速度倒着飞射回去。
崔长青刚想跟着拔剑出招,迎面射来数十根毒针就在他脸上、身上留下数十个贯穿窟窿。
他惨叫一声,当场倒地毙命。
两个人动手过程非常快,从崔长青动手偷袭到他仰天毙命,不过是眨眼之间的功夫。
裴天元本来想要阻止,可话没出口崔长青就成了一具尸体。
裴天元却没在意崔长青的尸体,他直直的看着高玄满脸震惊:“先天罡气?!”
傲天戰神
陶正仁也醒悟过来,高玄气发如墙,把如同劲弩般毒针尽数反射回去,这不正是传说中先天罡气?
内功到了这一步,后天内力转为无穷无尽先天罡气。百毒不侵,水火不伤,刀枪不破。
陶正仁还是有点不敢相信,高玄几天前内功也不过是二流水准。就算领悟了鱼龙百变,也没有这么夸张吧?
高玄点点头:“裴大侠好眼光,正是罡气。”
他又对满脸震惊陶正仁说:“还要多谢陶大侠相助。我才侥幸打通任督二脉。”
高玄说的轻描淡写,裴天元和陶正仁都无语了。
江湖上高手如林,可真正练成先天罡气的强者却不超过五个人。
高玄才多大年纪就打通任督二脉,练成先天罡气,成为武道大宗师!这等成就,端的是震古烁今,空前绝后。
陶正仁和裴天元震惊过后,又怅然若失。人家二十出头就成为大宗师,他们活了四五十年也就是个一流层次。差的太远了。
他们再看崔长青的尸体,又觉得他实在可怜。
暗算武道大宗师,自寻死路……甚至死的有点可笑。还不如直接横剑自刎。至少死的壮烈一点。
高玄没时间和这两位感慨,他说:“你们去联系人准备善后。我去灭了飞花门。”
对于这个分工,陶正仁和裴天元完全没有异议。
别说区区一个飞花门,就是十个飞花门也挡不住一位武道大宗师。
高玄一拂袖,飘然来到明月山庄大门前。
此时他不用掩饰身份,御气而行,脚离地足有寸许。就是这一寸的距离,就让他屹立在武道巅峰,这世间再无人能与他争锋。
明月山庄大门口有两个护卫,天才亮,这两人也是迷迷糊糊躲在门房里。看到有人过来,两人都还有点懵。
一个人神色不善的问道:“你是谁?你找谁?”
明月山庄远离城区,里面藏着见不得人的秘密。绝不允许外人接近。
就是明月山庄附近的农户渔夫,都是飞花门的人。任何陌生人进入这片领域,都会引起飞花门的警觉。
事实上,飞花门和包丐帮等帮派都有紧密合作。包括当地的官员,也有不少被飞花门收买。
虽然飞花门在江湖上名声极差,但飞花门经营着暴利生意,手里有钱,自然就有了极大的势力。
愛我請遵醫囑 Munjeet
尤其是这一任门主韩玉梅,这位名字听着有些俗气,可心机手腕都是极其高明。
在她主持下,飞花门这二十年飞速发展,势力大增。
包括崔长青这样的名侠,都被她拖入水。甚至崆峒派这样的大门派,也和飞花门密切合作。
通过金钱腐蚀美色诱惑等手段,飞花门不断向外扩张,在各个层面都拥有了极大影响力。
冷面醫生的狐貍小姐
江湖各大门派自以为是,对此情况一无所知。
譬如武当少林这样大门派,都以为武功是宗门根基。不懂得经营。
也就是仗着门派势大,家底足够厚,弟子足够多,这才撑得住。
就高玄看来,这些门派其实都走错路了。
门派要发展,第一要拳头硬,第二要有钱。经营门派,就是做生意。
可惜,大多数人都不懂得这个道理。
到是韩玉梅,可谓是经营奇才。很快就明白了做什么事第一要有钱的道理。
靠着没有下限的经营方式,韩玉梅一路走过来,赚了无数的血腥钱。
如果韩玉梅武功再高一些,再有一些野心,当个武林盟主都是有可能的。
不过,所有一切就到今天为止了。
飄香劍雨續 古龍
高玄没理会两个护卫的盘问,他屈指轻弹,两根毒针就如劲弩般激射而出,从两个护卫眼睛射进去。
旋转的钢针进入脑部组织后自然翻滚,把脑子绞碎成豆腐渣。
两个护卫没能做出任何反应,当场毙命。
高玄长袖一拂,先天罡气轰在大门上。
对开两扇朱红大门,都是实木拼接,外包铁皮铜纽,极为气派。也极为厚重。
一般人就是拿着大锤砸,最多也就在门上砸个凹痕。
高玄催发的先天罡气却刚猛无俦,两扇大门轰然崩碎成千百块。
巨大的轰鸣声,也把整座山庄的人都惊醒了。
这座明月山庄,足有近千人。哪怕是做事的老妈子,都练过两手,敢用毒针杀人。
更别说那些久经训练的护卫,足有一百多人。他们甚至配备了全套战甲,用强弓硬弩。
武林人拿着刀枪没事,可战甲、强弓、硬驽却是禁忌。朝廷绝不允许私人拥有。
武林各大门派,从没有穿着盔甲。不是他们不懂盔甲的保护作用,而是朝廷禁止。
穿着盔甲出去,立即就会引来官府围剿。
突然的巨响,也惊动了韩玉梅。她住在山庄中心,距离大门还有数里远。
只是高玄先天罡气霸道,轰碎大门这一下真是犹若重炮轰鸣。这时天刚亮,整座山庄都很安静。巨大轰鸣声就更为刺耳。
韩玉梅正在修炼,她猛然惊醒过来,对左右问道:“出了事?”
一个女护卫在外面高声说:“庄主,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已经派人去察看了。”
韩玉梅摇头说:“情况不对,命令铁甲队准备。”
铁甲队是她仿照军队培训出的精锐。选的都是身高体壮的壮汉,修炼是少林金钟罩、铁布衫等硬功。一个个身强力壮,披甲带枪。虽然看着有些迟缓,战斗力却非常惊人。
什么名侠高手,在铁甲队面前就都成了花架子。哪怕他们内功惊人,隔着铁甲也很难伤到人。更别说铁甲队都是筋骨强壮。也不怕这些花招。
他们手上还有强弓硬弩,遇到身法快疾的就射过去。什么高手也要饮恨当场。
这一队人虽然只有六十多人,却花了韩玉梅极大心血。她自恃有这样强大武装,什么样高手跑进来都只有死路一条。
韩玉梅穿好衣物,穿上金丝软甲,拿上紫薇剑,这才出了门。
外面刚好有人惊惶跑回来禀报:“庄主,有人杀进来了。已经杀到了正气堂。”
正气堂是明月山庄中心,距离韩玉梅住的地方也没多远了。
韩玉梅微微皱眉:“慌什么,对方有多少人,什么来路?”
那人勉强冷静下来:“就一个人,我看那人好像是门中弟子高玄。”
“什么?”
韩玉梅这下急了,“高玄?你是不是看错了?”
那人也不敢肯定,她犹豫了下说:“相貌和高玄一模一样。只是他武功绝顶,却不知胜过高玄多少倍。”
想起对方的武功,这人满脸惊惶。
她其实也没看清高玄用的什么武功,可一群高手上去拦截,就听到嗤嗤凌厉尖啸,上去一个死一个。没人能在对方面前走上一招。
现在想来,对方应该用的钢针之类的暗器。
她急忙又补充了一句:“对方暗器很厉害。”
韩玉梅板着脸说:“召集铁甲队,我到要看看是何方神圣。”
等高玄穿过正气堂,就看到前方开阔场地上站着一队人,在身披全套铁甲,或拿刀或拿枪。旁边居然还有一队弓弩手。
这个设置就有点奢华了……
高玄在明月山庄待了那么久,到是知道铁甲队。只是这些细节早就沉淀在记忆深处。直到看到,他才回想起来。
隔着两队人,高玄看到站在后方游廊里观战的韩玉梅。
这个女人徐娘半老,因为保养得好,还有几分姿色。其实真实年纪已经有五十多了。
她上半身居然还套了件金丝软甲,手里提着剑,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
高玄对韩玉梅一笑:“老韩,又见面了。”
韩玉梅微微皱眉,对方容貌声音都很熟悉,只是这份超凡绝伦的气度,却一点也不像高玄。
她有些疑惑的问:“你是高玄?”
“没错。”
高玄慢悠悠说:“你年纪大了,眼神还满好的。”
韩玉梅勃然大怒:“我养你这么大,教你识字学武,你就这么回报我?”
“你还想怎么回报,把你剥皮点天灯么?太不人道了,不是我的风格。”
高玄淡然说:“不管你做多少坏事,只要以命相抵就可以了。”
“杀了他。”
韩玉梅也没兴趣和高玄说话,她一挥手下达了进攻命令。
铁甲队没有动,弓弩队一起开弓放箭。弓是强弓,弩是硬驽。
数十人一起开弓放箭,阵势就比较大了。这个距离,就是穿着重甲都能被贯穿。
让所有人意外的是,高玄既没避让,也没挥舞兵刃格挡。他就那么静静站在那,一动不动。
带着锐啸激射而至的数十根长箭,在高玄身前三尺处通过折断崩碎。就像高玄面前有一面无形的铁墙一般。
这一幕极为震撼,在场的人都看傻了。
很多人都听说过先天罡气,却从没人见识过。一时之间,他们也想不到先天罡气。
在他们眼中,高玄简直就是神。
铁甲队和弓弩队的人都吓傻了。韩玉梅却没傻,她认出那是先天罡气,毫不犹豫转身就走。
能把飞花门越做越大,韩玉梅的眼光、决断都是第一流的。
高玄没急着追韩玉梅,铁甲队和弓弩队都是韩玉梅心腹,常年复制她特制的药物,只听从韩玉梅一个人命令,几乎已经丧失了人性。
这些人留不得。
高玄只迈了一步,人就到了铁甲队前方。众多铁甲队武士反应过来,他们本能抬枪就刺。
高玄根本不躲,任凭长枪刺在护体罡气上。长枪直接被护体罡气震飞出去。
他长袖内的双手不断弹射毒针,一根根毒针精准贯入面甲空隙,穿透敌人眼睛头颅。
嗤嗤嗤的毒针尖啸中,铁甲队的人成片成片扑倒。
后方弓弩队见势不妙,四散逃走。高玄也不追,钢针在他指力催发下比劲弩还强劲有力。百步之内,甚至能穿透铁甲。
内力到了这一步,已经超凡入圣,无坚不摧。
等高玄走到游廊门前,地上已经躺满了尸体。铁甲队和弓弩队全员尽灭。
韩玉梅已经跑的没影了,但没关系,高玄能听到韩玉梅有些急促的呼吸,还有她衣袂破空的细微声。封闭的通道内,这些声音异常低微。
但高玄就是能听到,并通过一丝细微精神锁定韩玉梅的位置。这女人进了逃生地道。
高玄并没有急着去追韩玉梅,他在山庄内四处游走。看到高手就直接一针杀掉。
等他把山庄清扫干净,才飘然出了明月山庄,直奔到江边。
韩玉梅站在小船上,远远看到一道青影飘飞而来,姿态高妙却快若飞鸟。
她对手下大叫:“那人追过来、快划船……”
两个手下都是内力深厚,同时划桨小船就如箭般破水向前滑行。
等高玄来到岸边,小船已经到了数十丈外。江水滔滔,周围没有任何船只。对方虽然武功盖世也追不上来。韩玉梅也松了口气。
这个时候,刚好陶正仁、裴天元带着一众高手从岸边赶过来。他们也看到了高玄,看到江心行驶的小船。
这群人虽然都不认识韩玉梅,可看高玄样子就知道他追的人在船上。
众人都是望船兴叹,距离太远了。就算有强弓硬弩射到数十丈外也没了任何威胁。
时间仓促,却来不及再调集船只。长江上水道密集复杂,小船在半路上随便拐入某条水道就很难再找到了。
众人正感叹之极,就看到高玄一声低啸,人若长虹般飞天而起,横空飞行数十丈,转眼间人就到了的小船上方。
如此轻功,如同仙人御风飞行,简直就是绝世神通,非人力可及。众多高手尽皆瞠目结舌,难以自己。
小船上的韩玉梅等人,更是惊恐之极。她反应很快,急忙屈膝跪在船头想要乞怜活命。
高玄根本不搭话,长袖一拂催发先天罡气。
韩玉梅和另外两个高手,包括整条小船,都在无尽不催先天罡气下轰然爆碎。
血色和无数木屑碎块四散飞扬,江面上都被轰出一个巨大深坑。
億萬繼承者:秘寵寶貝婚後愛
被压迫的水面又崩起十余丈高巨浪,声势浩大。
水浪席卷翻涌之际,高玄已经来陶正仁等人身前,他对陶正仁一笑:“还要劳烦陶大侠带人妥善处理后事。”
陶正仁和裴天元都急忙拱手:“我等一定竭尽全力,不负所托。”
高玄一拱手:“诸位辛苦。”
众人连忙回礼,都是拱手鞠躬,姿态谦恭。眼前这位可是武道大宗师,神威盖世,哪由得他们不尊敬。
高玄哈哈一笑:“此事已了,我自去也。诸位,江湖再见……”
也不等众人说话,高玄拂袖飘然踏水而行,他口中朗吟:“青衫负剑游,年少不解忧。高歌道别离,江湖共此秋……”
群雄在岸边目送青影踏波远去,都是神色复杂。
不知谁感叹了一句:“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真神仙中人!”
众人纷纷点头赞同,高玄这般绝世强者风范,真是让人心悦诚服。
从自之后,陶正仁等人再没见过高玄。却总能在江湖间听到青衣武圣的各种传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