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ffb0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回到英國當大亨 愛下-第0227章 善後分享-pfo9b

回到英國當大亨
小說推薦回到英國當大亨
亨利虽然心里一阵发慌,但他还是故作镇定地说:“你在什么地方,我马上过去找你?”
波亨女士此刻是方寸大乱,根本没有意识到亨利问的是废话,如果对方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怎么可能把电话打过来?还是本能地回答说:“我在火车站的站长室。亨利,你快点过来吧!”
“你等着,我马上就过去。”
亨利放下电话后,对站在面前的雷纳说:“雷纳,麻烦你帮我叫一辆马车,我需要立即赶到火车站。”
惡少的小小新娘 唉呦
“好的,亚当斯先生。”雷纳毕恭毕敬地说:“我立即去为您准备马车。”
洪荒元龍
等雷纳一走开,亨利再次拿起耳机贴在耳边,用手敲了两下卡簧后,听到耳机里传出了接线员的声音,连忙说道:“接线员,我是亨利·亚当斯,麻烦你给我接勃兰特广场47号,找克拉利克先生。”
按照亨利原来的安排,回到房间换了衣服后,他就会去公爵府接上波西娅,一起到勃兰特广场47号拜访蒙特皮诺两兄弟,和他们商议前往印度的事宜。如今意外的变故发生,再想按原计划去拜访,肯定是不可能了,只能打个电话通知对方一声。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耳机里传出了克拉利克那熟悉的声音:“喂,是亨利吗?我是克拉利克,不知你什么时候能和波西娅过来,我们正等候你们的到来呢。”
“克拉利克,”得知对方正在等候自己,亨利只能歉意地说:“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我需要立即赶过去处理,今天的拜访只能临时取消,请您原谅。”
听到亨利说不能前来,克拉利克的心里多少有些失望,他心有不甘地问:“亨利,你处理外所谓的小意外之后,能过来吗?要知道,你们就算推迟几个小时来访,我们也是非常欢迎的。”
克拉利克的态度越热情,亨利的心里越是不安:“克拉利克,我遇到的意外,可能需要好几天才能处理完,真是抱歉,今天真的无法去您的家里拜访了。”
克拉利克从亨利的话中,猜到对方可能遇到了什么大麻烦,不过既然对方不愿意想说,出于礼貌,他也没有细问,而是客气地说:“亨利,如果需要我的帮助,尽管给我打电话,明白吗?”
神寵進化 酒池醉
“好的,克拉利克,谢谢你。”亨利说道:“如果有需要,我会请您帮忙的。”
亨利结束和克拉利克的通话,正想给波西娅打个电话,雷纳从外面急匆匆地走进来,对亨利说:“亚当斯先生,马车已经帮您准备好了,就停在门口,随时可以出发。”
種馬文女主虐渣記
听说马车已经等在门口了,亨利顾不得再打电话,把送话器和耳机往桌上一放,急匆匆地朝门外走去。
乘坐马车前往火车站时,亨利心里就在嘀咕:从加来到多佛尔不过20多海里,换算成陆地距离也不过40公里,就算船在途中出现了什么问题,也完全可以支撑到靠岸,怎么会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沉没了呢?
龍組計劃ii 野狼12138
虽然车夫把马车赶得飞快,但心急如焚的亨利,还是觉得这辆车慢得像蜗牛似的。马车刚到车站,还没有完全停稳,亨利就拉开车门跳了下去,巨大的惯性让他朝前冲了几步,才堪堪没有摔倒。
亨利的举动,把马车夫吓了一跳,他连忙喊道:“亚当斯先生,小心点。”
“我没事。”亨利站直身体后,朝马车夫挥挥手:“你先回去吧,不用等我。”
进入火车站之后,亨利拉住一名路过的铁路员工,向他打听站长室所在的位置:“劳驾,我想问问,站长室在什么地方?”
谁知那名员工仿佛没有听到亨利问话似的,只是目不转睛盯着他看,看得亨利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就在亨利打算重新找人问路时,忽然听到那名员工惊呼起来:“亚当斯,您是亚当斯先生?”
“是的,我是亚当斯。”急于找到波亨女士的亨利,有些不耐烦地说:“您能告诉我,站长室在什么地方吗?”
“亚当斯先生,我知道站长室在哪里。”员工情绪有些激动地说:“我带您过去吧。”
员工带着亨利向站长室走去时,态度表现得非常恭谨。快到站长室时,他终于鼓足勇气问:“亚当斯先生,我今天买了五股香水股份,您说这只股票能涨到什么价位?”
亨利知道如今的交易所可以进行零股买卖,即投资者所购买的股票不满一个成交单位,少则几股,多则几十股。按照香水股份今天的价格来看,这位员工买入的五股,对他来说也是一笔巨款了。
“你看到好希望股票如今的股价了吗?”亨利没有直接点评香水股票的未来走势,而是提出了以前曾经大起大落的好希望股票:“我想香水股票未来的表现,绝对不会比它差到哪里去。”
来到站长室门外,亨利向员工道谢后,轻轻在门上敲了两下,没等里面有回应,便推门走了进去。
一进门,亨利就看到正对着门的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位穿着西服的秃头男子,他看到亨利进门,还有些不悦地说:“先生,这里是站长室,闲人不能随便进出的。”
“站长先生,”没等亨利说话,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的波亨女士起身为亨利解围:“这位是亨利·亚当斯先生,是我叫他过来找我的。”
人的名树的影,波亨女士的话音刚落,那位秃头顿时就换了一副嘴脸。他起身从办公桌后绕出来,上前握住了亨利的手,殷勤地说:“亚当斯先生,真是没想到,您能来我这个寒酸的地方,我真是太荣幸了。您想喝点什么,茶还是咖啡?”
“你好,站长先生。”亨利急于向波亨女士了解货物的事情,便客气地对站长说:“我有些话想私下对波亨女士说,您能先回避一下吗?”
“没问题,没问题。”亨利想象中的推搪并没有出现,站长非常配合地说:“我正好有事要出去处理,就不打扰你们了。”说完,他从亨利的身边走过,出门后还顺手带上了房门。
人間鬼事 妖九拐六
“亨利!”站长刚把房门关上,波亨就扑上来一把搂住了亨利的腰,红着眼睛问:“我们该怎么办?”
“劳埃德在哪里?”亨利的目光朝屋里扫了一下,没有看到劳埃德的身影,有些诧异地问:“我不是让他陪你一起去多佛尔吗?”
“他已经乘上了去多佛尔的火车,”波亨女士回答说:“我是为了等你,才让站长改签了下一趟火车。”
亨利担心货船的沉没的事情,被站长所知晓,一旦走漏消息,所带来的后果将不堪设想,他谨慎地问:“货船沉没的事情,站长知道吗?”
“他不知道,我打电话时,他出于礼貌回避了。”波亨女士仰头望着亨利问:“亨利,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我和你一起前往多佛尔,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亨利抬头看了一眼墙上挂的钟,谨慎地问:“下一趟列车什么时候开出?”
無敵奶爸 步槍
“还有半个小时。”
“波亨,你把站长叫进来,我要立即补一张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