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am6j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txt-961 你的智慧我也很期待呢熱推-p8awy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小說推薦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今天是十月三十一日,明天就是十一月一日了。
大课间,龙之介坐在座位上算着什么时候放假,可是算来算去下一次长假也就是寒假了。
“唉~国庆假期之后果然就没有假期了呀。”他叹了口气,很想找个假期和黑猫约会。
站在龙之介背后望着窗外风景的雪之下瞅了他一眼:“原来你也喜欢放假呀。”
“那当然喜欢了。”龙之介有气无力地说道。
雪之下重新望向窗外,幽幽道:“我倒是不喜欢。”
“哦?!哦,”龙之介稍一意外就不意外了,
“也是,放假你就是一个人呆在公寓,也没朋友,回家又不舒服,还是上学的时候好。”
“╭(╯^╰)╮”雪之下露出一个一闪而逝的表情,随后依旧淡然不在意地说道,
“我当然有,你也是知道的。”
“……哪个?!!!∑(Дノ)ノ”龙之介很是惊讶地回头看着雪之下。
雪之下气定神闲地俯视着龙之介:“由比滨结衣。”
“她啊~你还真当她是朋友吗?”龙之介不太明白地说道,
“不就是和你见过几面,来侍奉部找过你帮忙吗?怎么就成朋友了?”
“那是你误会了,我们之前就是朋友的,有时候也一起逛街的。”
雪之下又想起了某次和由比滨结衣去了一个什么同人展。
恰好看见龙之介拿着某种违禁物品大喊最喜欢BL了的那一幕。
还在远处给一身黑色cosplay服装的龙之介拍照了呢。
现在还在手机上保存着。
她想着目光不由挪向远处和龙之介的朋友京介、麻奈实在一起的赤城。
他和龙之介……
龙之介看着雪之下出神的样子,不由疑惑地问道:“你在想什么?”
“我想起了一件有趣的事情,和由比滨结衣碰见的。”
“哦,”龙之介也没多问,毕竟是女孩子的事情,
“说起来,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呀?”
雪之下看了好奇的龙之介一眼,目光又转向窗外:
“开学前,我家的车撞倒了由比滨结衣的狗,因此认识了。”
龙之介觉得有些意外,但又在情理之中。
如果没有比企谷去救由比滨结衣的狗,那就是撞了。
“狗,没事吧?”龙之介小心地问道。
“腿受伤了,但是没生命危险,我请最好的专家给狗做了手术,恢复正常了。”
龙之介也点点头:“也是呢,要是撞死了,怎么可能和你做朋友呢?”
“……嗯。”雪之下随后又说道,“说起来一直和你在一起,我都好久没见过由比滨结衣了。”
“那是你学生会工作忙,忙完之后直接回家了,怎么能怪我呢?”
雪之下脑袋微转,斜睨这着龙之介,不说话,就是看着他。
“(⊙o⊙)…好吧,怪我,那这会儿有时间,你要不去看看由比滨结衣?”
陸少霸愛荒唐妻
雪之下看了眼教室前面黑板上方的钟表:“是还有点时间。”
“(^_^)想去就去嘛,我陪你。”
雪之下一点头,转身迈起脚步走了起来。
龙之介稍一惊讶于雪之下的干脆,便赶忙跟上。
————
走廊里,龙之介和雪之下并排走着。
有的学生站在教室前后门做什么,有的学生也穿行在走廊里。
并不是很安静,但也不是吵得多么凶。
可能100分钟的课中间只休息十分钟,确实很累人吧。
只不过,他和雪之下路过其他人的时候,周边都是一静。
呃,可能雪之下和他都是学生会的,那些人怕扣分所以安静了下来吧?
龙之介瞥了眼旁边,没什么表情,只是因为走路发梢飞扬的雪之下。
或许以后她当老师也不错,能镇住学生。
龙之介心里随意想了一下,和雪之下临近2年F班了。
虽然川崎沙希也在那个班,但又有什么影响呢?
她又不是自己的女朋友,也不会吃醋什么的,自然不会当场battle。
相反,自己要关心身为自己女友的雪之下,若是知道自己最近接了个静可爱给的委托……
唔,行得端,做得正,自己无所畏惧。
————
来到2年F班后门,龙之介和雪之下都往里面望了望。
有用校服盖着脑袋他在课桌上睡觉的,有聚在一起谈笑的(叶山隼人等),有和对象打情骂俏的(叶山隼人和三浦优美子)。
当然也有这个时候依旧在看书的(川崎沙希),也有觉得吵闹看不进去书正在练字帖的,
也少不了一个人玩着手机的。
他也见到了熟人,比如户冢彩加,ta和周围的男生女生待在一起呢。
“由比滨不在呢。”雪之下忽然轻声说道。
龙之介收回目光点点头,心里有了一个不太妙的猜测。
她不会是被指派给叶山隼人这个小山头的人去买跑腿了吧?
龙之介瞄了眼旁边“左顾右盼”的雪之下。
她见到后一定会很生气吧?
龙之介想到这里,连忙说道:“既然不在,那咱们下次再来。
去侍奉部吧?我正好有事给你说。”
只要离开这里,就不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龙之介的愿望是如此淳朴和简单,但……
他望着手里提着一大袋东西来的由比滨结衣,不由叹了口气。
远处小跑来的由比滨见到雪之下……哦,还有龙之介。
她先是一惊讶,然后由衷地笑了起来:“阿雪,你怎么来了?”
雪之下没说话,也没笑,只是打量了一下由比滨手里提着的大袋子。
由比滨见状也明白了什么,笑容渐收,目光躲闪:“那个,我,你别生气,阿雪…”
龙之介见到如他所料的一幕,感受到旁边注视过来的目光,连忙要打圆场:“雪…”
可他刚说一个字就被雪之下打断:“由比滨,你进去吧,之后再说。”
通靈珠 左手成仙
由比滨嘴唇蠕动一下,有些担忧地看着雪之下。
雪之下再看了她一眼,就抬起脚步走了起来。
后面的龙之介小声对由比滨说道:“放心,我会劝着雪乃的,你快去吧。”
由比滨感激地看了龙之介一眼,又望了一下雪之下的背影,这才走进教室。
“你好慢呀,由比滨,我都等好久了。”三浦优美子放下手机抱怨不满地说道。
“那个,我…”由比滨低下头,小声地说,“人实在太多了。”
叶山隼人笑着接过袋子,对优美子说:“由比滨已经尽力了,这个时候小卖部人确实很多。”
“渴死了,渴死了。”一个爆炸头的家伙伸手接过叶山隼人递来的饮料,喝了起来,然后说了声谢谢。
叶山隼人给一群人分完后,由比滨扔掉袋子,也拿起一瓶饮料抿了一口。
————
龙之介在外面看得是一阵窝火,就想上前揍这几个家伙一顿。
这个三浦优美子还嫌慢?你自己从来都不买,还好意思说。
还有叶山隼人,你知道这会儿人多,那你们四个男生不去让由比滨结衣去挤人群?
还有其他这几个脑残,谢谢?你谢叶山隼人干什么?
他就给你们分了个饮料,由比滨可是下楼跑腿去买呀!
我屮艸芔茻,这一副嘴脸真是看不下去。
龙之介咬咬牙转身去追雪之下了。
对于由比滨结衣,他不想说什么,虽然确实很窝囊,让人看不下去。
但是龙之介知道,反抗暴力永远比施展暴力难,更多的人都只是妥协了,随时间忘掉了。
由比滨是无能,但不是有错的那一方。
动漫里,由比滨和雪之下一起玩之后,就表现得挺好。
这完全是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
人和人是不同,有些人可以独立面对风雨,但更多人是和由比滨一样需要更多的勇气。
所以说啊……这几个家伙是真的讨厌。
龙之介是很想揍一顿出出气的,但之后由比滨的处境不一定会变好。
或许会更差。
不能因为一时生气就做什么,这件事要好好谋划才行。
就像雪之下,也没有当场生气,而是以后再说。
从这点而言,他们还是心有灵犀的。
————
龙之介快步赶上走了好远的雪之下。
本想稍微安慰一下雪之下的,但话还没说出口,就听雪之下先说了起来。
“你想说的我都知道,我不会那样的。”
走在雪之下旁边的龙之介,思之再三还是确定了一下:“你不生气吧?”
最強作死系 念破虛
“我不会生由比滨的气,她已经尽力了,并没有什么好责怪的。”
龙之介嘴皮子动了一下,带着雪之下往去三楼的楼梯那里走,那里人少一点。
————
在楼梯中间站着,这四下无人方便说话,龙之介小心地说道:
“你说由比滨已经尽力了,可是我怎么感觉和之前没什么不一样呀?”
“~唉ε=(′ο`*))),那是你和她不怎么接触所以没有察觉到。”
“具体有什么?”龙之介又问道。
雪之下面前稍露复杂之色:“之前由比滨打扮得也很花哨。
比如,什么校服衬衫扣子不系全,戴耳饰手饰,化妆也有些浓。
哦,还有学一些‘流行’的话和动作,像是有好多个男朋友似的。
不胜枚举。”
龙之介回忆了一下刚才见到的由比滨:“她今天没戴耳饰,也没化妆呢。”
“嗯,所以说自从那次后,她已经有进步了。”
龙之介略抿了一下有些干燥的嘴唇,这天气就是有些干燥呢。
“既然你说由比滨是你的朋友,自然也不可以坐视不管,现在有什么注意吗?”
“老实说给你说,我也想不出什么办法。”
龙之介微微一笑,看着把愁闷烦恼写在脸上的雪之下说道:
重生之仙魔大陸
“那我去教训教训那群家伙怎么样?”
“那样解决不了问题。”雪之下摇摇头,不认可道。
龙之介嘴角一扬:“这我知道,但是这样能出口气。
也能让由比滨感受到有人在支持她,又可以依靠的好朋友,心里也能更加自信自尊一点吧?”
“emm……从这个角度上说,确实是这样的。
不过后果实在难以预料。
之前,我是觉得由比滨性子就是这样,外向型人格。
不合群的话,一个人就感到不安,感到害怕。
而为了摆脱这份不安,她就会迎合别人。
哪怕说出自己违心的话,做出自己很多不愿意做的事情。
所以我之前鼓励她,让她给优美子摊牌说实话,但……
如今看来一切又慢慢回到以前的样子了。”
龙之介听着雪之下的分析点点头:
“你不在由比滨身边,给的影响也只是一时。
外星家園 大漠飛雪
而优美子和她是同班,能无时无刻地影响她。
所以会这样,也是难免的。”
“是啊,难免的,而且那个优美子对由比滨也没什么大变化,”雪之下抱起胳膊,有些叹息道,
“环境对人的影响确实非常大。
人往前走的力量无非两种,一个是内因,一个是外因。
外因就是外界环境的逼迫,比如家里缺钱,比如不努力就只能饿肚子……
而内因,就是自己发愤图强,知道努力,也知道努力的价值。
也正因为人的困境并不单是因为自身能力造成的,也有外界因素。
所以个人的力量有时候确实是没有办法改变现状。
不过换句话说,有可能在这个学校这个班级懒惰,不能发愤图强或者努力两天就懒惰下来。
但是到了新环境新的地方,决定奋发图强,一开始就非常努力。
很可能就一直就坚持了下去。
给自己的打的标签,别人也会形成认知,自己不努力,别人就诧异,这时的环境就变成助力了。
唉,总之,现在只能让由比滨转班,或者是让由比滨在他们班里寻找新的团体加入。”
龙之介原先还是有一些担心雪之下因为解决不了问题而烦恼,但是……
他看着有理有据地说着的雪之下,笑了起来。
这就是自己的女朋友,挺不赖的吧?
关心朋友,又有超越普通人的学识、智慧和眼光,和他正好匹配呢。
“咳,雪乃,既然由比滨一个人没法走出困境,那咱们就来帮她吧。”
雪之下点点头,但还是没放松下来:
“如果转班,得和由比滨父母、老师商量,也得保证她能融入新的班级。
如果换个圈子相处,就得找到愿意为由比滨对抗优美子那群人的团体。
两者都不容易呢。”
龙之介闻言面上一直带着笑容,等她说完便信心十足道:
“其实吧,我倒是已经有个计划了。”
“哦?”雪之下美眸一动,“说来听听?你的智慧我也很期待呢。”
“嗯嗯嗯,”龙之介很是满意满足地笑了起来,“果然是我们同频道的智慧产生了共鸣。”
雪之下微一耸肩,略有些苦笑加好笑道:“快说吧,要上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