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kmbl好看的都市小說 兇靈祕聞錄 線上看-第五百八十七章:厲鬼巔峯級分享-vm36r

兇靈祕聞錄
小說推薦兇靈祕聞錄
按理说像眼镜男这种人不应该如此不堪才对,其反应状态至少不该比距离更近的陈逍遥要差,既然如此,那么,眼镜男又为何恐惧?为何惊骇?
确实,赵平从始至终未曾被血腥画面震慑,更从始至终不怕尸体,之所以面露恐惧神色惊慌,原因在于他除观察外,脑海里还一直琢磨着问题。
或可以理解为……
刚刚,就在张齐风死亡瞬间,眼镜男有所发现,比陈逍遥又或是任何在场之人抢先发现了某一答案,某个足以把他这名资深者吓成半死的可怕现实!
………
不错,因为在张齐风突然死亡之前,位于身侧的赵平就一直目不转睛观察着他,加之观察仔细,所以张齐风刹那间的诡异变化恰好被赵平尽收眼底了,其中就包括男人死前眼睛颜色变化和痛苦表情。
结合过往种种,最后,赵平得出一个可怕结论:
即,被害者首次见到女螝时眼珠会略显微红,不太明显,但第三次遭遇女螝时则会迅速转为深红,而后由深红化为黑色,一旦变成黑色,被害者就会瞬间死亡,瞬间散落成一堆碎尸。
整个死亡过程不足1秒!
“呼,呼……”
望着几米外张齐风残尸,彭虎惊魂未定,喘息粗重,被钱学玲尖叫一扰,强行反应过来,猛然想到些什么,正要伸手要捂身旁女人嘴巴,不料已然太迟,由于钱学玲声音实在太大,终于惊扰到民宅他人,很快,一阵脚步声传来,顺着尖叫响动,被惊醒的刘东等人连同新人纷纷跑出卧室奔出民宅。
来至大街,首先映入眼帘的自然是张齐风那具凄惨尸体。
“啊!”
不出所料,当亲眼看到那堆由张齐风组成残破零碎后,刹那间,方敏、孟菲连同月晓三女集体两眼圆睁嘴巴大张,发出和刚刚钱学玲相差无几的尖叫,男人们虽未发声可反应状态也同样强不到哪去,眼见张齐风化为碎尸,刘东两腿顿觉一软,要不是及时扶住了身旁面色惨白的张智勇或许就真瘫倒了,剧情人物如此,新人亦是如此,作为一名新人,方海被吓的够呛,他哆嗦着,颤抖着,单从中年人那几近瞪圆的眼睛就能看出,这一刻,他已恐惧到极限。
当然,凡事无绝对,其中也有例外,那就是高继坤,定睛观察,就见胖子虽一样面色发白,可好歹没有像身旁几人那样过于不堪,整体状态勉强还算镇定。
为何镇定?原因无他,非是小眼胖子胆子有多大,而是……
而是他早以从最初恐惧中挣脱,像对面资深者那样从最初慌乱中回过神来,或者说早在一分钟前他就已目睹了张齐风死亡过程。
是的,自从他和另外两名新人被彭虎赶回卧室后,一直心事重重的他没有像旁人那般躺身睡觉,过了片刻,尿意涌现,胖子离开卧室打算去位于客厅的厕所小解,然奇怪的是,步入客厅时他却发现原本位于厅中的几名资深者不见了,同时还隐隐听到房外传来说话声,受好奇驱使,高继坤忙趴于窗前张望,定睛一看,发现资深者果然置身大街,除此以外,那名貌似叫张齐风的剧情人物也正一样置身其中。
后面的事统统尽收眼底,从陈逍遥持符作法到张齐风突然死亡,整个过程被高继坤看了个满眼。
胖子被吓傻了,被吓的肥肉乱抖嘴角抽搐,直到被钱学玲一声尖叫拉回现实。
不过话又说回来,因提前度过恐慌之故,高继坤虽表面上看似乎比其余人镇定些,然事实上胖子心里的恐惧却比任何人都要强烈,因为他目睹了对方死亡过程,看到了对方惨死经过,更知道张齐风死的极快。
快,太快了!快到极致,快到旁人还没反应过来前张齐风就已经死了!
当场四分五裂,瞬间七零八落,就这样在没有遭受任何攻击的情况下自行散架,化为一堆零碎!!!
天價逃妃,法醫傾人城 梅花三弄
到底怎么死的?
不知道,不明白,完全无法理解。
此刻,民宅大门前,注视着张齐风尸体,门口一众人陷入呆滞,足足愣了老半天,最后刘东才伸着他那哆嗦的手边指张齐风碎尸边朝对面几名执行者问道:“这,这到底是怎么了,齐风……齐风他,他……”
“被螝杀死了,就好像当初你们的另外两名同伴一样。”
面对男人质疑不解,听着对方结结巴巴,恢复了镇定的程樱第一时间用冷漠语气予以回答,回答简短,不拖泥带水,可听在刘东几人耳里却又是那么令人心惊胆寒。
被杀了,被那女螝杀死了,果然,果然如他一直担心的那样,那只隐藏在小镇里的螝根本就不打算放过他们!
恐惧有时会传染,有时则会导致人回忆过往,目前张智勇便是如此,听罢程樱回答,顾不得去推因害怕而紧抱自己的孟菲,男人思绪转移,下意识回想起白天时张齐风种种古怪,莫非……
夜色下,不知不觉间小镇气氛发生变化,受张齐风之死影响,现场众人个个坎坷惊惧,个个惊慌不已。
常说时间是最好的冷却剂,无论何种情绪往往都能在时间流逝中逐渐平缓,寂静中,赵平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入目观察,见门口人群汇集,基于某种念头,眼镜男动了,缓步走至刘东等人面前,扶了扶眼镜,最后言语平淡道:“事到如今,我想也是时候把我们对女螝的一些猜测告知你们。”
接下来,在刘东等人的瞠目结舌下,赵平如实叙述,继而将执行者对女螝能力猜测、女螝杀人规则连同张齐风死亡过程统统告知。
看似毫无隐瞒,事实上细心之人仍能发现眼镜男所言未尽,至少没把见螝者眼睛会变红一事吐露于众。
原因?
絕世強者在現代 筆墨伺候
关于原因,资深者里倒是有那么一两个明白了赵平用意,但却无人说出,无人提醒,毕竟有些事情是不适合公之于众的,往往私下里说反倒更好。
“……事情经过就是这样,好了,大家都回去吧,尸体由我们来处理,另外还有一点我要提醒下,既然大伙儿都已明白自身处境,至于后面该怎么做,我想诸位要心中有数。”
随着赵平一番催促,加之尸体过于恶心,终于,怀揣着恐惧,刘东四人连同三名新人才哆哆嗦嗦重返回各自卧室,回返过程中,因距离较近,高继坤无意中听到声音,听到低语,听到张智勇正不停念叨着一句话:
外星工業霸王龍 八月少尉
“要赶紧离开,离开小镇,再待下去我会死,我会死啊。”
………
陈逍遥最终没有救下张齐风,非是没有尽力,而是来之不及。
突然,快速,毫无征兆。
辟煞符在递到张齐风手里前对方就已经死了!
除此以外赵平也通过观察大体确定了一事,即,时间问题,从被害人第二次看到女螝再到最终死亡,期间间隔较短,23点25收到死亡通知,23点45被害人死亡,中间只有20分钟间隔期。
嫡女商途
话归正题,见刘东几人连同新人纷纷回房,期间一直在关注赵平的程樱当先有所动作,二话不说来到眼镜男面前,旋即眯着眼睛张口询问道:“快说,刚刚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如上所讲,虽说张齐风瞬间死亡时因视线被前方陈逍遥稍稍挡住些许,从而导致程樱未曾完整看清对方死亡经过,但张齐风死亡时赵平的恐慌反应却被她清晰看在眼里,对职业杀手而言,她虽不见得完全了解眼镜男,可她仍清楚的知道单凭一堆碎尸还不至于把眼镜男吓成这样,既然能把对方吓成那样,内中肯定有原因存在。
果然,程樱这番质问不可避免引来旁人关注,促使彭虎、陈逍遥以及钱学玲纷纷看向对面,盯向赵平。
至于眼镜男……
见程樱质问,男人先是在心里暗叹对方观察敏锐,随后倒也干脆,如同早先那样,不拖泥带水,直接朝众人叙述起张齐风死前种种诡异变化。
结果可以预料。
随着叙述完毕,一时间,某股比早先亲眼目睹张齐风粉碎还要强烈数倍的恐惧感骤然袭来,让好不容易略微镇定的几人再次陷入恐慌乃至面露绝望,原因在于众人万万没想到被害者死前竟会有如此诡异变化,其实严格来讲死前有征兆对于执行者而言算是个好消息,毕竟根据以往任务经验,但凡有征兆就意味着他们有阻止或预防机会,然遗憾的是……
仔细一琢磨,这所谓的征兆毫无意义。
理由大体分为两点:
第一,便是这征兆出现时间太短,太过于短暂,仅仅只有不足1秒时间,接着被害者便会瞬间死亡从而化为碎尸,甚至可以说死亡征兆和彻底死亡几乎为同时发生,就算发现及时,待征兆出现后旁人也铁定来不及阻止,无法予以帮助。
第二点则和被害者本人有关,那就是……
由于这极短征兆只会出现在眼睛里,所以被害者自身是无法察觉的,除非征兆出现时候被害者恰好在照镜子,否则个人完全无法察觉,就算旁人发现也没用,估计不等对方将提醒说出口想必被害者就已提前毙命。
综合以上两点,答案最终揭晓,而这才是现场众人为何一脸绝望的真正原因,受恐惧压迫,程樱眉头紧锁,彭虎嘴角抽搐,钱学玲更是主动来到赵平身边,现场气氛降至冰点,见状,陈逍遥默然不语,有些意外的没有算像以往那样出面缓解气氛,反而出人意料般保持沉默,良久才如同琢磨出某些问题般突然说话,突然开口,对赵平所述末尾加以补充,不料也恰恰是这段补充却等同给本就心惊胆寒的众人进一步泼了盆冷水:
“还有,张齐风第二次见到女螝时,早先被我放置客厅的几张感知型道符没有反应,后来我用柳叶擦眼仍看不到对方,貌似,貌似这女螝除被害者外旁人无论如何都看不到。”
什么!
犹如惊雷炸开,类似电流传身,当陈逍遥用阴郁口吻说出这段话后,众人无不大惊失色,其中又以赵平、程樱以及彭虎三人尤甚,三人反应远比钱学玲要大,为什么?看到这里或许会有人疑惑,有人不解,为何听罢此言经验更多胆魄更高的赵平几人反倒比钱学玲胆寒?理由不难解释,并非钱学玲胆子比他们三个大,而是因为三人比钱学玲更加了解陈逍遥,更加了解青年道法如何。
早在昨晚陈逍就已经明确说过,明确表示自己有能力感知厉螝等级的螝,只要其本人与道符之间距离不远,螝物一旦进入民宅青年道士就会当先察觉继而通知众人,可,听陈逍遥刚刚这么一说,如对方所言属实,那么就只剩两种解释了。
首先要明白,既为感知型道符,其主要功能必然为探知查找而非攻击防御,一旦发生无法探知现象,原由往往有两种可能,第一,控制符咒之人同符咒距离过远从而失去感知效果,不过转念一想这点完全不可能,之前女螝出现在张齐风面前时也就是女螝进入民宅时陈逍遥正处客厅,且距离道符极近,所以距离方面无法成立,可以当先排除。
既然距离过远因素现已排除,那么……
不知为何,一想到那呼之欲出的第二原因,在场众人无论是谁心脏皆骤然一紧!
至于那第二个造成道符无法感知的原因是什么?
答案陈逍遥本人同样说过,那就是……
婚婚欲睡:總裁請自重 青菜蘿蔔
他仅仅只能感知厉螝或厉螝以下的灵体螝物!
地缚灵!
心脏开始狂跳,身体开始颤抖,想至此处,想到‘地缚灵’一词,这一刻,赵平面色大变,彭虎腿脚发软,程樱身形摇晃,钱学玲更是如遭雷击般身躯狂抖,此时此刻,现场除陈逍遥外,其余人竟清一色打起哆嗦。
万万没想到单凭地缚灵三字竟能把一众饱经风浪的资深者吓成这样。
原因很简单,那是因为‘地缚灵’一词众人并非首次听到,早在一场名为午夜凶铃的困难极任务中他们就曾听说过,从太和寺里一名叫慧净的老和尚口中听说过。
而那曾给执行者带来有史以来最大颤栗,最大恐惧乃至最大绝望感的山村贞子便恰恰是一只地缚灵!
更是一只不死不灭,神通广大到等同无敌的地缚灵变异体!
地缚灵变异体绝对比一般地缚灵要强大很多,不过话又说回来,就算寻常地缚灵实力或许低于贞子这种变异体,但仍不要忘了地缚灵仍属于比厉螝高一档次的存在,也就是说哪怕只是一只普通地缚灵,其实力也不会比贞子低多少,碾压厉螝绝无问题,在联想到当初贞子那让人绝望的可怕实力……
(道符无法探知,柳叶擦眼无效,难,难不成那粉群女螝并非厉螝,而,而是……)
冷汗流淌间,身体抖动间,众人越想越怕,越琢磨越胆寒,唯有没经历过午夜凶铃任务的陈逍遥相对淡定,不仅如此,许是猜测到几人心中担忧,摆了摆手,张口宽慰道:
“不,应该不是地缚灵,大伙儿不用害怕,虽说我从没见过那种逆天恶灵,但我师父却曾经特意给我讲述过地缚灵,别的先不谈,以地缚灵那种实力,但凡活人被其缠上结局就没有不死的,不管屠戮目标数量多寡,哪怕是成千上万的人在地缚灵眼里依旧挥手即灭,那玩意秒杀千万活人比碾死蚂蚁还要容易,假如那粉群女螝当真为地缚灵,我想咱们早在任务第一天就已经团灭死绝了,又怎么可能活到现在?”
“另外从最近两天我们这些人的遭遇来看……诚然粉群女螝比一般厉螝要诡异太多,但事实上却从始至终都在按照规则一个一个的杀,换成地缚灵估计眨眼间就把咱们全部击杀了,根本不用像如今这般麻烦,介于此,所以我才认为大伙儿没必要过于担心。”
还别说,经青年道士一通分析,听罢此言,众人心态稍安,彭虎则是一愣,旋即面露不解,继而盯着陈逍遥追问道:“既然你说不是地缚灵,那,那如今隐藏镇里的粉裙女螝又个什么东西?莫非仍为厉螝吗?”
面对光头男质疑,陈逍遥不置可否微微点头:“嗯,彭哥你说的对,应该仍然是一只厉螝,不过……”
刚刚还言语平静如实作答,不料说到最后,青年却又面露古怪神色复杂,自行中断叙述,见状,附近几人原本稍安的心又再次提起,同彭虎一起纷纷凝视对方,盯着青年,至于陈逍遥,顿了顿,琢磨片刻,最后缓缓抬头,继而话锋一转对彭虎连同几人说出一段话,一段令在场者无不愕然惊骇之语:
“首先可以断定粉裙女螝仍属厉螝范畴,不过,根据我个人判断,饶是厉螝,但对方却区别于一般厉螝,属于一只即将步入但暂时仍未步入地缚灵等级的厉螝,简单来讲你可以将其称之为……”
“厉螝巅峰级!”
………
一只因杀人数量过多而即将进阶的螝,一只即将从厉螝进阶为地缚灵等级的可怕恶灵!
对于陈逍遥这番猜测众人深感认同。
为什么?为何陈逍遥此言方出就能立即获得旁人赞同?
缘由不难理解,原因更加简单,最简单一个例子就是这场任务等级为中上而非困难,虽说并不能百分之百拿任务等级同螝物实力划等号,但一般情况下仍是这样,至少目前为止执行者还从未在除困难级以外的灵异任务里遭遇过地缚灵,既如此,那么也就是说青年道士的猜测可信度较高。
“喂,都看我干吗?不用看我,我该说的都说的,同样也已把我对女螝有限了解统统告诉大伙儿了,至于如何在这场任务里继续活下去,大家还是一起想办法吧。”
待陈逍遥耸肩把话说完,一时间,在场诸人大多涌现出一股如芒在背的诡异颤栗感,感觉较难用语言来形容,如硬要强行解释,那就只能用绝望形容最为贴切,其实打从发现女螝杀人快到超乎想象后,资深者就已经顿生绝望,注意,这里指的绝望并非恐惧绝望,而是无可奈何甚至无能为力的绝望感,印象中这种绝望感以往仅有过一次,而那仅有的一次便恰恰为面对贞子之时,或干脆可以说至今唯止唯一能让所有执行者彻底绝望的经历仅发生在午夜凶铃任务里,虽说陈逍遥刚刚已声明粉群女螝应该还达不到地缚灵阶段,可,不知怎么的,这一次众人竟再次冒出无能为力绝望感!
资深者不是傻瓜,他们其实也明白以上只是个人心理作用,道理没错,然问题是针对目前情况他们却毫无办法,就算从张齐风暴毙一事中得到些许线索,可他们无法破解,无法应对,这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有些时候知道的越多反倒更让人绝望。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望着两旁沉默不语的几人,强行按下坎坷,彭虎终于提了个就目前而言颇有实际意义的问题。
随着问题出口,众人反应各异,唯赵平一人看似平静,平静中眼镜男也果然当先予以回答,就这样如同什么事都没发生过那样一边抬头一边回答道:“什么都不用做,反正女螝会优先屠戮刘东那伙人,而我们只需继续观察就好。”
如上所叙,说话时赵平口吻极其淡定,但听在其他人耳里却又是那么的让人心中发寒,很明显,眼镜男策略仍未改变,依旧坚持拿刘东这群剧情人物当试验小白鼠,执行者则在旁观察继而从那些人的死亡中寻找更多线索,如有需要眼镜男甚至不介意再次以‘救人’为由拿某人当试验品。
赵平的计划自然相当冷血,可惜这却是目前唯一一个办法。
撂下这句话,无视旁人反应,眼镜男转身就走,就这么头也不回会当先朝民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