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5uu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人魔之路討論-第1046章 兇蟲脫困看書-swuzi

人魔之路
小說推薦人魔之路
“如果陌道友手中当真有龙血花,那我倒是可考虑,跟你交换你所需要的禁念盘还有幻散毒丹,不过……”
这时又听古姓修士道,话到最后,她还语气一顿停了下来。
“不过什么?”北河道。
“不过成熟体的龙血花虽然宝贵,但是一株可不行,至少也要五株我才会考虑。”古姓修士道。
“五株!”北河脸色难看,“古道友真当这龙血花这么好找的吗,能够找到一株都是运气逆天了,开口就要五株,是不是太过于狮子大开口了。”
無限虐殺進化
北河手中的龙血花数量可不少,五株能够随意拿出来。但是刚才他可是将古姓修士听到成熟体龙血花几个字后,脸上的炙热给清晰的看在眼中,所以这让他有了警惕。如果轻飘飘的拿出来,对方或许会生出杀人夺宝的心思。
“哼!”
穿越千年夢之歡顏 夜半花非花
在時光深處等你
古姓修士一声冷哼,“那莫非陌道友觉得,区区一株龙血花,就想从我手中换取高阶禁念盘还有幻散毒丹不成!”
闻言北河一时间没有开口,当初天水楼的一万生魂,他都用了十株龙血花才交换过来。高阶禁念盘还有幻散毒丹的价值,即便是不如十万生魂,但也不是一株龙血花能够交换的。
“若是陌道友能够拿出五株成熟体的龙血花来,那我二话不说,立刻将你需要的东西拿给你。”这时又听古姓修士道。
北河一时间没有开口,而是注视着对方,似乎想要看出了一点什么苗头。
位面遊輪
而看到北河并未回答,而是陷入思量的样子,古姓修士心中隐隐有些激动。因为看架势,北河或许还真能够拿出五株龙血花来。
好片刻后,北河才吸了口气,看向古姓修士道:“此事我做不了主,要问问主事的人才行。”
“主事的人?”
古姓修士语气极为古怪。
他本以为北河前来此地,就是自己需要禁念盘和幻散毒丹,但是没想到是替别人办事。
细思之下,他又并不觉得奇怪了,反而觉得合情合理。
因为如果真有数量不少的龙血花,找个替身去交易,自己就能够避开一些麻烦了,同时也是对自身安危的一种保护。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这时只听古姓修士道:“你是指阵法外面的那位吧!”
“咦!”
北河做出一副讶然的样子,而他这幅神情倒是半真半假,并继续知道:“看来古道友生神识过人,连这一点都察觉到了。”
“这么说来,我要的东西,也在你那主人的手中咯?”又听古姓修士看着他问到。
北河点了点头,“不错。”
古姓修士看着他,一时间没有开口,不知道对他的话是信了还是不信。
让人松一口气的是,下一刻此人还是打开了此地禁制,只见北河的身后,就露出了一个出口。
鳳隱天下:邪帝你別狂 八尺
同时只听此人道:“外面那位道友,也进来坐坐吧。”
她的话音落下后,潜伏在禁制之外的冷婉婉微微一惊,她暗道神念族修士的神识果然强悍惊人,想要在对方眼皮子底下遁形,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她跟北河之间早有约定,只见她身形显现了出来,同时开口道:“你这禁制强悍,我就不进来了。”
古姓修士嘿嘿一笑,倒是没想到冷婉婉如此直白。
同时她也对北河所说,对方是主事的人不由深信了几分。因为只有这样,冷婉婉才会让北河以身犯险踏入此地,而自己留在外面。
就在这时,只听北河道:“古道友稍等片刻吧!”
邪盜 愚人
说完后,他就转身向着身后的出口掠去。
古姓修士的神识微微波动了一下,此刻她只需要心神一动,就能够将北河给禁锢在阵法中。
但这个念头刚刚生出来,就被她给打消了。北河不过是个办事的人,真正要交易高阶禁念盘还有幻散毒丹的是冷婉婉,将北河给禁锢在此地,非但得不到她想要的龙血花,而且还会将外面的冷婉婉给触怒。
在古姓修士的注视下,最终北河离开了她布下的阵法禁制,出现在了阵法外。
来到了冷婉婉的面前,二人激发了一层能够阻挡神识探测,以及视线的罡气,而后就陷入了交流。
只是小片刻后,罩住二人的罡气就被撤下了,只见冷婉婉看向了古姓修士所在禁制的方向,开口道:“好,五株龙血花,交换你手中的高阶禁念盘以及幻散毒丹。”
“嘿嘿嘿……如此甚好!”古姓修士大喜。
这时冷婉婉一翻手,取出了一只扁长的木匣。在木匣中,正是北河拿出的早就准备好的五株龙血花。
将木匣拿出来后,就听冷婉婉道:“东西在这里,古道友出来拿吧!”
古姓修士身形一动,只见她头颅硕大的身躯,就从阵法中一掠而出,向着北河二人靠近,最终来到了二人丈许之外。
此刻她看着冷婉婉手中的木匣,眼中露出了一抹明显的炽热。
不滅劍尊
不止如此,她更是以神识将木匣给笼罩,似乎打算从缝隙中钻进去,看看里面到底有没有龙血花。
只是冷婉婉手中的木匣可不凡,能够轻易阻挡此人的神识探测。
眼看神识无法查看,于是她想也不想的就伸出手来,对着冷婉婉手中的木匣抓去。
但是下一刻,冷婉婉就将木匣给收了回来,看向此人露出了一抹似笑非笑的神情。
见此古姓修士一下子就明白了什么,她收回了手掌,对着腰间一只储物袋一拍,取出了一只宛如玉盘之物,而后又从另外一只储物袋中,取出了一只黑色的玉瓶。
看到此人手中的玉盘后,北河一眼就认出了这是禁念盘,而且仅仅从外观上,就能够判断出此物比他手中的那一只,品阶要高。
至于对方手中的黑色玉瓶,想来其中盛装的就是能够让灵虫陷入昏迷的幻散毒丹了。
而且在拿出这两样东西后,古姓修士极为大方的,将手中的禁念盘和幻散毒丹同时向着冷婉婉一抛。
冷婉婉隔空将这两样东西给摄在半空,而后看了北河一眼。
誰家嬌女
北河便将这两样东西接过,他先将禁念盘拿在手中,并体内魔元鼓动注入其中。
下一刻他就露出了大喜之色,因为他瞬间就判断出来,这只禁念盘竟然的品阶,竟然高达七品,正是他所需之物。
将魔元收回来后,他又将黑色玉瓶给打开,并向着其中望去。
只见在玉瓶的底部,是十粒黑色的丹药,而且还散发出一股特殊的甜腥味。
虽然他从未见过幻散毒丹,但通过这一点,还是判断出来此物应该是幻散毒丹不假。
而且足有十粒,刚好够他用来收服那九只巨型伽陀魔蝗。
一念及此,就将北河将瓶塞给盖上,并向着冷婉婉点了点头。
见此,冷婉婉才对着手中的木匣,打出了数道法决,解开了木匣上的禁制后,将木匣向着古姓修士一掷。
古姓修士一把将木匣接过,拿在手中她几乎没有半分迟疑,立刻将木匣的盖子给打开。
下一刻,她就看到在木匣中,赫然是五株散发出异样甜香的龙血花。
“果然是龙血花!”
看到此物的刹那,古姓修士语气中满是难掩的激动。甚至仔细的话,还能看到她的身躯,都在微微的颤抖着。
因为有这五株龙血花,他起码有五成把握,使得蓝色血池内他温养之物,爆发出血脉之力。
“桀……”
就在她心中如此想到时,突然间从她身后的阵法禁制当中,传来了一声仿佛能够将人神魂都给穿透的尖锐嘶吼。
“轰啦!”
而在嘶吼声落下之后,禁制内的蓝色血池轰然炸开,粘稠的蓝色鲜血,洒满了整个禁制内部。
“轰隆!”
接踵而至的,就是古姓修士布下的阵法,遭到了一记猛烈的攻击。
在这一击之下,三人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整个地底都在剧烈地晃动。
随着一阵咔咔声,只见古姓修士布下的阵法,瞬间遍布裂纹,禁制波动都熄灭了大半。
仅此一点,就能够看出那一击的威力,有多么的惊人,几乎堪比法元期修士出手了。
“该死!”
古姓修士脸色陡然大变,此刻她转身看着身后的阵法,呆滞的双目瞳孔一缩。
她在将手中装着龙血花的木匣给打开后,龙血花散发出才的独特气味,将温养在血池内的那位给惊醒了。
“轰隆!”
風流官王
在她的注视下,第二道巨响再次传来。
这一次地底震动得越发的剧烈,同时前方此人布下的阵法,直接支离破碎。
一尊黑蓝色的巨影,撞开了阵法残余的阵基后,从中浮现出来,并散发出一股法元期的恐怖修为波动,注视着北河三人。
看到这尊蓝色的巨影,北河还有冷婉婉的脸上,具是露出了明显的吃惊之色。
仔细一看,这赫然是一尊丈许大小的黑蓝色蜘蛛。
这只蜘蛛长着八条腿,身上还还覆盖着宛如钢针一般的黑色毛发。
除了占据身躯三分之二还多的肚子极为惹眼之外,这只蜘蛛的面部,是一个容貌娇媚无比的少妇,看起来极为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