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3fs1精华言情小說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忽悠大法鑒賞-g5165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这话听在慕容复耳中就好像在说“你怎么现在才来”一样,他顺口便回道,“来看看耶律姑娘。”
耶律燕脸颊微微一热,眼中闪过几许异样,连思维都迟钝了几分,呆呆问道,“你是来看我的?”
“这姑娘怎么回事?莫不是对我有意思?”慕容复低头瞟了一眼,见她脸颊生晕,眼波如水,不由生出这样一个念头。
不过眼下并不是贪花好色之时,他正头疼着该怎么解决赵洪的难处,于是凝神细听帐中众人的谈话。
耶律燕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他的回答,不由抬头一看,登时反应过来,“你这个坏蛋,休想偷听我大辽机密!”
说着就要大喊大叫,慕容复无奈只好伸手捂着她的嘴巴,并紧紧抱着她,不让她挣扎,不得不说,手感还是不错的,即便隔着盔甲,也能感觉到盔甲下面的柔软。
帐中的争吵越来越激烈,争吵的两人应该是耶律齐和耶律重元,前者主张坐山观虎斗,渔翁得利,其实也是赵洪的迂回之策,耶律重元却坚决要将全军压上,先配合蒙古夺下襄阳城,再考虑与蒙古周旋之事。
赵洪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哪怕耶律重元说话很不客气,他也不开口,话说的少,破绽自然就少,还能给耶律重元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让他不敢太过放肆。
果然,耶律重元除了一开始提过一件什么秘事之外,就再也没说过赵洪的身份问题。
良久,争论没有结果,赵洪的声音响起,当然,现在是模仿耶律洪基的声音,只听他淡淡道,“皇叔,灭宋之事朕自有计较,今日议事到此为止,你先回去吧。”
官官相護,利欲熏心:權欲門徒 無心隱士
耶律重元重重哼了一声,似是负气离开帅帐。
慕容复抱着耶律燕,换了个角度,总算见到这个所谓的北院大王,身材一点都不像其他契丹人那样魁梧,几可称为五短身材,看上去有些滑稽,脸上留着络腮胡,一双小眼中精光闪烁。
耶律重元身后还跟着两个将领,其中一个人高马大,气息隐晦,显然是个高手。
他走后,帐中立刻有人斥责道,“倚老卖老,仗着自己是皇上的叔叔,便不将皇上放在眼里。”
“算了,”赵洪淡淡道,“皇叔一心为国,又是军中宿将,难免脾气暴躁一些。”
这时另一人说道,“皇上,北院大王说的话不无几分道理,咱们做的太过只怕会引起大元皇帝的不满,现在还不是跟他们翻脸的时候,而今襄阳城已成瓮中之鳖,咱们若是落于人后,连汤也喝不到的。”
“此事朕已有打算,尔等听令行事即可,对了,朕的二弟为何不前来议事?”
“萧大帅还在照顾萧老将军。”
“哦?这么长时间过去,萧老将军还没好么?”
魂牽於心 黎斯
“没有,听说伤口反复发作,不知怎么回事。”
驕後好難寵
……
账外慕容复又听了一会儿,没有听到什么有用的讯息,看来要找个机会单独见见赵洪才行,再回神时,耶律燕已经完全软倒在他怀中,脸色憋得通红,他这才发现,自己搂着她的手,居然无意识的伸了进去。
他讪讪一笑,把手收了回来,又松开她的小嘴,“耶律姑娘,抱歉,一不小心就……”
耶律燕眼眶红红的望着他,“你这坏蛋,毁我清白,我恨死你了。”
慕容复不知脸皮为何物,嘿嘿笑道,“既然如此,索性不如让我做了你的夫君,给你负责吧。”
耶律燕咬了咬牙,“你休想!”
慕容复无所谓的笑笑,“这可是你说的,以后可别说什么我不负责任的话。”
“你……”耶律燕为之气结,恨不得一口咬死他。
壁花小姐奇遇記3
慕容复目光闪动一会儿,“耶律姑娘,你知道耶律重元的营帐在哪么?”
耶律燕一愣,“你想干什么?”
慕容复轻笑道,“这人不大会做人啊,我得教教他。”
“你……”耶律燕不禁一惊,“你要杀了他?”
慕容复不置可否,“你能告诉我么?”
耶律燕反问道,“你觉得我像一个出卖大辽的人么?”
黑心秘書耍無情 林曉筠
慕容复一时半会儿没法见到赵洪,索性开启了忽悠大法,“谁说出卖耶律重元就等于出卖大辽了,难道他能代表你们大辽?”
耶律燕面无表情,“你继续。”
“哎哟,你觉得我忽悠不了你是吧!”慕容复脾气也上来了,带着些许轻蔑的语气问道,“耶律姑娘,你觉得你们大辽这次与蒙古合力进攻襄阳城,将是一个怎样的结果?”
耶律燕一怔,随即冷笑道,“还能有什么结果,襄阳城必破,大元与大辽长驱直入,坐分天下。”
“你真的是这么想的?”慕容复认真的看着她,眼神说不出的奇怪,似乎在看一个白痴。
耶律燕被他的眼神刺了一下,哼声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就天无二日,民无二主,大元与大辽迟早会兵戎相见那一套么,那又怎么样,只要我大辽夺下中原的富庶之地,自有喘息之机。”
“咦,”慕容复脸上闪过一丝意外,“原来你也不傻啊。”
“我本来就不傻,傻的是把我当傻瓜的人。”
慕容复愣了一下,忽的抚掌而笑,“这句话说得妙极,那些总喜欢把别人当傻瓜的人,往往不知道自己在别人眼里才是一个真正的傻瓜。”
耶律燕脸上得意之色一闪而过,“用不着你来奉承我,你到底想说什么?”
慕容复话锋一转,“不知你想过没有,这一场大战将会持续多久?在这期间你们大辽百姓会过着什么日子?一旦你们输了,将会是何等下场?”
耶律燕默然,这是一个她不愿意想的问题。
慕容复继续道,“大元虽然常年四处征战,但人家有的是底蕴,你们能比么,恐怕到最后人家还没对你们动手,你们自己就垮了。”
靈異公司
“那你的意思是?”
“当然是与我襄阳城合作,共抗蒙古。”
耶律燕神色莫名的盯着他,好像在看一个傻瓜,嘴中幽幽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像一个傻瓜?”
“不像,你冰雪聪明。”
“契丹与汉人之间仇深似海,你觉得大辽还能跟你们合作?”
“为什么不可能,大辽与汉人仇深不假,那是因为贵我双方交战数十年,死伤无数,但也算有来有回,大家都没占到什么便宜,可蒙古不同,自从你们俯首称臣之后,你们的日子有多苦不用我多说了吧,你自己应该深有感触的。”
耶律燕说不出话了,对任何一个国家来说,俯首称臣是何等的屈辱,恐怕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在大元,辽人被分为最下等人,连猪狗都不如,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一个蒙古人强行侮辱一个契丹女子,一点事都没有,但若是一个契丹人伤到蒙古人,便是死罪。
除此之外,大元在大辽施行的各种通商制度,且严格控制战马的数量等,无一不在一点一点的剥削压迫大辽。
慕容复见她神色变化,知道说中了她的痛处,马上加了一把火,“契丹与汉人的仇恨固然不可磨灭,但谁也无法使对方灭绝,可大元不一样,他们在大辽施行的各种政策,不出数十年,世间便再也不会有契丹人了,你信么?”
耶律燕心神一紧,尤不死心的问道,“这次出兵中原本就是一次机会,为什么我大辽就不能趁机坐大,与蒙古对抗?”
仙界第一人 黃金古
慕容复斜睨着她,“铁木真的野心天下人人皆知,你觉得他会给大辽机会坐大?他会让你们与他分庭抗礼?恐怕到时候就算你们仍旧愿意俯首称臣,他也不会留你们的。”
耶律燕英气的小脸一片惨白,“那你觉得……大辽应该怎么办?”
慕容复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嘴上说道,“我跟你说了有什么用,你无权无势的,根本不可能改变现状。”
耶律燕反倒急了,“谁说没有用的,我可以跟萧大哥说,萧大哥是皇上的结拜兄弟,他会劝谏皇上的。”
慕容复见此心里有点小小的不爽,“你喜欢萧峰?”
耶律燕愣了愣,随即娇啐一声,“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一直将萧大哥当做亲大哥来看的。”
慕容复一脸的不信,阴阳怪气的说道,“我要是你亲哥,非被你气死不可。”
耶律燕听他酸溜溜的语气,不禁噗嗤一笑,“我哥才没有你说的那么小气,他与萧大哥的感情比跟我还好,才不会吃萧大哥的醋!”
慕容复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酸意,有些好笑的摇摇头,将话题拉了回来,“想要帮你们大辽走出困境,倒也不是没有办法。”
“什么办法?”
“我这有上中下三策。”
“你说。”
慕容复正欲开口,忽的心念一动,又吊起了她的胃口,“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契丹与汉人不共戴天,我巴不得你们都灭绝了,帮你们做什么。”
耶律燕呆了一呆,“你这人,不是你要跟我说这些的么,现在又不说了!”
慕容复笑了笑,“若你肯带我去找耶律重元,我就告诉你。”
耶律燕白了他一眼,“我又不傻,带你去杀大辽的统兵元帅。”
“你不说就算了,”慕容复无所谓的摊了摊手,“反正这契丹大营对我来说如入无人之境,不愁找到耶律重元。”
(书群号,四六三五八七七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