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64z9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覓仙屠討論-六百零八章 拜訪分享-69kqf

覓仙屠
小說推薦覓仙屠
韩玉先是一愣,也不会多说什么,又是恭敬的施了一礼。
娘子別亂來
老者见状对态度很满意,于是轻轻一笑。
“好了,你们先进城吧。颜河,来去不要浪费太多时间,今天港口是你当值,可千万不要偷懒。现在是特别时期,执法队的规矩会特别严格,你要是被责罚可别怪老头子没提醒你。”说完此话,老者懒洋洋的躺在了下去,又将圆珠拿出来抱在怀里,不在多说什么了。
颜河听到这话赶忙又施一礼,急忙带着韩玉朝城中走去。
重生八零當學霸
过了城门之后,在宽敞的街道上罕有人影,只能看到日城的修士在天空中匆忙飞过,凡人全都躲在家里,肯定被下了更加严格的禁令。
韩玉的脸上也露出思索之色。
日城对岛上的凡人控制的很严,对驻守在岛上的商家也会采取其他手段。但如此多的修士聚在一起,不可能也如凡人一样禁足关押的。
唯武巔峰 夢裏走飛沙
韩玉本想问旁边的颜河,但看他焦急的神色也就默默闭上嘴,一路朝前飞去。
在路上经过一处规模不大的坊市,果然是家家门窗紧闭,路上一个鬼影都没有。不过两人在经过时有十几道神念在身上一扫而过,但又很隐蔽的缩了回去。
离开坊市没多久,颜超就带着韩玉来到一处依山伴水的宅院。
在日城也呆了这么长时间,韩玉知道这里是出租给散修的临时落脚地,这里的灵气稀薄,勉强能供给筑基期初期修士的修炼。
此处也算幽静,三面环绕竹林,一处环绕小溪,白墙黑瓦,颇有些闹中取静之意。
将韩玉送到门口,随手塞给他一块禁制令牌后颜河就急匆匆的离去,连给他问话的时间都没留。
颜河刚刚离去,就有一道神识缠绕过来,在身上还留下隐蔽的暗记。
韩玉眉头一皱,也只能装作不知的来到门前,
宅院之外设有金刚阵,威能颇弱,稍懂些阵法之道的筑基修士就能随手破解。
韩玉现在门口默默看了会儿,刚令牌中注入些许灵气,随手朝前一滑,眼前出现水纹波动,裂开一道小口子。
玄霸九天
飛豹出擊
韩玉脚步没有停留就走了进去。
小院不大且有些凌乱,砖石地面,院落的一角还长着一颗小桃树,桃树旁还有一口石盖封着的水井,水井不远处还摆放一个石桌和两个石凳,石桌上还有凌乱的棋盘,这都是上一任修士留下的。
院子中只有两个厢房,一间是客厅,另一件则是静室,门口也还一个预警的小阵法。
韩玉不由的抬起头看一眼,心里是感慨万千。
自从答应史真去通天雾海就招了麻烦,数次陷入生死一线之间,不知得罪了多少势力,弄的现在成了过街老鼠,连头都不敢露。
幸亏洞府中没留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否则就真让人头疼了。
他用手中的令牌随手一挥,禁制光华一闪后消散,他慢悠悠的走了进去。
里面也是空荡荡的,一张石床,几个蒲团,其他地方空无一物。
在日城中他不用担心有人偷袭,那些结丹想闯进来布置阵法也是无用。思来想去也就懒的阵法,用符咒清理了卧室之后就躺在上面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金手書生
跟随刘山和女修一起前往万凶海,趁他们不注意悄悄溜走修炼,这就是他原本的计划。
这个计划并不难,韩玉预估大概有七分的把握成功。
但韩玉担心的是,金光城的两个修士到来会不会改变黄长老的想法,要派给刘山其他的任务他的计划就泡汤了。
另外他还担心那群老怪会不会又返回石台,要是被他们瞧出蛛丝马迹来拼命寻找自己,而自己无法顺利传送,那情况就糟糕了。
那群老怪手眼通天,他在半路上又使用了令牌,踪迹是肯定能被追踪到了。
现在他心里想的是如何能传送当然最好,要是黄长老那边变卦他要想办法离开日城,他手里还有几颗暗子,借助他们的力量逃到外海去。
狡兔还有三窟,韩玉也必须为自己谋几条退路。
因此,他才拿出那瓶丹药讨好颜河,情况不对就请他为自己谋一份任务,离开日城也是挺简单的事。
他准备在小院中先耐心等待,要是七日内他们还没来寻他就会施行第二个计划。领队的就算结丹后期的修士他也不惧,就算打不过想跑他们也拦不住。
要是带队的是结丹初期或筑起后期的修士他就不会客气,以他的实力宰了他们不费什么事,免得泄露消息行踪。
日城想查他的身份是不可能的事,在这种大战将起之时,相信他们也不会关注这种小事。
韩玉一条条的理着思绪,又吩咐了石灵和青藤几句,这才在床上昏昏沉沉的睡去。
前方通天之塔不知有了多少波折,他的身心早已疲惫不堪了。
到了第二日下午,韩玉才精神抖擞的醒来。
天色已大亮,韩玉走出静室来到小院中,用泥壶烧了一壶茶水坐在石凳上慢慢品茗。
在城门口老者就曾警告过,韩玉当然不会离开小院。
他在等着贵客来临。
一壶香茶品到了正午时分,门口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韩兄可曾修炼?我刚刚交了值守,不知道现在是否方便一叙?”
韩玉一听这话,目光微微一闪,站起身来手中的禁制令牌一挥,笑着说道:“小弟早已在此等候多时了。”
话音刚落,院门就被人推开,果然是昨天分别的颜河。
“赵兄,昨天走的有些匆忙还请见谅。不过今天来我倒是有一个好消息,不知韩兄是否愿听上一听?”颜河坐在石凳上大大咧咧的说道。
韩玉起身给他倒了一杯香茶,做了个邀请的手势笑着说道:“既是好消息,我当然愿意听了。”
“就是昨夜城中解除了禁令,只要拿着这枚指环就能在特定的时间活动。另外城主还下了招募令,可去泰然殿考核,只要完成任何就会有丰厚的奖励。我听说修炼的丹药,精品的法器,炼制法宝的珍稀材料是应有尽有!这次采取的也是贡献点制度,若拿到五千点就能资格申请渡雷劫的法器,五百点就能请结丹期的高人指点渡雷劫的心得,要是第一个拿到一万点的修士将会被元婴期的长老收为弟子呢!”颜河喜滋滋的说道。
韩玉听后也跟着露出兴奋的神色,心中却颇有些不以为然。
高奖励当然也意味着高风险,当年边界鏖战时他已深知这一点。
日城的这些奖励是调动低阶修士的兴趣,要是阴险一些就派出精锐弟子冒充城中的散修,高调的完成任务后给与奖励,刺激这群散修变得更加狂热。
韩玉对这一套很熟,所以兴趣缺缺。但这种级别的大战最起码也要结丹期修士才有参与的资格,真正决胜负的还是那些元婴修士。
韩玉嘴里兴高采烈的和颜河讨论了一大堆,憧憬着有朝一日也能成为结丹期的高人。
“对了,这枚指环也不是无偿获得的。城中规定指环需两千灵石或灵贝,有了他就可以在规定时间活动。”颜河忽然想到了什么,面露难色的说道。
“这么贵!”韩玉听后先是一愣,随后摇头苦笑了起来。
颜河听后有些诧异,嘿嘿一笑说道:“我认识好几位师叔,你给我五百灵石我给你弄一个指环来。”
“我还是就窝在这里不出去吧。别说五百,就连一百我都拿不出来。”韩玉听后苦笑着说道。
听了这话颜河有些不乐意了,半开玩笑半带训斥的说道:“要是炼气期的弟子拿不出来我还信,你好歹也是筑基期的修士,这一点你都掏不出来?”
韩玉听后脸上的苦色更浓,犹豫了一下说道:“颜兄也知道我的来历,我前些日子在百草堂遇到一桩大买卖。为了凑足灵石,我将身上压箱底的珍稀材料都压上才换得一颗,储物袋中只有一些换洗的衣物,一瓶昨日卖你的烈吾丹,一件飞行法器和一把中阶法器,几瓶养伤的丹药数十颗灵石外,就没别的东西了。”
韩玉一边说着一边将挂在腰间的储物袋摘了下来,袋口朝下一堆灵光闪动,石桌上果然只有这些物件。
颜河的目光在那把蓝汪汪的飞刀扫了一眼就不敢兴趣的挪开了目光,此飞刀已残破,遇上稍锐利些的法器就会被一刀斩成两段。
颜河本想问兑换了什么灵丹妙药,但想起他和那和两位前辈一齐前来赶紧闭上了嘴。
颜河怎么说也是日城的修士,这点忌讳还是懂的。他法力资质并不算差,身上也有一件上品法器护身的,这些年的积攒还换到了一把品相不错的符宝,对这种垃圾货色实在瞧不上眼。
见韩玉又将储物袋递了过来,颜河勉强笑着说道:“储物袋就不用看了,我还不相信赵兄吗?这些东西快点收起来吧。”
韩玉听到这话自然不会强求,苦笑着将这些东西都放归储物袋,眼见的颜河还看到一些岛屿的通行令牌,各区域的详细海图,这些东西跑商修士都必备之物。
“赵兄昨天赠我一瓶丹药,这个人情是要还的。灵石什么就不要了,这枚指环就免费赠送吧。”颜河从怀中拿出一颗蓝色指环放在桌上,大方的推到韩玉的面前。
“这怎么好意思…我现在两袖空空,炼气期丹药都买不起,您还是将指环带走吧….”
奪情總裁特工妻 一月竹玉
两个人客套了好一阵,直到颜河脸色都有些不悦了韩玉才将指环套在了手上。
“我辛苦了一天要回洞府打坐,赵兄要是闷的慌可随意走走。”见韩玉收了指环,颜河笑着说道。
“这不行!言前辈让我在小院中等候,我怎会违抗他的命令。我就留再这里等她来。”说起此事韩玉满脸痴迷之色,目光也变得迷离。
“算了,指环已经给你了,剩下的事你自己决定吧。”颜河看到韩玉的模样心中一凛,知道韩玉已中了蒙面女修的秘术无法自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