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4fk精彩玄幻小說 十億次拔刀討論-第六百八十七章 你突破仙格了?分享-0ewgm

十億次拔刀
小說推薦十億次拔刀
刀削的脸庞,刚劲有力的肌肉,随着仙气涌动而微微浮动的长发。
此时的沈侯白,那还有之前行将就木的样子。
602噬人公寓 無意歸
他的肌肉又回来了,脸上再无那苍白的毫无血丝的样子。
“宗主。”
看到站在墓室门口的沈侯白,布显得尤为吃惊的喊道。
布的身旁,蝉,因为不再是单独和沈侯白在墓室里,所以佯装害羞的双手遮住了双眼,同时背过了身去。
至于东镜,则先是一愣,随即露出一抹满意的一只手抚上了齐至胸口的长须。
“看样子,宗主你已经突破成功了!”
东镜在仔细的感受了一下沈侯白身上的气息后说道。
“嗯。”
看着东镜,沈侯白点了点头。
随之单手一挥,他的手中便出现了一套衣裳。
“蝉。”
沈侯白唤了一声。
随即,蝉在面色微红中转回了身来,接着很是乖巧的走到了沈侯白的身旁,然后低着头服侍沈侯白穿起了衣裳。
片刻后,在蝉与布的带领下,沈侯白离开了地宫。
他来到了现在天庭的新址,就在禁区外,大概三四十里地的一座高山上。
经过一年的修建,此时的天庭已经有些像模像样了。
虽然和曾经的天庭比较,相差可谓一个天,一个地,但比较只修了一年的时间,能有现在的规模已经非常不错。
我的狐妖女友 狐貓
那一间间楼阁,瓦房,加上点缀用的草木植被,以及行走在宗门中的天庭弟子,沈侯白虽然脸上没有表情,但心里还是对东镜的能力吃了一惊。
虽然一直在墓室中突破,但透过蝉的嘴,沈侯白还是知道了新天庭的存在。
原想着只有一年的时间,天庭应该顶多做出个雏形,但是亲眼见到后,还是让沈侯白有些出乎意料。
感受了一些天庭中弟子的气息,确实……绝大多数的弟子都是仙格级,但也有不少仙格级以下的。
不过这些人存在,其实并不是弟子,更多的是杂役之类的人员。
毕竟宗门的杂物需要人来做,总不见得让仙格级的存在去打扫,这么大材小用吧。
宗主阁……
此时,沈侯白已经来到了天庭的宗主阁。
里面,书案,茶几,书架,香炉,一应俱全,也是布早早就给沈侯白准备下的,只等沈侯白出关,然后直接就可以使用这里。
仙劍禦香錄
里里外外观察了一下宗主阁后,沈侯白走进了阁中的书房。
待坐到书房的书桌后,一张椅子上,沈侯白看向了此刻站在书桌前的布,接着问道:“好了,和我说说现在的情况吧!”
闻言,布朝着沈侯白行了一下礼后便道:“禀宗主,现在仙神世界一共分为三大势力。”
“一为天龙人,这弟子不必多说了。’
“二为神无极的神宗。”
“最近,神宗吃下了仙神世界百大宗门的七家,所以势力最为庞大。”
“三便是以帝玄,广寒为核心的势力,相较于天龙人和神宗稍显差了一点。”
六夫同堂
超能進化
“除此之外,这两家也派人来过我天庭,希望可以和我天庭联手。”
听到布的阐述,沈侯白点了点头道:“那你们是怎么回应的?”
“这个……先生说了,等宗主突破出关后,由宗主定夺。”
点了点头,沈侯白又道:“那天龙人方面对我们天庭有什么动态?”
“禀宗主,天龙人那方面暂时还不清楚,他们主攻的对象是神宗,帝玄广寒次之。”
“也就是说,天龙人对我们还没有做出反应?”沈侯白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然后走到了书房一侧的窗户前,接着说道:“天龙人是准备先吃下神宗,然后帝玄,广寒,最后再来对付我们吗?”
“这个……弟子不清楚,但不排除这个可能。”布说道。
似话还没有说完,布又道:“宗主,是否安排一下,让门下的弟子与宗主见见面,认识一下?”
“暂时不用。”
沈侯白伸出一只手摆了摆,然后说道:“我暂时还不想让人知道我是天庭的宗主。”
说到这里时,沈侯白的脑海中浮现出了神无极的面容。
和帝天知道天庭的宗主是沈侯白不同,神无极虽然知道天庭,但并不知道天庭之主不是东镜,而是沈侯白,因为东镜并没有告诉神无极,他只找过帝天,这也是为什么帝天会找天庭联合的原因。
相比神无极,东镜似乎更欣赏帝天。
就在沈侯白入主天庭的同时……
帝玄宗……
悄无声息,东镜来到了帝天的厢房,确切的说应该是东镜的一个虚影分身。
“师傅,你怎么来了?”
看到东镜,帝天露出一抹欣喜的喊道。
而此时的东镜,显得有些不悦道:“我不是说过很多次了吗?”
“不要叫我师傅,我只是指点了你一下而已。”
闻言,帝天歪了歪头道:“虽然师傅不想承认,但在帝天的心里,你永远是帝天的师傅。”
听到帝天的话,东镜显得有些无奈,无奈中又道:“宗主已经出关。”
“你是时候去见一面了。”
“那小……哦不对,宗主已经出关了吗?”
帝天露出一抹吃惊道。
帝天透过东镜已经知道沈侯白在突破仙格级的事,但距离沈侯白入关到出关,也就一年多的时间,所以帝天会吃惊也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师傅,我能带个人一起去吗?”帝天问道。
“如果宗主愿意见他,你随意。”东镜说道。
说完,不等帝天说些什么,东镜已从帝天的眼帘中消失不见。
暴發 羅賓·科克
而当东镜离去后,帝天的一只手便点到了自己的额头上,接着像是自语般的说道:“能听到我说话吗?”
……
“有事?”广寒宫,正在静气凝神,修炼中的沈如歌,睁开了因为修炼而闭合起的眼眸,并说道。
“来我这里,我有事要和你当面说。”帝天的厢房中,帝天说道。
三生三世:小狐跑不掉 Love想兒
王爺求別撩
不清楚帝天找自己干什么,不过沈如歌还是脱离了修炼,然后下了修炼的卧榻,待走出修炼室后,沈如歌找到了沉融月。
“融月,我有事要去找一下帝天。”
“快的话几个时辰后就该回来了。”
“慢的话,可能三五天。”
听到沈如歌的话,沉融月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宗主快去快回便是。”
交代了一下,沈如歌本已准备离去,但是……
看着沉融月,沈如歌站定在了沉融月的面前,然后伸出一只手,显得有些温柔的将沉融月俏脸上的一缕秀发勾到了她的耳根后,然后‘哎’,的叹出一口气道。
“融月,你记住……你是我广寒宫的副宗主,你得有自信,知道吗?”
沈如歌听出了沉融月回应自己的话中,那带着的不自信……
不过沈如歌并不怪沉融月,毕竟现在面对的天龙人确实非常的可怕,所以她会依靠自己也实属正常,如果可以,她也想找个人依靠,可是……她又能依靠谁呢?
沈如歌表面表现的非常的冷静,淡然,但实际上……这是她逼迫自己所表现出来的强势,因为她是广寒宫的顶梁柱,所有人都看着她,如果她露出丝毫的怯懦,那么只会增加宗门弟子的不安感,所以她必须表现的强硬才行。
而沉融月,作为自己的副手,或许是她唯一可以依靠的人,所以她必须得培养她独当一面的能力才行。
“宗主,我……”
看着沈如歌看向自己的锐利双眼,沉融月咬了咬红唇,然后说道:“宗主,融月知道了,融月会加油的。”
闻言,沈如歌不由得会心一笑道:“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有了沉融月的这句话,沈如歌才安心的离去了。
但是……
看着沈如歌离去的身影,沉融月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然后又道:“可是,我真的能行吗?”
沉融月不知道,也说不出来……
片刻后……
作为仙神世界顶尖的存在,沈如歌不过两个时辰的样子就来到了帝玄。
“如歌,你来了!”
站在宗门的广场上,已久候的帝天,看着从天际仿佛谪仙一般落下的沈如歌,帝天微笑着问候道。
“现在的情况这么差,有什么必须要当面说的。”
看着沈如歌露出的不悦之容,帝天摊了摊手道:“我要你和我去见一个人。”
“见一个人?”沈如歌不禁困惑了起来。
“什么人……要我和你去见。”
“沈侯白。”帝天说道。
“沈侯白!”听到帝天的话,沈如歌的黛眉不由得一拧。
“去哪见?”沈如歌又道。
“天庭。”帝天显露一抹严肃道。
“事不宜迟,那我们现在就去。”听到是要去见沈侯白,沈如歌便没有任何犹豫,脚下一沉,人已经重新飞上了天际。
见状,帝天不由得一愣道:“听到是去见沈侯白就这么心急……”
“呵,女人。”
“你还在磨蹭什么,快点。”天际,见帝天还未动弹,沈如歌便娇喝道。
誘惑學院之絕色物語
“好啦,好啦,我来了。”
听到沈如歌的娇喝,帝天便终于飞上了天际。
回到沈侯白……
此时,沈侯白已经离开了天庭,也不能说离开,因为他就在天庭的附近。
此刻,沈侯白的脚下,一名天龙人已经身首异处……
虽然天龙人没有对天庭采取行动,但还是派了人在天庭的周围监控。
而此时,死在沈侯白脚下的天龙人,便是在天庭周围监控的一名天龙人。
“宗主,你怎么知道这里有天龙人?”
看着已经身首异处的天龙人,蝉显得有些吃惊的问道。
沈侯白当然不会告诉他是因为系统,他只道:“我能闻到天龙人身上的气息。”
魔聖梵尊 程唐
“闻到气息……”
“这么神……”
蝉显得尤为吃惊道。
“奇怪,我怎么闻不到。”蝉又道。
闻言,一同前来的布不由得打趣道:“你要是能够闻到,那你就是宗主了。”
“师兄,你……”听到布的调侃,蝉不禁嘟起了小嘴。
就在布调侃蝉的时候……
沈侯白脚下一沉,人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宗主。”
见状,蝉和布在唤了一声宗主后,便快速跟了上去。
而当他们停下时,沈侯白的脚下,又躺了一具天龙人的尸首。
“师兄,你说宗主究竟是不是人?”看着又躺下一具的天龙人尸首,蝉不由得问道。
“何解?”布问道。
“如果不是人的话,就好理解了,宗主为什么这么厉害,要是人……那我们算什么?”
蝉煞有介事的说道。
“确实有点不像人。”
“这两个天龙人怎么说也是神格级,竟然被宗主一刀就剐了。”
“要知道宗主这才仙格级,要是成为神格级……”
布,摸起了自己的鼻子,而他的脸上则露出了一抹无语。
不过数十分钟的样子……
沈侯白已经将监视天庭的数名天龙人眼线全部干掉了。
而就在他干掉眼线的时候,帝天和沈如歌来到了天庭……
“你们有事?”
布在感受到帝天和沈如歌的气息后便回到了宗门内,随即问道。
闻言,帝天微笑的说道:“麻烦通禀一声,帝玄帝天,广寒宫沈如歌求见你们宗主。”
不等布说些什么,帝天又道:“我们和你们宗主是老熟人了,他会见我们的。”
除此之外,帝天拿出了一块牌子,而这块牌子则是东镜给他的,如此……随着布看到帝天拿出牌子,神色一变中说道:“你们跟我来。”
看到布瞬间变幻的神色,沈如歌不免好奇的问道:“这块牌子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看了脸色会那样?”
帝天又是笑了笑,然后装腔作势的说道:“秘……密。”
“帝天,你去死。”沈如歌娇嗔道。
几分钟后,布带着帝天和沈如歌找到了沈侯白……
此时,沈侯白的面前,一字排开的躺下了七具天龙人的尸首,而这些天龙人无一例外都是神格级。
“宗主,有人求见。”
布来到了沈侯白的身旁,然后禀告道。
当布来到沈侯白的身旁时,沈侯白已经注意到了帝天和沈如歌,便将手中的无影递到了蝉的手上,走到了二人的面前。
“你们找我?”沈侯白看着帝天和沈如歌道。
帝天没有立刻回应,他绕过沈侯白探头看向了几步开外的几具天龙人尸首,接着有些吃惊的说道:“那些……都是你杀的?”
“有问题吗?”沈侯白语气平静的说道。
话音未落,跟上前来的蝉立刻说道:“当然是我们宗主杀的,不然还能是你!”
蝉显得有些洋洋得意道。
“这些是在我天庭的天龙人眼线,看的很讨厌,所以就来拔掉他们。”
沈侯白说道。
“啧啧啧。”
“看你说的这么轻松,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杀的是什么阿猫阿狗呢。”
帝天啧啧说道。
“咦。”
这时,沈如歌双眼显露一抹震惊道:“你……你突破仙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