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kar9優秀都市异能 《我的分身強無敵》-874相伴-2tndx

我的分身強無敵
小說推薦我的分身強無敵
周围的空间里一直弥漫着蒸腾的雾气,带着刺激性的气味,让人难以忍受。
仙舞傾城 掌中花
而上面也不时的滴答下来一滴滴的粘液,有着很强的腐蚀性,落在他们的身上后立刻就能将衣服腐蚀,然后在他们的身体上留下一块伤疤。
察觉到这些粘液的威胁后,队伍中唯一的女性露西亚展开了一个防御屏障,把在场的这几位队友都笼罩在了里面,不仅将那些从上面滴落下来的粘液挡住了,同时还把周围弥漫的雾气和刺激的气味也隔壁开来。
有了露西亚的这个防御屏障的保护,他们暂时不用担心那些粘液和雾气的威胁了。
他们没有停下来,继续顺着这条通道向前进。
这一回,在这个“消化通道”内,他们开始遇到了麻烦。
向前飞了一段距离后,从周围的那些黏糊糊的“肉壁”上面冒出来一个个同样黏糊糊的怪物,就像是用肉泥糊成一团,没有规则的形状。
这些黏糊糊怪物出现之后就立刻朝着肖恩和雷德这些人袭击过来,它们有的一跃而起、有的则是对着肖恩和雷德这边喷射出一团团粘液。
露西亚的防御屏障虽然挡住了这些粘液,但是粘液接触到防御屏障后发出了一阵滋滋的细响,试图将这个防御屏障腐蚀穿。
然而,以露西亚的实力制造出来的这个防御屏障,就算这些粘液怪一拥而上也无法打穿这个屏障。
在露西亚的提醒下,他们就没有去理会这些袭击过来的粘液怪,依靠防御屏障的保护,强行从这些粘液怪的围攻中突围了出去。
这些粘液怪扑到了防御屏障上面之后,很快就像是被“气化”了一样,粘稠的身躯和防御屏障接触之后冒出了一阵白烟,然后就逐渐消失了。
他们无视了这些粘液怪的阻挠,速度不减的突破了这段距离。
“消化通道”并不长,他们很快就来到了“尽头”。
出现在眼前的是跟之前差不多的情况,一个“肉壁”挡住了前方的去路,但是在这个“肉壁”上面已经被打出来了一个可以进出的空洞。
穿越為妃請君憐我 毛毛蟲
他们立刻就进入了这个空洞,然后眼前的景色豁然开朗。
这里不再是之前那种有些狭窄的、像是地下道一样的通道,而是一处宽敞的空间。
除了刚刚来到这里的肖恩和雷德这几人之外,他们还看到了此次的目标。
魔女教徒。
那些穿着非常显眼的同样服饰的家伙们,此刻就出现在了他们前方不远处。
而肖恩和雷德这些人的到来,也立刻就引起了这群魔女教徒们的注意。
正在移动中的那一群人立刻就停了下来。
然后似乎是收到了什么命令,他们忽的一起朝着肖恩和雷德这些人冲了过来。
随着那群魔女教徒接近了肖恩和雷德这一行人,他们也在随后看到了那一边还留下来的两个不同于魔女教徒的身影。
普通的魔女教徒都是穿着连脑袋都被头罩遮住的斗篷里,看不到他们的样貌。
但是那边没有一起过来的两个人,其中一人虽然也穿着类似的服装,但是没有用头罩遮住脑袋,露出的面孔看上去有些狰狞吓人;而另一人则是白发白服,显得与其他人格格不入的样子。
这两位正是大罪司教,其中一个是袭击了蓝晶市魔法协会分部的怠惰司教,而另一位则是毁灭了天京市魔法协会总部的强欲司教。
这两位大罪司教并肩朝着前方行去,完全没有回头看向后面的情况,但从那些魔女教徒的表现来看,显然他们两个大罪司教已经发现了肖恩和雷德这一行人的到来,然后才命令那些手下去阻拦他们。
“居然被无视了唉……”
“由我来动手吧。”
雷德这么说着,向前踏出一步。
原本空无一物的双手在此时忽然握着一把巨剑,然后在雷德的架势下,对着前方一剑劈去。
璀璨的剑气爆发而出,气贯长虹。
这道剑气甚至一度穿过了上方,然后迅速的落到了前面的这些魔女教徒的身上。
数十个实力不俗的魔女教徒们,甚至都没有展现出什么力量,就在雷德的这道剑气下被直接完全毁灭。
随后剑气余势不减的攻向了前方的那两个大罪司教。
然而,当这道威力十足的剑气来到那两个大罪司教的跟前时,却像是撞到了什么看不见的屏障上面一样,完全不得寸劲,也伤害不到这两个大罪司教。
看到这个情况,雷德顿时皱了皱眉,他手中再度发力,已经全力施为。
随着气势的提升,周围的空间甚至都变得不稳定起来,地动山摇一般,引起了周围的摇晃。
但是即便如此,雷德的这一击依然没有攻破对方的“防御”。
旁边的约瑟夫见此情形,便也同时发动了攻击,随着短暂的施法,威力强横的、如同核武器爆发一般的赤红色从天而降,落在了那两个大罪司教的头上。
伴随着强烈的爆炸冲击席卷而来,周围的一切似乎都被一扫而空了。
肖恩和其余人因为有着露西亚的防御屏障的保护,所以没有受到这个冲击的影响,但是露西亚的这个防御屏障上面也已经出现了裂纹,显然是无法再坚持多久了。
随着刺眼的光线散去,他们再次看清了前方的情况。
那两个大罪司教依然毫发无伤。
“怎么会?”这个情况让雷德和约瑟夫都有点惊讶了。
他们其实并没有从那两个大罪司教的身上感觉到什么威胁,但却能够感觉到对方有着一种古怪的神秘力量。
正是因为那种力量,挡住了雷德和约瑟夫的强力攻击,而且还是完全的抵抗了下来。
“你们这些家伙,居然连招呼都不打就做出这么无礼的行为,真是没有教养啊。”白发男子的声音在这个时候传来。
而在这个白发男子的身边的另一位,就没有像他这样悠闲自得的心态了。
另一位怠惰司教在这个时候激动的咬着自己的手指,看上去非常癫狂的样子,“竟敢竟敢竟敢把那么多受到宠爱的勤勉的教徒们给……”
刚才挡住了雷德和约瑟夫的攻击的,是白发的强欲司教的能力,那是一种“绝对防御”的力量。
如果不是有着强欲司教挡下了那些攻击,仅凭怠惰司教是会在第一时间就被秒杀的。
但怠惰司教不会意识到这个问题,他现在只是对于那些人杀死了如此多的魔女教徒而愤怒。
虽然是“怠惰”司教,但并不意味着他就是真的“怠惰”了,他同样非常“勤勉”,也会因为某些事情而生气。
密密麻麻的不可视之手从怠惰司教的背后冒了出来,然后这些不可视之手以排山倒海的气势朝着肖恩和雷德这一行人袭击过来。
不可视之手就是怠惰司教的能力,也是他唯一且最强力的能力。
仙劍問夢 青雪舞
怠惰司教实际上可以说是魔女教里的大罪司教之中最弱的一个了,而他旁边的强欲司教则属于最强的那一档次。
他没有意识到此时的状况,只是因为充斥的怒火而向肖恩和雷德发动了攻击。
冷總的失心前妻
这些不可视之手对于这个世界的许多人而言都非常有威胁,但这些不可视之手最大的威胁之处就在于它们是看不见的。
而如果能够看到这些不可视之手,那么它们的杀伤力就会弱了一个档次。
怠惰司教很不幸,这次遇到的对手都能够看到他的不可视之手。
只不过肖恩和雷德这些人并不知道这些黑手其实是“不可见”的,他们看到如此之多的黑手从那个大罪司教的背后冒出来、然后汇聚成了海浪一般,朝着他们汹涌而来的时候,雷德立刻就改变了攻势,对着那些不可视之手甩出了许多道剑气,将其全部切断。
九天劍道
就算有些不可视之手抵达了雷德这些人的跟前,也会被露西亚的防御屏障给挡下来。
即使露西亚的防御屏障因为约瑟夫之前的攻击而变得破损了一些,但露西亚很快就重新补充了能量,让这个防御屏障变得再次坚固。
怠惰司教的这些不可视之手其实很厉害,也有着很强的力量和韧性,但是遇到雷德的这些剑气就显得非常脆弱不堪了,纷纷被雷德的剑气给摧毁殆尽。
而看到自己的能力居然如此的不堪一击,怠惰司教显然是变得更加焦躁和癫狂了,然而他现在只能无能狂怒而已。
不过,怠惰司教的这个表现,却被另一个一直看在眼中的强欲司教有些不满,强欲司教皱着眉头,终于像是忍耐不住了一样,直接动手将旁边的怠惰司教杀死了。
“你这个家伙真是啰嗦,我最讨厌别人打断我的话了。而且这么弱的人居然也配做大罪司教,真是让我都感到耻辱。”
强欲司教仅仅是屈指一弹,在他旁边的怠惰司教就被一股力量直接爆了头。
血雾喷涌而出,怠惰司教无头的尸体随后就跌倒在地。
强欲司教的这个举动让另一边的肖恩和雷德一行人都有些惊讶。
“这些人居然不是同伴吗?”肖恩说道。
明明是小声的说话,结果却被强欲司教瞬间听到了,他立刻就大声反驳道:“同伴?你不要开玩笑了,我和这种垃圾怎么可能是同伴?”
很有精神的嗓音和发言。
“你们不要误会,我不仅仅是针对他,在场的各位同样也是垃圾。”强欲司教随后所说的话,立刻就惹恼了雷德和约瑟夫几人。
卢卡在这个时候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这么嚣张,那就让我来好好把你修理一顿吧。”
这么说着,卢卡就朝着强欲司教冲了过去。
而不仅仅是卢卡这么做,其余几人也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的一起攻向了强欲司教。
爹地,懶蟲媽咪要翹家
他们刚才已经见识到了强欲司教完全挡住了雷德和约瑟夫的强力攻击,但那只是雷德和约瑟夫的“远程攻击”,而在近战方面,因为有武器的辅助,实际的杀伤力会更强一些。
重生之商戰無敵
所以在“远程攻击”无效的情况下,他们立刻就决定采取近战的方式来对付这个大罪司教。
然而,强欲司教的“绝对防御”能力是非常无敌的,并且他除了拥有这种“绝对防御”之外,还有着非常厉害的攻击手段。
能够赋予物体绝对的动力,然后使其以极快的速度向前推进,从而形成强力的攻击。
刚才杀死怠惰司教的那一击就是强欲司教的这个能力。
他将空气变成了“子弹”一样,然后把怠惰司教爆头了。
此时,面对着朝自己袭击过来的这些人,强欲司教面露微笑,丝毫没有惊慌的样子。
随便吐出一口气,就能形成一股威力绝伦的攻势;随意的屈指一弹,就可以化作一道极强的攻击……
如果强欲司教全力而为的话,他的这些攻击甚至可以一直打到“世界的尽头”。
因为绝对的推动力,让这些攻击的杀伤距离可以无限远。
婚變:總裁妻,為期一年
而且,强欲司教的这些攻击实在是防不胜防,甚至比怠惰司教的不可视之手还要难以察觉和防备。
这是被附加了强力攻击的“气流”,当能够察觉到的时候,这道攻击也已经非常接近他们了。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肖恩和雷德这一行人之中很快就有人受了伤。
雷德也挨了几下攻击,但是在察觉到攻击之后,雷德的身上立刻就出现了一套铠甲,替他挡住了这些攻击。
随后他们与强欲司教战作一团。
本以为接近之后,能够更容易的击溃对方的那种防御力然后杀死对方,结果实际的攻击之后,他们却发现自己的攻击依然无法击破那种“防御”。
每一次都像是打在了看不见的墙壁上面一样,越是用力,越是能够感觉到强烈的反震力,而这个大罪司教却像是没事人一样依然站在原地,甚至都没有挪动一步。
如果不想办法解除对方的这个“绝对防御”能力,他们的攻击就都只是徒劳无功。
这个时候,一直没有动手的露西亚却在此时通过“通讯功能”在暗中联系到了雷德和约瑟夫这几位队友。
“我有一个可以破除能力的道具,让我来试一试能不能把这个人的这种防御能力解除了。”
“那就拜托你了。”雷德立刻回应道。
然后露西亚便在此时逐渐接近了强欲司教,一把造型奇特的匕首出现在了她的手中。
《可破万法之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