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fr9n好看的言情小說 《唐時明月宋時關》-第三百二十七章 人命官司看書-m8lrn

唐時明月宋時關
小說推薦唐時明月宋時關
苏宸听完来龙去脉之后,蹙起眉头,以他对箐箐的了解,不可能没有分寸下那么重的手,把查元赏震断心脉而死,而且从医学眼力上看,昨日殴打几下,都是拳脚争斗,根本就打不死人的。
除非……那查元赏有先天疾病,比如心脏病、冠心病、高血压等,回去之后,引起病发症,才导致死亡。
仙玉良園
没有看到尸体,他还无法准确判断。
皮皮
彭箐箐自己也有些惊骇了,她把一位纨绔打死了,按照唐律,无辜杀人须偿命,即便不是谋杀,防卫过当,误伤致死,那也得做个二十年牢狱,或是发配南疆流放了。
她不怕死,也不畏惧苦难,但是,她刚跟苏宸有了婚约,感情一日千里,已经彼此心中有了对方,就这样做牢狱,或是发配,有了污点,如何还能跟苏宸长相厮守,履行三年后成婚的约定?
“苏宸……我……”
彭箐箐脸色苍白,眼眸黯淡,有泪水在打转,蕴含着强烈的不舍和惊恐。
苏宸拉住他的手,微微一笑,给她宽心的眼神,安慰道:“箐箐,不要担心,我相信你不会打人致死的,这里面肯定还有猫腻儿。”
彭箐箐听到苏宸这般坚定信任她,心中稍安,点点头,眸光又看了彭泽良一眼,有点委屈道:“爹……”
彭泽良也正在担忧,心乱如麻的时候,就这么一个宝贝闺女,如何能见到她被抓入牢狱中,受到折磨和屈辱,那地牢之地,岂是大家闺秀能去的地方。
但他身为朝廷命官,也熟悉唐国律法,目前箐箐的嫌疑最大,按律应该第一时间收监,然后等候开堂审讯,传诉讼方,找到人证物证,当场对质和最后审判。
廢材逆天:至尊庶女 韓妍冰
以他从三品的府尹官职,还无法能阻挡朝廷律法,面对大理寺、刑部两大衙门,他还是无力抗衡。
“箐箐,你放心,只要你是清白的,爹肯定会想尽办法,为你洗脱嫌疑。”彭泽良虎目含泪,每一字都说的千钧有力,饱含慈父之情。
“对不起,我又惹祸了。”彭箐箐十分难受,这里不是润州城,她可以为所欲为。
天子脚下,金陵都城,比她爹大的官员和皇亲国戚多得是,只是教训了一个纨绔,就牵扯出这么大的案子。
那查元赏虽然只是一个纨绔,毫无功名和官职,但他的父亲可是查文徽,朝堂五鬼之一,势力盘根错杂,查文徽本人做过监察御史、枢密院副使、中书舍人、工部尚书等要职,门生众多,有侯爵在身,这个查元赏算是小侯爷了。
何况查元赏的长兄查元方在工部任职,做工部四司之一水部的员外郎,兼任吉王李从谦府上的掌书记,出谋划策,被吉王引为心腹,有皇亲国戚的关系,查家还是有着势力,并没有完全没落下去。
可以想象,彭箐箐打死了查文徽的小儿子,除了查家侯府外,朝堂的宋党和查文徽的门生,都会跳出来,为查家发声,事态就严重多了。
曹永钦本就是宋党的人,皮笑肉不笑地揶揄道:“彭大人,你虽身为江宁府尹,但这事,查家告到了刑部和大理寺,那么江宁府衙可就无权过问了,即便她是你府上为一的千金,但犯法了,也须走唐律程序,暂时押令嫒回刑部大牢,择日开堂受审,这个你没有意见吧?”
彭泽良忍着怒火和憋屈,微微点头,大义凛然道:“那当然,彭某身为朝廷命官,自然当遵循律法,绝不会徇私枉法,箐箐可以跟你们回去,不过在开堂审讯之前,请念在老夫面上,不要动用私刑为难。”
刑部的给事中刘晋缓缓笑道:“彭大人请放心,大家都是朝廷的官员,谁家亲朋好友没有个落难犯事时候,那些手段,自不会对令嫒使上。”
彭泽良微微点头,他嘴上这样恳求,其实只是暗示一下,并不会真正倚靠这两个人的承诺。
因为大理寺、刑部还有更多的高级官吏,有宋党的人,自然也有孙党的人,他目前需要恳求的,应是韩侍郎、严侍郎那些人。
一些捕快上前,给彭箐箐上了枷锁。
盛世宮妃
武艺很高的彭箐箐,此时并没有反抗,她很清楚,一旦自己出手反抗,逃离出去,从此就认了罪名,要亡命天涯了。
她不想这样背负罪名,更不想连累父亲和苏宸。
苏宸眼睁睁看着自己未婚妻被上了枷锁,心中疼惜又担忧,但脸色保持平静,事情既然发生,他要考虑如何搭救的事宜,绝对不能乱了方寸和心神。
临行前,曹永钦对着彭泽良淡淡笑道:“彭大人,还有一件事,查家目前是怒火正盛的时候,听说员外郎查元方,已经写了折子,要到金銮殿上告御状了,弹劾你纵女行凶、家教不严的过失,自己也考虑如何应对吧。”
彭泽良脸色再次一变,自己这个江宁府尹也要遭到弹劾了,看来有人打算将此事扩大,顺便把他这个江宁府衙拉下马,安插其他人上位了。
江宁府尹这个职位,看似从三品,但实权很大,只要坐稳了,运营几年,那么金陵城大小事务他都能够知晓,安插一些亲信进去,犹如地头蛇一般,稳住根基了。
历史上的赵光义,就是做了十年的开封府尹,整个京城内大小事务都被他把控,几乎要架空了皇帝,让许多皇令止步于皇城外;可知这个位置的重要性,除了一些宋党、新党官员外,就是郑王、吉王都对这个位置垂涎,恨不得自己兼任。
彭泽良被推上这个位置,等于放在火架子上烤,除非真金不怕火炼,否则,能力稍有不济,就会被烧毁葬送,成为党争牺牲的一枚棋子。
“不劳曹大人担心了,彭某人自有应对。”
懶懶小萌寶:第一狂妄娘親
曹永钦冷冷一笑,挥手让捕快们带走了彭箐箐,他和刘晋联袂走出了彭府。
苏宸一直送到了彭府门口,看着箐箐被押解上了一辆马车,心中很不是滋味,他必须早点想到办法,帮箐箐脱困,查到查元赏的死因;否则,等待箐箐就是牢狱之灾,以及刑部地牢那些大刑折磨了。
彭泽良满脸愁容,站在门口,转身瞪向了苏宸,喝道:“你未婚妻被抓走了,要尽快想出法子营救,不能让我闺女受到任何委屈,否则,老夫跟你没完!”
“……”苏宸有些无语了,老丈人这是要甩责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