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u2熱門都市小說 正派都不喜歡我 線上看-第六百三十七章 退敵分享-2a4b6

正派都不喜歡我
小說推薦正派都不喜歡我
那怪汉的大嘴只差一点就要吻上雷纯莹润的樱唇。
却在此时,忽地猛回头。
仙魔妖皇 天鐵
在他身侧的虚空中突兀的出现了一道身影。
双手拇指闪电般同时捺出,按向怪汉的脑袋。
正是风亦飞!
阵.内缚印,主隐,走疾,借印法加持瞬间爆发力大幅提升速度,快若疾电,犹如隐形,移动几近无声无息。
风亦飞是打定主意要趁怪汉沉迷雷纯美色之际偷袭,一出手就要使出霸剑合击这大招,存心一击就暴他的头。
可这名怪汉居然察觉了风亦飞的出现,仓促之下,急松开了雷纯的双腕,举掌相迎。
他这一回掌,竟是后发而先至,不偏不倚的挡在了风亦飞的一双拇指前。
霸剑已是不能不发。
璀璨夺目的幽蓝光芒暴闪。
狂猛的劲力也于同时间自怪汉掌中轰出。
气劲交拼。
星河戰隊 浪子雄心
蓬!
一声巨响。
势若雷霆的霸剑击穿了气劲,轰在了怪汉的手掌上,让他的手猛向后甩,人也跟着撞向墙壁。
风亦飞却也不好过。
蹬!瞪!瞪!瞪!
连退好几步,直退出两三丈外,护体气罩上出现了数不胜数的黑色气流漩涡,回转不休。
哐!
轰隆!
怪汉撞在墙上,整道墙都被他撞得塌了下来。
吾當道 耗這口
风亦飞只觉胸口气血翻腾,这怪汉不过是举掌挡架轰出的劲力,竟是分而化之,变成了无数道劲气袭上躯体。
要不是死灵之气自行护体,让护体气劲防御大增,卸去了许多劲力,这一下就要吃大亏。
死灵之气一下就消耗了600多点,损耗巨大。
一稳住身形,风亦飞就自腰带空间中摸出了十数枚雷震子漫天掷出。
这些火器以此时风亦飞的武功已是基本用不上,威力太弱。
但,风亦飞也不是以雷震子袭向那怪汉所在,而是抛过了围墙,漫无目的的洒落。
这是存心要惊动周围的住户。
风亦飞方才可是看得分明,两道霸剑轰中那怪汉的手掌,别说轰断他手指了,不过是让他掌心红肿乌青,连皮都没破。
有心算无心之下,全力一击都没重伤他,可见这怪汉武功之高。
无疑,自身不是他的对手。
一对一,也最多是拖延上一会。
自己要一逃,那雷纯与温柔肯定要遭难。
可雷震子一洒出去,惊动了周边人家又不同,必定会有人出来查看。
这怪汉再想对雷纯、温柔做那龌龊事,就避不开四下住户,得不到空闲之机。
怪汉的身影已自满天扬起的尘灰中冲了出来。
风亦飞整个身子打横于空,如离弦的劲箭般迎了过去。
双手皆是中指尾指前伸。
中指上飚出凝形的正剑剑气化作了螺旋钻头的形态,急速飞旋。
尾指击发的数十道莹白剑气各以手臂为中心,裹旋成了两道龙卷风般,直击向那怪汉。
这还是首次以正剑.锋芒钻破与柔剑.锋柔蚀骨同时御敌。
风亦飞平时贯用的是柔剑.十面锋寒,但那一式笼罩范围大,在这暗巷里,剑气一交错纵横的乱飞,绝对会误伤到雷纯跟温柔。
在这状况下,反不如会像跗骨之蛆般环绕着敌人切割的锋柔蚀骨好用。
也是忽然间,福至心灵,风亦飞才用出了这招正剑跟柔剑的合击。
离了段距离,惊蛰、大寒等指法很可能会被怪汉闪避,不是最优选,让他得空挟持了雷纯或者温柔逃窜的话,那就大大的不妙!
寂寞官場 俗人三昆
怪汉低沉的咆哮着,双掌并推而出。
强横的劲风狂涌,瞬息之间,锋锐的柔剑剑气一道道被消磨殆尽。
风亦飞周身都布满了深邃幽暗的黑色小漩涡,周而复始的旋动卸劲,看着诡异万分,整个人如同地狱里爬出的恶鬼般。
得柔剑剑气与死灵之气护持,锋芒钻破的两道螺旋剑气还是在凛冽如刀的掌风中钻了过去。
轰!
一声爆震。
风亦飞倒翻而出,人在空中就是一口鲜血喷出。
而那怪汉不过是后撤了一步。
风亦飞不待落地,凌空两道指劲击出,如飞虹般横跨长空。
一道冰寒彻骨,空气都似要为之凝结,点点冰晶环绕。
另一道却是伴着刺耳至极的尖啸声,萦绕着电芒的炽烈蓝白光束。
同时出手,惊蛰比大寒的速度快了不知多少。
轰隆隆隆隆!
一连串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交沓响起。
綜漫之懶懶的高貴 也許.錯過
那是风亦飞刚掷出去的雷震子暴开。
怪汉连拍两掌,击溃了惊蛰与大寒的指劲。
此时,四下已扬起了一片的惊骇的呼声,任谁在睡梦之中,突然听到这许多的爆炸响动,也是会惊慌失措的。
召喚卡神 妄論春秋
那怪汉冷哼了一声,倒纵了出去,一下就消失在了黑暗中。
他显然也不想惊动太多人。
风亦飞松了口气,终于是把这怪汉打退了!
算是有惊无险。
赶紧给自身补了指春分恢复,绿光氤氲生起,风亦飞顿觉胸口气闷的感觉好了许多。
受了点内伤,但不是什么大问题,连朱蛤丹都可以省了。
心念一动,解除了银发赤瞳的变身状态。
只是硬拼了两记,死灵之气竟消耗了1500多,去了一小半。
如果不是前不久破体无形剑气残篇才升过级,没死灵之气加护,这趟肯定挡不住。
这个怪汉武功委实是奇高,他可能还没施展出真功夫,只是纯以掌力应敌,完全看不出武功来路。
短短时间内,以风亦飞的眼力,已是看出这怪汉脸上有易容的痕迹。
他究竟会是谁?
在这京城之中,能胜过自己的……
畫個圈圈圈住你
網路新娘
嗯~~能胜过我的好像挺多的,实在猜不出来。
还好跑过来了,不然的话,雷纯和温柔肯定会逃不脱那怪汉的蹂躏,来个扇贝开口,从此粉嫩不再有。
风亦飞瞟了眼雷纯,她不知是惊惧过度还是怎样,扶着墙壁连连干呕。
瑟缩成一团的温柔却是微微抬起了头,露出了双眼,眼眸中满是惧怕的神色,身躯仍在抖颤。
风亦飞从包裹里摸出从狗道人那得到的道袍,掷向了温柔,她衣不蔽体,又惊魂未定,是不用指望她敢站起来的了。
身形一闪,就到了雷纯身侧,“师姐,你怎么样?”
雷纯猛吸了几口气,靠着墙壁站定,茁壮的胸口不住起伏,“无……无碍…….”
风亦飞已看出她的眼神有了变化,她原本是对自己挺冷淡的,根本没点亲近之心,现今目光却是柔和了很多,神色也像见了亲人般,有了几分依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