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3iki好看的都市小说 魔法塔的星空 線上看-第六百零九章 首刷-cvpys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
将伤口紧急包扎之后,重新穿回那件保命用,但已经有缺陷的精灵锁子甲,与外袍等衣物。锁子甲修复的问题去找自己的老朋友就好了;而眼前要跟上面交代的问题,巴巴克阿布那罕在思考后说道:“我记得当初第十军团长的报告,是把对方评价为紫级的目标吧。”
一个军团长给出‘不可敌对’的评价,在当时可是成为帝国内部上层人们的笑柄。阿提拉看着好友提起这一桩事,先是错愕,然后细思后也不得不同意。“的确,以现在对他的了解,选择敌对确实不是什么好主意。只是你可是一位拥有法圣称号的男人呢,贸然给别人这样的评价,你有没有想过别人会怎么看你?”
“拿命成为别人的垫脚石,跟拿面子成为别人的垫脚石,你认为哪一种比较便宜?”
青春追憶 川端康成
叹了一口长气,阿提拉说道:“真没想到,时至今日,我们还需要考虑这种问题。”
“承认失败不丢人,丢人的是连自己怎么失败的都不知道。再说我们看到的,就是那个魔法师全部的实力了吗?那个压迫你们到无法动弹的力量,是从哪里来的,你们可有察觉?”
当巴巴克阿布那罕被长剑贯胸,不光他的好友、他的学生没人来救他,就连他自己也没有做出任何过激的反应,理由可不单单只是小命操之在他人之手而已,还有那股不知从何而来的隐藏威胁。这才是让他们无法动弹的真正理由。既然连来源都找不到,谈何对抗。
游历遍迷地的两人清楚地知道,从来不要小瞧了任何一个藏有秘密的人,特别这个人还是个魔法师。什么时候阴沟里翻船,都不叫人意外,他们也不只一次在这种人身上遭遇到危机。
混跡官場 夾襖
但从没有一次如这次般,付出了代价之后,对于对手的实力还是摸不着头绪。尤其让人感到恶心的是,这样的人居然一口气遇到两个,这两个还是有关联的!
青春荷爾蒙 辛勤的快遞哥
昨天在宴会上,首次见到了那位传闻中的魔王。先不论对方是不是千年以前的那一位,巴巴克阿布那罕与阿提拉便一致同意,绝对不去找那一位的麻烦。
他们的双眼曾经接受过精灵的洗礼,可以看清某种形而上的真实。而那一位在他们眼中,根本就不像是他们所见过的巫妖,假如说是某种权能的化身,他们反而还会相信。像这种近乎神祇的存在,已经是他们理解以外的了,更不用说与之对抗。
这时坐在离开马车上的人们,想到了一个近期的传闻。圣城埃斯塔力中,有人觊觎那个魔王的美貌,有人觊觎她的智慧,因而想要独占那个魔王。最大的阻碍,当然就是魔王身边的那个男人了。
有激进的当然是直接使用暗杀的手段,但都没有结果,甚至连那些派出去的杀手都不知所踪。众人猜测可能是凶多吉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做为目标的那伙人,从来不提这一桩事。
最佳惡毒女配
所以这些人想到的第二个方法,就是使用男色诱惑。一个不行就两个,两个不行就十个。反正对付一个女人嘛,总有方法去撬开对方的心防,从而掳获对方的芳心。而女人只要被攻陷了,那还不是予取予求。
对这样的传闻,法圣巴巴克阿布那罕的立场是乐观其成。那两人凑在一起,实在是太危险了。要是能够分开,对全世界都好吧。
只不过,能顺利吗?不会又踩到什么禁忌吧。对付这种敌人,怎么小心都不为过。尤其重要的是,没有把握之前就不应该出手。不断的试探,不光是消磨对方的耐心,也是在提升对方的警觉心。然而看不清真相的那群人,早晚得要为自己的轻率付出代价吧。
思索至此,巴巴克阿布那罕很认真地开始思考,是不是该从格瓦那帝国抽身了。帝国的力量是很强没有错,常人难以抵抗也没有错,即使是像他一样的战斗力,就他观察中,帝国至少拥有十人以上的人数。这还不算被隐藏起来,不为人知的王牌。
但是,光对方那份神出鬼没的本事,所有跟他作对的人只要一日没看到他的头颅,都会睡不安稳吧。甚至有一个问题,从来没有人提起过。那就是在阿巴丹城的时候,那个男人是如何准确地找到所有贵族下榻的行踪?他是用什么方法侦查的?怎么定位那么多人的位置?
愈是想,巴巴克阿布那罕便愈心虚。以前都当作笑话看的情报,现在看来极有可能都是事实。假如那些都是真的,那自己面对的是怎样的一个怪物呀!
对于已远去的马车上之人,其心思如何,某人无从得知。其实就连身处在同一个房内的人,想法究竟是什么,林也无法准确地查知。顶多从心跳、表情、盗汗等方面,知道对方的紧张程度而已。除非把匣切插在他们身上,某支大嘴巴的剑就会满天下宣扬。
不过林不喜欢这种去探别人隐私的行为。无关乎什么道德洁癖,只是觉得人应该保留一些自己的空间,不容他人侵犯。自己不喜欢被侵犯,当然也不愿意去侵犯他人。
因为这么做,好像很容易踩到雷……像是发现某人奇怪的性癖,或是一些不能见光的嗜好。这还是面对面发现的,得有多尴尬呀。老家的人爱看八卦,爱聊八卦,是因为看小报,要不就是在人家背后议论。当面揭人疮疤的,不被打死都算运气好。
所以,无知是福。
眼前最重要的事情,还是让数学期刊可以顺利发行。而印刷机在自己的计划中,可是占了相当重的比例。组装好机器,试运转好像也都正常。但要确定一切没问题,还是得正式运转上线,才能够下定论。
首先指挥人手,将大迭白纸放入送纸槽,然后将油墨灌入供给槽。转印的方式还太复杂,最主要找不到合适的橡胶材料,所以这台印刷机还是使用凸版直接印刷,但是利用多段滚筒的动作与第二送纸槽的配合,倒是实现了双面印刷。
一切准备就绪后,开动机器。首先牛刀小试一下,印个五册的份量。
在印刷机运转中,全开的白纸一张张被送入,在滚筒之间卷动。曼罗兰金属在塑形术作用下所变化的印刷凸版,在主滚筒底下不断前后移动,将字版上的内容印到卷过的纸张上。
单面印制完成的纸张,会被送进第二送纸槽暂放。等到预定印制份量的单面全部完成后,机器就会转移成由第二送纸槽送入单面印制的纸张,然后印刷空白的那一面。同样当纸张通过主滚筒,将空白的一面印毕后,就会送入出纸槽处。
相公栽了 素馨小花
为了配合数学公式,有时需要比较长的版面,而不能任意换行,所以这本期刊是设计为十六开本的大小。也就是每一页大略等同于地球的A4纸。
一张全开的纸张加上正反面,可以印制三十二页。两张全开纸的份量,就是第一期数学期刊的页数。所以五册也不过用了十张全开的白纸。整个印制过程,十分流畅,可以说是一转眼就完成了。林最担心的卡纸情形,并没有发生。
聯盟之魔王系統 神秘的大西瓜
全息網遊之魔教教主 雨田君
至于裁纸的部分,虽做了一个大型的裁纸机台,却还没有实现跟印刷机的连结与自动化,只能人工操作,但还是做好了对切纸张用的压纸板。因为只要求对齐后,对切、对切再对切的动作,所以没有刻意去做什么参考线、出血线的。
裁好纸,接着当然是检页,对折,然后在书背处钉上骑马钉。至此,一册数学期刊完成。
某人满意地看着这热腾腾,刚出炉的新书。还凑近前,闻了一下这久违的书卷味儿。这个味道很熟悉,林想了想,转头朝乌佐夫问道:“油墨里头加了樟脑?”
目瞪口呆的首任技术公会公会长,愣了一下才回答道:“啊,是的。因为老汤姆原本是贵族的制书匠,他说墨水中加入一点樟脑,可以作到驱虫的效果,让书籍有比较好的保存状况,而且味道也不会是单纯墨水的臭味。只是这么做,不能用在书写魔法文字的墨水上。但我想先生要印的东西,原本就跟魔法无关,所以就和他商量了一下,稍微修改了先生您的墨水配方。这样行吗?”
乌佐夫说话的同时,指着人群中的一个显得有些惶恐的老工匠。
復仇公主的王子們 xin起點
看到人在现场,林满意地说道:“当然可以。这点倒是我没有考虑到的,在原本给老汤姆的酬劳上,再给他一份奖金吧,算是奖赏他帮我注意到我忽略的地方。不过下一回,我要的东西有这样的改进,得先通知我一声。要不然任意改变,假如跟我设计的原意有互相冲突的话,反而会造成困扰。”
“好的,先生。”乌佐夫恭敬地说道。老汤姆也在其他人的恭贺中,显得有些羞赧。
这时刚送完法圣巴巴克阿布那罕一行人离开的学院长,大魔法师卡班拜才刚走进门,一眼就察觉到房间中的微妙气氛。
深葉晏匯 玥姍珊
那群来组装印刷机器的普通人十分欣喜,只是碍于在魔法师的地盘,要不然早就放声高呼了。反观自己的老友比詹,和一票魔法师与学徒,则是愣着,连自己进门都没注意到。
正想问问情况,卡班拜看到林手中拿着一本书册似的东西,薄薄的。他随即会意过来,震惊问道:“我这才去送个客人,难道已经印好一本期刊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