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d77q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超凡貴族笔趣-第790章 占卜儀式熱推-26irs

超凡貴族
小說推薦超凡貴族
艾格洛.灰须是个强壮的矮人,肌肉虬结的胳膊,酒桶一样的粗短身材,引人瞩目的大鼻子,垂落到胸口的灰胡须,还有与其他矮人没什么区别的火爆脾气和大嗓门。至少在精灵和半身人的眼中,矮人长的都一样。当然,矮人们同样分不清精灵的样貌,更分不清半身人的差别。
除非,他们彼此非常熟悉。
“哈哈,月光在上,神奇的艾格洛.灰须先知今天将从香喷喷的烟雾中为大家找到一条安全的道路。”矮人先知看着同族拿出仪式用品,摆放到雨棚下面,忍不住得意大笑,显得非常亢奋。
绿发蓝眼,面容俊美的风行射手奥拉维.月歌摸了摸矮人先知乱糟糟的大脑袋,认真地说道:“灰胡子,其实你打铁更在行些……你上次占卜把我们带进了马厩,幸好我跑得快,才没有被半人马踹到粪堆里。我费了很大力气,才把你从马粪里拉出来。”
“呃,奥拉维,我告诉你个秘密。”
“什么秘密?”
“你美丽的母亲有一个混蛋儿子,叫奥拉维!”
这边,艾格洛和好朋友互相斗嘴玩闹,那边的矮人战士已经把仪式的准备工作做完了。矮人猎龙者尤德里特抓住艾格洛的胳膊,嚷嚷道:“灰胡子,轮到你表演了,好好占卜…….我可不想什么都没干成,灰溜溜地跑回银鹰城。”
“瞧我的!”
艾格洛兴奋地搓了搓骨结粗大的手掌,推开矮人同胞,走到雨棚下面,用火刀依次点燃三盏无芯的金属油灯,分别是黑色、银色和红色,不知名的油脂在油灯里燃烧,呈现淡蓝的火焰。矮人将三盏金属油灯摆成三角形,自己坐到中间,拿起身旁的长烟斗,往里面添加琥珀精油、迷香叶、人面蜘蛛干粉、尘隼的羽毛,等等材料,就着正前方的红色油灯火焰烧灼烟斗,含住烟嘴深深地呼吸,直到胸腹鼓起,烟雾从他的鼻子、耳朵、嘴角涌了出来。很快矮人先知敦厚粗壮的身体就被浓浓的烟雾遮蔽。
艾格洛运用矮人先知呼吸法,努力将烟雾吞进身体内部再排出来。渐渐的,他的口鼻、耳朵,甚至毛孔都以一种独特节奏吞吐烟雾,只有一双暗红的眼睛在烟雾缭绕中愈发明亮,他就好像和烟雾融为一体,变成一个奇特的生物,充满了神秘感。
银鹰城斥候队保持肃静,小心戒备,冷冽的寒风吹拂精灵战士的长发、矮人卫士的胡须,却无法吹动笼罩矮人先知的烟雾。
艾格洛.灰须似乎已脱离了现实,凭借环绕全身的烟雾进入了另一个未知的世界。
二十多公里外的一颗古树上,维克多使用宿敌天赋监视着矮人先知的一举一动。生命潜藏状态下,他的内心没有半点情绪,只是默默地观察。
不知道过了多久,艾格洛身周的烟雾被树林里的风带走,暗红明亮的眼睛眨动了一下,瞬间变得黯淡,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大喊道:“我看到了!”
有這樣一個特別的女孩 尋找我的朋友
等在旁边的依露丝跳过去,扶住虚弱的矮人,急切地追问道:“快说,你都看到什么了,千万别有遗漏!”
“灰色的月亮……坟墓……夜莺抓走一块木板,还是棺材盖?”脑袋发晕的艾格洛没能回想清楚,便跳过这个细节,继续说道:“树种……充满黑泥和蚂蚁的坑道……地下暗河……阳光照耀的湖泊。”
“灰胡子别睡觉啊,乘灵觉没有完全消散,解读占卜。”奥拉维.月歌弯着腰,一手抓住矮人的胡子,另一只手将他的脸打得啪啪响。
“他现在需要龙焰酒!”一个矮人守卫用力挤开树精灵,从怀里掏出做工精美的精金酒壶放到艾格洛的鼻子下面。
昏昏沉沉的艾格洛终于睁开了眼睛,抢过透着诱人香气的酒瓶,咕嘟咕嘟地喝了起来。那个矮人守卫扭过头,对着奥拉维.月歌怒吼道:“兔子,这算你欠我的!记得还,还要有利息!”
三阶风行射手这才发现同伴们此刻都退后几步,自己成了矮人守卫的出气筒,不服气地说道:“为什么不找灰胡子还你的龙焰酒。”
“废话,他欠23瓶龙焰酒没还!”
“那也不多啊,让他打铁两个月就能还清了。”
“他还差两桶酒的利息。”
“.…..”
農家女也有春天 陳小丫
艾格洛喝光了整壶美酒,恢复一些精神,咂了咂嘴说道:“离过瘾还差一点……我来解读占卜,灰色的月亮代表死亡的危险;高塔坟墓代表集体死亡;夜莺抓走棺材板代表拯救;树种代表愿望达成;充满黑泥和蚂蚁的坑道代表逃脱;地下暗河代表生命转机;阳光照耀的湖泊代表成功。”
话刚说完,灰胡子矮人直挺挺地接倒在地上,喉咙里冒出震耳欲聋的呼噜声。
猎龙者尤德里特招呼几个矮人守卫把毫无知觉的艾格洛抬到一张山羊皮睡袋上,转头对依露丝说道:“月歌大人,艾格洛这次占卜肯定准确,他都看到‘夜莺’了……咱们还是去找那个游荡者吧?”
安格丽丝.风歌不等依露丝给出回应,抢先说道:“别忘记他先占卜到‘灰色月亮’和‘坟墓’,即便我不懂占卜解读,我也知道‘灰色月亮’和‘坟墓’意味着全军覆没的危险。”
“如果没有夜莺先生,我们肯定没有生还的可能,但夜莺先生带来了希望,对吧?”尤德里特粗声粗气地说道:“你们是知道的,我和我兄弟们不能就这样空手回去。可怜的马萨生了重病,月亮树的祝福都救不了她。第一王女殿下说了,只有太阳树的祝福才能挽救马萨的性命……太阳树每隔36年举行一次祝福仪式,距离下一次太阳祝福还剩4年,这是马萨唯一的机会。所以月歌将军叫我,我和我的兄弟都来了。无论如何,我们都要试一试。”
依露丝.月歌站到猎龙者的面前,强硬地说道:“现在由我做决定。”
与战舞者对视了两秒,性格顽固的矮人移开目光,点头道:“对,你是做决定的队长。”
依露丝得意地笑了笑,说道:“夜莺先生才是眼前的危险,我们得和他谈谈。”
“我的姐妹,夜莺先生不允许我们染指‘弗雷娅之泪’,就算我们和他一块行动,我们也无法达成目标。”安格丽丝提醒说道。
“这就是我们要谈的内容。”依露丝侧过头,解释道:“你看到夜莺的力量和耳朵了,月亮树的祝福对他也许无效,太阳树的祝福肯定能让他恢复月精灵的血脉力量。如果他的目标是恢复血脉,那我们之间没有矛盾。”
安格丽丝思索姐妹所说的内容,一双眼睛渐渐明亮。夜莺是非常强大的精灵族游荡者,即便他拿走“弗雷娅之泪”也没关系,银鹰斥候只要把他带回帝国就算立下了卓著功勋,女皇陛下会允许她们参加太阳树的祝福仪式。
“奇奇那个混蛋呢?派人把他找回来,等灰胡子睡醒,我们就去见夜莺先生。”依露丝.月歌下令道。
银鹰斥候的反应都在维克多的意料之中,他以自身为诱饵,对方没有理由视若无睹。
軍校光陰
这次争斗涉及到神话生物的层次,参照米勒神父的标准,客场作战的维克多再怎么小心谨慎都不为过。尤其在信息模糊的情况下,悲恸之主,或许还有蚁人女皇都藏在暗处,那维克多也不能轻易暴露自己的存在。
以精灵帝国的斥候掩护自己,是维克多能想到的最好办法。
伊莫森和悲恸之主有过交流,也冒充精灵帝国的特使。他和戴恩牧师共同行动,悲恸之主的注意力应该放在他们的身上。按道理来说,夏洛特指挥的队伍受复苏古神的关注,处境最危险。
其实恰恰相反,如果悲恸之主无法察觉尾随而来的纳尔森小队和精灵斥候,说明祂的能力也就那样,维克多相信米勒安排的力量就够祂消受的,圣水晶和卡里古拉可不是摆设。
纳尔森指挥的队伍实力最弱,但身具蓝龙血脉的梅雯随时可以借用怒风剑圣的力量。透过梅雯,维克多能超远距离地施展宿敌、怒风领域、凛风、风巨灵之握。这些超凡战技的效能会有削弱,但也能应付大多数意外状况。
最关键的是,维克多没有给两支队伍设立必须达成的目标,他们以探索遗迹为目的,凭借凶暴战士的心灵直觉回避危险,能够进行充分的自主机动。
精灵斥候就不一样了,她们的目标明确,为夺取“弗雷娅之泪”而来。如果悲恸之主有余力察觉这第三支队伍,可以想象祂的威能到底有多大,因此维克多藏身的精灵斥候小队反而是处境最危险的诱饵。
矮人先知的占卜仪式倒是给维克多带来额外的惊喜,尽管目前无法确认矮人先知的占卜解读是否准确,但仪式的整个过程似乎很厉害的样子。尤其矮人先知提到了“充满黑泥和蚂蚁的坑道”,让维克多联想到蚁人。这同他掌握的一些情况基本吻合,由此可见矮人先知的占卜有值得借鉴的地方。所以,维克多也把“地下暗河”与“湖泊”两个占卜内容悄悄记在心里。
维克多解除了宿敌天赋,锐利的目光投向遥远的东方,嘴角微微翘起,勾勒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纵身跃下二十多米高的古树,迅速跑向西边的远征军营地。
***********************
两天后,依露丝的斥候队出现在兰德尔远征军废弃营地附近,她们小心翼翼地在远处观察,看见雪地上矗立着五座造型粗犷但足够结实的树皮木屋,四周是砍伐后的大树桩和一些没有使用的原木。
重生甜妻小萌寶
这样的木屋营地虽然居住条件简陋,但比精灵斥候露宿野外要舒服得多。这一路上,她们尾随人类异族的探险队,已经发现了十几处这种类型的废弃营地,只是依露丝.月歌从来都不允许部下利用废弃营地,而且森林动物和兽人都敢靠近这些无人营地。那是因为,营地附近残留着许多大型凶暴猛兽的粪便。
这一次,她们也没有例外地在营地外围发现凶暴猛兽的排泄物。不过,萦绕在依露丝.月歌心灵上的恐怖气息却消失了。她知道是强大的巨龙眷族不再标记领地,异族的半神强者默许她们进入这片废弃营地。
依露丝.月歌不止一次感受到异族半神传递的善意,她此刻有疑惑那位半神究竟是在向自己传递善意,还是在向神秘的夜莺传递善意。
大明虎賁 挑燈看劍
鬼妻有點萌 瘋狂的和尚
或者,他们是一伙的?
依露丝压下内心的怀疑,决定先看看这座营地里究竟有些什么东西。
精灵斥候分别前往不同的木屋建筑,查看内部环境。依露丝带着树精灵安格丽丝和矮人猎龙者尤德里特径直走向最大的一座木屋小楼。她们刚刚靠近,就闻到一股奇异的味道,像是琥珀精油掺入了一些草药。
推开木门后,简单的木桌木椅映入眼帘,依露丝的目光却盯着客厅角落里的一个木桶,奇怪的味道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她停在原地,用手语告诉同伴,里面的房间有动静,但不要采取过激行动。然后,她扶着弧形剑的剑柄走到木桶跟前,探头看了看,发现里面是半桶银白色的液体。
这种液体的状态非常粘稠,透着金属的质感。她拿起木桶旁边的棍子试着搅拌了一下,银白色的液体就沾在棍子的末端,就像渡上了一层秘银。
依露丝想了想,拿着沾染银白药水的木棍,走向客厅一侧的房间。昏暗近黑的光线无法阻碍精灵的超凡视力,一只被砍掉翅膀的巨鸟正奄奄一息地贴伏在大圆桌上,它是被两支长矛钉在上面的。如果不是眼窝里还跳动着微弱的苍白火焰,它和一具尸体没有什么区别。
“半恶魔化的亡灵蛇尾鹫!”安格丽丝.风歌小声惊呼道:“那些异族也遭遇了这种怪物?”
鐵血驃騎
“……他们可能找到了应对这种亡灵怪物的方法。”
依露丝若有所思地举起手中的木棍,端详被药水侵染的部分,随手刺向半死不活的黑血怪鸟。
钝头木棍仿佛利刃,轻松刺进黑血怪鸟的身体,被刺中的部分呲呲作响,黑血迅速消失,银白的光辉顺着伤口向四周蔓延,饱满的肌体组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变干。黑血怪鸟眼眶中的苍白火焰猛地暴涨,随即又彻底熄灭。
这回,没有要害的亡灵生物真的变成了一具尸体,曾经燃热火焰的眼窝显出灰白死寂的眼球。
“这是异族探险队留给我们的?”矮人猎龙者终于忍不住大声地发问道。
“有了这种神奇的药剂,再遇到亡灵,我们的弓箭就能发挥作用了。”树精灵风行射手喜悦地说道。
重生之我是許文強 梧桐疏影
“就是留给你们的。”一道悦耳的声音从房间内的楼梯上传了下来,身姿优美如同皎洁月光的夜莺先生随即出现在精灵和矮人的视野中。
安格丽丝和尤德里安都用左手抚住额头,向神秘的精灵游荡者致以大精灵才配享有的礼节。
依露丝.月歌的心里升起一股无力感,她已经够小心谨慎的,可还是没能提前发现夜莺的存在。就凭这种程度潜伏的技巧,异族半神和他的龙族眷属也未必能察觉到夜莺。
如果,他们不是一伙的话,桶里的药剂确实是异族半神刻意留给我们的……祂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依露丝.月歌脑海里转着各种念头,动作丝毫不慢地向黑发黑眼的夜莺行礼致意,抬头问道:“夜莺大人,我们来了。”
夜莺脸上的笑容令精灵目眩,不冷不热地说道:“我该赞赏你们的勇气,还是嘲笑你们的鲁莽?再往前走的话,你们是否做好了拥抱死亡的准备?”
依露丝上前一步,越过两名助手,看着楼梯上的夜莺,扬声问道:“夜莺大人,我们现在可以回头吗?”
“当然可以。”夜莺点点头,神情平淡地说道:“这里是分界点,你们在这里掉头回去,我绝不阻拦。越过这个分界点,你们就得当我的帮手,我不允许你们偷偷摸摸地跟在我的后面。”
“作为同族,您需要我们的协助。”依露丝直视夜莺深邃黝黑的眼睛,认真地说道。
“别把自己看得太重要,我很少有并肩而行的同伴。”夜莺的语调有些低沉,稍稍沉默,转而说道:“我承认你们对我有些用处,同样的道理,我对你们更有用,不是吗?”
战舞者将军点头表示认可,说道:“我可以问您几个问题吗,强大的夜莺先生?”
“你已经问了很多了……我也有许多问题需要向你们请教。”夜莺的语气谦和却透着自信高傲,大度地说道:“你们先问吧。”
重生之修仙世界
依露丝没有半点迟疑地问道:“夜莺先生,请问您是怎么知道前面有精灵族的圣物‘弗雷娅之泪’的?”
夜莺翘起嘴角,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在昏暗的房间里是那样的醒目。
“.…..这真是个好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