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9y6v精华都市小說 大道紀 愛下-第797章 生比死大閲讀-disqo

大道紀
小說推薦大道紀
一上一下,
一人一鸟。
遥遥对望似成永恒。
直至良久之后,萨五陵才收回眸光,缓缓闭目,喟叹一声:“这就是‘圣’吗?”
……
唳~~~
繁复驳杂的讯息最后,是一声好似连时空都不能够磨灭的长鸣之声。
最后一瞥之下,安奇生只见一只展翅遮天,似能将整个人间界都托的大鸟,携带无穷无尽的神光冲向一片幽暗不可知之地。
随即,一切画面尽数坍塌,破碎。
砰!
与之一并消失的,还有日游神的元神烙印。
“呼~”
山林之中,安奇生身形微微一晃,其掌中提捏的小豪猪已失却了生机,烂泥也似瘫软。
“凤皇?还是……”
安奇生眉头一皱,入梦大千的过程之中他无法二次入梦其他世界,至少此时无法做到。
萨五陵想要传达的讯息似乎在一股无形力量之下有着扭曲,其中九成都模糊失真。
但他却还是捕捉到了很重要的一点。
地仙道数万年前那‘凤皇伐天’之战中有着萨五陵的身影,敌友,似乎明朗了。
“凤皇固然是此界开天之时就孕育的神兽,也不可能以一己之力将整个地仙道乃至皇天界都打的大败亏输……”
安奇生心中微微一凝,却是联想到了在万阳界之中曾窥探到了一幕。
皇天界外的幽暗混沌之中的那一战,是否尚未分出胜负?
念头起起落落,似有千般思绪,却又无从捉摸。
他不信萨五陵会在给他打机锋,唯一的可能是,即便是他也无法传递自己真正想说的东西,只能通过侧面来给予他一些提示。
再联想到地仙界传承断代,历史不可捉摸之事,他的心中越发凝重。
什么样的力量,能够在不曾灭世的情况之下,将曾经发生的事情抹杀的如此干净?
千般思绪涌动,安奇生似有所得,却又生出更多疑惑。
萨五陵数次言说‘时间不多’,让他若有所思。
这个时间,是指‘凤皇伐天’之战对于皇天界的伤害,还是……
“或许,要寻到其他元神碎片,才能弄个明白了。”
安奇生没有过多去思量,千万头绪被其一息斩灭。
他的目的不变,还是要寻回自己的元神碎片,时间越是紧迫,却反而越是急不得。
呼~
萌娘物語 夕陽舞
他迎风踏步,很快消失在这片山林。
不取灵机,不纳香火,只凭一颗菩提子,安奇生此时这具身躯自然谈不上有多么强大。
但他境界高深,纵有诸多掣肘,也非寻常人可比。
脚步起伏挪移间,似可从天地借力,健步如飞都不足以形容,几个起伏已跨过重重山脉。
山林之中偶有出现的精怪都无法发现他的踪迹。
……
天高九重,其六为天,其三为天外天。
天极为六,六重天穹之上,有六轮大日横亘于空,普照光明,这大日熊熊燃烧,其色暗金,有着恐怖至极的光热。
足以容纳千万星辰的重天之中,别无他物,一切异种物质都不能存在。
环绕大日之外的,是一处剧烈燃烧所掀起的罡风与大日弥漫而出的火起凝聚成的纯粹至极的火焰世界。
六轮大日之外尽皆如此,没有例外。
曾经,这六方火焰世界之中有着无穷火焰精灵在其中居住,金乌,火龙,火鸟,火凤,火麒麟等等皆有。
可如今,火焰存,其中却空空荡荡,飘散的火气显得单调而冷清。
“啊!!!”
某一瞬间,这一道沉寂不知几万年的火焰世界之中有着一道惊天怒吼响彻。
火焰滚滚激荡,炸开一重又一重的烟花。
“何人灭我化身?!”
怒且痛极的吼叫声中,沸腾的火焰似被巨兽吞吸而去,有着刹那的黯淡。
“帝绝天通,人世间,怎会有这等存在?”
滚滚火光之中,日游神睁开双眸,穿透火焰世界扫荡大千世界,凝神东胜边境,东海之滨的临西城。
可惜却一无所获。
几个刹那后,双眸黯淡,日游神的声音都有着刹那的虚弱:“找不到,怎么会找不到?!”
他心中震怒又有着一道忌惮。
自帝绝天通至今,数万年里凡间莫说有堪比仙神的存在,即便是金丹九转境的生灵都极少见了。
曾昙花一现的幽冥宫也被镇杀了,这又是哪里来的变数?
“无论你是谁,灭我化身,其罪绝无可恕!”
他從戰場歸來 五欠
日游神怒火难平,被勾动的旧伤几乎毁了他这些年的修持,险些走火入魔。
这是比化身被灭更难以忍受的事情。
嗡~
随其心念一动,一道虚影汲取火焰精气,由虚化实,再度凝聚出一尊化身来。
这是这一道化身却有些明灭不定,只持续了几个刹那,就为之爆碎开来。
“可恨!”
日游神心头滴血,只能放弃化身,转而分散出元神一道横掠出此处火焰世界。
穿透重重罡风,直透向幽幽不可知之地。
……
美人似毒
總裁爹地好狂野
出得临西城,却似是来到两个世界。
临西城的法理严苛,虽谈不上富裕,却也可说的上丰衣足食。
但临西城往内,却又有不同。
城池尚可,遍布各地的村落却属实有些惨淡了。
地仙道灵气更胜万阳界,草木灵植生长奇快,物产可说极为丰富,本应是一片安居乐业之地。
可惜,穷困潦倒与物产丰富向来没有太大的关系。
村不如城,不是地仙道的特例。
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也不是。
砰!
安奇生屈指一弹,一枚石子发出爆鸣之响,将一头狼妖点杀在雪地之中。
滚烫的狼血打湿了积雪。
几个本在奔逃的农人定在原地,见得安奇生踏步而来,身子颤抖,不住的打着摆子。
“狼皮可取暖,狼肉可果腹,丢了不免浪费。”
安奇生看了几个农人一眼,示意几人拿上狼尸。
几个农人先是不可思议,随即跪在大雪地里连连叩首,见他没有后悔,才合力将狼尸抬起。
走了没几步,一个年岁稍大的农人才开口:“大人,我们的镇子就在前面不远,您,您和我们一起去吧。这往前,几千里都没有人烟……”
“也好。”
安奇生本想拒绝,不知感受到什么,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农人的困顿他看在眼里,这一路上皆是如此。
一品富貴 午後方晴
別拿曖昧當愛情 風中小屋
勉强果腹者已是不错,更多人枯瘦且麻木,整日无精打采,如同行尸走肉般穿梭在农田,矿山之中。
而相比于其他之地,南华道已是不错。
因为十数年里,乔摩柯率领大军在整个南华道的范围之内奔行杀戮了不知多少妖,妖兽。
此前数千里没人烟,自然是因为此处向前,就出了南华道了。
那里,有妖。
且不是这头刚成精的狼妖可比。
南华道未见得好,可他们已经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狼不独行,狼妖也不独行,安奇生懂这个道理,这几个拾荒的农人当然不会不知道。
他们提着收获,搬着狼尸,虽身子困乏,心情却很是亢奋。
一头成精的狼尸,可以换取他们五户二十口人三年的口粮了,对于他们来说,算是横财。
安奇生没有搭手,路遇困难之人可以援手,却也没有必要面面俱到,把饭喂到嘴里。
大齡總裁,先婚厚愛
说是不远,实则这一走就是小半天,好在此界之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着灵机,这几个农人看起来枯瘦,走这小半天竟也坚持了下来。
日近黄昏,来到了他们所说的镇子。
閃婚驚愛 洛心辰
大青镇,是这座名为镇,多半是附近村落抱团取暖的聚集地,木质围墙高不过三丈,厚不过三尺。
不过人,却是不少,人气甚至称得上鼎沸。
相隔尚远,已经可以听到其中的嘈杂之音,走到里面,却可见人来人往,堪称接踵摩肩。
“这是俺们大青镇一年一次的集市,大人可以随便看看。”
几个农人放下狼尸,也没有之前那般畏惧了。
匪警 悠閑
告别几个农人,安奇生走进集市里,人群拥挤,他也不甚在意,漫不经心的看着两侧的一些摊贩。
不外乎是各个村子的一些特产,零星的矿石,不知名的肉干,时而还有几根有着灵机的灵草。
当然,灵草一出现就被抢空。
一样待遇的,还有几个农人的狼尸,妖与灵对于寻常人来说是没有什么区别的。
甚至狼尸更贵些,毕竟肉比草的味道还是好些,哪怕是酸涩腥些又有什么关系?
小镇人不少,地方却不大,酒楼更是只有一家,倒是茶馆有着一整条街。
安奇生踱步走过这条街,走进角落处的一家茶馆。
茶馆不大,其中桌椅不少,可惜因为地段不少,人并不算多,大半地方都空着。
安奇生随意叫了一杯茶水,径直坐在了角落。
这桌上有人,那是一个着素黄衣衫,神态雍容的中年人,他的气息,穿着与此地显得格格不入,可却没有任何人发现他的异样。
啪嗒~
中年人放下茶杯,淡淡的看了一眼安奇生,暗黄色的瞳孔之中似有着波涛涌动:
“阁下非人,却杀狼并赠尸于他人,着实让某家有些瞧不明白。”
“生比死大。”
安奇生神情自若:“且你又从哪里看出我不是人?”
“嗯?”
中年人的瞳孔一缩,面色突然冷了下去,冰冷吐出二字,已是冷若寒霜:
“妖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