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fx4g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電影人傳奇 txt-第387章 電影節之後看書-j4vf6

電影人傳奇
小說推薦電影人傳奇
在特吕弗拿着金棕榈奖杯离开舞台后,第三十七届戛纳电影节就落幕了。
媒体第一时间进行了相应的报道,媒体报道的重点不是奖项,也不是金棕榈的归属,而是特吕弗的告别。很多媒体报道的时候,都带着一点感伤的意味。其中法国《世界报》的标题能够代表很多人的感受“一个伟大的灵魂正在离我们远去”。
戛纳电影节奖项归宿,几乎每年都会有争议。今年的金棕榈大奖归宿,是最没有争议的,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个奖就应该是特吕弗和《精神病人》的,争议主要在波兰斯基的《苦月亮》上。
《苦月亮》是一部争议非常大电影,喜欢的喜欢得要命,讨厌的讨厌得要死。《苦月亮》在戛纳颗粒无收,让很多喜欢《苦月亮》的媒体为波兰斯基叫屈。他们纷纷表示这是一部深入发掘人性、引人深思的杰作,什么奖都不给实在说不过去。
与西方媒体报道的重点是特吕弗的告别不同,在香江和整个东南亚地区,媒体报道的重点都在《冷》获得技术大奖和最佳男演员奖上,整个华人世界都轰动了。
男男授受不親
《大公报》在头版头条,对《冷》在戛纳获奖进行了报道。文章写道:“第三十七届戛纳电影节昨天凌晨落幕,各大奖项尘埃落定。香江演员江大卫凭借在《冷》中的出色表演获得影帝桂冠,内地摄影师张一谋凭接在《冷》中展现的高超摄影技术获得最佳技术大奖。在《冷》之前,李翰祥和胡金铨的电影都曾经入围过戛纳电影节,并获得了最佳技术大奖,但获得影帝还是华人的第一次,江大卫也成为华人第一个三大电影节影帝。”
《文汇报》以“戛纳华语片放光彩,《冷》斩获两项大奖”为题,为电影大唱赞歌:“虽然在《冷》之前,李翰祥和胡金铨都在戛纳获过奖,但他们获得技术大奖并不是电影节设置的奖项,而是电影技术委员会评选的奖项。这次《冷》在戛纳拿下最佳男演员奖,是华语电影第一次真正拿到戛纳电影节本身的奖项,这是一次史无前例的突破。”
《冷》这部电影是夏梦的青鸟公司投资的,跟银都机构实际上没有太大的关系,但银都还是第一时间在《明报》上发表了一封祝贺信:“我代表银都机构向《冷》剧组全体成员致以致以最热烈的祝贺。《冷》是由内地和香江工作人员共同努力,携手合作完成的一部作品。在电影的拍摄过程中遇到了很多困难,但最终在两地工作人选共同努力下才得以完成。我们相信这是内地和香江电影合作的典范,也是未来发展的方向。现在《冷》在戛纳获得了两项大奖,得到了世界的认可。这是无比的荣耀,我们一起分享这份获奖的喜悦吧!”
林匡看到银都机构的祝贺信气得七窍生烟,觉得银都是在故意恶心自己。你们佐派又不少没有报纸,在哪家报纸发贺信不行啊,偏偏要跑到《明报》来发,这不是恶心人是什么?不过他拿银都机构和许望秋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向金庸抱怨:“查生啊,你们《明报》也不能什么广告都登啊!”
如果说香江最郁闷的是林匡,那最高兴的无疑是江大卫的老婆李玲玲。当初在拍电影的时候,江大卫被猪咬伤,她对许望秋颇为不满;在香江小报瞎写,说江大卫那个被猪咬掉后,她对许望秋就更不满了。现在香江媒体纷纷报道江大卫在戛纳获奖,亲朋好友们纷纷打来祝贺电话,很多电影公司的老板都跟她联系,希望江大卫出演自己的新片。她对许望秋的怨气烟消云散,一股发自内心的骄傲油然而生。
香江媒体在报道《冷》获奖消息的同时,没有忘记抨击香江的电检制度。尤其是佐派媒体纷纷质问港英政府,《冷》在戛纳拿到了两项大奖,赢得了世界的肯定,像这样的电影为什么会被禁?甚至有媒体毫不留情的表示,电检制度就是香江电影发展的最大障碍。
如果只是华人媒体站出来指责电检制度,那港英政府还可以向过去那样装聋作哑,根本不搭理。让港英政府头疼的是,由于许望秋和江大卫在领奖的时候抨击香江的电检制度,很多国际知名媒体都报道了这件事。
其中《亚洲华尔街日报》不但报道了许望秋他们对电检制度的抨击,还公开质疑香江电检制度是在没有法律基础下进行的,禁映极有可能是违法的。
港英政府一直吹嘘香江是法制社会,宣传我们英国人把香江治理得多好。现在闹出这样的国际事件,让港英政府在国际上大大丢了一回脸,也感受到了空前的压力。港英政府虽然很不愿意,但面对国际舆论,也只能让香江行政局与立法局迅速成立专责小组,审议新拟的“电影检查条例草案”,并讨论是否在香江推行电影分级制度。
就在香江各界对《冷》在戛纳获奖议论纷纷之时,许望秋正坐在戛纳的一间咖啡馆里,跟贝托鲁奇谈合作的事。几天之前他就跟贝托鲁奇约好,找个空间时间聊合作。只是他事情比较多,一直非常忙,直到今天才有机会跟贝托鲁奇坐下来好好聊聊。
贝托鲁奇喝了一口咖啡,慢悠悠地道:“我现在手里有两本书的版权,都是关于中国的,一个是法国作家安德烈-马尔罗的小说《人的命运》,一个是庄士敦的《紫禁城的黄昏》。”
许望秋听到安德烈-马尔罗的《人的命运》不由微微一怔,这本小说以1927年魔都工人运动为题材,描述了共产党领导下的武装起义和蒋介石发动的412反革命政变的经过。这本小说表现了人在被异化的社会中,如何捍卫人的尊严,寻找作为人而生,作为人而死的意义和勇气。小说1933年在法国出版后引起了轰动,随后夺得龚古尔奖。
漁者無衣
豪門闊少,別犯渾
这本书在中国出版过几次,但没有产生什么影响。因为书中的主要人物都是外国人,在书中几乎只看见外国人在行动、在指挥、在决策,而中国革命者被放置在无足轻重的配角地位。中国读者都知道魔都工人起义,以及后面的412反革命政变是怎么回事,看《人的命运》就会觉得跟真实历史差距太大,无法认可和接受。
许望秋没想到贝托鲁奇想拍这本小说:“你怎么会想拍这本小说呢?”
贝托鲁奇诧异地道:“这很奇怪吗?我是共产党员啊,对中国的革命很感兴趣。这书是西方世界第一部以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事业为主题的文学作品,非常很有名,据我所知前前后后有过至少十组人马,考虑过要将它拍成电影,但由于种种原因都夭折了。”
“竟然有这么多人想把这本书搬上银幕?”
諜網 深藍的國度
“是的。美国导演弗雷德-金尼曼就曾对这本书很感兴趣,他本来已经说服米高梅投资,并请到韩素音改编剧本,男女主角分别是大卫-尼文、丽芙-乌曼。他们已经在伦敦摄影棚内搭建了魔都味道的布景,但开拍前一周,米高梅新任总裁以该片300万美元预算过高为由,宣布放弃该项目。”
“米高梅为什么放弃,是因为政治上的压力吗?”
末世之隨機穿越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应该是有这个可能。”
“那《人的命运》和《紫禁城的黄昏》,你更倾向于哪个呢?”
“我更倾向于《人的命运》,这本书在西方的影响更大。”
许望秋觉得如果贝托鲁奇自己拍《人的命运》,等电影拍出来了,那他肯定鼓掌叫好,毕竟一个外国导演能拍这样的题材是很不容易的,但跟出口公司合作拍摄,肯定不行。要是出口公司参与了,电影中领导中国革命都的变成了外国人,中国革命者全在打酱油,那中国观众肯定无法接受,肯定会把许望秋和出口公司喷得生活不能自理。
这跟张一谋的《长城》类似,如果《长城》是老外拍的,中国观众不会觉得有什么。大家会觉得老外对中国不了解,拍成这个样子是可以理解的。但电影是张一谋拍的,那中国观众就无法接受了。明明是中国故事,电影还叫《长城》,为什么要让老外当主角?中国古代哪有这也的盔甲,简直是瞎搞!
还有就是,魔都工人起义是我党领导的武装斗争,在我党历史上有重要意义,你拍成外国人领导的,那国家也不可能接受的。
许望秋直接道:“我还是建议你拍《紫禁城的黄昏》。”
贝托鲁奇十分诧异,觉得许望秋作为党员,应该支持倾向于《人的命运》才是,毕竟这是反应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电影:“为什么?”
女明星的冒牌相師 還我
许望秋解释道:“因为这个故事是以西方人的视角讲述的,跟真实的历史差距特别大。在这本书中,领导和推动革命的都是外国人,这是违反历史真实的,中国观众无法接受,会觉得被冒犯了。”
贝托鲁奇还是无法理解:“这是艺术创作,不需要和真实历史一样吧?”
许望秋想了想,道:“我知道,我能理解马尔罗为什么要这么写,但理解不代表认同。我举个例子,你拍法国大革命,要是完全以意大利人的视角拍,说是意大利人领导的,你觉得法国观众能接受吗?再比如,你拍美国独立战争,主角全部是法国人,整个战争是法国人领导的,基本上没美国人什么事,你觉得美国观众能接受吗,会不会感觉被冒犯?”
贝托鲁奇想了想,觉得法国人和美国人恐怕很难接受,颇为遗憾地道:“我本来想拍一部关于中国革命的电影,现在看来是不行了。那我只能放弃《人的命运》,选择《紫禁城的黄昏》了。”
许望秋笑着安慰道:“你知道当初苏联是怎么支持邦达尔丘克拍《战争与和平》的吗?我们可以提供类似的帮助,如果你需要几万群众演员,那我们就找几万,甚至可以让你进入故宫,就是当初溥仪住的宫殿,进行实景拍摄。”
贝托鲁奇眼前一亮,兴奋地道:“太好了,那我就拍《紫禁城的黄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