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5mdb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從1983開始笔趣-第八百六十九章 病毒傳播1推薦-gdtxo

從1983開始
小說推薦從1983開始
日本人跟美国人一样,不喜欢看字幕。
许非看的是吹替版,就是配音。他也不懂日语,翻译在旁边小声解释,再结合自己的剧本台词,观影体验不咋滴。
《病毒》对比《釜山行》没什么大改动,只是更贴合日本环境。
背景设定很大,病毒顺着内河入海,一路污染了鱼类、牲畜、人类和海域,侵袭东亚、东南亚。甚至当初有人提议,把美军基地也搞尸变,想想又删了。
而当剧情开始时,病毒已经泄露一阵子,官方一直在隐瞒……
张国荣演一个在日本工作的香港人,娶了日本妻子,离婚在争夺孩子的抚养权。
他是金融人才,性格凉薄,但十分疼爱女儿。女儿跟妈妈亲,吵着要去妈妈那里,他只好带着女儿,坐上前往另一座城市的列车。
于是人物一个个出现,巩丽的孕妇,宋康昊的拳手,真田广之的反派,广末凉子的高中生……
終極戰兵 流氓魚兒
该片最大的新鲜感,就是故事的发生地在东方,以及丧尸的尸变过程、动作设计。
好端端的一趟火车,由于溜进一个感染者,成了地狱之灾。开头铺垫的不急不缓,到第20分钟时:
“这位乘客,您没事吧?”
“小姐?小姐?”
“天啊,我该怎么办?”
漂亮的女乘务员不知所措,拿着对讲机呼叫同事来帮忙。
那感染者躺在地上,已进入尸变阶段。只见她没有骨头般挺起身,以扭曲的姿势站立,脸上满是黑紫色的血管。
乘务员一回头,吓得尖叫。
这里并未继续,卖了个小关子,跟着便是许非当初看到的那组画面。
两个棒球队队员在打闹,镜头很低,乘务员的身体经过,背上趴着人,耷拉下两条结实饱满的大腿,迸出一条条紫红色血管。
“呃……啊……”
乘务员发出痛苦的呻吟,蹒跚前行。
人们纷纷回头,这时才给正面镜头:一女人趴在她背上,埋在脖颈间疯狂啃咬,血顺着衣服往下淌。
乘务员挣扎着,忽然扑通倒地。
那女人好像一只饿疯的野兽,用力掰过头,继续撕咬着她的脖子。
等猎物彻底没了气息,女人猛地抬头,瞳孔灰浊,头发跟血黏在一起,真的发出了野兽般的吼叫。
“那什么东西?”
“到底怎么回事?”
“啊!”
人们未等反应,又一只猎物被捉到,连声惨叫。
而地上的乘务员忽然动了一下,身体剧烈抽搐,弓一样张开,胳膊竟然反向伸展。修长的脖颈后仰,露出一张恶鬼般的脸。
脸上、嘴里满是血污,牙齿尖锐,一根根钉在口中。
“啊!”
整个车厢变得混乱,灾难开始。
“卧槽!”
小莫又抒发了观影感受,随即瞅瞅四周。
真就安安静静,当然也不绝对,他旁边的小姑娘就瞪大眼睛,面露“斯国一”的神色,还发出轻轻的惊呼。
哦!
小莫明白了,不是没动静,是动静小。
节奏骤然紧张,配乐如同急促的鼓点,咚咚咚敲在大家心上。
一个咬两个,两个咬四个,四个咬八个……先感染的带动后感染的,最终事先共同尸化。几乎眨眼间,丧尸开始大杀四方,挨个车厢放血。
“啊!”
“快走快走!”
“救我!”
“妈妈!”
丧尸不是那种慢吞吞的,而是速度飞快,一只只血盆大口,手脚扭曲如奇行种。
徐克可是拍cult片出身,渲染力极强。他参考《无名之辈》,也拍了一段横版街机游戏般的长镜头。
画面从右往左,慢慢移动:
人们跑进一个车厢,一旦被后面的丧尸追上,整个车厢都会变成饕餮盛宴。生还者继续向前跑,越聚越多的丧尸大军向前追。
着重表现了门,车厢连接处的门。
生还者每打开一道门,就像打开了地狱的出口,反而给无辜的人带来了灾难。
而列车狭窄空间有限,张国荣抱着女儿跑着跑着,镜头忽然又成了主观视角,直直怼着丧尸,血肉模糊,疯狂嚎叫……
丧尸越聚越多,终于堆在一起,前面的挤着,后面的扑上,再后面的继续扑……
砰砰砰!
一场追逐戏,在尸山尸海上定格。
“斯国一!”
小莫终于听到有人抒发观影感受了,虽然还是小小声。
他自己早已目瞪口呆,这一段戏节奏刺激,剪辑凌厉,镜头运用的也极妙,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
他听不懂台词也觉得牛掰!
画面一转,节奏暂且缓和,换成宋康昊在厕所外面等,巩丽不耐烦的出来——也是一对跨国夫妻。
女人挺着肚子,丈夫百般小心。
聖道邪尊 星辰絕世
忽然门一开,一人被丧尸扑倒在地,后面跟着抱女儿的张国荣,趁机溜过来。
原版有个毛病,所有人的语言、行动都迟缓,得慢一拍才能接上。如果说反应慢,还能用被吓到来解释,那人与人对话也慢一拍,就单纯是节奏问题。
宋康昊还在观望,巩丽直接踢了他一脚:“帮忙啊!”
“大叔,你在干嘛?”
寸头大饼脸的宋康昊还挺斯文,揪起丧尸,丧尸奔他扑来,两条粗壮的胳膊一挡,嘴里道:“大叔,你疯了么?”
“大叔,你这样很没礼貌。”
“嘶……嗷……”
“大叔!”
“你个蠢货!”
巩丽冲上来,挥包猛砸:“他不是人了,打他!”
“哦哦!”
砰!
真·一拳超人。
幸存者聚集在一节车厢,张国荣智力担当,发现丧尸不会开门,看到猎物才会攻击,遂用报纸糊在玻璃上。
外面果然安静下来,暂且安全。
原版是看手机知消息,现在哪有智能机,遂插播了电视新闻。
为增加其他地区的(票房)认同感,不仅日本,全亚洲都在遭殃——因为病毒已经泄露一段时间了。
“香港、台湾地区出现人咬人现象!”
“泰国政府紧急戒严!”
“韩国汉城大规模骚乱!”
“印度两辆摩托车相撞,死伤数十人!”
…………
《釜山行》是部非常优秀的商业片。
商业片就没深刻的,道理都是浅显易懂,里面有主角的性格转变,有人性的伟大和卑劣,有韩国的某些社会矛盾……
整体的故事很好,缓急得当,始终保持一种让人想继续看的水准。
《病毒》的故事没怎么改,背景也无非日本的社会浅层面,亦是浅显易懂。
当大家暂且安全了,后面如何展开?列车长发广播,将在某站停靠,自卫队在那里布置好,全体下车。
真田广之的反派、浅野忠信的流浪汉,戏份开始增加;小日向文世的列车长也亮相,日剧最熟脸。
大家下了车,就觉不对,空空荡荡。待进了站,往出走,更是一个人都没瞧见。
结果怎样,观众约莫都已猜到。
但当一群穿着自卫队军服,满脸黑紫色血管,血盆大口的军人丧尸扑过来时,全场终于响起了统一的、低低的惊呼声。
“啊!”
“救命!”
“回去,快回去!!”
瞬间开了锅,惊叫声惨叫声连成一片,每一秒都有人被扑倒,车站成了大快朵颐的餐厅,人间末世。
生还者大幅减员,仅余不到一半逃回车厢。
重生之幸福向前看
“快快快!”
张国荣、宋康昊、柏原崇等人是最后一批,拼死把玻璃大门锁住,撒腿就跑。
而军人丧尸似乎战斗力更强,砰砰砰拥挤着大门,仅坚持了三秒钟,哗啦!玻璃碎了一地。
尸群亦如潮水一般,哗啦奔涌而入。
堆的居然像座小山。
我的韓國前女友們 一枚爛芒果
这镜头拍了好几遍,一批一批往地上倒,后期合成在一起。
“……”
小莫啧啧摇头,明白为啥不能在大陆拍了,这尼玛解放军丧尸,谁敢弄啊?
而逃跑仓皇,上了不同车厢。
巩丽带着夏帆、流浪汉几个躲进厕所,张国荣、宋康昊、柏原崇聚在一处,各自的女儿、妻子、女朋友在另一边。
“只要打通四节车厢就好了……”
拳手脱掉外套,露出粗壮的上身,往手上缠布条和胶布:“我打头阵,你在中间,你殿后。”
于是通关游戏开始。
这便是故事节奏的良好性,全程无尿点。
三人一关一关的闯,张国荣又发现丧尸靠听觉辨认,在黑暗中无法攻击,于是利用手机铃声、过隧道等掩护,有惊无险的抵达目的地。
结果在反派的鼓动下,大家居然死死把住门,禁止进入。
拳手为保护几人,牺牲。
张国荣等人好容易进到里面,愤怒的殴打反派,反派挣脱,继续鼓动:
“他是感染者!”
“他也感染了!你们看他的眼睛……我们把他赶出去!”
“这些人都得滚出去!”
“……”
声音仿佛消失了,镜头扫过幸存者,迎来的是一个个充满敌意的目光。下一秒,不管男女老少都在叫喊:
“滚啊!”
“快点走!”
生化末日之求生 飽了
“走啊!”
几人只得离开。
哎,观众看的这个郁闷!
但紧跟着,那俩旅游老太太,一个已经在门外变成丧尸,剩下这个冷冷的看了那些人一眼:
“一群人渣!”
她步履蹒跚,无比坚定的走过去,打开门。
反派大叫:“老太婆!拦住那老太婆!”
“啊!”
“啊!”
…………
片子其实不长,约莫俩小时。
观众却感觉经过了好多好多东西,异常饱满。
终于,列车停了下来,无法前行。只见偌大的,铺设十几条铁轨的场地上,满是停运的各式火车。
火光四起,浓烟滚滚。
列车长找了一辆还能动的车头,此时只剩下男主、孕妇、女儿、反派四人。
反派抢先上去,干死了列车长。
余下几人在后面追,再后面,铺天盖地的丧尸疯狂追赶。共拍了三场尸潮,第一次在火车上,第二次在中途车站,第三次现在。
一次比一次多,一次比一次画面震撼。
张国荣抱着女儿奋力爬上,又把巩丽拽上去,自己先去驾驶室探查。
原版中,主角明明看到反派已经感染,愣是不动手,非得对方尸化攻击才反抗……这不叫人性,叫有病!
这里有改动。
直接开干。
“啊!”
“爸爸!”
女儿哭嚎着非得上去,被巩丽死死拉住。
张国荣不小心被咬了一口,拼命把真田广之扔了下去。他没时间做任何悲伤,立即跑进驾驶室。
“你仔细听我说,听我说……”
他满头大汗,浑身血污,指着操作台的手在迅速腐烂:“这个应该是刹车,到安全地方你就拉这个!”
跟着又抱起女儿:
“小美,没事没事,看着爸爸,看着爸爸!”
他呼吸愈发急促,“你听我说,你要一直待在阿姨身边,知道么?前面就安全了,安全了,妈妈会来接你……”
“爸爸!”
“爸爸你别走!都是我的错……呜呜……呜呜……”
夏帆小朋友贡献了演技,起码哭的很自然。
张国荣看着她,面部肌肉开始颤抖,垂下头也在哭,无声的哭。随即甩开女儿的手,跑出驾驶室。
“爸爸!”
小孩子撕心裂肺,巩丽抱住她,同样在哭。
回天挽狂瀾 青蛙在天邊
这种电影,刺激场面的时候容易忽视演技,但这样的戏,一下就凸显。
他在里面仿佛是消音的,但一出来,忽然有了哭声,踉跄到栏杆处……大家看到的是,一个痛不欲生的男人。
哭着哭着,又没了哭声,只剩下轻柔伤感的钢琴曲。
他闭上眼睛,再张开,眼眸已经灰浊,面部爬满血管,露出一抹僵硬不自然的笑容。
在最后一丝理智丧失之前,向前一倒,跌下车头。
……
当车头停下,孕妇拉着女孩走进黑漆漆的遂道。
女孩唱起爸爸教的歌:
“Edelweiss, edelweiss,Every morning you greet me……”
这是一首耳熟能详的歌曲,中文意思是“雪绒花,雪绒花,清晨迎接我开放……雪绒花,雪绒花,永远祝福我家乡……”
童声清亮纯粹的回荡在隧道里,也传到了对面。
对面是荷枪实弹的士兵。
“无法确认,请指示!”
“射杀!”
“等一等,是生还者,发现生还者!”
“Edelweiss, edelweiss,Bless my homeland forever……”
無限之次元幻想 光之序曲
银幕黑暗,全片结束。
许非四周瞅瞅,没亮灯,片尾滚动着制作人员名单。观众也没动,就盯着名单看,滚动完灯光才亮起。
人们起身向外走,也没啥议论的。
啧!
许老师都被整蒙了,喜欢还是不喜欢啊?
空間重生之曲亦 二小七
他随着离开影厅,给老宋那边打电话,老宋也纳闷:“安田说反应很好,我特么也没看着啥反应啊!
反正他们挺有信心,说口碑上来,能做长线放映。”
“……”
许非耸耸肩,行吧,不亲身体验,真不清楚人家的习惯是咋回事。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