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dm8引人入胜的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討論-第七百九十五章 墨幽傳信墨離苦看書-ku1rd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一夜的奔袭。
墨幽已是到了离着龙泉观十里之外的山林之中。
而龙泉观。
依然如常一般。
一大清早,该起来习武的习武,该做早课的做早课,该吵架的吵架。
谁也不影响谁,谁也不在意吵架的声音是大还是小。
要是哪一天听不到墨离与龙玉的吵架声,说不定还有些不习惯了。
龙泉村的村民们。
放在平日里,或许会早起。
但在这样的天气里,一般都不会起得很早。
毕竟积雪太厚,天气又冷,谁也不会在这样的天气里起来干嘛。
所以。
此时的龙泉村,依然处在宁静当中。
墨幽隐于离着龙泉观东北部十里之外的一座山中洞穴之内。
吃着他从长安顺出来的饼子。
对于接下来他要所行之事,心中也没个计划,只能碰运气了。
一天如此。
两天如此。
三天如此。
而离着年节也越发的近了。
良婿 意千重
“陈丰,再过五天就是年节了,你带些人,去利州多买些东西回来,好让观里的人过个好年节。”某日,李道陵向着了陈丰交待着。
陈丰得了李道陵的话,看了看天回道:“师傅,我看这段时间想来是不会再下雪了,一会我带着些人去一趟利州城。对了师傅,上次我给你打的酒还有吗?要是没了的话,我再给你打一些来。”
“哈哈,看来还是你懂我啊,我这酒都已经断了好几天了。”李道陵哈哈笑了笑。
陈丰随即也是哈哈一笑。
没过多久。
陈丰带着两个道人,还有三个弟子,牵着两头毛驴离开了龙泉观。
待他们这一行几人已是过了龙泉村之时。
墨离突然从龙泉观中奔了出来,看了看早已是没了人影的陈丰他们,墨离瞧着远处,“去利州城也不叫我,哼!”
墨离见陈丰他们没了人影,又是跑回了观中。
“九首,九首,快给我点钱,我要去利州城。”回到观中的墨离,再一次的向着钟文要钱。
每一次。
只要墨离要去利州城之时,必然会向钟文要钱的。
钟文可不敢不给她。
就墨离这缠人的性子,你要是不给她,你今天一天都不一定好过。
还说不定跑到利州城给你大闹一番。
钟文只得回了屋,给了墨离一个金饼子,“每次给你的钱,你就不能留点?非得用完才满意啊?我都快成了你家长辈了。”
“嘿嘿,下次我还你就是了。”墨离接过金饼子,根本没所谓似的。
拿到了钱的墨离,也不管钟文怎么看她,直接快跑离去。
这也使得本还想讥讽她的龙玉,顿时没了目标,只得一脸不爽的看着奔跑而去的墨离。
得了钱的墨离。
从龙泉观一出来门,一个纵身,就往着小路的方向追去。
随着墨离离开龙泉观两里之时。
突然。
山林之中窜出一个人影出来,截住了墨离离去的身影。
这大清早的,从山林之中突然窜出一个人影,把墨离给惊得连连施展纵身术后退。
人影并非别人,而是守了好几天的墨幽。
待墨幽停住身形后,小声的向着纵身后退的墨离急道:“离儿,是我,跟我来!”
待墨离听见黑影之声后,回头看了看那人,这才发现此人乃是自己的祖父。
随即二话不说。
纵身追向已是离去的墨幽。
你是我的萬有引力
小道之上发现的事情,龙泉观的钟文不知道。
哪怕小道远处的陈丰他们,也不知道。
估计谁也没有想到。
墨离到龙泉观,会引来她的祖父吧。
哪怕前段时间地煞的死亡,也没有引起钟文更多的追查。
毕竟。
逃妻不二嫁
之后的钟文,可是查看过附近几十里之内的山林,一点痕迹都没有,这也使得钟文渐渐的放下了防备之心。
更何况。
那人还杀了地荒的地煞。
可想而知,那人必然与着地荒是有仇的。
这更是让钟文对那人有着好感。
不久之后。
十里之外的一个小山洞内。
祖孙二人相坐而望,“祖父,你怎么来了?你不会是要把我带回去吧?我可不想回去。”
墨离擅自离开墨门,此事本就不符墨门规矩。
而且。
靈車
墨离在不通告一声,就跟着一个陌生的男人离开墨门。
这要是放在普通人家,从家中除名都有可能。
但好在墨离乃是江湖中人,更是墨门之人。
墨门可不讲这些,他们基本是不太会尊儒家学说,他们尊的乃是墨家学说。
而且。
墨家三门。
所有人即便曾经有名有姓的。
只要加入这墨家三门,都得姓墨。
可想而知,这墨家三门是有多么想光复他墨家的伟大了。
墨幽看着眼前的这个孙女,知道墨离这是在墨门待久了,有些厌倦了。
偷偷跟着一个陌生的男子从墨门离开后,喜欢上了这外面的世界,所以才有了这般抵触回墨门的话。
“祖父知道你不喜欢待在墨门,而今你已见识了外面的世界,而外面的世界何其大,祖父也不会阻止你去见一见世面,但武艺之事,你可不能给我落下了。”墨幽笑了笑回道。
“嘻嘻,我就知道祖父最疼我了。祖父,你怎么不到龙泉观来寻我呢,为何要在这半路上截住我呢?龙泉观的人很好的,李道长也很好的,所有人都很好的。”墨离见自己的祖父并不会带自己回去,高兴的像个孩子似的。
墨幽看着满脸笑容,且还知道夸别人的孙女,心中也是凄凄的。
自己孙女是什么样的人,他这个祖父哪会不知道。
在墨门。
他可没瞧见过自己的孙女还会夸人。
而这一趟离开墨门之行,到是让他自己这个孙女也知道了一些人情世故来了,墨幽倍感欣慰,“祖父不能去,也不敢去。”
“啊?为什么啊?”墨离突闻自己祖父之言,甚是不解。
“好了,离儿,祖父有事要问你,你要据实回答。”墨幽不想再担误时间,正了正色说道。
“祖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父亲出事了吗?还是伯父出事了?”墨离此时一副紧张的模样。
“你父亲很好,你伯父也挺好。好了,这些事先不说,时间不多,祖父是想问你,你在龙泉观待了这么些日子,可有发现龙泉观中是否有高手存在?”墨幽赶紧打断墨离的话。
冥王的脫線嬌妃 活色添香
墨离乍一听自己祖父问话,心中还有些不解,“高手?什么样的高手?我没见到什么高手啊,不过,慈航殿到是有两个狐狸精在。”
“慈航殿?圣女?”墨幽听后不解。
所他所知。
这慈航殿的人一般可不怎么入江湖的。
而且。
到现在为止。
墨门也没有查到慈航殿在哪里,甚至他们曾经还派人跟踪过慈航殿的圣女,最终依然无果。
“对啊,两个长得很难看的狐狸精。”墨离一听圣女之词,甚是不满。
“那除了慈航殿的人呢?可有别的高手或者别的人?”墨幽继续问道。
至于自己孙女说长得难看的狐狸精,墨幽也知道这是自己孙女吃味了的意思了。
“别的高手?哦,对了,以前我见过两个人,一个是小花的师傅,一个嘛,好像九首称呼那人二师傅,看起来挺吓人的,眼神盯着我的时候,我都浑身打颤。”墨离回想一下在龙泉观所见到的人,估计也只有那两位才仅见过一面了。
墨幽听后,顿时就明白了自己孙女所讲的是什么人了。
自己孙女都已是先天之上的境界了。
能让自己孙女被人一盯之下就浑身打颤,这已然是武道之境的高手了。
而且还是两个。
“小花?九首的二师傅?你细细道来。”墨幽想着自己孙女见的那两个武道之境的高手,心中更是笃定了自己原来的猜测了。
而墨离对于自己祖父所问之事,越发的有些不解。
“那两个人,一个是九首的二师傅,一个是九首小妹的师傅,至于为什么,我不知道,而且我也没跟他们说过话,不过,他们好像就住在龙泉观附近。”墨离回道。
到了此间。
墨幽心中已是肯定了太一门中有着不少的高手。
而且,自己孙女说的两人,估计也只是其中之一。
“这样,离儿,你不易离开太多,你在太一门切记要小心,记得关注一下太一门之中的陌生人,每一个月你寻个机会到此地来见我。”墨幽看着时间已是有些久了,怕被人发现,赶紧向着自己孙女交待。
墨离听到此间,更是有些不解了,“祖父,为什么要这么做啊?难道太一门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莫要问这么多,你只需要依着我的话去做就好了,切记要小心。好了,你也该离开了,否则让人发现了可不好办。”墨幽随即起了身。
片刻之后。
墨离无奈的离开。
随后追着陈丰他们的的脚步,往着利州城赶去。
而此时的墨幽,眉头紧锁。
对于自己的猜测,以及那山腰之上的那几座坟墓的见证,他更是肯定太一门的不凡来。
“看来我得小心了,此处不是我所待之地,只能离开了。”得了自己孙女所说的消息,墨幽不敢在龙泉观附近待着了。
据自己孙女所讲,龙泉观附近还有两个武道之境高手,真要是被发现了,自己能不能跑,他都没有底气。
水妖都死在了这里,自己又怎可逃得掉呢?
有了数的墨幽,二话不说,就纵身离去。
龙泉观附近,他是待不了了。
哪怕离着十里之遥,他也不敢在这里待了。
而此时的墨离,在追上了陈丰他们之后,像是改了以往叽叽喳喳的性子状,沉默的如一只羔羊一般。
此时的墨离一边想着自己祖父之言,一边想着龙泉观的事情。
这也使得陈丰他们几人,对墨离此时的状态奇怪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