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3upj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劉備的日常 薰香如風-第2080章 1.269 和光同塵推薦-64ze5

劉備的日常
小說推薦劉備的日常
“身毒坐拥三登之利,却不能益其民。国主视民人若畜,任意宰割。大哥欲将列国王侯将相,悉数外贩。奴众尽皆开释,编户为民。设都尉领之。”张飞言道。
“闻身毒列国,广袤万里,可比关东。不知,然否。”张辽问道。无需《朝闻日报》,旁敲侧击。军中邸报,早已旁征博引。邸报属于内部期刊。亦由门下署报馆负责编撰、刊印。只分发于官吏幕僚,且比六百石及以上高官,方能阅览。
‘然也。’张飞笑道:“身毒列国,便在‘五服(注①)’之外。三面环海,一面临大雪山。当与关东相若。大哥唤作‘身毒半岛’。”
“半身入海,正是半岛。”华雄言道:“主公取名,自有深意。”
“然也。”张飞又道:“待将赐支都护府,改立梁州,为大汉十五州。扶南等国,立为宁州,为大汉十六州。身毒半岛立为丰州,为大汉十七州也。”
“闻顿逊海渠凿穿,主公当遣大军为扶南女王复国。”陈到遂问:“莫非,主公有和亲扶南女王之意。”
“未可知也。”张飞答曰:“或比贵霜,结为兄弟之邦。”
“若结兄弟之邦,如何并为汉土。”陈到反问。
张飞嘿声一笑:“大哥恐,亦未决断。待攻灭身毒,再观后效不迟。”
“翼德,言之有理。”赵云言道:“先取身毒,待凿穿顿逊海渠,再羁縻扶南,与日南郡接壤。如此,三南尽为汉土。”
“子龙所言,与大哥同。”张飞举杯言道:“当浮一大白。”
“请。”
落杯后,张辽慨叹:“闻,先前有百官虑,东境孤悬。欲求兼并辽西数县。主公却言,若将渤海比陂泽,东境自相连。今日方知,其中深意。”
“南人行舟,北人骑马。然我蓟人,舟马俱善。先前。言国境,多指接壤。如今,言国界,亦虑连海。正如大哥立江表十港。顺下四海,续接荒洲。今,四海皆为陂泽,大汉亦与荒洲,水脉相连也。”
“翼德,深知我主也。”赵云笑赞。
一言蔽之,蓟国行事,水陆并进,舟马俱全。若将大汉沿海,视作内海。广袤水路与荒洲相连。千帆竞渡,日夜三千里。朝发夕至,又何尝不是大道通途。更加中继港,多如珠串。遇风暴可就近避险。经金州港,四季通航。大舡满载万石,乃是十万石。远比陆运便利。
蓟王海纳百川,光融天下。所思所想,所作所为。便胜在,面面俱全。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见仁见智,说到底,皆是以偏概全。不能学贯古今,兼顾百家。如何能和光同尘。兼济天下。
《老子·四章》:“和其光,同其尘。”兼容光耀,混同尘垢。言指,好坏皆能相合,不自立异。
能如此行事,可为明主。
穹頂之上
娛樂入侵
少年时,母亲谆谆教诲,自家、众家,皆要顾及。于是刘备大兴土木,将整个楼桑建为城邑。入学后,恩师谆谆善诱,豪门、寒门,皆是百姓。于是蓟王兼容并蓄,包罗万种。和合之风,遍吹巨马两岸。
言传身教。家门、师门,于蓟王,皆大有裨益。
元殺
穿越之我為傳奇 宇莫殤
跪伏吧,魚唇的主角! 尹一方
成长历程,为人处世,前后呼应。谓一脉相承也。不知所云,毫无征兆,忽然性情大变,行事作风前后矛盾。便是所谓“人设崩塌”。
万幸,时至今日。蓟王仍是先前那个,十里少年。初心不改。
然心中亦有诸事,尚未曾想好。毕竟,三十而立。
若愛只是隔岸觀火 梧桐君子
天街华灯高悬,堆光如昼。暖风洋溢,游人如织。张飞与一众好友,开怀畅饮。松泉酿,纵千杯不醉。然正如少时蓟王醉酒所书,酒不醉人人自醉,花不迷人人自迷。
蓟王宫,合欢殿。
殿前守卫,搬动机关。半扇宫门,无声自启。身披(狩猎女神)辛西娅战装,众御姬烟视媚行,笑靥如花。今夜戍守,明晨伴浴。侍奉夫君,不过早晚而已。
步入宫殿,绕行琉璃画壁。前厅枝灯高悬,辉煌金碧。侍寝七妃正围坐高台,观场中二女仙,玉质凝肤,体轻气馥,翩翩起舞。
正是上古仙门,玄天二女,旋波,提谟。其舞,一名萦尘,次曰集羽,末曰旋怀。容冶妖丽,靡于翔鸾,歌声轻飏。
黛玉你好
虽未使出浑身解数,更未悄施仙术。却足令人目眩神迷,惊为天人。
时辰尚早,睡意全无。蓟王归来,七妃起身迎入主位。见夫君驾临,旋波,提谟,一展所长。
一舞作罢,笑语欢声。“雪花频落粉,香汗尽流珠。”携美共浴,氤氲旖旎,云娇雨怯。“一径秾芳万蕊攒,风吹雨打未摧残。”
长夜无话。
翌日,蓟王抽身下榻。洗漱更衣。神清气爽,通体舒泰。顺下无极殿,用餐毕。携三后出宫,赴楼桑演武场。
谓积郁伤身。故“气机顺畅,则百病不生”。
萌妻當道:嗜血總裁77日寵 鯊小藍
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道家阴阳之术,诚不欺孤。
三战,张郃、马超,对许定,许褚。
张郃、马超,乃决赛首战。许定,许褚已憾负于赵云、陈到。此战必卯足劲力。誓要扳回一局。战况激烈,可想而知。
四将,皆有千里驹。武备可谓势均力敌。许氏兄弟,麾下白毦精卒。对阵张郃、马超所携,西林少年,亦称势均力敌。胜负如何,未可知也。
且许氏兄弟,先前所得演武器十二,已为赵云、陈到所获。今日一战,与张郃、马超,一般无二。皆首发演武十器。是否还有人豪掷万金,为其贩购新器,亦不得而知。
岁末年初,指日可待。
異軍 倪匡
数九寒冬,风雪交加。
饶是如此,官道亦不缺车马。只因蓟国冬季保暖,日臻大成。行军、旅行,人马无伤。更加蓟王圩田二十载。国人家中,多有子女长成,分户四百城港。辞旧迎新,走亲访友。亦令国中官道,络绎不绝。车驾胜在便利。毕竟舫舟需泊于港。若非滨水船居,至家门,还需下船。且无论朝发夕至,客船皆有定时。不如自家车马,随叫随到。直入家门,亦免辗转之苦。
王驾出城。金车大辂,行天子驰道。
前后三帝,分赐九锡。蓟王诸多仪轨,渐与天子比同。
蓟王车驾,不与民争道。车辆无需避让,待王驾抵近,只需勒缰缓行。路上行人,亦无需跪地,驻足行礼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