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January 2021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逆劍狂神-第8073章 武神體,突破!閲讀

小說推薦 – 逆劍狂神 – 逆剑狂神 听到大龙的声音,林轩赶紧,收起了大龙剑气。 只是用神仙之力,和武神体,进行抵挡。 他快速的后退,甚至想要离开这里。 不过,随着大龙剑力量的消失。前方的蟒蛇身上,那可怕的气息,也是缓缓的消失了下去。 林轩一愣,脚步一停,他心中惊讶。 难道是大龙剑,引起了对方的复苏? 他不太清楚。 他也不准备,留在这里了。 这里太可怕了。 前方的两个庞然大物,一旦苏醒,都不是他能抵挡的。 鄉村 小 醫 仙 林轩觉得,这应该是两尊神王。 至于是什么级别的神王?他就不清楚了。 以他目前的实力,连王侯都抗衡不了,别说神王了。 就在他想走的时候,突然,一道极其虚弱的声音响起。 “你不是凤凰族的人。” 听到这声音的时候,林轩一愣,再次转头。 他死死的,盯住了那具,庞大的凤凰身躯。 他下意识的问道:前辈,是你在说话吗? 天地之间,安静的可怕,仿佛之前的一切,是错觉。 就在林轩也以为,自己听错的时候。 那道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你是谁? 林轩赶紧说道:我妻子是凤凰族的人,现在就在凤凰山庄。我是偶然来到这里的。 又过了好长时间,凤凰虚弱的声音响起。 “通知凤凰族的神王,让他们来救我。” 林轩苦笑一声:抱歉,前辈。外面的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已经不是荒古了,凤凰一族的力量,只复苏了一点。就是这凤凰山庄。 凤凰山庄最强的王侯,已经受伤了。剩余的那些,最强的也只是巅峰真神。 这一次,沉默的时间很久。 很显然,这凤凰强者,被震惊到了。 原来,他已经沉睡了这么久, 外面的天地,已经大变。 凤凰神族的强者,还没有苏醒。 那就没有人,能救他了吗? 这时,林轩却是说到:前辈,怎样救你?我或许能出一份力。 毕竟慕容倾城,现在也是凤凰族的人。 林轩自然希望,凤凰族强大了。 如果能够放出,这么一尊凤凰族的强者。 那天凤山庄的实力地位,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对林轩来说,可是好事情。 你不行。 凤凰强者,觉得林轩太弱。 林轩却说道:我是大龙剑传人。 轰! 凤凰身上的那尊蟒蛇,似乎再次晃动了一下。 很显然,大龙剑这三个字,太沉重了。 震惊万古。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催妝-第七十六章 閉嘴(二更)推薦

小說推薦 – 催妝 – 催妆 宴轻看到凌画灿烂的笑脸,瞬间就后悔了这个提议。 他怎么就忘了面前这个人给她三分颜色她就开染房,给他七分颜色,她就顺杆子爬呢。 这回换他半天没说话。 凌画坐的笔直等着他动手,且还主动把后背对给他,一时间,像个虔诚的教徒。 宴轻憋了一口气,到底是自己说出的话泼出去的水,慢慢地抬起手,按在了凌画的肩膀上。 凌画清瘦,肩膀更是瘦的没什么筋骨。 宴轻十分怀疑,这么瘦弱的肩膀,是怎么在当年有胆子敲登闻鼓的,又是怎么有胆子告到御前把太子太傅拉下马的,又是怎么承受得住无数反对的声音担起了江南漕运那一摊烂摊子的。 她到底是心长的有多大,才把肩膀上的分量给长没了? 宴轻没什么机巧,但他手大,抓在凌画的肩膀上,三两下,就缓解了酸疼。 凌画欢喜,“哥哥的手法真管用。” 宴轻没好气,“你闭嘴。” 凌画闭了嘴。 宴轻给她捏了肩膀,见她脖子僵硬,又快速地给她按了两下脖子,之后松了手,“行了吧?” 凌画自然不敢说不行,连连点头,“行了行了,十分管用,哥哥辛苦了。” 宴轻斜睨她一眼,“口蜜腹剑。” 凌画:“……” 没,她是在真诚的表达谢意。 凌画端起宴轻给他倒的茶放在嘴边喝,然后问,“哥哥,你还没说呢,你今儿出去都玩了什么好玩的东西?” 宴轻做了四年的纨绔,京城内外的好玩的东西,说真的,都已被他玩过了,对他如今来说,还真不觉得什么东西最好玩了,若非要让他说出一样的话,那就是她带他去栖云山那几日,他玩的挺开心,栖云山好玩的比京城多。 他懒洋洋地说,“上午去早市看了新到的大蛐蛐,中午去醉仙楼喝酒了,下午听了曲子。” 这一日,也就这样过去了。好玩的不是具体的什么事儿,而是一众兄弟们热热闹闹在一起。 即便这,也足够让凌画羡慕了,凌画小眼神可怜巴巴的,“真好玩啊。” 宴轻:“……” 她是没玩过好玩的东西?显然不是,她是干活干久了,才连这个也羡慕起来了。 宴轻很是无言,端起茶盏,喝了一口,难得地关心她的事儿,“什么时候把江南漕运的职务卸掉?” “陛下答应我,两年后。” “两年后真能卸掉?”宴轻不是不知道如今是个什么情况,朝野上下,有谁能接手江南漕运? 凌画笑,“能吧!就算不能,也得能,陛下必须找到那个人,否则姑祖母也不干的。” 宴轻纳闷,“跟她有什么关心?她有什么可不干的?” 凌画笑看着他,“她老人家想我们早点儿给她抱曾侄孙啊。” 宴轻:“……” 他黑脸看着凌画,“还想好好吃饭吗?” 凌画立马乖乖的,“想。” “那就闭嘴。”宴轻扭头不再理她了,又重新拿起画本子,他就多余关心她江南漕运的事儿,卸掉不卸掉跟他有什么关系。 凌画一天没见着宴轻了,十分想念,在书房里处理了一天公务,难得休闲的时刻,十分很想和宴轻多说说话,她见三句话又惹毛了他,想着下次一定要长教训,心里无论怎么想的,嘴里也不能实话说出来。 她问,“哥哥,画本子好看吗?” 宴轻哼了一声。 凌画笑问,“哼是什么意思啊?” 到底是好看呢,还是不好看呢,他不是不爱看画本子的吗?如今等着吃饭的空,都拿出画本子来看,这是被画本子里的故事情节看上瘾了?还是画本子里面真的能学到东西? 宴轻瞥了她一眼,“哼就是让你闭嘴的意思。” 凌画笑,靠近他些,挽住他胳膊,凑近他一起看他手里的画本子,“那我跟你一起看。” 不说话就不说话吧,反正她也爱看画本子。 宴轻见她凑过来,猛地将画本子挪开,“啪”地合上,板着脸说,“坐过去。” “那你陪我说话。”凌画讨价还价。 冷酷首席霸道妻 梦会现 宴轻几乎被气笑了,“得寸进尺是不是?” 凌画委屈地看着他,“就是想和你说说话嘛。” 她举手保证,“我保证再也不说让你不爱听的话。” 宴轻放下画本子,抱着胳膊靠在椅背上看着她,挑眉,“说吧,你想说什么?”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言情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华都市小说 大明王冠 起點-第八百四十一章 狼狽為奸分享

小說推薦 – 大明王冠 – 大明王冠 可惜黄昏此刻没在场,要不然他会发现这对缩头兄弟此刻像极了电影版本倚天屠龙记中的华山二老,当然,朱高煦这点危机感还是有的。 如他意料的一样。 纪纲带着李春等人下楼,只看见了一地的尸首,阿如温查斯不见了,黄昏和卞玉楼也不见踪影。 爱上木头美人 晓雾 寻遍四周也不见暗门和地道入口,根本没办法去追。 三个大活人就这么人间蒸发。 纪纲不愧是纪纲,沉声道:“就算有暗门地道,他们也跑不远,李春,你先逼供火锅店里的这些跑堂和厨师,再着人以三元楼为中心,方圆三百米内挨家挨户搜查,只要发现踪影,不顾一切代价都要砍掉黄昏的脑袋。” 沉默了一下,“不是他死就是我们亡。” 李春心中一凛,“知道。” 纪纲看了看庄敬,“你迅速去乾清殿汇报情况,留意太子殿下在陛下那里说了什么,若是情况不对,尽快出来传递消息。” 庄敬也急忙去了。 纪纲倒握绣春刀,站在火锅店门口,望了一眼纷乱的长街上,眼眸有点冷,心里有点沉重,许久,长叹了口气,转身,听到后厨那边传来的哭喊声,心无波澜。 总会死人的。 就不信从这些跑堂厨师口中找不到黄昏逃避的地道暗门入口,只要找到入口,就能围追堵截黄昏,但世间事没有绝对。 有个词叫万一。 万一真让黄昏逃了……自己必须谋划后面如何应付朱棣。 缓步拾阶而上,来到雅间坐下。 羁绊 沫阿然 朱高煦和朱高燧对视一眼,两人也安静坐下,局势变得无比棘手,现在纪纲冲在了前面,可两位王爷也心知肚明,救纪纲对他们有百利无一害。 纪纲深呼吸一口气,“没记错的话,那位如今在山东都司的靳荣曾言他是最了解黄昏的人,其实这话有些绝对了,北镇抚司对黄昏的了解也很深刻。” 朱高煦点头,“这点我相信。” 黄昏入仕之后没多久,就和北镇抚司形同水火,有句话说得好,最了解你的人很可能不是你的妻子儿女和朋友,而是你的敌人。 纪纲继续道:“所以我其实早就意料到今天会出意外,也盯了这边很久,确实没发现黄昏在挖地道,但当下的事实却是如此,黄昏应该是从地道跑了,而且我不认为我们的人追得上。” 不是不相信锦衣卫。 是相信黄昏。 这个人要做的事,基本上都没有失败过。 作为对手,也作为敌人,纪纲即使再骄狂,也从没轻视黄昏,他甚至有点尊重。 朱高燧叹了口气,“所以还是输给他了。” 纪纲沉默了下,“两位殿下,其他话我也就不说了,我就说一点,若是陛下要深究今日之事,那么两位殿下碗里的毒怎么来的,微臣可不敢保证能在陛下面前守口如瓶。” 朱高煦和朱高燧对视一眼。 得了。 纪纲这是在威胁咱哥俩,偏生咱哥俩还只能接受。 朱高煦咳嗽一声,“放心罢,我都替你想好了,首先,太子和黄昏都不知道这个毒是怎么回事,你和李春、王谦、庄敬也不知道,那么这个事是不是要调查?谁来调查?应天府衙还是刑部?又或者是大理寺?这都是看父皇心情的事情,但有一点我们必须笃定,有人想要谋害我们兄弟俩,至于幕后主使者是谁,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 纪纲笑了起来,“很好。” 事情还没有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只要朱高煦和朱高燧这边能配合自己,那么就依然可以将下毒的事情栽赃到黄昏身上。 也就是说,这一次计划虽然失败了,但自己和北镇抚司不会有任何损失。 最多就是一个保护两位藩王不力。 这也能算事? 朱高燧有些担心,“我倒是有点不好的预感,黄昏擅长后发制人,今天这个事咱们没有当场砍下他的脑袋——” 说到这里不满的盯了一眼纪纲。 纪纲也叹道:“大意了。” 知道黄昏在拖时间,也知道夜长梦多,可谁叫自己被金钱蒙蔽了,总想着既然太子和朱棣都不在,那就顺势砍了黄昏再做点小动作,从时代商行里捞一笔。 话说,大哥莫说二哥,你兄弟俩不也是这种想法?! 朱高燧有些尴尬。 确实,当时太子一走,大家都笃定黄昏非死不可,所以都动起了小心思,惦记上时代商行的钱了,有一说一,时代商行的钱,别说他们几个,就是父皇也要动心。 朱高燧继续道:“今天咱们没有杀了黄昏,只怕他会有后招,关键是咱们不知道他的后招是什么,只能见招拆招,这很被动。” 纪纲唯有叹气。 没办法,现在局势已经发展成这个样子,倒也还好,只好朱高煦和朱高燧配合,自己不会因为今天这个事情被陛下责罚。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曆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港綜世界大梟雄-705 莊爺:說說誰對我有意見?

小說推薦 – 港綜世界大梟雄 – 港综世界大枭雄 “那是外人叫的。”阿美取出一个红包,轻笑的递给莎莲娜道:“叫我大姐就好……” 莎莲娜看着厚厚的红包,略带不愿的接过,最后点点头道:“大姐。” 就算她再不情愿又能点样?大姐已经把话说的很明。 全港只能有一个庄夫人! 你在外边别人怎么叫你是一回事,你在家里边的位置又是一回事!别以为外边的人叫你一声庄夫人,就真的以为自己是庄夫人了。不好意思,庄家的高门大户没那么好进。 就算你是世兴集团的实际负责人!庄夫人给你的包你要收着,送你红包你也要收着!你要不是不情愿?打庄夫人的脸和打庄生的脸没差。 而且庄生说过他最喜欢乖巧的女人,要是后院的事情闹到庄生面前,庄生只会嫌你烦,根本不会宠着你。 另外,阿美话里有外还有一个意思:因为,你确实能帮到庄生,所以让你进这个门,别以为自己有多漂亮。 靠美色在庄家走不远的… 莎莲娜读懂里面的意思,把红包塞进包里,给自己夹起一筷鱼肉。 如果她有自己的一番基业,再早个十几年早点爬上庄爷的床,或许可以和玫瑰一样,港岛一个庄夫人,台岛一个庄夫人。 可惜,她的基业都是依靠庄爷,根本没资格话事!港岛只能有一个庄夫人! 阿美摇晃两下红酒杯:“大家现在都是一家人了。以后逢年过节,生日庆祝,大姐都会给你红包,生意上遇到什么难题也可以找大姐。” 阿美喝净红酒,放下杯子,直勾勾看着她道:“将来让你知,这声大姐不是白叫的!” 莎莲娜收敛起神情朝阿美点点头道:“多谢大姐。” “事情估计搞定了。”当晚,中环,何老师家。 庄世楷抱着女儿站在阳台,表面上是看星星,心里却惦记着半岛酒店里两个女人的情况… 他早就收到阿美约莎莲娜见面的消息,虽然两人都没把事情告诉他,但是家里发生的事情又怎么能瞒过他的眼? 为此,他特意又换个地方睡觉,换个女人陪,给两个女人腾出空间做事,等事情搞定再回浅水湾住,顺便还能陪陪女儿。 老爺 有喜 估摸着… 事情已经结束了。 “庄生,西装洗好了。”这时何敏穿着白色薄纱睡衣,提着一件西装外套走出来讲道:“我给你打包好。” “嗯。”庄世楷点点头:“晚上在住中环。” “嗯?”何敏眼里露出惊喜:“那你好好陪陪女儿先,我先去洗个澡,记得早点哄女儿睡觉,不要拖太晚喔……” “好啦,好啦,你先去吧。”此刻,庄生有些不耐烦的摆摆手,女儿庄野却忽然叫道:“爹地,妈咪!我已经困了!这就去睡觉!!!” “…” “……” 庄爷、何敏满脸黑线。 老夫老妻。 一夜无话。 暂时省略三千字…… 隔天。 下午。 赤柱湾,海边餐厅。 今日份天气晴朗,阳光正好,庄世楷穿着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翘起二郎腿在椅子上坐好,摘下墨镜丢往桌面讲道:“老板,赤柱套餐。” “好嘞,庄生。”老板亲切的出声应道,杨建华旋即坐在对面补充道:“两份!” “没问题,杨小姐!”老板再笑着招呼一声,马上动手开始准备饭食。 这两位都是老熟客了,而且身份大不寻常,老板自然要好好招待。 而且,他们一开始还遮掩着身份,有种私下接头的感觉,不过随着庄sir立场越来越明确,杨建华露面越来越多,慢慢的都已放开身份,眼下回归临近更是没有遮掩的必要。 如果他们想的话,可以直接在总署见面,在中环见面,喝总署的咖啡,吃中环的牛扒,把见面搞的很高端大气。 但是他们却还选择习惯的老地方,既不招摇,也不躲藏,就堂堂正正的吃个饭,聊个天。 也不怕给人看见! 大概是赤柱,留着某些印记,带着些许警示吧。 “有段日子没见了。”庄生朝着杨科长笑道。 “还好吧,一个月前刚见过。”杨科长轻声答道。 “喔!这样啊!”庄世楷故作懊恼的拍拍额头:“可能是最近太忙,见的人太多,让我觉得过去很久了吧?” 杨科长看着帅哥装可爱莞尔一笑,掏出一份文件讲道:“根据高级会议决定,上面通过拟任你为特区首任警务处长的提议…这是文件,你可以看看。” 虽然说是拟任文件,但是开过一次的会不会再开,用“拟人”两个字只是97还没到来,用词上的讲究罢了。而且按照规则,特首还需要民选的流程,但是警务处长可不需要,直接钦定便可…这两种职位的属性不一样,所以像“董生”的位置就无法“拟任”,只能到时候再任命。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科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人氣言情小說 《我真的只是個村醫》-第461章 爭吵鑒賞

小說推薦 – 我真的只是個村醫 – 我真的只是个村医 从调查上来看,马季的私生活上面一点也没有污点,别说找小情人了,就连对象都没有一个。 别人也不可能捏造一个来威胁他吧? “我那天醒过来就发现在酒店里面,有人偷走了公司一份特别重要的文件,但是几天以后它又偷偷的出现在了我的办公室……” 后来就有人开始拿着那些文件要求马季做一些事情,有时候是那公司账面的钱,有时候则是让全公司放大假。 后来可能是那个偷拍的人,觉得总公司这边根本没有发现他们这边的异常,因此更加肆无忌惮。 让马季给他们放假,然后每个月还给他们发工资,一开始大家还觉得奇怪,后面也就渐渐的习以为常了。 只有方玉来视察的时候,他们才会来公司假装呆一呆,只要方玉离开他们就立马回家。 “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呢?你觉得我会因为这个来怪罪你吗?” 方玉一副痛心疾首的说了一句,那份文件再重要有马季重要吗? 而且还被人威胁着做了这么多的错事,简直就是罪不容诛。 “方总是我对不起你。” 马季深深的低下了自己的头,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他一直都喜欢方玉。 但是一直都不敢表白,觉得方玉太过于优秀了,而他自己仅仅只是一个分公司的总经理,配不方玉。 这次合同丢了,他就更加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好,所以才会对那个人言听计从,觉得这样可能方玉还会对他另眼相看。 “行了,你现在说这么多也没用了,你看看这个是不是这个人?” 一旁的方玉已经泣不成声,陈长寿直接就让高威把方玉给带出去了。 而他则是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份报纸,正是之前在盐城郑通落败的报纸。 剑之终结 致命的秋天 上面有他的照片,陈长寿就是想让马季看看,威胁他的人到底是不是这个人。 “没错,就是他你那儿来的照片?” 一看见照片,马季整个人都开始激动了,要不是这个男人他怎么会落成现在这个样子。 看到这里陈长寿淡淡的笑了笑,这郑通还真是自己非得往他的枪口上面撞,那就怪不得他了。 “你放心,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说完陈长寿就推出了审讯室,这次有马季这个证人,就算这郑通在盐城再只手遮天,这次恐怕也逃不过法律的制裁了。 出去以后陈长寿立马就告诉宋词,这几天一定要好好的看着马季,一定不能让他这个人出现任何的意外。 否则他们再想给郑通定罪了就难了。 “记得一定要保护好马季。” 郑通既然能用人命官司来陷害他,自然也有可能会暗中让人对马季动手。 这是陈长寿最不愿意看见的事情。 等陈长寿从警局出来以后,才发现这方玉居然还蹲在警局门口哭,眼睛都已经红成了兔子。 仙路修真 东海一虾兵 看样子这马季对她来说还真是挺重要的。 “行了,别哭了,你到底想不想替马季翻案?” 只要他们可以找到证据,证明这一切都是郑通做的,马季很有可能会减刑。 “什么!你真的有办法可以帮郑通吗?” 方玉一脸的惊讶,她都已经想破了脑袋,都没想到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帮得了马季。 只是这陈长寿什么时候有这么好的心了? “放心吧,走吧我们去会会郑通。” 好在这郑通在盐城真的是特别有名,陈长寿随便在街上打听了一下,立马就知道了郑通的住所。 居然不是在主城区,反而在郊区看样子这郑通还真的是挺享受的。 二话不说陈长寿直接带着人赶了过去。 “哟,陈总大驾光临我这儿还真是蓬荜生辉啊。” 一下车陈长寿还想着要不要去问问,郑通到底住在什么地方。 特种兵乱秦汉 没想到刚一下车郑通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下一秒就看见郑通一副漫不经心的靠在车上面。 看来这人肯定是已经提前得到了消息,所以故意在这里等着他们。 “郑总这说的是哪里的话,我只不过是碰巧而已,没想到郑总也在这里。既然郑总也在,我正好有样东西希望郑总可以看看。” 两人都知道对方想干什么,却又都不捅破,就在哪里猜哑迷,直接把旁边的人给听的够呛。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都市言情小說 天才神醫混都市-第三千四百一十八章 回家?推薦

小說推薦 – 天才神醫混都市 – 天才神医混都市 一番缠绵下来,楚依依身子都酥了,软在杨天怀里,态度自然也硬气不起来了,只剩下幽怨了。 “你昨天就来过医院,找过梁梦瑶吧?”楚依依侧着头,看了杨天一眼,道,“是一起去参加那个联谊?” “你听说了?”杨天有些尴尬。 “当然啊,你杨大神医何许人也?你跑去参加联谊,那些参加的人一回来就把你的事情传遍了医院,”楚依依揶揄地看着杨天,道,“说是你做饭又好吃,唱歌又好听,直接就把梁梦瑶给迷到手了,还在马路边上和梁梦瑶缠绵了半天呢。” 未来球王 楚依依的语气仿佛只是调侃,但越说,其中的酸味明显越浓了。 杨天苦笑了一下,但也不想掩饰、说谎。 他知道自己最大的缺点就是无法割舍、不忍放弃。 所有出现在他身边的美好,他都想留住。 所有真心待他、令他心仪的丫头,他都不肯割舍。 所以被人觉得花心,被自家姑娘们埋怨,也是理所应当的宿命,是该承受的罪孽。 “我确实挺喜欢梁梦瑶的,”杨天忽然开口说道。 楚依依都没想到他会突然这么坦诚地承认,都愣住了。 过了好几秒,才微微撅着小嘴,道:“嗯,知道你喜欢她。梦瑶多可爱啊,年纪轻轻的,又好看,又好骗,青春活泼的。” 酸溜溜的意味更浓了。 杨天笑了,抱紧了她,又说道:“可我也喜欢。我觉得你也可爱,也活泼,也好看。” 楚依依一下子怔住了,咬了咬嘴唇,道:“你……你要不要脸啊?刚说喜欢她,就立马又说喜欢我?哪有这么肆无忌惮地朝三暮四的?” “我没有朝三暮四啊,早晨,我喜欢你们,晚上,我也喜欢你们,”杨天认真说道,“并没有什么变化啊。” “呃……你……你这家伙,真是够厚脸皮的了。连掩饰都不掩饰了,直接承认自己花心了,还一副引以为荣的样子,”楚依依轻哼道,“这么厚的脸皮,让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骂你了。” 杨天笑了,道:“那就不骂了,等你有空,请个假,咱们一起出去玩吧。去……去你想去的地方,什么地方都行。” 楚依依听到这话,倒是微微意外,心里其实立马就有些期待了。 她刚刚虽然表面上是幽怨,是愤恨,但其实心里主要还是对杨天的想念和爱意。 她当然想和杨天独处,想和杨天一起出去玩,一起去看风景、去体验各种各样的天气和心情。 只是,杨天太忙了,她一直不敢提出而已。她终究还是那个懂事、乖巧的小护士,从来没有变过。 而现在,杨天提出来了,她立马就开心起来了,点头道:“好呀好呀。不过……你……真得有时间么?” “最近一段时间没什么大事,也不会很忙,只要不是什么十天半个月的跨国航行,我应该都没问题,”杨天笑道。 楚依依点了点头,仔细想了想,道:“那……我想到了。那我们回家吧。” “回家?”杨天有些意外。 “没错,回我老家,”楚依依认真说道。 “你很久没回去了?”杨天问道。 “也不是吧,前段时间才回去过一趟,”楚依依摇了摇头,道,“只是……很久,没带你一起回去了。” 杨天听到这话,明白了。同时也不由得回想起了上一次陪楚依依回老家时的情形。 当时他俩都还没在一起呢,楚依依会叫他一起回去,只不过是因为他医术好,希望他能帮忙治疗她的父亲。 去到老家之后,杨天不但治好了楚依依的父亲楚建强,还帮他们解决了一直欺负他们家的村霸,可谓是居功至伟。而楚依依的父母和大伯也都非常感激,直接将他视为亲女婿一般了,搞得当时还没和杨天确定关系的楚依依都羞红了脸。 现在想起,那一幕幕的画面在脑海里浮现,还真有些让人怀念。杨天的嘴角也不由微微翘起。 细细想来,倘若当初没有那一次陪楚依依回老家,两人之后的关系恐怕也未必会发展得那么快。 这大概就是缘分吧。妙不可言。 “说起来,上次陪你回家,你还不肯承认自己是我的女朋友呢,”杨天笑道,“而这次,情况可就彻底不一样了。” 楚依依也很快想起了上次回家的情形,白了杨天一眼,娇嗔道:“什么鬼啊,什么叫不承认啊?当时我本来就不是你什么人啊,只是知道你医术高超,想找你帮帮忙而已。谁知道……谁知道爸妈和大伯都那么糊涂,居然把你当成我的男朋友了,搞的我解释都不好解释。” “什么叫糊涂啊,这叫老一辈的智慧,”杨天一本正经地教育道,“你看现在咱俩这关系,他们猜的难道不准吗?” 楚依依微微一僵,竟是有些语塞,然后回过头,白了杨天一眼,道:“就你会胡说八道,说不过你行了吧。总之……你去不去嘛?” “去,当然去啊,这么久都没见岳父岳母了,也该去见见了,”杨天笑道,“你先安排吧,确定啥时候回去就打电话给我。近一周之内我都没什么大事。” 楚依依点了点头,然后又想到了什么,嘟囔道:“岳父岳母……说得好听。你的岳父岳母,怕是得有好几十个哦!” 杨天微微一愣,一时苦笑,竟无法反驳。 纵使意难平 …… 决定好了要去上课,终究是不能太耽搁的。 杨天和楚依依温存了一小会儿,就分开了,带上梁梦瑶,一路来到了天海医科大学。 总裁,放了我! 天蔚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其他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無敵神龍養成系統 九九三-3769 極光領域,目標天使一族強者展示

小說推薦 – 無敵神龍養成系統 – 无敌神龙养成系统 “这边,这片星空,我已经能够感受到我们凤凰一族强者的气息了。” 一片虚空中,十几名凤凰快速的朝着这边飞过来。 凤凰分为三种,金凤凰、水凤凰与火凤凰,十几个凤凰快速的朝着这边飞过来。 很快,视线中他们看到七八条神龙正在围攻着他们凤凰一族的两名强者。 整片空间被神龙笼罩,他们凤凰一族的两名强者苦苦的支撑着。 “嗯?我们凤凰一族的两名强者被困住了?” 一名水凤凰盯着前方的战场处,目光一凝,眼中透露出冰冷的神色。 “能看清楚那一众神龙的实力吗?” 一名火凤凰皱着眉头看着前方,开口说道。 “具体感应不出来,不过根据益散的能量应该也是主宰二阶之境的,出手,将这群神龙灭掉,找死的东西,竟然敢埋伏我们凤凰一族的强者。” 一名金凤凰满脸杀意的吼道。 “灭掉龙宫的强者,那龙王竟然敢杀我们凤凰一族的一众强者,让他们死。” 十几名凤凰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朝着战场中冲去。 “呵呵!” 战场中,王仙以能量凝聚成神龙的模样,围攻着两只被他摄魂的凤凰。 看到他们的救援到来,脸上露出冷笑的神色。 “轰!” 他手臂一挥,直接将两只凤凰斩杀,一股五行的泯灭之力,朝着十几名凤凰横扫而去。 “嗯?什么?” “不好!” 战场中突然的变故,令飞过来支援的十几名凤凰微微一惊,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 感受着这袭击而来的能量与瞬间被抹杀的两名凤凰,他们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老 龍 師 “这是一场埋伏,快逃!” 一名主宰五阶之境的金凤凰满脸惊恐的吼道,煽动着金色的翅膀,想要朝着远处逃去。 “哗啦!” “全部留在这里吧!” 王仙无始圣翼煽动,瞬间出现在他们后路的位置,手臂一挥,五行大磨将他们笼罩。 已经达到主宰六阶之境的五行大磨直接变大,笼罩了十几名火凤凰的天空。 那恐怖的磨盘,散发出的威势,令十几名凤凰有些绝望! “是龙宫龙王,是龙王!” 十几名火凤凰感受着上方传来的绝望能量,感受着泯灭之力洗刷着他们的身躯,那名金凤凰满脸恐惧的燃烧着生命抵抗这。 而在他周围的位置,已经有七八个凤凰瞬间失去了生机。 只有他们几名主宰四阶五阶的在支撑着。 “没错,是我!” 王仙冷笑一声,手掌一压,上方的五行大磨直接落下。 “啊啊啊,我们凤凰一族不会放过你的!” 凄惨的叫声响起,王仙没有丝毫的波动。 最后的五名凤凰,被他轻易的斩杀。 “咦?” 不过很快,他注意到,有凤凰通过保命至宝,没有彻底的死亡,应该是在某个地方复活了。 这种感应来源于无始圣翼的力量。 无始圣翼的虚空锁定,能够令他有一种模糊的感应。 不过有凤凰复活他也没有太过的在意。 斩杀了两名主宰五阶之境、四名世界之境的凤凰,这一次的收获,又是不菲。 他将尸体收起来,身形一动,朝着一个方向飞去。 这一次对于天使一族与凤凰一族的动手,两大巅峰种族应该能够猜到了一些。 再想要这种方式猎杀两大巅峰种族的强者,可能就有困难了。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熱門都市小說 近身狂婿 txt-第一千四百十二章 古堡一號現身日!看書

小說推薦 – 近身狂婿 – 近身狂婿 楚云微微点头,问道:“那以你对李北牧的了解。你俩之间能够几几开?” “不清楚。”老和尚摇头。“只有真正打过,才知道。而且,我对他实力的判断,是三十多年前。现在他究竟有多强大。成长是否比我快,我也不清楚。” “看来,你并没有把握打败他。”楚云叹了口气。似乎颇有些失望。 老和尚笑了笑。似乎也看出了楚云的心思。抿唇道:“他也未必能够打败我。” 老和尚虽然不是一个情商太高的武道强者。 可他也不是一个愚昧之人。 他知道楚云在激将自己。 而他也顺了楚云的心意,给出了答案。 他的确没把握打败李北牧。 但李北牧要打败他,也并不容易。 只有真正打过,才有结论。 “我二叔呢?”楚云非常好奇地说道。“他和李北牧比起来,如何?” “不好说。”老和尚摇头。 异世全能大师 “不好说是什么意思。”楚云咧嘴问道。 “楚中堂的实力,也是非常强悍的。”老和尚说道。“就算在你父亲武道巅峰状态之下。你二叔在他面前,也并不是暗淡无光。但他太过低调。也从未展露出自己的真正实力。” 顿了顿,老和尚说道:“我的建议是,你与其想这些没有实际证据支撑的猜测。倒不如想点更实在的。” “什么才是更实在的?”楚云挑眉道。“重新回到你吹嘘李北牧的主题上来?” “我没有吹嘘他。他也不需要任何人吹嘘。”老和尚抿唇说道。“我只是帮你还原李北牧的真实形象。” “我听来听去。老妈让你给我传递的消息就是,我现在还不够强大。最好是不要去招惹他。对不对?”楚云问道。 老和尚闻言,却是愣了愣。 良久之后,点头说道:“你这么说,好像也没错。” “我口头上,会尊重她的建议。”楚云说道。“但我不想错过这次机会。” “明白。”老和尚点头,也没强迫楚云非得作出什么承诺。 小姐没亲自说,仅仅只是让自己口传。这足以证明就算是小姐,也没把握说服楚云。或者摁住楚云。 他想做什么,没人拦得住。 萧如是也不行。 “老妈还让你说什么了吗?”楚云问道。 老和尚闻言,却是抿了一口酒,吃了几口涮羊肉。说道:“小姐让你多发一些英雄的生活视频给她。她闲来无事的时候,想看。” 楚云点头道:“我会让明月发给她。” “小姐还说,你应该把重心放在红墙。而不是过早的着眼于李北牧。”老和尚说道。“以你现在的实力,远不及和李北牧去抗衡。你要知道,现在的你和当年你父母的实力比起来。还差了一大截。就连他们,当年都没能斗过李北牧。现在,你更加不行。” 楚云闻言,虽然心中不太痛快。 却也知道老和尚在阐述一个事实。 没实力去无脑冲,那是莽夫。是自寻死路。 卧薪尝胆,蓄势而发。才是复仇的最佳出路。 这也算是萧如是对他的忠告。 楚云可以按照这个计划去执行。 但见一见李北牧。是他目前最迫切想去做的。 他也不想遥遥无期地去等待。 至少,让他看到一点希望。 吃完火锅。 楚云亲自送老和尚回他在燕京城的小别院。 一路上,老和尚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简单聊了几个生活中的小话题。言语中,也透露出了老妈在庄园的生活很滋润。甚至可以用幸福美满来形容。 “三十多年前的儿童乐园,现在的儿童乐园。庄园内都有。”老和尚忽然开口说道。“你每一年的生日礼物。小姐都帮你准备好了。等什么时候有空,你去庄园做客。收一下礼物,看一看小姐为你准备的儿童乐园。我看过,很漂亮。也充满童趣。”老和尚抿唇说道。 楚云内心有些动容。 但他没有表态。 这大概就是萧如是和他的相处模式。也是萧如是想要的生活状态。 明明什么都做了。却既不邀功,也不表态。 仿佛两个没有任何瓜葛的母子。 送老和尚回家后。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大奉打更人 賣報小郎君-上來冒個泡。

小說推薦 – 大奉打更人 – 大奉打更人 大奉京兆府,监牢。 许七安幽幽醒来,嗅到了空气中潮湿的腐臭味,令人轻微的不适,胃酸翻涌。 这扑面而来的臭味是怎么回事,家里的二哈又跑床上拉屎来了….根据熏人程度,怕不是在我头顶拉的…. 许七安家里养了一条狗,品种哈士奇,俗称二哈。 北漂了十年,孤孤单单的,这人啊,寂寞久了,难免会想养条狗里慰藉和消遣….不是肉体上。 睁开眼,看了下周遭,许七安懵了一下。 石块垒砌的墙壁,三个碗口大的方块窗,他躺在冰凉的破烂草席上,阳光透过方块窗照射在他胸口,光束中尘糜浮动。 我在哪? 许七安在怀疑人生般的迷茫中沉思片刻,然后他真的怀疑人生了。 我穿越了…. 狂潮般的记忆汹涌而来,根本不给他反应的机会,强势插入大脑,并快速流动。 最后一个棺材匠 燕山醉 许七安,字宁宴,大奉王朝京兆府下辖长乐县衙的一名捕快。月俸二两银子一石米。 父亲是老卒,死于十九年前的‘山海战役’,随后,母亲也因病去世……想到这里,许七安稍稍有些欣慰。 众所周知,父母双亡的人都不简单。 “没想到重活了,还是逃不掉当警察的宿命?”许七安有些牙疼。 他前世是警校毕业,成功进入体制,捧起了金饭碗。 可是,许七安虽然走了父母替他选择的道路,他的心却不在人民公仆这个职业上。 他喜欢无拘无束,喜欢自由,喜欢纸醉金迷,喜欢季羡林在日记本里的一句话:—— 于是悍然辞职,下海经商。 “可我为什么会在监狱里?” 他努力消化着记忆,很快就明白自己眼下的处境。 许七安自幼被二叔养大,因为常年习武,每年要吃掉一百多两银子,因此被婶婶不喜。 18岁修炼到炼精巅峰后,便停滞不前,迫于婶婶的压力,他搬离许宅独自居住。 通过叔叔的关系,在衙门里混了个捕快的差事,原本日子过的不错,谁想到….. 三天前,那位在御刀卫当差的七品绿袍二叔,护送一批税银到户部,途中出了意外,税银丢失。 整整十五万两白银。 朝野震动,圣上勃然大怒,亲自下令,许平志于五日后斩首,三族亲属连坐,男丁发配边疆,女眷送入教坊司。 作为许平志的亲侄儿,他被解除了捕快职务,打入京兆府大牢。 两天! 再有两天时间,他就要被流放到凄苦荒凉的边陲之地,在劳碌中度过下半辈子。 “开局就是地狱模式啊….”许七安脊背发凉,心跟着凉了半截。 这个世界处在封建王朝统治的状态,没有人权的,边陲是什么地方? 荒凉,气候恶劣,大部分被发配边境的犯人,都活不过十年。而更多的人,还没到边陲就因为各种意外、疾病,死于途中。 想到这里,许七安头皮一炸,寒意森森。 “系统?” 许你温暖如昨 as木木杨 沉默了片刻,寂静的监牢里响起许七安的试探声。 系统不搭理他。 “系统….系统爸爸,你出来啊。”许七安声音透着急切。 寂静无声。 没有系统,竟然没有系统! 这意味着他几乎没办法改变现状,两天后,他就要戴上镣铐和枷锁,被送往边陲,以他的体魄,应该不会死于途中。 但这并不是好处,在充当工具人的生涯里被压榨劳动力,最后死去….. 恋爱追逐游戏 杨一 太可怕,太可怕了! 无限花钱系统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仙俠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