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a1kv玄幻小說 第九特區 愛下-第一三九九章碾壓魄力的技術展示-7v8m2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
高楼上,两名狙击手压制着已经散开的匪徒,火力极猛。观察手趴在水泥台旁边,用夜视测距仪看着下方情况,不停的冲小祁指挥道:“注意角度,有三个人带着目标,在向左侧胡同移动。”
“给我压住靠过来的人!”岔路口方向,被压住不敢动弹的匪首,用对讲机吼了一声。
“哒哒,哒哒哒……!”
四名男子躲在掩体后面,冲着小祁等人疯狂的三发连点。
“盾,盾去左侧!”
禦姐霸愛之包養
小祁弯腰吼了一声。
最前面的持盾青年立即往左侧移了一步喊道:“横过来。”
话音落,其余四人立马呈一字型向前走,而持盾青年则是站在左侧,进行火力阻隔。
街道对面,瓢泼大雨一般的子D射过来,打的盾牌火星子四溅,却没有办法伤害到小祁等人。
楼顶,观察手喊道:“十五米!”
“停。”
小祁左手拍了拍持盾青年的肩膀,后者立马停住脚步,慢慢向街道右侧后退。
“晃他!”
小祁喊了一声。
最边缘的壮汉早就将枪调成了榴弹发射模式,一发闪G弹,直接抛射进场!
“叮当当,嘭!”
神逛天下
闪G弹贴着墙壁射进了左侧的胡同内,瞬间爆开,拉着金泰洙的三个人,反应极快,立马向左右两侧散去。
“进!”
小祁喊了一声,动作迅猛的冲进了胡同,抬眼就看到有两人靠着左侧,脚步打晃的乱喊。
“亢,亢亢……!”
小祁小幅度横拉枪口,弯腰点射了两人。
右侧另外一名匪徒,抬起手臂,目标极为明确的将枪口冲向了小祁。
这帮能从57号手里抢下来金泰洙的匪徒,那个也不白给,眼前的这个壮汉反应就极快,他听到有弹丸撞击墙壁的声音,第一时间选择了闭眼转身,虽然耳膜被高爆音震的嗡嗡作响,但视力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枪口对准了小祁后,匪徒瞬间搂火。
“哒哒……!”
三声枪响,小祁被打的后退了两步。
“亢!”
后面的人进入支援,一枪崩在了对方的脑袋上。
“咕咚!”
重回鄉間 懶熏衣
離開,就別再回來 令狐沅沅
小祁仰面坐在地上,左小臂受伤,胸口也冒起了白烟。
“啪!”
后面的四人进入后,也没喊没叫,更没有在现场检查小祁的伤口,只将左臂伸了过去,小祁一抓,腰腹用力,瞬间起身。
“能动吗?”左侧的人一边向前,一边问道。
“进!”
小祁归队,话语简洁的回了一句,但却不走在最前面了。
“叮当当!”
后方,持盾青年进入,背对着众人抵挡外面的射击。
四人迈步上前,两人冲着尸体补枪,另外两人冲上前,第一时间抓住了刚想要逃跑的金泰洙。
“谁的人?”金泰洙倒在地上,扯脖子问道。
“别他妈耍花样。”替小祁走在最前面的汉子,伸手扯着金泰洙的脖领子,直接将他拽了起来。
“救我,救我啊!”金泰洙还想跑,冲着胡同外的匪徒不停的吼着。
小祁靠过来,抬起枪把子,结结实实的砸在了金泰洙的脑袋上,后者当场被打的懵掉。
“嘎嘣!”
小祁抻出腰间挂着的手铐,直接锁在了金泰洙的手铐上,真的做到将他栓在了自己的裤腰带上:“死胡同,退出去!”
“跟紧我!”
最強得分後衛 夕陽灑落了我
持盾青年立马向外冲,四人带着金泰洙再次归队,快步离开了胡同。
魔劫之紅顏至尊 瓢天下
从进场到救人,也就是短短两分钟内发生的事儿,所以街道口处的匪首,一见小祁等人这么专业,心里本能将他们当做了57号的人。
“妈的!”
匪首在街道口处骂了一句,低头冲着对讲内吼道:“对方很硬,金泰洙肯定抢不回来了!改变策略,杀了他灭口!”
“有两杆狙,我们被压的出不去!”
“高点很隐蔽,没有办法对他们有效压制!”
“三队在后方被警员拖住了,我们靠不过去,没办法进行支援!”
“……!”
对讲机内的信息频繁传到匪首这里,他仔细思考了一下,立马喊道:“支盾,靠上去,用手L解决胡同口的人,把金泰洙炸死!一定不能放他走!”
三秒后。
两个点位被压住的匪徒,也吃着折叠式防爆钢板冲了出来,玩命的向小祁一点发起进攻。
“不要动,躲避!”
小祁额头冒汗的拍了拍前方持盾的小伙,立马用身体拱着后面的兄弟,和他们一起收缩到了一间店面的门口。
“嗖嗖嗖!”
数发手雷,从前面左右两个方向扔了过来。
“轰隆,轰隆!”
爆炸声响,持盾青年从正面挡住了冲击的弹片,以及被炸起来的碎石,但却挡不住左右两侧的爆点。
门面店的水泥柱子被炸开,无数碎石射了进来,小祁身后的人右腿被炸穿,哗哗淌血!
“他妈了个B的,郑虎,你行不行!”小祁急了的吼道。
高点处。
郑虎立即吩咐道:“更换穿J弹!”
能穿越的修行者 神秘男人
第二点位的狙击手,一个呼吸间撤下压制性的快射J夹,抬手推上了穿J弹!
“站起来打!”郑虎瞬间从地面窜起。
冷风嘶吼,高空之中,两名狙击手也不在乎自己点位是否完全暴露,直接站起来,将枪架在了观察手的肩膀上。
街道下方,十几名男子分四组持盾,已经靠向小祁那里。
“左二可以射击!”观察手喊。
郑虎开枪,穿J弹从高空射下。
街道上,四名男子将盾横着支在了头顶上方,正在快速移动。
“嘭,哗啦!”
一声沉闷的声响泛起,穿J弹瞬间撕碎防爆盾,两名男子被穿串射杀,阵型当场溃散,两人倒地,两人毫不犹豫的向后逃跑。
“左二没了!”郑虎喊。
“亢亢亢!”
二点的狙击手连打三枪后,也立即喊道:“右一报销!”
观察手看着下方情况,也立马补充道:“一组!外围火力点减弱,可以移动!”
超凡大明星
小祁等人立马起身,一边扶着受伤的兄弟,一边持盾快速撤离。
“翁!”
岔路口处,马达声音轰鸣,提前准备好的两台越野车进场!
長生證道 五花君
“哒哒哒!”
车顶机枪扫射,压制着对方人群。
“向前贴过去,护着一组先走!”张威等人玩命冲了上去。
“咣当!”
车门敞开,停在了小祁等人旁边。
两人架着伤员先上了车,随即才塞进了金泰洙。
小祁冷眼扫了一眼街道,声音沙哑的冲不远处的匪首吼道:“回去告诉你老板,我他妈还得找他!”
说完,一行人上了汽车,迅速逃离现场。
进场三分钟,十五个人,把活儿干完。

lumw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第九特區 愛下-第一三九五章 停在院外,走在最前推薦-b6zr1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
远山生活镇,指挥部大院内。
秦禹单独待了数个小时后,才强迫自己从那种悲伤到麻木的情绪中挣脱出来。坐在他这个位置上是非常可怜的,外面一大堆人等着他拿决策,上万人的队伍,也在等待着命令,五区更有兄弟的性命危在旦夕,他连悲伤都只能是暂时的……
純戀時光:王子別憂傷 嫻雅玫瑰
下午四点半左右,众人重新来到会议室内,与秦禹商量对策。
“无论如何,都要保马老二他们……。”秦禹双手扶着桌面,话语简洁地说道:“我说办法,大家执行。第一,混成旅暂时不要动,因为他们一挪地点,浦系军团一定会在线外找麻烦。现在向对方表露情绪,真打起来,就没有任何突然性了。第二,六千人时刻准备好,现在就要模拟最坏的结果,一旦情况失控,马上就要能进入开火状态。第三,老齐,徐岩,你们两个安抚好已经站在我们阵营的家族,民众,我准备答应对方的条件,暂时撤出远山。走之前,为了避免对方报复,一定要先把下面的人,以及他们的亲属安排走……。”
徐岩听到这话,立即起身说道:“远山才刚拿下来,你们这时候撤,对下面的影响太大了。我不同意,我觉得……。”
站在徐岩的立场上,他是绝对不会想要放弃远山的。说白了,他跟马老二这帮人没有感情,站队秦禹也是为了能让徐家发展的更好。
“听我说完。”秦禹面无表情地看向他,轻声回了一句。
“秦旅,是否从远山撤走,我觉得你要慎重……。”
“我让你听我说完。”秦禹指着他,再次重复了一句。
徐岩皱着眉头,沉默下来。
“你要明白两点:第一,我是主事儿人,我做决定的时候,你听着就行了。第二,我不管你是不是有人在告诉你怎么做,但你站在我的会议室里,就要适应我的节奏。在远山事情上,我有自己的考虑,明白吗?”秦禹冲着他喝问了一句。
徐岩思考再三,点头坐在了椅子上。
“对方提的条件,我全部答应,先保老二他们的安全。”秦禹看着众人继续说道:“但子……子叔没了,这个事儿我一辈子都过不去。筹码拿回来,我一定让重都城内,挂满孝带。”
众人听见秦禹这么说,也都松了口气,起码他的状态回来了,可以主事儿了。
“按照我说的,可以打电话部署了。”秦禹摆手。
大家听到这话,立马起身开始联系自己的人,沟通各种事宜,包括徐岩在内,也只能按照秦禹的方向,去安抚远山镇内的人。因为他此刻也没得选了,再换立场也来不及了。
徐家院外,一辆汽车停滞,一名穿着西装,戴着金丝眼镜的人下车,快步走向正门口。
士兵见他眼生,立即喊道:“等一下,你是来找谁的?”
“我找秦禹。”戴着金丝眼镜的青年低声回道。
“你找秦旅……?”士兵有些疑惑。
就在这时,小白从门内走了出来,见到青年后非常惊讶地喊道:“祁哥,你咋来了?”
打扮跟以往风格完全不一样的小祁,张嘴刚要回话,就听到秦禹的喊声在院内响起。
里间小院内,秦禹拿着电话,眉头紧皱地说道:“对面的条件是,必须要释放韩尧,所以我要提他出来。”
奉北军监局的总局长,低声回道:“这个人先不动,因为我们察觉到韩家在五区有异动,如果他们给脸不要脸,韩尧是能牵制住韩三千非常重要的砝码。”
“你听不懂吗,人不带出来,我兄弟就会死!”
“秦禹,我希望你考虑大局。”
“我考虑你妈的大局!”秦禹突然开骂道:“CNM的!你们军情的人要去五区办事儿,老子把亲兄弟都交给你们了,这还不够考虑大局吗?啊?!为什么总指挥回去了,战士却没回去?你告诉我为什么?!”
奉北军监局的局长被骂的完全懵掉,他从级别上来讲,可比秦禹高不少,并且他也算是老吴一脉的顶级力量,所以他完全想不到,一个后辈能跟他这样说话。
“我明白的跟你说,对于去五区整枪击的这个事儿,我非常不满意。”秦禹一字一顿地说道:“你们不要再挑战我的耐性和底线,搞急我,我他妈提前让五区和三大区开战,全线开战!就这样!”
……
院外。
小白轻声说道:“走吧,祁哥,进去吧。”
小祁眨了眨眼睛,摆了摆手:“等一会。”
话音刚落,一阵手机铃声响起。
“喂?”
翅膀下的陰影
小祁掏出手机,接通了电话。
“祁哥,伊市这边的事儿不好办。”电话内的人话语简洁地说道:“目标落在了一帮很专业的人手里,点我踩了,外围布控,和里面人数,都安排得非常缜密。而且据我个人判断,他们应该不是地面上拿钱办事儿的雷子,应该是曾经入伍过,或者是退役的军情人员。硬干的话,很大可能目标带不出来,我们也得被捂在里面。”
“好,我知道了。”小祁听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妖孽皇妃 晴兒
“怎么了,哥?”小白问。
小祁停顿一下,突然反问:“你哥跟你说过伊市那边的情况吗?”
“他刚才提过一嘴,枭哥问他什么时候给对面回复,禹哥说……等伊市那边的事情落地,这是个保险。”小白如实回道。
“嗯。”
小祁拍了拍他的肩膀,轻笑着回道:“行,我就不进去了,先走了。”
小白懵了:“这啥意思啊?”
“你告诉你哥,该怎么准备就怎么准备,伊市那边有我。”小祁笑着说了一句,迈步就要走。
“这不行,哥!”小白也意识到了什么:“这话我没法传,一旦出事儿……”
屍帝 妖亂神界
“别喊,他出来了,我不好办。”小祁皱眉说道:“按照我说的做。”
小白怔住。
萌妻入懷
“走了。”
小祁转身离去,迈步上了他来的那辆汽车。
小白犹豫了一下,还是猛然跑回了院内去喊秦禹。
车上。
鳳舞雪香 鹽丁兒
小祁回拨了刚才的电话,话语简洁地说道:“你们准备好,我亲自去干这单活儿。”
“你来?”对方有些惊讶:“这边情况很复杂,他妈的昨天几伙人在跟57号干。”
“没难度,我去干什么?他的事儿,龙潭虎穴我也得走一趟啊。”小祁淡淡地回道:“等我吧!”
数秒后,秦禹跑出大院,却只看到了一个汽车的尾影。
亲大哥归来,枪指伊市。
同时,天成集团内部一片悲恸,松江方向在得知了刘子叔死讯后,不知道有多少被他一手带起来的兄弟,核心高层,在没有调遣的情况下,自发赶往川府,也包括老李,可可,老猫,朱伟,这些顶级核心。
天成一人身死,全员皆动,倾其全力的报复,已经缓缓拉开了序幕。
动机何以诠释?
一个情字足以!

1czck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第九特區討論-第一三八九章 截殺-kd04e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
街道上,枪声乱响,于伟良趴在车内,拿着对讲机吼道:“不要慌,按照紧急事件预设撤离。”
“嗡嗡!”
马达声音轰鸣,后面的武装皮卡车立即冲了上来,打开了反光板,用车身阻挡狙击手射击视角。
不及皇叔貌美
与此同时,一名士兵跑过来,直接拽开死了的司机,上车准备重新驾驶车辆。
“别动!”
于伟良拿着手枪对准金泰洙,歇斯底里地吼道:“你敢耍花样,我马上让人杀了你儿子!”
金泰洙坐在车内,一动不动。
恐慌沸騰 相思洗紅豆
“哒哒哒!”
与此同时,几个岔路口方向,小区院内,都连续冲出来蒙着面的匪徒。他们手持自动步枪,动作利落的冲着车队射击。
周边楼顶上,有三个狙击点位,其中一个点的枪手架设炮狙,用韩语说道:“准备射击!”
“收到!”
“收到!”
權力紅人
另外两点立马回复。
“嘭,嘭……!”
重狙击巴雷特再次咆哮,打穿了反光板,再次击穿了金泰洙所在的那辆车的风挡玻璃。
于伟良弯腰躲避着吼道:“给我找对方的狙击点!”
话音刚落,一直没动的另外两个狙击点位上,两名穿着欧式军服,蒙着三角巾的男子,使用了一种枪管很粗,类似于发射器一样的枪械,冲着车队扣动了扳机。
“咚,咚咚!”
略有些类似于击水声的枪声响起,数枚肉眼可见的圆柱形弹丸,从高空中射向了车队。
“叮当!”
其中两发弹丸,从被击穿的风挡玻璃外面射进了车内。
“榴弹?!”后排的士兵立马摁着金泰洙的身体,支开防爆盾,准备接受爆炸冲击。
“嘭嘭嘭!”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圆柱形弹丸在车内并没有引起爆炸,而是迅速挥发出一种灰白色的气体。
“烟雾弹?!”于伟良喊了一声,伸手就要推门下车。
后座上,士兵摁着金泰洙,口鼻吸进了气体后一怔,顿时脸色大变地吼道:“不是烟雾弹,是压缩的双光气……!”
“咣当!”
这时于伟良已经窜下了汽车,感觉大脑一片眩晕,而两名士兵在毫无防备下,身体内也吸进大量气体,但还是凭借着强悍的体魄,打开车门,拽着金泰洙冲了下去。
此刻,道路上十二台汽车,起码有一半都被炮狙击穿了防弹玻璃,并且被射入了掺杂着很多化学气体的双光气弹丸。
灰蒙蒙的烟雾在街道上蔓延开来,不少士兵在冲下车时,就突然晕倒在路旁。
这个双光气最早出现在一战时期,距离现在已经有近两百的历史了,主要作用是让吸入者,纤毛功能变化,引起急性肺水肿及肺、胸部变化,导致人出现短暂窒息,大量吸入,也会直接死亡。
经过一百多年的演变,这个双光气目前更多的是被军情部门使用,并且被改良的相当完善。楼顶的这帮匪徒使用的也是较为先进的型号,杀伤力稍微柔一些,但针对性,战术性更强。
街道上。
同样吸入气体的于伟良,扯脖子吼道:“戴上防毒面具,快!”
金泰洙被四五个冲过来的士兵包夹,扭头看向四周,依旧没有反抗。
“冲!”
街边,原本与士兵对峙交火的匪徒,此刻集体向这边压了过来,子D跟不要钱一样,疯狂扫射。
57号调查组的人装备完善,没有被双光气攻击的人,此刻全部戴好了防毒面具,持枪还击。
“亢,亢……!”
楼顶上,三个狙击手全面开火,使用常规狙击枪,对下方的士兵进行点对点的射杀。
于伟良大脑一片眩晕,走路打晃地看了一眼手表:“支援,支援的人为什么还没有到?!”
转押金泰洙这么重要的人物,并且在知道57号里可能有人搞事儿的情况下,于伟良不可能把所有的牌都摆在明面上。他还有一组人员,是安排在另外一条路上行进的,专门就是为了确保发生意外时,能出现有效支援。
“请求支援,请求支援……!”一名军官持枪蹲在汽车旁边,正在歇斯底里地吼道。
“哒哒哒!”
就在这时,后方两三栋楼房内,冲出来二三十名穿着便装,蒙着面的匪徒,他们胳膊上系着红绳,从后面杀了过来。
原本,于伟良以为这帮人是跟先到的匪徒一伙的,但却没想到,这帮人在往前靠近的时候,和对面冲过来的匪徒也有交火,并且双方都死了人。
“两拨人,是两拨人,他们不是一块的。于组,放弃汽车,从旁边冲出去吧!”军官回头吼道。
“支援的人呢?!”于伟良扭头吼道。
“支援的车队也遭遇到了袭击,在街道侧面,暂时赶不过来。”
“嘭嘭嘭!”
不远处的五名枪手,呈四十五度角抬起手臂,冲着人群抛射强光弹,烟雾弹。
“亢亢……!”
与此同时,狙击手发难,几乎同一时间射击,秒杀了架着金泰洙的士兵。
这样几乎一面倒的局面,是于伟良准备的不够充分么?是他对于转押金泰诛想得太简单了么?其实并不是。是对手太过了解57号的人,太过了解57号的做事方式…
“呼呼……呼呼!”
于伟良站在街道上,满面都是汗水,大脑眩晕,双眼看到的只是白茫茫一片,双耳之中全是自己的呼吸声。
滌凈屍魂界 寂靜追逐寂寞
“给……给支援的人……!”于伟良晃悠着说了半句话后,咕咚一声栽倒在地。他是最先吸入双光气的,此刻气体产生了作用,他意志力再强悍,也抗争不过科学。
有人可能会奇怪,说金泰洙也吸了双光气,可他为啥没有昏厥呢?那是这老家伙有准备,在看到狙击枪打碎了风挡玻璃时,就已经闭气了。但即使这样,他在下车偷气的时候,也还是吸入了一部分,只不过量很小而已。
我的三輪車,你的四輪車
“铛啷啷!”
士兵被狙击手枪杀后,金泰洙双手提着镣铐,在烟雾中迈步向右侧逃窜。他浑身冒着虚汗,身体也打晃了起来。
“啪!”
就在金泰洙趁乱跑到路边,刚要往胡同里钻的时候,一把枪突然顶在了他的后脑。
“别动!”一名蒙着面的匪徒,攥枪说道。
“呵呵,你敢杀我吗?”金泰洙冷笑着说道:“我手里的东西,死了也能发挥作用,你信吗?”
枪手沉默。
……
街道上,两拨匪徒正在与剩下的士兵交火,但却没人注意到,其实还有一波人,从侧面来了之后,见枪战中心人群密集且太过激烈,就选择了向左侧退去。

36b7i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第九特區討論-第一三八六章 夜話韓桐閲讀-ba9dj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
伊市,圣达酒店顶层。
韩桐穿着浴袍,坐在沙发上说道:“这茶是我自己带来的,你尝尝。”
李致勋松了松衬衫领口,伸手端起茶杯问道:“韩兄,你对交换人质的事情,有不同的看法吗?”
天禦七龍
韩桐这几年不管是外表,气质,以及外在表现出的性格,都跟之前有很大不同。他以前是个自信的公子哥,虽然在有些事情的处理上欠点火候,缺少经验,但总体来说,他待人处事也算是给人一种大家风范的感觉。
但现在的韩桐看着有些不一样了,他在燕北被粮王逼的跳楼,右腿摔断,到现在骨头里还打着钢板,走路时有明显的跛脚,后来又被秦禹倾其全力撵出了松江,几年的谋划,落得满盘皆输。从那儿以后,他就给人一种很别扭的感觉。
外表上,韩桐依旧看着挺儒雅,挺内敛的,整个人似乎变得沉稳不少。可你要长时间跟他接触,就会发现,他无意中流露出的某个眼神,或者某个动作,又会给人一种很阴郁的感觉。
韩桐坐在沙发上,动作慢悠悠地摆弄着茶具:“在这件事情上,我确实是有一点不同的看法。”
“你说。”李致勋点头回应。
“你了解秦禹吗?”韩桐抬起头,目光直视着李致勋问道。
李致勋思考半晌:“说实话,不是很了解。秦禹进入九区军政舞台的时间太短,我们关于他的资料并不多。”
“我了解他,呵呵。”韩桐笑着回了一句。
李致勋沉默。
“秦禹最开始起家,主要靠着三个人。”韩桐放下茶壶,轻声细数道:“地面上的马老二,警务系统内的老猫,以及现在天成药业集团的掌门人,于瑾年。”
李致勋静静听着,没有打断。
“他们最开始搞药线,秦禹和九区奉北的龙兴集团发生了利益摩擦,在那次事件里,当初马家的掌门人,也就是马老二的亲叔叔死了,从那儿以后,马老二就跟秦禹死抱一团了。”韩桐插着手,像是在讲述一个故事:“秦禹想当司长,马老二就给他维持黑街地面的秩序;秦禹想做响儿的买卖,马老二就用他在地面上的能量,去给秦禹打通渠道。后来天成跟我们发生利益冲突,马老二也是天成内非常重要的一环。打龙城,他出人出力;松江暴乱,他也从黑街区给秦禹叫了几千人上街游行。这几年,天成在松江窜的这么快,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马老二在地面上的统治力。当然,秦禹也给了他丰厚的回报,除了经济上的以外,马老二在天成的核心班子里,也至少是前五的角色。”
李致勋听到这里,忍不住问了一句:“既然马老二的位置这么高,那为什么秦禹还同意他来五区冒险,当个以命相搏的枪手?”
“很明显啊,这是为了给马老二镀金啊。”韩桐淡笑着说道:“只要他成功参与了这个事儿,那回到九区,军情人员的身份,以及上升通道,就全部打开了啊。这更有利于增强马老二在政治关口的能量。因为那时候秦禹已经知道,他自己要被调往川府了,但他在九区也有不少对手,所以临走之前布局,给自己穿上防弹衣,也就没什么可奇怪的了。”
这些信息都是李致勋之前完全没有掌握的,他听的津津有味,缓缓点头:“原来是这样啊。”
“只不过秦禹可能没想到,三大区会搞什么联合行动,枪击事件也充满了偶然性,导致这次镀金失败,马老二也被抓了。”韩桐说这句话,也是有猜测的成分在里面的,他也不清楚当初九区那边是怎么决定的。
“嗯,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你现在手里掌握了一张可以牵着秦禹鼻子走的牌,但自己却不知道。”韩桐插着手,继续说道:“我刚才跟你说那么多,意思就一个。马老二对秦禹非常重要,他在地面上的能量,甚至可以关乎到天成未来在松江的生死。除此之外,马老二和秦禹的私交,就等同于亲兄弟一样。”
“这不可能吧。”李致勋是韩籍人员,他很难理解这种事情:“利益关系,怎么可能让上级和下级像亲兄弟一样?”
“这就是秦禹的厉害之处。”韩桐笑着回道:“你觉得他是一个唯利是图的小人,可他有的时候,却能为了一个身边的核心成员,做出极为不理智的事情。你不懂华人的交往方式,也不会明白,驭人的最高境界,是别人愿意为你做事儿,甚至愿意为你拼命,而不是单纯的给钱,给利益。”
李致勋似乎还是没懂。
“川府的冲突是怎么起来的?”韩桐问。
李致勋怔了一下。
“你们杀了几个看似无关紧要的士兵,想去从侧面牵制住秦禹,给他施压,让他妥协,可秦禹的反应呢?”韩桐一针见血地说道:“他的反应是,为了这几个士兵,不惜在川府砸下倾家荡产的资源,也要跟索家,跟何家碰一碰,甚至为此还驳了九区上层的命令。这种反应,你们之前有考虑到吗?”
李致勋仔细回忆了一下,忍不住点了点头。
“如果说天成有企业文化的话,那就是一个情字。这个情字把天成的核心成员,死死地拴在了一块,也让秦禹从一个无名小子,摇身一变成了军界新星。也是这个情字,让他几次逢凶化吉,又几次快速崛起。”韩桐非常透彻地说道:“你摸懂了这个情字,就能收拾他。”
“他必救马老二?”李致勋问。
“对。”韩桐重重地点头:“你手里的人质,比秦禹手里的人质更值钱。所以你现在这么容易的就答应了他的条件,那就错过了,可以谈出更大性价比的机会。”
妖孽夫君紛上門
農家炊煙起 卿落落
豪門通緝令:女人休想逃 醉玲瓏
韩桐说的话逻辑清晰,有理有据,李致勋很信服他的话,皱眉问了一句:“那我该怎么谈呢?”
“先杀再谈。”韩桐声音沙哑,目光如炬:“让秦禹心里先慌起来,你将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
李致勋面色凝重,沉思好半晌问道:“会不会触怒秦禹,导致谈判崩掉?”
“57号关着的人,只要不死绝了,秦禹一定妥协。”韩桐双眼明亮地回道:“你相信我,我的判断绝对不会有错。”
李致勋舔了舔嘴唇:“让我相信你的判断……。”
韩桐突然抬起右腿,指着膝盖,戏谑地说道:“你即使不相信我,也要相信这条腿。我在秦禹身上付出的代价,比你们多太多了。”
李致勋闻声沉默。
……
我的神秘女友 洋芋小哥哥
白天,松江土渣街上。
秦禹和于瑾年并肩走到一间陌生的大院内,笑着喊道:“老二,你人呢?”
大院内,花圈林立,白绫随风飞舞,一大群人站在一口棺材面前,正在失声痛哭。
秦禹迈步上去,皱眉问道:“怎么了?”
人群没有回应,秦禹连续问了好几句,突然扭头看向了大厅,见到一张硕大的遗照就放在客厅中央。
快樂的金色年代
“扑棱!”
徐家指挥部的大院内,秦禹满头是汗的从梦中惊醒,喘息着骂道:“他妈的,吓我一跳!”
“你咋了?”察猛在旁边的床上问道。
“没事儿,做了个梦,艹!”秦禹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拿起水杯猛灌了几口。

4v7uc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第九特區-第一三八一章 禍害展示-8hydb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
伊市57号。
哈萨军情总部的人在审完金泰洙后,就被57号站长,以及于伟良等人请走吃饭去了。
席间,虚伪客套的话暂且不谈,只说于伟良找了机会,偷偷离开包房,去了走廊内给李致勋打了一个电话。
“喂?”
“在忙吗?”于伟良问。
同班同學 甜絲絲
妖神 涼井水
婚心蕩漾:前夫,太兇猛
我奪舍了一顆蛋 非洲大黑狗
“没事儿,你说你的。”李致勋起身走向了窗口。
“今天哈萨那边来人了,审了金泰洙。”
“审的怎么样?”李致勋问。
“不但没什么效果,反而还让金泰洙找到了机会。”于伟良皱眉回道。
“机会?他找到什么机会了?”
“总部来人亲自审,不少人都在监控室看戏。”于伟良如实回道:“金泰洙当众要求,让领导把他提回哈萨总部,说是在57号撂身上的事儿,可能会牵连到别人。”
李致勋听到这话,皱起眉头。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啊,他是在告诉57号里的一些人,自己在这混了这么长时间,手里是掌握很多东西的,他要活不了,可能会拉一大批垫背的。”于伟良明显有些犯愁:“他这么搞,我心里也没底了。”
“你有什么办法吗?”李致勋问。
“如果要盐岛股份,那在57羁押他的风险太大。”于伟良低声回道:“保不准有谁看见个机会,可能就会闹出点事儿。”
“转移关押地点?”
“是的,如果要保险,就要秘密羁押他。”于伟良点头应道:“得找个稳妥点的地方。”
“就让他回总部呢?”李致勋问。
“回总部?那就更不保险了啊!”于伟良摇头:“那里人多眼杂,你知道谁暗中和57号的人有关系啊?”
李致勋沉默。
“金泰洙现在心里非常清楚,只要股份交出去,他就必死。”于伟良再次补充道:“我和他还要扯皮一段时间,如果想要安全,就要尽快把他弄离大众视线。但这个事儿光我和站长同意不行,你还得跟上面打个招呼,毕竟总部很重视这个案子。”
“好,我清楚了。”李致勋点头:“我想个地点吧,顺便再跟上面打个招呼。”
“嗯。”
“金泰洙在57号的这段时间,你必须把眼睛瞪圆了,保证他不要出什么事儿。”
“明白。”
“就这样。”
话音落,二人结束了通话。
天才魔妃太囂張:鳳逆九霄 胭脂亂
……
晚上,九点多钟。
伊市某广场边缘,一名中年穿着风衣,吸着烟,一言不发。
“金泰洙今天在提审室里说的话,你明白是什么意思吗?”旁边的男子背手问了一句。
“很明显啊,他不想死。”风衣男低头回了一句。
“他妈的。”男子背着手,脸色严肃地说道:“金泰洙的手里,肯定不光掌握咱们的事儿,还掌握别人的。如果他开口瞎咬,不少人都会遭殃的。”
二人全程用韩语交流,语速极快。
“我就不懂了,证据基本都已经夯实了,上层也没有替金泰洙说话,那为什么不直接走程序,下达判决呢?”风衣男有些烦躁地骂道:“于伟良那个狗崽子非要拖着,那搞来搞去,很容易引起连锁反应啊!”
“你还没看懂,不杀金泰洙,是因为李致勋想拿他在盐岛的股份。”男子低声回道:“短时间内,估计金泰洙死不了。”
“不行在57号找个机会做掉他?”风衣男目光阴霾地说道。
话音落,二人沉默着,眼神都变得阴森了起来。
……
羁押室内。
金泰洙捂着肚子吼道:“太疼了,受不了了,要死了……!”
也就两三分钟的功夫,警卫带着57号的军医,打开铁门,进入了室内。
“怎么了?!”医务组的大夫戴着口罩问道。
“肚子痛,太疼了……!”金泰洙捂着腹部,脸色苍白地喊着。
英雄聯盟之王者軍團(英雄聯盟之美女軍團)
医生皱了皱眉头:“把手拿开,我来看看。”
金泰洙瘫坐在椅子上,缓缓移开手掌,看似很虚弱地呢喃道:“呵呵,我是不是被下毒了……我也没有多说话啊,就有人害怕了吗?”
“你闭嘴!”调查组的军官在旁边吼道。
“到底是谁害怕了,想要杀我啊?老朴?松本?还是站长?哈哈,还是其他人啊?你们不用怕,跟我说句话,聊聊以前的事儿,我就什么都不说了。我是要死的人,不会连累大家……。”金泰洙根本不听士兵劝阻,只一个劲儿地坐在椅子上叨叨。
“我让你别说话了!”军官急了,拿着枪对准了金泰洙。
“他妈的,狗崽子,你敢杀我吗?你开枪啊!”金泰洙瞪着眼珠子冲他吼着,脸上毫无惧色。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军官也没有提前准备,只能立马让人回去取封嘴的胶布。
金泰洙缓缓扭头看向大夫,突然笑着说道:“老朴挺好的啊?”
大夫看也不看他,只帮他检查身体。
金泰洙动作隐晦地抓住大夫的胳膊,低声说道:“你告诉他,我俩虽然不和,但57号里,也就他算光明磊落的人了。死之前,我想见见他。”
大夫缓缓起身:“我不知道他吃了什么,保险起见,还是去医务室做个检查吧。”
军官看着他,想要拒绝,可又怕真有人给金泰洙下毒了,所以只能同意。
……
重都方向。
林右翔插手看着郑星辉,话语平淡地说道:“你记着,秦禹不露面,你就不要跟其他人谈,旁人是没有权利做什么决定的。”
我愛王俊凱 逄凱旋
“我明白了。”郑星辉点头。
“谈的时候不要太软,可以硬一点。”林右翔再次嘱咐道:“他们那边一定是比我们更想停一停,喘一口气的。”
“是的。”
“注意安全。”林右翔话语简洁地提醒道,随后又拍了拍郑星辉的肩膀:“后辈的人里,也就你了。”
鬥神重生
……
徐家大院指挥部内。
“你准备这次就提吗?”枭哥问。
“是,这次就提。”秦禹背手点头:“现在就看,川府这边的话语权,能不能让五区那边有所妥协了。”
“我觉得很难。”吴天胤摇了摇头:“毕竟是两个系统的事儿,而且老二他们动静闹得太大,即使一个部门同意了,上层也不见得会同意。”
“如果不行,你考虑怎么办?”枭哥又问。
秦禹沉默半晌,扭头说道:“如果……不行,那就先把川府的事儿放一放,调整精力,研究研究伊市这边。”

3iuw3都市言情小說 第九特區 僞戒-第一三四八章 三線開打-pbv0q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
楠木生活小镇内。
何太勇站在车队后方吼道:“重火力全给我拿上去,不用管后面来没来人。他妈的,只要给齐家啃下来了,他们来多少人都白费。大家伙往里冲,我们重都的人马上就到。”
是的,何太勇在得知南侧口有人把门关上后,并没有选择掉头逃跑,因为他非常清楚,只要自己这时候怂了,向后掉头,那暂时被他堵在里侧的齐家和秦禹一方,肯定第一时间站起来反打。
到那时候,前面跑不出去,后面又被人追撵,一旦队形被冲散了,那别说你有六七千人了,就是有两万人,也肯定完犊子了。
兵败如山倒,这口气说啥都不能泄了。
所以,何太勇当机立断的决定,自己不跑,只压着齐家和秦禹的人猛攻。只要把他们的主要人员全部扣住,那后面再来多少人也没用。
齐家大院周边的公路上,索家的核心成员,何家的核心成员,全部扛着钢炮,迫击炮,疯狂向街道里侧攻击。
……
齐家偏房院内。
枭哥嗓门极大地喝问道:“怎么就顶不出去呢?!”
“何太勇他妈的也爷们了一回,他们没跑,想要往里突,硬吃我们。”老齐躲在墙根后面,弯腰回道:“宏伟带队往外冲了一下,还没等接近就被打退了。”
“他妈的!”
枭哥骂了一声,脱掉外套,直接吼道:“马力足的跟我来,打出去!”
话音刚落,何太勇的喊声再次在外面响了起来:“他妈的,自家的事儿,你不玩命还指着别人玩命吗?啊?!都他妈往后退,站在边上开炮,这能打进去吗?!”
“说完,何太勇拿着一把微C,摆手吼道:“要死先死我,何家的人跟我往里冲!”
川府是一个社会情况很混乱的地方,哪一个活到现在的家族和私人武装,那都是经历过血腥积累阶段的,没点魄力跟血性,在这地方是不可能生存,做大的。
何太勇深知自己如果啃不下齐家和秦禹的人,那就一定得被关在楠木,所以这时候不玩命,那肯定就没机会了。
何太勇亲自带队,两大家族的核心成员,以及核心势力,全部被点燃,开始向中心区域围攻。
齐家偏房的小院内,老齐拉着枭哥说道:“没必要跟他置气,我们再等等,等马里昂的人压进来了,咱们再正面碰他们。”
枭哥思考了一下:“好,你把行的,胆大的,都拢一拢,一会和我一块走。”
……
重都地区。
王家的联防团已经从北侧口大门驶向了去往楠木方向的公路。
与此同时。
凤翔公司的联防团,从东侧口冲出,直扑远山镇。
公路上。
安仔扭头看着枭哥和秦禹说道:“跟想的不太一样,重都里面的人,是从两个口走的,一个走东门,一个走北门,应该是要分兵驰援楠木和远山。”
“他们有这么多人吗?”秦禹有点惊讶。
“点子说,去远山方向的只有七八百人,但却全是军用装备,有番号,有军旗。”安仔如实回道。
“这个我知道,是重都的自卫军。”秦禹点头,看向吴天胤说道:“分兵去两个地方,这说明他们的人手很充足,估计里面还会往外派增援。”
“是的。”吴天胤点头。
秦禹思考一下,立马拨通了小白的电话。
数秒后,小白在远山联防队主楼侧面接通了电话:“哥,再给我几分钟,我肯定能啃下来。”
“重都这边去人了,你得快点干。”
“来多少?”小白问。
“七八百人吧。”秦禹拧着眉毛问道:“你不要逞强,就实事求是的跟我说,你到底多长时间能干完,好不好走。如果可以的话,我就不管远山这边了,你懂我意思吗?”
“你不用管我这边,他们的人到之前,我肯定把事儿办完。”小白咬牙回道。
“你他妈的不要逞强,根据实际情况回答我!”秦禹严肃地喝问道。
“人来之前,我肯定能把远山啃下来。”小白掷地有声地重复道。
“好,就这样。”
话音落,二人结束了通话,秦禹冲着吴天胤说道:“小白那边说,咱们不用管远山。”
“这崽子有股子狠劲,他说能啃下来,那应该是有一定把握。”吴天胤思考一下说道:“走吧,上车,我们得开始了。”
秦禹点头,迈步跟着吴天胤上了汽车。
大约十几分钟后。
汽车正在行驶的过程中,秦禹突然注意到,重都方向的天空中有两个亮点:“他们出直升机了,这是探路的。”
“滋啦啦!”
话刚说完,安仔手里的对讲机就响了起来:“重都方向出来两架直升机,是探路的,已经很靠近我们了,如果放掉,我们肯定漏了。”
安仔有些犹豫,回头看向吴天胤:“这个咋弄?”
吴天胤一把抢过对讲机,话语简洁地骂道:“都这个时候了,还扯什么漏不漏的。给我干下来,别让他们在脑袋上面嗡嗡。”
“收到!”
……
三分钟后。
去往楠木的必经路段上,四个壮汉从大野地内冲上主干路,架着四驾老式毒刺追踪导弹,在校准后开火。
“嗖嗖嗖!”
四发火箭弹宛若火龙一般升空。
“二号,二号注意躲避,有RPG!”左侧的直升机驾驶员,第一时间提醒了一句。
“刷刷!”
两架直升机,瞬间在空中侧倾,弹头直接从机体旁边掠过。但两个飞行员还没等缓口气,掠过的弹头在空中画着弧线,突兀间返回。
“轰,轰隆隆!”
爆炸声响,两架直升机在天空中直接化成了巨大的烟花。
联防自卫军总部,一名军官推门走进办公室内,冲着屋里的人说道:“北侧口外围发现私人武装,具体多少人不清楚,我们直升机被打下来了。”
一名中年闻声起身,不可思议地骂道:“这个狗娘养的秦禹,到底是从哪儿搞来的这么多人,怎么北侧口还有拦着的?!”
……
路面上,数台汽车停滞。
吴天胤迈步下车,冲着藏山体侧面的人群吼道:“全体都有,公路线正面接火重都自卫军,咱们他妈的抬抬椅子,让秦老板在川府坐住!”

oww50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第九特區笔趣-第一三二七章 幹活了熱推-31psg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
姚敬忠抬头:“不用理会他,让我们自己的内线打探一下57号那边的消息。”
“好。”副驾的人点头。
……
穆尔之家酒店后面的超市门口,马老二,关琦,刘子叔,宝军等八个人,坐在一辆不起眼的货车内,穿着工服,正在静静等待着。
“酒店正门口的情况你看了吗?”刘子叔冲宝军问道。
“刚才看了,不好干。”宝军摇头说道:“前面全是人,进去还得他妈的核实身份,并且里面的情况咱也一点不了解,贸然进去……开完枪,都不知道怎么跑。”
马老二沉默:“如果一会让咱们进去,你们不要听其他人的,跟紧我,一块走就完事儿了。”
“嗯。”
众人缓缓点头。
……
伊市外围,一点安全风险没有的黄长官接到了电话:“喂?你说。”
“内线打探出了消息,有一部分派到57号的安保人员,已经返回了,他们审核完宾客身份,也没啥事儿了,说是用不了那么多人,就回去了。”电话内的男子话语简洁地说道。
黄长官低头看了一眼手表:“他们回去了正好给咱们干活提供了空间。机会难得,你马上通知前线几个小组,准备进场。”
“好的。”男子点头。
“好,就这样。”黄长官挂断手机,立马冲着旁边的吩咐道:“给姚敬忠打电话,告诉他见黑就动手,对面的安保撤掉了一些人,咱们提前干。”
“您不自己给他打电话吗?”
“老子懒得理他。”黄长官摆了摆手。
跟班一笑,拿着手机就进入了干活专用的社交软件,选了姚敬忠所在的频道。
利用手机社交软件干活的想法是姚敬忠提出来的,因为57号是有自己的信息组的,并且非常专业,他们用波频拦截的手段,可以在电脑上直接看见,周边有多少人在用对讲设备,有多少人在打电话。
这种拦截手段,是军情部门惯用的,所有信息直接被电脑分析完,可以在电脑上显示,一点也不费力,所以这次任务姚敬忠是主动建议行动组,不要用对讲频道的,不然一旦被锁定,队伍可能还没动,就被揪出来了。
“喂,姚长官!”
“说!”
“黄长官让我告知你们,见黑就动手。”跟班话语简洁的说道:“所有小组一起行动。”
姚敬忠皱了皱眉头:“安保突然加大力度,又突然缩减力度,这有点奇怪,我建议最好还是等内线……!”
“我们的内线已经有反馈了,加大安保力度,是为了核实宾客身份方便,活儿干完了,现场用不到那么多人,自然就撤了啊。”跟班话语平淡的回道。
姚敬忠沉默。
“执行命令吧,姚长官!”
“你的内线可靠吗?!”
“呵呵,姚长官,八区的军情部门,整整比你们提前成立了三年,你说可靠吗?”跟班笑着反问。
“好,我知道了。”姚敬忠不在吭声。
跟班退出频道,撇嘴骂道:“这个人就是话多,总是逼逼赖赖的!”
……
酒店二层内。
“滴玲玲!”
一阵手机铃声,只响了一下,就停止了。
林成栋扭头扫了一眼四周,迈步走进了楼梯间内,抬头扫了一圈,见没有监控探头后,才低头拿出了一部小手机。
号码是五区本地的,林成栋没有回拨,只给对方发了一条简讯:“货安排好了吗?”
“好了,钱放在几层?”
“二层。货场内的工人走了不少,有点反常,你查一下是怎么回事儿。”林成栋很谨慎的回了一条。
“好,那边你多照看一下!”
林成栋看了一眼简讯后,就面无表情的把电话揣进了兜里。
……
晚上,八点二十左右。
金泰洙进屋笑着招呼众人:“大家请去三楼大厅吧,咱们峰会要开始了!”
众人闻声起身,有说有笑的聚在一块,迈步奔着三楼赶去。
会场大厅内,有的宾客已经落座,特邀过来的网播台女主持人,此刻正像交际花一样穿梭在人群中,跟大家寒暄。
金泰洙一行人迈步走了进来,会场内顿时热闹了起来。
女主持人拿着发言稿,穿着晚礼服凑过来询问:“时间差不多了,我这里开始暖场?”
“好的。”金泰洙笑着点头。
后方,周证扭头扫了一眼四周,低头冲林成栋问道:“他们联系你了吗?”
“嗯!”林成栋点头:“估计要干了!”
“记着我跟你说的话哈!”周证盯住了一句,笑呵呵的迈步上前,走到了金泰洙旁边跟众人寒暄。
……
某处街道上,两名青年扭头看了一眼四周后,其中一人站在路口把风,另外一人用钳子撬开了保护电缆的铁皮箱子,随即从怀中掏出了一把硕大的管钳子。
与此同时,另外两个地点,也有这样的两个人,分别从地里,和铁架子上找到了电缆线路。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三组人都在焦急的等待着消息。
穆而之家酒店的三楼会场内,女主持人已经上到了舞台上,拿着话筒声音委婉的冲大家说道:“,(亲来的来宾,大家晚上好)……!”
伊市外围,黄长官看了一眼手表说道:“开始!”
话音落,跟班第一时间下达了命令。
三组人收到消息后,瞬间用管钳子直接剪断了电缆!
“嘭,嘭嘭!”
各种电爆声突兀间作响在穆而之家酒店所在的城区内!
“唰,刷刷……!”
万家灯火熄灭,整个一城区的灯光全部灭掉!
会场内。
“翁!”
硕大的四个音响内泛起电子回音声,紧跟着室内的灯光全部熄灭!
“停电了?!”
“怎么回事儿?!”
“……!”
会场内一片嘈杂,主席台上女主持人拿着话筒喊道:“喂?喂?”
没电了,话筒的声音没有办法传到音响内,主持人只能扯脖子吼道:“大家不要乱,坐在原位别动,我们这里的工作人员会处理……!”
穆而之家酒店后侧。
马老二面无表情的打开袋子,低声说道:“拿东西,干活!”
“我们也要进吗?”关琦皱眉问道。
“是,是黄长官那边先的令,所有人必须一块进去!”马老二回头看向众人:“一会都要跟紧我!”

swjuv人氣都市小說 《第九特區》-第一三二四章 峯會前一夜閲讀-9jjw1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
白日无话。
晚上八点多钟,伊市某高档酒店门口停了三辆汽车,下来了九个人。
金泰洙站在众人中间,迈步向酒店正门走去,而其余八人则是紧紧围绕在他的四周,呈正方形站位。
一行人快步走进酒店大厅,经理还没等过来招呼,就有俩人从电梯那边走了过来。
“您好,金先生!”
“你好,你好!”金泰洙与领头的人握手。
“李先生已经在楼上等您了。”
“麻烦带路。”
“好的!”
二人简单寒暄两句,众人迈步穿过走廊,进了电梯。
……
大约十几分钟后,一位秃顶中年坐在休息室内,笑呵呵地看着金泰洙身边的人说道:“你这里也弄的这么紧张啊。”
“哎呦,一言难尽啊。”金泰洙用流利的中文回道:“57号前段时间抓到了一些人,据他们交代,三大区可能会对我们这些人,进行枪击。你不也知道嘛,前段时间我差点就出事儿。”
“是的。”
“时局混乱,不谨慎点活不下去啊。”金泰洙翘着二郎腿:“你最近怎么样,生意还顺利吗?”
“老样子啊。”李先生插手一笑:“我还是想掺和盐岛的生意。”
“那可太难了,哈哈!”金泰洙一笑:“现在我的位置可能都不保了。”
“怎么呢?”
“欧盟区的韩三千要入股盐岛,正在谈呢。”金泰洙插手回道。
“不同意不就行了?”
“咱这官商,身不由己啊,呵呵。”金泰洙摆了摆手,岔开话题说道:“行了,不聊这个了,说说明天吧。”
“啊,你说。”
“明天中午有个小聚会,都是圈内人,你提前过来呗,大家坐一块交流交流感情。”
“我有点不太懂,现在形势这么严峻,为啥还要搞这种聚会啊?”李先生轻笑着说道:“有事儿私下交流不行吗?”
“这次不是为了我攒局,是欧盟区那边回来个阔老板,想在公开场合漏漏脸,往圈子里融一融。再加上我们之前确实要举办一个峰会,所以就放在一块了。”金泰洙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胳膊:“务必赏光啊。”
“不是你叫我去,我现在是不敢乱动。”
“唉,也是那个阔老板想见见你,亲自列的邀请名单,不然我不会麻烦你的,呵呵!”金泰洙一笑。
“哎,兄弟,现在千万别跟我提名单,我真哆嗦!”
“哈哈!”
聊到这里,二人相视着大笑。
今天整整一天,金泰洙都在跑关系,帮周证邀请名单里的人。毕竟他收了金条嘛,总要拿钱办事儿的。再加上他心里也有一些算计,所以这一整天都在忙活,根本没在57号露面。
……
川府地区。
秦禹遵从二战区的指派,已经将混成旅的营区,向西南方向调动,并且还特意要从远山周边过一下。但索爷他们也不傻,甚至猜到秦老黑肚子里没憋好屁,所以也勒令下面的人,不要找部队麻烦,默认放行就可以了。
军车内。
秦禹拿着电话,皱眉冲着枭哥嘱咐道:“如果他们要有大动作,一定要先给我打电话,并且以保证自己人安全为主,不要硬干,剩下的我有安排。”
“好,我知道。”
“守住就行。”秦禹低头扫了一眼手表:“我的安排还在路上。”
“嗯,我知道,我已经让老齐他们在准备了。”叶子枭点了点头。
“妥,那就这样哈!”秦禹挂断了手机。
“枭哥心里也没底了吧?!”齐麟笑着问道。
“别说他了,我现在心里都没有万全的把握。”秦禹插手看向窗外:“站住了,怎么都行;站不住,咱在川府的日子可能就到头了。”
“艹,你以前不是这个性格啊,现在怎么还患得患失了呢?”齐麟撇嘴问道。
“岁数大了呗,得为你们这帮孩子考虑了。”秦禹龇牙说道:“我啊,一天就为你们操心啊。”
“我踏马打死你。”齐麟也笑了,他跟秦禹在一块的时间太长了,一听这话,就知道秦禹对川府这点事儿,心里多少是有谱的,不是在瞎干的。
……
伊市枫叶路,一处外面看着平平无奇的小区门前,一名穿着西装,留着长发的男子,弯腰冲着门口岗楼内的持枪警卫说道:“我要去金泰洙先生的家里,麻烦你给打个电话。”
士兵扫了他一眼:“你自己联系金泰洙先生的家里,让他们给门岗打电话。”
“我是来登门拜访的,不好提前知会。”男子扶了扶脸上的黑框眼镜,满脸灿笑着说道:“还是您帮忙打一个,就跟金先生的家里人说,是朴总让我过来的,因为明天峰会的事儿。”
“等一下吧。”士兵回了一句,转身走进了岗楼。
大约五分钟过后,士兵才再次走出来说道:“不能开车进,但可以拿一些东西。”
“好的,谢谢了。”男子顺手从车内拎出来两个袋子,言语客气地问道:“进去怎么走?”
“进去不要瞎转,这里都是无死角监控的。金先生家在C区12-2号别墅,你顺着左侧道路一直走就可以了。”士兵指了一下路。
“好的。”男子拎着东西,迈步进入。
小区内,路灯明亮,道路整洁干净,男子一路快步急行,在半路上起码见到了三波坐着巡逻车,持枪的警卫士兵,每一车都有六人。
这个安保力度,明显不是一个普通小区可以具备的。
走了大概能有十五分钟,男子来到了12-2号别墅门口,按了一下门铃。
数十秒后,一位穿着瑜伽服,身材凹凸有致的女人,梳着丸子头,打开了房门。
“你是?”
“我是朴总的秘书,特意过来登门拜访一下。”男子非常客气地鞠躬:“您是金夫人吧?”
“是的,你进来吧。”金泰洙的老婆常年要干太太应酬,对这种事情轻车熟路。
男子迈步进屋,扭头看向四周时,双眼中的阴沉神色一闪而过。
……
南沪码头。
一艘超级货轮停滞,一架架塔吊车从两侧开始往下卸货物。
“吱嘎!”
就在这时,底层甲板的楼梯被放了下来,密密麻麻的人群,从船舱内走了出来。
领头一人身高一米九十多,虎背熊腰地扫了一眼四周,立马走到了闸口处,伸手冲着一人说道:“您好,接我们的吧?”
“是的。”闸口内的人与他握手后回道:“陈先生说来不及了,让你直接去说好的地点。”
“这么多人,好走吗?”
“我来安排。”
“好的。”虎背熊腰的男子点了点头,立马回头摆手:“排队,核实一下人数!”
……
远山生活镇。
索爷带着十几个人跪在了祖坟地内,烧纸,焚香,磕头:“愿祖宗显灵,求万事顺遂……!”

1fx30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第九特區 txt-第一三一六章 羣星閃耀,馬踏川府(盟主更)-igi5k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
街道上,最开始被打碎轮胎的那辆汽车内,追出来四个人,全部手里拿着枪,正在跟仇伍的兄弟驳火。
路面中间。
索老二躲在汽车后面,领着一名马仔,正在跟仇伍对射。
双方各有掩体,互崩了数十枪,谁也没奈何得了谁!
子D即将打空,马仔咬牙吼道:“二哥,你先跑,我拖住他!王家的人马上就会来!”
说完,马仔猛然起身,手持端墙压向了仇伍。
索老二看了一眼对方,立即起身,狼狈不堪的向道路对策跑去。
“亢亢!”
马仔有节奏的射击,完全不要命似的压制住了仇伍!
仇伍抬头看了一眼道路对面,心里非常清楚,如果索老二跑了,那今晚自己的一切行为,都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倾天成全力,拉所有关系入局,为的就他妈是第一回合要站住!
人跑了?那还玩个几把!
仇伍猛然从车后站起身,枪口直接对住了那名开枪压制他的马仔!
“亢!”
对方处于压制状态,所以枪声先响!
“噗!”
仇伍肩膀中了一枪,鲜血狂飙!
“亢亢!”
自D步单点两枪,对方小伙仰面倒地!
仇伍咬着牙,没有管身上的伤口,迈步直接追向了索老二!
双方距离瞬间拉近,仇伍在跑动之时,扣动了扳机!
“亢亢亢!”
三声枪响泛起,索老二后背冒气一阵白烟,身体被子D惯力推着往前冲了几步,脚下失去平衡,咕咚一声倒在了地上!
跑动时开枪,射击后背肯定比射击脑袋的难度要小的多,但仇伍万万没有想到,索老二竟然随时都穿着防弹衣!
“啪啪!”
仇伍站在原地,抬臂再次开了两枪,但膛内已经没了子D,他怔了一下,直接甩腿追了过去。
索老二踉跄着站起身,刚要继续跑,脑后突然刮过一阵恶风!
“嘭!!”
一声闷响,枪把子砸在了索老二的后脑,他身体前倾,再次咕咚一声趴在了地上!
仇伍双手握着枪管子,面无表情的冲着索老二后脑,再次猛砸!
“嘭!!”
“嘭!”
“……!”
钢制的固定架包裹着实木的枪托,只两三下就砸的索老二满脑淌血!
“啪!”
索老二趴在地上,双手搂住仇伍的右脚,张开大嘴,一口就奔着他的后脚脖子咬了下去!
剧烈的疼痛感传来,仇伍身体踉跄着晃悠了一下!
“嘭!”
索老二双手抬着仇伍的右脚,猛然向上一掀!
“咕咚!”
仇伍仰面到底。
“CNM的,要杀我是吗?老子在川府混了几十年了!我怕你?啊?!”索老二红了眼,骑在仇伍的脖子上,死死掐住了他的脖颈!
仇伍此刻右脚的后脚脖子在肉眼可见的往外泚血,索老二搏命状态下的一咬,几乎使出了全身的力气!
“啪!”
索老二压着仇伍的胸口,左手摸起一块砖头,冲着他的天灵盖就要砸去!
“嘭!”
仇伍一个仰头,突然间撞在了索老二的脸上,后者手劲儿一松,仰面就要跌倒!
“啪!”
仇伍左手抓住对方的脖领子,使劲儿向旁边一甩,索老二直接侧躺在了地上!
仇伍起身,双手攥紧了枪管子,满身是血的说道:“打,就一定打疼你们!南沪来了一百人,就他妈B是两个换一个,都能让你们索家绝户喽!”
“嘭!”
话音落,仇伍论圆了胳膊,一枪把子直接打在了索老二的侧脑上。
“咕咚!”
后者泛着白眼,横躺在了地上!
“嘭!”
“嘭!”
“……!”
仇伍孤身一人站在路边,一枪把子接一枪把子砸在对方的脑袋上,足足七八下后,索老二脑袋变形,躺在地上已经一动不动了。
加入天成也将近五年的时间了,一向不爱吭声的仇伍,身上挂着六爷老班底的身份,在公司内表现的非常低调,从来都是不争不抢,默默干事儿的角色!
此次南沪团队集体进驻川府,仇伍也开始闪耀,欲坐进天成最核心的位置!
徒手硬打死索老二后,仇伍瘸着腿,迈步就要向街道中央跑去,但他的兄弟却是回头喊道:“伍哥,分散跑,对面来人了!”
仇伍怔了一下,扭头看了一眼四周,只能踉跄着单独向岔路口逃窜!
……
索家别墅,大厅内。
年过七十的索老爷子,眉头紧皱的坐在沙发上骂道:“六家人一块干事儿,为啥对面就针对我们呢?!”
众人无言。
“让老大在林岗停停手,利益要分摊,风险也要分摊,这么干下去不行!”索老爷子捂着胸口说道。
“是,我现在就……!”
“嘭嘭嘭!”
就在这时,别墅院外突然泛起几声巨响,屋内众人闻声立即抬头。
“轰隆!”
第一声爆炸,直接炸开了索家的房顶!
紧跟着,五发RPG导弹,在院外一公里左右的电塔上,对准索家别墅一层,集体射了过去!
“轰隆隆……!”
一阵爆炸声响起,索家别墅变成了一片火海!
“走!”
展楠跑的跟兔子一样,第一个冲上了汽车:“快快,快跑!”
“嗡嗡!”
两台车直接冲出岔路,用最快的速度向重都外跑去!
……
重都外,阮家地盘。
阮明挂断电话,话语简洁的冲着亲叔叔说道:“林岗那边,老齐和秦禹的人,基本是全面劣势!”
“然后呢?”亲叔叔问。
“但他妈的重都那边却响了。”阮明话语简洁的说道:“索家的李源,大灰,索老二,全被干了,索家别墅好像也挨了几炮!”
亲叔叔眨了眨眼睛:“只有索家挨揍了吗?”
“是的。”阮明皱眉回道:“这个秦老黑不愧是搞地面起家的,我有预感,第一回合他不但站住了,好像还把局面搞成了五五开!”
亲叔叔沉吟半晌:“最好能站住,这样川府就热闹了!”
“秦老黑这个人,白的黑的都有两下子!”
“他不行,三大区的太子爷支着他干嘛?有资源没地儿给吗?!”亲叔叔起身:“在观望一下吧!”
……
混成旅旅部。
秦禹拿着电话,面无表情的冲着枭哥说道:“不用管其他人!就给我掐死了索家干!CNM的,他不是三天要让我跪下吗?!我就让他看看,三天后,他家里会添多少座新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