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yam火熱小說 匠心討論-725 無條件無限制閲讀-636ya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
对于高望远这样正经有传承的子弟来说,从小到大一项重要功课就是背谱系。
有哪些重要的传承,姓甚名谁,位于何处,主要传承些什么内容。
高望远特别不喜欢背这个。
一个重要原因,这里面有很多传承已经失传了,根本就是废传承,背起来毫无意义。
再一个,这些传承家族里,比较出名的其实他们都已经有交情了,现在在群里的那些都是。
不出名的、没落了的,又有什么交往的必要?
这并不是因为高望远势利什么的,只是很现实的考量。
有能让他们背诵的传承,证明他们的起步比别人高。
起步比别人高,混得还不如别人好,那说明什么,必然是思想落后腐朽了啊!
高望远是见过不少这种人的,那种陈腐气,隔着八万米都能闻到。
他很讨厌这种人,半点不想跟他们打交道,更不想为他们浪费自己的时间去背这些东西。
但即使如此,他也是知道班门的。
那在他们的世界里,真的就是个传奇。
曾经独树一帜、一呼百应,以绝对的优势领先所有人。
他家的宗正卷,荟萃群英,兼收百家,综合了许多失落的传承,更代表了当时最先进的技术。
建立本门宗地时,东南西北几乎所有著名工匠与所有家族全部齐集,听从调度,竭尽所能,那是真正令所有人敬仰才能有的号召力。
用高望远的话来说,他们的起点,是比任何人都要高的。
所以,这就更让人不爽了。
这样一个家族,现在竟然没落了?
这些做后辈的,简直丢他们祖宗的脸!
其实高望远现在隐约知道班门还在,苟延残喘着,但他下意识回避了这件事,想都不愿意去想。
这感觉有点像不愿意知道自己的女神现在是什么样的感觉……
现在高望远听说班门,仍然下意识撇了撇嘴,然后才意识到:“呃,是说这家是班门的?”
他收起手机,发现身边的高胜根不见了。然后他转眼一看,找到了这老头。他已经钻进了大屏幕前面的人堆里,戴上了老花镜,盯着屏幕上的小字细看。
高望远又好奇了,叫了两声让让,挤到了他旁边。
“厉害啊这个,这些数据太详细了,完全可以拿来当施工标准啊!”高胜根一边两眼放光,一边念念有词。
高望远立刻意识到他说的是什么,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再次认真地看向屏幕。
果然,他看到了。
屏幕上的技术分解实在太详细了,不仅有每个操作步骤,还有各步骤需要到达的程度、以及各部位的详细数据。
正如高胜根所说,详细到这种程度,它不再需要手工的体感揣摩,完全可以作为工厂的施工标准存在,将其批量生产!
而对于普通手工艺人来说,这也是一个完美的参考。
工匠做活不纯依靠手感,也是需要尺寸标准的。
这个尺寸,当然是越详细越好了。
这不是直接就可以使用的技术吗?
这种东西可以直接拿出来给所有人看?
高望远看着屏幕上被3D解构出来,不断变幻形状、却无比清晰的技术模型,发起了呆。
还有一个很关键的——这真的是班门搞的?
他们已经先进到这种程度了?
如果真的先进到这种程度,他们何至于至今默默无闻,申请展位都只能窝在这个小小的民居里,还要跟人家分摊?
高望远抬起头来,环视四周,又偷偷走到一个桌边偷听了一下人家的讨论。
果然,如他所料,大屏幕上面那个只是一个样本,表明他们可以把技术解析到什么程度。而像这样的技术,他们手里还有很多。
从楼下到楼上那些作品包含的所有技术,都可以照这样子进行处理,让不懂的东西变得人人都懂。
说白了,他们提供的就是传统技术的翻译服务,客户们如果在别的地方弄到了类似的技术,也可以交给他们进行解构翻译,保准清晰无误,上手就能使用。
高望远很快就听明白了,一开始他有点发愣,心里有点不可思议。
这真的能行?
这些东西,不是很容易就搞懂的吗?
而且听他们这个意思,是要把原始技术进行公开,把翻译后的东西拿来卖。
但是更珍贵的,难道不是那些原始技术吗?
对于各家来说,这都是独门绝活,堪比武林秘笈。没听说哪家会把自己的秘笈拿出来的……
高望远竖着耳朵偷听,突然听见了一个关键词。
“你们跟甲四十二是一家公司的是吧?”一个客户突然问道。
“对,您也是他指引来的吧?”那个平头年轻人笑着问。
甲四十二?
高望远脑海中浮现许问那张温和而很易引人好感的面孔,耳朵竖得更高。
他是班门的人?
论底蕴倒是很像,但他谈吐间毫无陈腐气息,跟他想像中的班门也完全不同啊……
“他从平镇古宅挖出来的那些技术,可以像这样解析出来卖吗?”客户一边说,一边拿出手机,点出其中一项说道。
他早就看准目标了。
“还是说这些他只知道一个名字,具体什么情况他也不清楚?”客户有点担心。
“那当然不会。您想要什么都可以提出来,就是我们的技术部门完成这些需要一段时间,您可能需要等等。”平头毫不犹豫地笑着说。
“都可以?”
“都可以。”
“太好了!我可以等!大概要等多久?”
“合同上有写,合约签订后十五个工作日内。前期可能比较快,不需要这么多时间。后期单子多了,那就没办法了。当然,我们也有一些现成的技术,您可以直接选用。”
“哦,拿来我看看。”
平头直接拿来一个平板,熟练地点开翻页,那个客户认真地看了起来。
平头暂时闲下来,高望远忍不住凑过去打听:“你们这是班门搞的?”
“是也不是。我们班门是他们的合作单位,原始技术提供方。他们卖出去的技术,会给我们抽成。”平头说。
“哦?你是班门的人?”
“对,他们人手不够,我来帮忙做做接待。”
“他们,是指哪里?”
平头抬起手,指着墙上说:“双木工作室,就是许问……啊……”
平头一个不留意,说出了许问的名字,瞬间收声,有点犹豫地看着高望远。
许问?唔,这就是甲四十二的名字了。
高望远马上就意识到了,佯作无辜地看他,假装自己什么也不知道。
“总之,就是双木工作室,以他们为主体,我们和孟家为固定合作方,出售解析后的技术。”平头松了口气,继续道。
“孟家?号称万园七绝的孟家?”高望远确实不爱背谱系,但孟家的名字,他也确实是听说过的。
“对,就是那个孟家。”平头说。
“你们班门,还有孟家?所有技术都可以卖?”高望远轻轻吸了口气,不可置信地问道。
“对。所有都可以。”平头说得很平静。
“为什么要卖?”高望远不可理解,问道,“这些难道不是你们的独门绝活吗?”
“卖的是解析后的版本。”平头说。
“那又什么不同?不就是更明白、更容易让人学了吗?”
“因为原始版本,我们已经全部提交给了万园市文传会,所有人都可以申请学习。”
平头略有些答非所问,但这话完全震住了高望远。
他在心里品味了一下,问道:“这个原始版本,指的是宗正卷?”
“对。”
“你们把宗正卷全部送给文传会公开了?”
“是,百工集,无条件无限制。”
高望远整个人都呆住了。

q1lbu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匠心 ptt-724 需要一個翻譯-jcqpl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
走到跟前,高望远的目光再次凝住。
这又是一段雕刻,不过是木制的,雕的是一扇花窗。
它被镶在了玻璃罩里防护,旁边还有一块木牌,上面雕着字。
高望远的注意力再次被这花窗吸引住。
凭心而论,它的雕刻水平没有前面那座石雕像来得高,但同样是一座高水平的木雕。
它雕刻的是一幅花鸟图,三只胖乎乎的黄雀挤挤挨挨的立于一棵桃树上,还有一只非常紧张,它快要被挤下去了。
花鸟是古代常见的绘画题材,这幅画在结构上仍然是古式的,因此毫无违和感,但在笔触和画面形态上增加了一些现代的元素,显得更加灵动。
尤其是这四只小鸟,胖到几乎浑圆,每只都有自己的小表情,非常的萌。
画面虚实结合,虚处有些朦胧感,实处根根绒毛分明,这也是非常现代的手法,定焦照片一样,能够充分凸显出画面的主体。
也就是说,这是一幅标准的现代作品,一定是由现代人完成的。
但同时,它又是古代的。
不仅构图,它的雕刻手法也是传统式的,有高望远熟悉的,也有高望远从未见过的。
尤其是雕刻鸟类绒毛的那种方法,高望远确定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而且它简洁有效,确实是他见过的同类技法里相当优秀的一种!
高望远马上就见猎心喜了。
他一边在心里描摹一边抬头,想要看看这雕刻是哪家的。
这是展销会的展品,按理来说,展销会的主要目的是卖技术求合作,展品展的技术,应该是可以卖的。
当然,这也有可能是人家的独门绝活,只展示不卖,或者只卖成品。
但不管怎么说,他还是想试试。
结果他这一抬头,看见了旁边的木牌,立刻就傻眼了。
木牌上刻着一个表格,所有的字全部都是用刀刻在上面的。
字体是瘦金,神形皆备,有大家风范,令高望远想起了古代那些碑工。
古代许多大师的字都是以碑文的形式留存下来的,譬如怀素千字文、颜真卿多宝塔碑、张旭肚痛贴等等。这些碑当然不是书法大家们自己刻的,而是在纸上完成之后,由石匠碑工们刻在石碑上的。
书法要的不仅是形,还有神。可想而知这些碑工的水平,他们必须要体会并且还原这些书法中的神髓才行。
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这些碑工大部分都是不识字的,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刻下的这些内容究竟是什么。
不过也可想而知,好的作品本身就具有超越一切的魅力与感染力。
高望远眼前的木牌就给了他这样的感觉,但更让他傻眼的不是这书法的水平,而是上面的内容——
它用表格的形式,把这扇花窗上所用的技法全部都列举了出来!
高望远震惊地从上往下看,前面是比较常见的,他本来就知道的一些。后面有两种他从来没有见过,而其中一种就是他刚才想学的那个羽毛的雕刻技法!
而且,这表格不仅是简单的列举而已,它前面是技法的名称,后面则是技法的具体内容以及出处!
是的,它甚至连技法的具体内容都列在了上面,是引用的出处的原文,里面充满了木匠专用的术语以及切口,但高望远还是稍微思考了一下就理解了它的意思。
于是他确定了,这技法是真实可用的,他完全可以照着这上面的内容学习,把它原模原样地展现出来!
这是什么意思?
这技术不是拿来卖的吗?
为什么就直接放在这里,让所有人看了?
高望远一边震惊,一边忍不住拿出手机,也卡擦卡擦地把花窗和木牌全拍下来了。
木牌最下方有这家公司的名字和LOGO,很陌生,高望远确定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不过LOGO后面有指示,说明公司地址在三楼302房。
一会儿上去看看……
高望远一边想着,一边给这LOGO拍了两张照片,分别发到了小辈群和家族群里,让他们看看有没有见过。
发完之后,他又抬头,特地看了看那些技术的出处。
宗正卷,就这三个字。
“谁家都有宗正卷,也不写哪家的啊?”他在心里嘀咕了一句,然后也拍下来发到了群里。
“这写的是什么啊?看都看不懂啊。”刚刚发完,高望远就听见高胜根在旁边说。
刚才,老头子也一直在旁边看这块木牌,眉头拧得高高的。
“啊?”高望远看他,“这是在介绍这窗子用的技术……”
“这个我当然知道。但后面这介绍是什么?每个字都认识,但连在一起,一句话也看不懂。”
“哦,这里面用了很多江南一带的木匠切口,也就是黑话。有一些是江南一带的方言的变音,有一些是简称,不了解的人确实很难看懂。譬如……”
高望远随口给他介绍,说了两个之后突然抬起了头,再一次往四周看。
果然,旁边拍照的人也都是一脸迷惑,都处于跟高胜根同样的情况。
知道这是什么,但看不懂后面的具体内容。
这是需要个翻译啊……
高望远若有所思,一边跟高胜根说话,一边继续往上走。
走上一级楼梯,拐角处又站着几个人,他走过去看,果然又是一个装在玻璃罩里的模型,这次是一个斗拱结构,精妙而独到,同样也使用了一项高望远从来没有见过的技术。
与之前花窗一样,斗拱旁边也有一块木牌,列清写明了所有的技术,高望远能看懂,周围其他人则都是一头雾水。
一路往上,每个拐角都是这样。可能因为看不懂,单单停留在某一处的人不多,但肉眼可见的,一楼和二楼的人都不多,基本上都往三楼去了。
三楼也有两个展位,中间用一个走道相连,右边有一个很大的平台。
平台上摆满了木桌木椅,中间错落着玻璃罩,桌边已经坐满,玻璃罩旁边也站着很多,还不断有人在往里走,人流量大得有点夸张。
最引人注目的是,平台入口旁边摆着一个很大的显示屏,上面光影流动,正在演示一个3D结构图!
他拿出来一看,他爹发了一段语音,有点恨铁不成钢地说:“浑小子,让你背谱系表你不背,还有谁配直接叫宗正卷,当然就是班门了!”
同时,他伯也发来了信息,截了木牌下方LOGO中的一个,简略地写道:“班门。”

58if3人氣都市小說 匠心 ptt-723 雕像展示-gk7x8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
高望远站定了脚步。
他看见了一座雕像。
他很难表达自己在看见那座雕像时的感受,甚至很难描述它雕刻的具体是一样什么东西。
他只知道,在看见它的那一瞬间,就有无数的感想与情绪汹涌而来,让他瞬间领会了它想要表达的意思。
它雕的是工匠,古代的、现代的。不光是工匠,还有工人,生产线上最普通的那一环。
他所经历过的一切,刹那间全部翻上了他的心头,汹涌澎湃,迟迟不去。
他整个人都呆住了。
是的,高望远不止是工匠出身,还去当过工人。
他十多岁,还在上初中的时候,就被家里人扔去了工厂打零工,因为是熟人开的工厂,也没人告他童工。
但就算是童工,他要做的事情也一点都不少。
家里交给他一个任务,让他在放暑假的两个月时间里,从零工升级到普通技工。
高望远从小就开始练手艺,工作本身对他来说是没什么难度的,但工人和工匠,所做的事情、带来的感觉真是大不一样。
那一个暑假,高望远体会到了与生俱来从没遇到过的感受,学到了很多东西,也交了几个朋友。
第二年,他从普通工人升级高级技工。
第三年,他进入管理层。
那时候他只是一个初中生,但结合从小学习的手艺,他成为了那家工厂里最强的技工。
高望远确实有过很多经历,体会过很多东西。而如今,它们全部翻涌了上来,让他仿佛重新体会了一遍之前的三十年人生一样。
全是因为面前这个意味不明、连形状都很难描述的雕像。
这也是高望远有生以来,因为一件作品感受到的最强烈的情绪。
周围人很多,很多人只是简简单单地看了一眼就进去了,没有过多的反应。
但也有不少人像他一样,呆站在了这里,全身心地沉浸了进去。
过了好久,高望远才长吁一口气,回过神来,观察四周。
他家传有一套判断身份的方法,因此很容易就看出来了,有这样反应的,全都跟他是一样的身份。也就是,要么是手艺人,要么就是工人,总之都是亲身从事过这个行业的人。
这是一座专门针对他们这种人的雕像……
高望远又在原地注视着那尊雕像站了一会儿,目光终于从它上面移开,产生了深深的好奇。
这是谁雕的?
必是一位了不起的大师吧。
但是这种级别的大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是组委会工作失误,还是什么不为人所知的隐世高人?
高望远本来只是路过看见人多,随便挤进来看看热闹的,没想到进来之后,反而更好奇了。
这种时候还有什么好犹豫的,高望远当然要继续进去看个究竟了。
他顺着人流往里走,动身的时候,旁边刚刚站在他身边、与他同样看着那座雕像的一个人也起身了,吐了口气,赞道:“了不起。”
高望远打量了他一下,目光落到他的胸前:“您是老工人?”
这位老先生头发全白,至少已经年逾古稀。他的身材有点矮小,非常敦实,不过脸上微有病容,身体似乎不算很好。
最值得注意的是,他的胸前士兵一样戴着几枚徽章,有伟人头像,还有几枚上面写着字的。
高望远眼睛很尖,马上就看清了,那是高级技工以及先进工作者的徽章,应该是老人当年在单位上获得的。
听见他的话,老人挺了挺胸,非常骄傲的样子:“对,四十九年老工人!十六岁参加工作,六十五岁退休,一直在当工人!”
“哇,厉害!”高望远伸出大拇指,真心实意地夸奖,说,“我也在工厂工作过,干了三年呢。”
一句话,那老人眼睛就亮了,脸上挂上了笑容,明显亲近了很多。
高望远虽然是大家族出身,但一点架子也没有,很快跟老人互通了姓名。知道对方的名字后,两人立刻更亲近了。
原来他们都姓高,是本家。老人名叫高胜根,老工人,高级技工,兢兢业业工作几十年,六十五岁退了休,现在赋闲在家,有一个孙子。
孙子年纪不大,成绩不好,现在在学木工,刚开始学几个月。
前段时间他生病,花了不少钱,家里支出不少,有点困难。老人不久前才出院,想找个单位返聘,对方约了他在这里见面,结果他到之后,对方说临时有事,要下午晚一点才能见面,于是趁着这个时间,他随意到展销会逛逛,无意中看见了这尊雕像,立刻被吸引住了。
“高爷,你在这雕像上看见了什么?”高望远好奇地问。
“这雕像了不起啊!我也不知道它雕的是个啥,但看着它的时候,就莫明其妙地想起了我这一辈子。年轻时啥也不懂地进工厂干活,拼命跟着老师傅学手艺,到后来独挡一面,被评了几年的先进工作者,又到后来,渐渐有些跟不上趟……”高胜根眯着眼睛回顾自己的一生,最后深深叹了口气。
“以前有些东西,机器做不出来,就咱们一双手才能打出来。到后来,咱们一双手打不出来的东西,机器能做出来,做得比咱们好,还比咱们快。我老想这个,一想就心里不舒服。”
“也不是。机器确实老跟我们抢饭吃,但也有很多东西,只有人做得出来,机器做不出来。”高望远安慰他说。
“对,我刚才一瞬间就想通了。就说这个雕像,机器能做得出来吗?”高胜根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那雕像立在门口,斑驳的树荫落在它的身上,明暗不定,仿佛他这一生,有高光也有低谷。
“这雕像也不知道是谁的手笔,了不起啊!”
“确实,标准大师手笔,也不知道是哪位大师的。”高望远跟他一起回头看,若有所思地说。
两人走进楼里,顿时傻了眼。
刚他们都留意过了,那雕像浑然一体,没有任何指示,旁边也没有指示牌什么的。
当时他们自然而然就走进来了,然而进来之后才发现,这楼一共三层,每层都有两家公司。

ih9me火熱都市小说 匠心 ptt-722 異世-mnern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
“这也太快了吧?”
高望远在群里打字哀号,同时发了一个猫咪打滚的表情,熟练卖萌。
这时候的他,跟之前是在许问面前的样子判若两人。
虽然也是传统工匠世家转型,但算房这样的大公司其实并没有那么闭塞,这帮年轻人全部熟练使用智能手机等现代技术,甚至他们还有一个微信群,建了好一段时间了,经常在里面闲聊。
这次探古,他们中的不少人都参加了,从一开始就在里面较劲,还互相炫耀。
但现在,没一个人炫耀得动了。
他们的头顶上出现了一个新目标,瞬间超过他们不说,还肉眼可见地把他们的距离越甩越开,如果说高望远和田小田刚刚离开石厅的时候,还抱着一点希望可以追上许问的话,出来这么短短一段时间,两个人就一起绝望了。
这速度也太快了,不光是自身技艺储备充足,眼力也必须非常好,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用最快的速度找到那门技术的特殊之处与核心关键才行。
许问现在这速度,代表他对自己的所学掌握得已经熟透了,熟得不能再熟了。
“这本事……我觉得我在哪里看到过。”群里一个人说道,他名叫安两全,也是这次十五家的子弟之一,探古编号甲四。
他家藏了很多古书典籍,他自己从小也看了很多,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就已经识了很多字,能看一般的古文了。当然相应的,他也戴上了厚厚的眼镜,外号安书呆。
“看到什么?”田小田问。
“甲四十二这所见即所得的本事,我在书里看到过。我想起来了,墨工以上,三类精熟精通,所见皆可复制者,为天工一境。”安双全打字速度很快,没一会儿就把这些内容复述发在了群里。
“石木泥水,三类,这人年纪轻轻,就已经天工一境了!”安双全说。
“天工一境!难怪我们打不过!!!”高望远连发三个感叹号,但紧接着又问,“天工是什么,墨工又是什么?天工一境,难道还有不同的境界不成?”
他明明什么都不知道,还附和得这么起劲,安双全发了一个“你是傻狗吗”的表情,接着解释:“这是我在书里看到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听起来还有点玄幻。”
“墨工和天工,是传说中工匠的高级境界。墨工需要精熟一门匠技,达到天人合一的程度才行。一次天工合一是入门,三次天人合一是入境,也就是正式成为墨工。”
这个说法至今也有流传,群里没人表示异议。
安双全说到这里,忍不住有点生气:“高望远你这逗比竟然两次天人合一了,感觉老天还是有点不太长眼!”
“嘿嘿,惭愧惭愧。”高望远“惭愧”的同时还发了一个歪嘴战神邪魅一笑的表情,是真的非常惭愧了。
“墨工咱们都知道,天工又是什么?”田小田按惯例无视高望远,接着又问道。
“我刚说玄幻的就是天工了,传说天工降世,所有工匠心有所感,能同时听到天道鸣音。”
“心有所感?”
“天道鸣音?”
“这是真的玄幻啊!”
一石激起千层浪,很多人潜水在看安双全发言呢,这时纷纷出现,表示震惊。
单只是玄幻故事也就算了,安双全刚才可是明显把这个跟许问挂钩了!
“我说了我是在书上看到的嘛,不过真不是小说,至少那书上不是,是当正经记叙写的。天工是工匠最高的境界,是所有工匠毕生追求的目标。天工一出,世道皆惊。而且他还写了,天工分为三境,要一阶阶地晋级,三境之后,还有一道心关,最后天工无惑,臻至大全。”
安两全打字速度是真的快,一段段长篇大论出现在群里,赶在更多的质疑之前把事情介绍了个清楚。
“还是很玄幻。”高望远说。
“对……跟写小说似的。”另一人说。
“天工无惑,是什么意思?天工就能什么都知道了?这世界上谁能什么都知道?尖端科学家也不行吧?”
“哈哈哈,就是。”
人有时候会有一种感觉,你在讲一件事情,这件事情可能跟你并没有什么关系,但是被质疑了,那感觉就会像你本人被质疑了一样,感觉有些难堪,忍不住想要辩解。
“这个也不好说,古代人见识是比较少,经常会用自己理解的方式解释不明白的事情,但那不代表那是假的。也许确实就是真实存在的,只是他们不懂原理,解释错了方向而已。”安双全原本只是强行解释,但是说完之后,自己也觉得很有道理。
“工匠的事情,本来有些东西就不好解释,就像天人合一,高望远以前也不信,现在呢?狗东西比我们进度都快!”安双全灵机一动,突然找到了一个最好的例子。
“有道理。”
“确实。”
“高望远确实是狗东西。”
“喂!”
“那这样说的话,天工之境确实有可能存在,甲四十二已经到了?”田小田将话题扭回到了一开始。
“是。”安双全回答。
“有意思。”田小田仿佛若有所思,只说了三个字。
“男人,你引起了我的注意。啊,甲四十二快跑!”高望远打字。
“你给我滚!”
许问当然不可能知道这帮人在群里的对话,如果知道,说不定也会吃上一惊。
原来在这个世界,也是有天工的传说的,只是信息比班门世界更少。
在这个世界,不仅天工的传说早已断绝,墨工几乎也不复存在,就连天人合一,在班门世界几乎是顶级工匠的基本功,在这个世界也几乎将要消失了,还是一次机缘巧合才得以出现。
高望远被田小田怒骂,也不生气,笑嘻嘻地收起了手机。
现在探古榜上,许问仍然遥遥领先,高踞榜单一位,高望远也仍然保持着第二,与第三名的田小田同样拉开了一个身位。
刚才那段时间里,其实他也努力过了,探成的技术达到了二十个,堪堪追上了见面前的许问。
但就在他追赶的这段时间里,许问也在以同样快速,不,更加惊人的速度前进,瞬间达到了四十个,再次在他的基础上翻倍。
这种努力追赶,却连对方的尾气灯也看不到的感觉,一向都是他带给别人的,没想到这次竟然自己亲自感受到了。
很陌生,但也的确很有趣。
高望远脸上嘻笑的表情消失,再次变得认真。
现在落后很多,但他还是想试试。
“到了。”船娘招呼。
现在前面人越来越多,高望远嫌挤,决定坐船到平镇末尾,从后面开始。
结果一抬头,他忍不住嘀咕了起来:“怎么这里人也这么多?”
他想了想,还是下了船,往街上走。

hfpcv優秀言情小說 匠心笔趣-721 合作看書-gctmu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
许问拿起手机一看,是微博私信的通知。
其实之前就有了,但一直断断续续的,他偶尔过去看一眼,也没多管。
现在突然密集通知,震动不断,真就有点受不了。
他道了个歉,开始操作手机,准备把通知关掉。
关通知的时候他下拉,看见了最上面的几条私信,目光顿时凝住。
之前他看到的私信没什么重要内容,主要就是看见他的微博之后,过来问是真是假,还有他的身份什么的。
而现在,至少是最上面显示出来的这两条,内容则完全不同了。
那是两家不同的公司发过来的,他们确认他的身份之后,询问其中一些技术细节,问能不能复制,可以的话愿意掏钱向他购买。
不用说,这就是他们这次来平镇展销会的主要目的之一,把那些“翻译”好的技术兜售给其他公司,用来赚钱。
“稍等一下。”这件事很重要,他再次向何章道歉,回复私信,给他们指路自己家展位所在地,让他们去那里看看,有没有自己想要的。
打开私信栏,他才发现这样的信息不少,刚才来的那一阵几乎全是这个。
信息太多,一个个回复有点麻烦,最好能设个自动回复。
许问不是很经常玩微博,他记得有这个功能,但要找到还得花一点时间。
这时候,何章一直盯着许问看,荣显想了想,开口搭话:“何大哥,刚才说的合作是什么?跟我也说说呗。”
“是这样的。”何章想了想,也没耽误时间,就说了起来。
他这次来平镇展销会,虽然也弄了个摊位,但主要不是来卖东西的,而是来买东西的。想买的,就是那些传统技术。
他给他们讲了一下自己目前的困境,公司太小太新,很难找到合作方。大的传承门派店大欺客,很多也把技术相关的内容当成自己的技术机密,轻易并不愿意外传。有些愿意外传的,要么拿出来的就是些无关紧要、没有竞争力的东西,要么就开出不合理的高价,合作难度非常大。
说到这里,何章又想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那事,忍不住有点牙痒痒的:“还有他妈趁火打劫的,跟我说要我们公司的股份,上来就要49%,说是技术入股。滚你/妈的技术入股,我公司又不是没你的技术就活不下去了!”
这真的是狮子大开口了……
“这就是开价吧?还可以继续谈的?如果他们拿出来的技术真的具有核心竞争力,你们付出一部分的股份应该也不是不可以,也许还能缓解一些资金困难?”
荣显说得冷静而妥帖,很有道理,完全不像他的年龄,何章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
“确实,我也想过,合理的股份要求不是不可以接受。”他在“合理”两个字上加重了一下,“但对方的态度非常坚决,说49%就是49%,还跟我说没事,他们只要49%,我还有绝对控股权。”
“去他妈的绝对控股权,合着他们一分钱不掏,就把我的公司拿走一半,还是我占了便宜?”何章想想就很生气,“而且他们谈生意时候的那态度,臭气熏天,还自我感觉良好。再说了,技术归技术,技术是很重要,但一家建筑设计公司能只有技术吗?传统技术的市场化应用、设计师的个人审美和风格,哪个不重要了?单靠技术能撑起一家公司?那那么多老的工匠门派和家族是为什么做不下去的?”
何章一肚子气从昨天憋到今天,终于找到一个机会直舒胸臆,忍不住就长篇大论说了起来。
说完他才觉得不妥,瞬间闭嘴,有点尴尬地看了一眼许问。
昨天他是甲方,昆井是乙方。刚刚他说了想跟许问谈合作,他是甲方,许问变成了乙方。
甲方在一个乙方面前一个劲儿地说另一个乙方的坏话,是不是不太妥当?许问会不会觉得我这个人很难合作?
然而这时,许问已经设好了自动回复,抬起头来,看向了何章。
“传统技术的市场化运用。设计师的个人审美和风格。”他把何章刚才话里的关键词重复了一遍,点了点头。
“对,我一直认为,这才是核心。”何章迅速看出了许问的意思,冷静下来,认真地说,“说个不好听的,不要这些独门技术,专用那些最基础的,我的公司也做得下去。技术一直在变革,在改朝换代,没了旧技术,还有新技术。最重要的,是抓住当下人群的喜好,引导他们的审美,做出符合他们需求的东西。技术是实现手段,真正关键的,还是人。”
许问一时间没有说话,安静着,若有所思。
过了一会儿,他笑了一下,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就算你这样说,该要价的时候,我还是会要的。毕竟,技术是实现手段,设计得再好,只是图纸也没用,有些效果只有相应的技术才能实现。”
“有这种技术?不对,我是说,这种技术也可以卖?”何章听出关键,眼睛马上就亮了。
“可以,我们公司没有机密技术,所有技术全部都可以出售,只要你看中。”许问说,“现在我们的展位上已经有一些准备好的技术了,主要出自班门宗正卷以及奇玉石料厂的孟氏绝学。你有兴趣的话可以直接去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的。”
这也是他刚才设置的自动回复的内容。
何章犹豫了一下,问道:“你探古出来的这些技术,也都在销售的范围内吗?”
“在,你有看中的?”
“你刚才提交的这个暗榫的结构……”
“可以,这个暂时不在我们的技术库里,不过你需要的话我们随时可以整理出来。”
“太好了!大概什么价格?”
问到这里的时候,何章还有点不好意思,不是不好意思谈钱,是想到了自己刚才的话。
“我们的技术有不同的评级,级别不同价格不同。加个微信吧,我把价目表发给你。”许问说。
“好!”何章跟昆井打了一晚上交道,都已经做好跟传统向的这些公司打交道的准备了,突然回到自己最熟悉的步调里,舒服极了。
等到他实际看到许问发过来的价目表时,昆井带来的对比就更强烈了,再联想到刚才一路上许问给两个少年讲解的那些技术,他甚至有冲动当场掏钱。
他看着许问的微信,冷静了一下,问道:“我可以继续跟着你们,再看看探古的过程吗?”
这是他非常熟悉的领域,他继续补全着宗正卷,而高望远这样的竞争者会发现,许问探古的效率又提升了!

kj8jm精华都市小說 匠心 愛下-717 自我修養閲讀-k0jc9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
听见许问的话,高望远有些疑惑,但还是走进了他所指的房间。
那房间被用来做了办公室,里面摆了办公室,旁边坐着人。看见高望远进来,一个人站起来问道:“请问……”
话没说完,高望远抬起了手腕。
那人看见他的手环,仍然一脸迷惑,旁边同事想了一想,明白了过来,连忙把他拉到一边,小声说了几句话。
那人又问了几句,仿佛这才明白过来,让开位置道:“请进吧。”
许问把他们的表情收在眼底,在心里叹了口气。
果然,对于普通人来说,未必都会注意到这样一个活动,对它也未必会感兴趣。
要让所有人都喜欢并接受传统技艺,打从心底认同它,是件非常难的事情,而且任重道远。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此时在网络与现实的一些角落,这个活动已经吸引了很多普通人的注意。
高望远走进屋子,东张西望,然后定睛看向了左边的墙壁,一脸疑惑。
许问微一扬眉,笑了起来。
高望远不像西漠队那些工匠一样,可以一眼就看出长短距离尺寸,但对于这样的数据,还是有基础的敏感的。不需要用尺子,他也能看出屋内的宽度与屋外不一样。
果然,高望远拿出工具,开始测量,他说:“里面窄了六寸,有夹层。”
一个工作人员迷惑地看他,说:“不可能,这房子在修的时候我就已经在这里了,我看着它修的,哪有什么夹层?而且六寸,就二十多厘米,不是墙的厚度吗?”
“不是,算的时候已经把墙算进来了。”高望远里里外外看了一圈,肯定地说,“只有六寸,不会是密室,一定是夹层。”
他走到左边的墙壁旁边,伸手敲了敲,有些疑惑。
许问也过去敲了一下,与他对视一眼。
是实心墙,那不是有夹层的声音。
但是里外数据的差别也不是假的,真实存在。以修这房子工匠的水平,怎么可能平白无故修一堵多厚六寸的墙?
两人没有交流,不约而同移开目光,开始在墙上敲敲打打。
遇到有办公桌的位置,还礼貌地请工作人员帮忙移开,好让自己看看那一处的墙壁。
工作人员非常配合。一来是有手环的要求,二来自己也很好奇他们的判断——这可是他们天天都要呆的办公室,里面会有什么样的秘密?
没一会儿,田小田也加入了,手法规范,表情认真。
荣显和高小树对视一眼,也跑过来胡乱敲打,这是纯闹着玩儿,不过许问一直纵容他们对世界保持好奇,这时当然也不会阻止他们。
结果没一会儿,高小树叫出来了:“呀,这里声音不对!”
“嗯?”荣显就在他旁边,第一个跑过去敲了一敲,也叫了出来,“对,那边是咚咚咚的,这边是当当当的!”
那是在房屋靠里的右下角,许问立刻过去,确定了空心的范围,大概两尺方圆,并不大。
然后他又摸索了一会儿,道,“这里有个机关。”
“还有机关?”旁边几个人异口同声。
很简单的机关,但确实非常隐蔽,不留心根本找不到。
许问很快打开了它,移开一块侧板,露出了里面黑洞洞的夹层。
“真有!”工作人员吃惊极了,连忙问,“里面有什么?”
许问正要去摸,被田小田阻止:“稍等!”
她背着个很时尚的双肩包,这时把背包取下来,从里面拿出一双塑胶手套,递给了许问:“戴上它再摸。”
很规范,这一个是为了安全,二个是为了里面可能有的东西,防止沾上指纹。
“是我疏忽了。”许问迅速认错,戴上塑胶手套,这才把手伸进密室。
没一会儿,他摸了个杯子出来,放到旁边地上。
“真有东西!”工作人员们又吃惊了。
那是一个粉彩花鸟描金酒杯,胎色洁白细腻,绘画自然精美,色泽至今也很鲜艳。描金的部分稍微有些黯淡,但也看得出细致均匀,整个杯子几乎没有缺陷。
许问又摸了一会儿,摇头道:“没有了。”
“这里怎么会有夹层,还有这么个杯子放这里?”一群人表示疑惑,而这种时候,就是荣显发挥的场合了。
“这里是仆人房,这种杯子,肯定不是仆人能用的,但它肯定很贵。仆人一开始跟修房子的工匠勾结好了,做了这么个夹层,趁宴会之类的时候偷东西出来,藏在夹层里,逃开主人搜查。等到风声过了,再把东西偷偷地拿出去卖了换钱。宾果,必是这样!”荣显打了个响指,声音朗朗地说道。
猜得很合理,大家也没什么可反驳的,就算有,也没有证据支撑。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个巨大的发现,这个地方有当初设计留下的夹层,夹层里还有东西,确实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
杯子虽然是许问发现的,但是归属权仍在石厅。
工作人员叫了管理过来,给他讲了刚才发生的事情,把夹层和杯子指给他看。
管理也很吃惊,打电话向上汇报之后,小心翼翼地将杯子包好收起,准备登记过后将来作为藏品展出。
可想而知,将来它展出的时候,石厅必将又多出一段传奇佳话。
这比得了个杯子更让管理高兴,他握着高望远的手,连声道谢。高望远也很耿直,一指许问:“跟我没关系,是他发现的。”接着,他拿起手机,看着自己不久前填写完,准备上传的信息,皱起了眉。
“你在疑惑,按道理来说,这里不应该有这么一堵墙?”许问了然地问。
“对!这结构上不合理啊。”高望远要上传的这个东西,主要就是在论证有限人工条件下的完美结构,但很明显,这墙这样变厚了,当然就不完美了。
“其实还是合理的,你看到这里没有,他做了一些掩饰。”
许问向上,指出房梁上的某个部分,高望远抬头看去,片刻后恍然大悟:“我靠这也太狡猾了!在外面看是合理的,在里面看又是一个样子。有必要吗?做这么多伪装,人家真的能看出来?”
“这也算是一个顶级工匠的自我修养吧。”田小田讲了一个并不好笑的冷笑话。
“你上传吧。”高望远对许问说,“这两项技术应该都是你的,不对,是三项。里外的整体结构、隐藏结构还有这个机关。”
他说得很诚心,许问想了想,也没有拒绝。
拍照提交上传一串流程做下来,过了一会儿,许问名下的技术又多了三项,现在总计二十,遥遥领先所有人。
“嗯。”许问笑着点了点头,好像是对连天青说的,又好像是在回应这两个年轻人。

c2z7i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匠心 txt-716 技藝傍身分享-zyqyd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
许问转头,看见两个人,一男一女,一高一矮,男俊女帅,看上去还挺配的。
两个人都很陌生,许问确定自己不认识,他转过身,问道:“二位是……”
“我叫高望远,编号甲一。”
“我叫田小田,编号甲五。”
两人异口同声,同时自我介绍,介绍的格式一模一样。然后田小田眼睛一瞪,开骂了:“你干嘛!”是对着高望远去的。
“人家在问问题,难道我应该不回答吗?”高望远对着她翻了个白眼,不客气地说,“倒是你,这是石厅,展销会期间是我高家的地方,你来干嘛?”
田小田也不说话,就扭着手腕对他晃了一晃。黄色的手环戴在她的手腕上。身为探古活动的参与者,她有资格进这十五座宅子的任何一个地方。
高望远又翻了个白眼,但这次他没话可说了。
田小田得意地一笑,转向许问时态度瞬间变得严谨而认真。
她问道:“请问您是甲四十二号选手吗?”
高望远用力抿嘴,没有说话,但目光直盯许问,摆明也是冲着他来的。
许问听到两人自我介绍的方式,就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甲一和甲五,排名都很靠前,证明他们报名也很早。
其中一人姓高,很有可能跟算房高家有关,多半就是他家派出的参赛者。另一个姓田的……许问之前看资料的时候也有点印象,这十五家里,好像也确实有一家是姓田的。
这两个人会知道他在这里也不奇怪,通过提交的技术,他相当于一路上都在留下痕迹。
“我是,找我有什么事吗?”许问简短回答。
两个人一起瞪大了眼睛,闭上了嘴,仿佛不知道该说什么。
两张不一样的脸,却不约而同做出了一样的表情,感觉非常有趣。
“二位不会是看到了我上传的纪录,感到了吃惊,也没有多想,就过来了想看看情况吧?”许问的目光扫过他们,笑着问道。
两人的嘴闭得更紧,许问知道自己猜对了。
这样的人许问见得也不算少了,他看了高望远一眼,发出邀请:“既然如此,那不如一起走走?”
“好!”又一次的不约而同。
许问推开那扇非请莫入的门,门后有个人守着,验过他们的手环就放他们进去了。
这地方看上去挺神秘,对普通人来说其实没什么好看的。
它位于石厅的最后面,建成的时候,是给下人居住的,因此结构和样式都比较简单,没什么装饰。
对外开放之后,这里由于缺乏展示性,被开辟出来作为办公室和储藏室,相当于办公区域,当然不许人随意进入了。
荣显看见非请莫入四个字就有点兴奋的,结果实际一看,立刻失望了。
“这里看着不起眼,其实大有学问。”许问看见了他的表情,笑着说。
“是,这里当初被破坏得比较少,后来也没怎么修复,基本上保持着建成时的原样。”田小田环视四周,道。
高望远同样环视四周,赞同地点头。
许问马上意识到了:“你俩之前都没来过这里?”
“没有。”再一次异口同声,不过这一次两人的态度还算平和。
“我不想从这里开始,打算把它放成我的最后一站。”高望远解释。
“我也差不多,是从平镇另一头开始的,听说了你的事,才专门赶过来。”田小田说。
“这个院子挺有意思的。”高望远的注意力回到房屋本身上,他走到围墙旁边,从那里往屋子的方向走。
许问盯着他的脚,他迈出的每一步都一模一样,刚好六尺,像是尺子量出来的一样,一点也不差。
不愧是大家族大公司的底蕴……
东南西北各走了一遍,高望远记下几个数字,大家都知道这是什么,是这个院子以及各房屋的尺寸数据。
然后高望远抬头,田小田看着他笑道:“长宽好量,高怎么办?你总不能贴着墙走上去吧?”
“量影子啊?”高望远奇怪地看着她,“小学生都会的。”
“但这地方这么窄,影子都不是直的,怎么量?”他这一眼其实也不是嘲笑,但田小田还是被他看得有点生气。
“有一套方法……”高望远沉吟着,正要介绍,旁边许问先开了口。
“一丈一尺一寸。”他抬头看了一眼,随口报出数据。
高望远和田小田一起愣住,高望远瞪了一会眼睛,道:“先说好,我不是不信你,但我还是要验算一下。”
许问微笑着,没有说话,只比了一个请的手势。
高望远立刻埋下头去,先是测量,再次计算,用了一套极其复杂的方法,最后得出了数据。
他抬头看着许问,有点呆呆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一眼即明。”许问回答。
荣显悄悄在旁边给许问比了个大拇指,小声对高小树说:“有够装逼。”
“一眼就看出来了……”高望远则发了一会儿呆,苦笑道,“我爹说我是十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原来跟真正的天才比,我也就是个屁。”
“这个跟经验也有关,时间久了,很多人都能做到。而且在现在这个时代,各种激光测量工具比以前方便多了,这个本事,也就能装装逼而已。”许问一边说,一边敲了一下荣显的脑袋。
荣显抱着头,嘻嘻笑了两声,道:“但装逼也行,还是很酷啊!酷就是酷。再说了,现在是和平年代,随便都有测量工具。万一不是这时候呢,末个日,穿个越啥的,工具不傍身,本事总不会丢的嘛。”
新潮少年随口胡说,末日穿越都是故事里的常事,一点也不稀奇。
许问听在耳朵里,却轻轻咯噔了一下,似笑非笑地看了荣显一眼。
“技艺傍身,有道理,我还是要练一练。”高望远很同意荣显的话,认真地点头表示。
他还挺果断的,下定了这个决心,就不纠结了。
他拿着得出来的数据继续计算,一边计算一边念念有词,最后抬头道:“果然,这个房子建得很妙,他用的这些技术,这样的结构大小刚好能把它支撑起来,把空间最大化。这样货存得多,人也住得舒服,确实是精心考虑过的。”
这也是探古过程的一项发现,高望远打开小程序,拍照上传,到最后一步的时候稍微犹豫了一下,对许问说:“这里有个协同人,刚才那个数据是你提供的,我把你的名字写上去。”
他只是告知一声,许问还没有回答,他就把甲四十二的编号填在了那里。
其实他不填许问也不会觉得怎么样,毕竟只是一个数字,更何况高望远最后又自己验算了一遍。

vgay8精彩玄幻小說 匠心-715 預算鑒賞-z7qng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
甲四十二当前的位置其实很好被定位。
他提交上来的每一项技术都要附上照片,虽然这些照片只集中在宅子的某一个特殊部位,但明眼人还是能轻易看出来那是什么地方、什么位置的。
到现在为止,他还在石厅里没出来,甚至都没到再后面一般不给人进的地方。
算房高犹豫了一下,打了个电话回去,含糊其词,重点是遇到这样一个人的话,一定要以礼相待,千万不可怠慢。
当前这十几件手艺,件件透着古意,匠心独运,极具巧思。
关键是,这些手艺兼收并蓄,风格各异,这家的传承绝对不可能小了,必定是曾经的大门大派!
“我们听说了,已经在留意了。不过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这样的人要进后院。”对面那人道。
“还没有?这么久了?”算房高皱眉,抬头又看了一眼对面的屏幕。
新的待鉴定的技术刚刚刷出来,算房高只看了一眼,瞳孔就自紧缩,微微露出了一些不可思议的表情。
他前面提交的技术门类也多,但基本上都是建筑方面的,但新出来这个,竟然是相关书画,是一门裱画技术?
这跟建筑可真是一点也不搭辙,更让人有点烦恼的是,十五家里的确有擅长书画装裱的,但不在今天在场的五人里……
而甲四十二刚刚提交的这项装裱技术,也一如即往并不在十五家事前准备的资料库里。
也就是说,眼前在场的这些人和已有的信息,无法支持他们判断这项技术,必须得请求场外援助才行了……
五名老者面面相觑,最后还是算房高苦笑一声,拿起了电话:“还是我吧……”
…………
与此同时,许问确实还在石厅里没有出来。
他被算房高在石厅里展示的东西吸引住了。
算房高擅长的是工程预算,一项工程需要多少人、多少时间、多少材料,分几个阶段进行,在工程开始之前都要做好预算。不能事到临头再来考虑,搞得临时调度,捉襟见肘。
许问对这项工作并不陌生,在班门世界,正式启建逢春城之前,他就和阎箕还有秦连楹一起做了大量的相关工作。
这两个人一个在内物阁,一个在京营府,都是这方面的好手,也是特地调过来跟他配合——给他做个指导的。
而那时候,为了更好地进行相关工作,许问又自学了一点现代工程预算相关的知识。毕竟一城之地实在太大,出问题的话惹出来的麻烦太多。虽然不在一个世界他有逃命的手段,但也不想随便就被下令砍头了。
再说了,可以的话,谁会希望自己在做的工作失败呢?
所以,对于古代工程预算,许问绝不陌生,甚至还有一点心得。
不过算房高立身京城,皇家预算师出身,直到今天仍然屹立不倒,肯定是有自己的绝活的。
算房公司在石厅设置了很多展示,他们展示的方式很有意思,不是列一些枯燥的数据,而是直接就在整个石厅,直接拿着这里打比方。
石厅各处,新建的话,这里需要多少材料多少人力,折合起来多少钱,里面的每一项摆设每一个家具当前市价多少,旁边全部都用牌子标明写清,房间门口再来一块大牌子,把所有项目全部总计列明。
再没有什么比钱更直观的了,石厅的人非常多,无数人围着这些牌子指指点点地讨论,还有人拍照发到网上或者群里,跟更多人热议。
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许问也被这个吸引过去了,默默地看了一会儿,然后环视四周,观看整个房屋的情况,默默心算,把算房公司的数据与自己的进行比对。
确实很厉害。
看了一阵之后,许问承认。
预算这东西,其实是有一定的模糊性的,通常来说,算到一个大概就行了,不需要过于精确。
譬如砖的数据,在房屋上,精确到千位数都可以接受,百位数已经是强者,十位数个位数,很难做到,难度翻倍都是往低里说了。
但算房高就能做到。
一砖不错是他们家的业内传奇,其实一般来说他们也很难达到这种程度。
但是两位数以内,一般都是没问题的,并且能够保证。
许问自己心算了一下,发现他们的数据确实跟自己的极为类似,就是更细致。
而工程预算方面,不管有没有必要,肯定是越精越好。
你先算够数,事后再留出容错率都可以。
许问不知道算房高是怎么算的,但这方面的本事,自己确实是有所不及。
不仅如此,许问还留意到另一个关键。
眼前的材料名称与许问知道的并不完全一致,价格他更谈不上清楚。
其实他现在的问题就是,古代的东西他知道得够多了,现代什么情况有点两眼一抹黑。
许宅的预算现在还没做,想要做好的话,要么请算房高帮忙,要么自己向他们学些东西。
鉴于许宅的特殊情况,许问确实比较倾向后者。
要学人家的独门绝技,那就得拿东西出来跟他们交换了。
不知道他们会需要什么,要说的话,秦阎二人教他的一些东西,跟高家展示在这里的好像也不太一样……
许问把这件事记下来,继续“探古”。
又一项项技术化为图片和文字,通过手机传了出去,许问已经习惯这项工作了,越来越得心应手。
甚至他开始跟连天青比速度。
连天青不断观察许宅,左顾右盼寻找新技术,许问与他做同样的事,看看谁更快。
这项工作大部分时候都是连天青占优,毕竟他只需要指出来就行了,辨认是什么技术把它介绍上传到小程序上是许问的活。
但偶尔,许问也能捡漏,发现一些连天青错过的角落。
每当这种时候,许问都特别高兴,好像在什么重要的比赛里获得了胜利一样。
许问从来都不敢懈怠,因为越是接近连天青,他越能意识到自己距离一个天工有多远。
必须达到这个程度,才能实现自己的目标。
他一直这样告诉自己,所以每一点微小的进步,都会让他非常高兴。
“想到什么好事了?哥你怎么笑成这样?”荣显越看越怪,忍了半天,终于忍不住问。
“没什么,就是觉得以前的先辈很了不起,能像这样接近他们一点,感觉很高兴。”许问摸摸他的脑袋,说。
“嗯,也对,这感觉,就像在直接跟他们说话一样!”荣显瞬间领会了他的意思。
许问抬头,这时候正巧连天青就站在荣显和高小树身边。
年长与年轻,虚与实,古与今,形成了异常鲜明而有趣的对比。
许问笑了,一抬头,正好到了一道门的旁边。门虚掩着,旁边挂着“工作重地,非请莫入”的牌子。
许问有手环,这种地方也是可以进的,他正要推门,突然听见身后传来异口同声的两个声音:
“麻烦请稍等。”

3ciuq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匠心 txt-714 不公平看書-y77g6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
官方确实是为这次展销会花费了大量的心思。
平镇入口处的一家商铺被租用了下来,作为探古活动的接待处与报名处。
同时,这家对面的一个店铺也被租用了下来,做成一间茶铺,摆了几块大屏幕,请了一位老师傅。
一块大屏幕上会实时显示探古活动当前的进度——所有提交后获得认证的技术,都会显示在这里,由这位姓田的老师傅细细讲解给大家听。
这位老师傅来自田家,是十五家之一,就算在所有的十五家里也是出了名的博闻强识。
他当然也是顾问团的成员,但今天没轮到他值班,主办方邀请他来这里为普通人讲解,田师傅欣然同意,已经在这里讲了大半天了。
他口有点渴,端起杯子喝了口水,顺便拿起旁边的平板看了一眼探古活动当前的整体情况。
到目前为止,一共有一百八十五个人报名参加探古活动,当前提交最多的那个人一共十个,最少的暂时一个也没有,人均大概五个。
这个参与人数比主办方之前想的还要多一点。
当然,这也是因为他们最后放低了条件,只要有证,不管是哪个门类哪个级别的职业证书,都可以参加活动。
其实一开始主办方考虑过是不是不要门槛,增加活动的大众参与度,后来想了想,还是算了。
一个重要原因,拥有评审与讲解资格的师傅们人数有限,十五家加起来也没多少。
放开资格限制随便谁都可以参加,万一真的出现那种屁都不懂就会胡说八道的怎么办?
一看就是假的也就算了,万一说得真实可信,把老师傅们都骗过去了,回去再揭穿,丢人事小,这活动还有没有可信度了?
所以虽然很遗憾,但他们还是给参与者进行了限制,只有满足条件的人才能参加。
毕竟传统技艺源远流长,中间的不确定性实在太多了。
但官方也并不想因此就把普通大众给放弃了。
这次活动的第一大目的,是促进双向交流,促进传统技术的现代商业化发展;第二大目的,就是向大众推广传统技艺,培养新的审美形式,为传统技艺扩大市场了。
只有更多的人喜欢与认同,传统技艺才有更大的可发展的空间,这是十五家的共识。
他们能抵抗住时代潮流的冲击,坚持把家族和产业发展到今天这个程度,保守落后是做不到的,必然要有足够的远见。
所以,为了提高活动的大众参与度,他们设置了这个茶馆,没有要求,有兴趣的人都可以来歇歇脚听一听,甚至连这一杯好茶也是免费的。
活动开始到现在,结果出现得还比较多,人均五个左右的技术,一百八十五人,就是九百多个。
这个数量确实不少,但大部分都可以在数据库里找到,其中重复的也很多。
参与者没写名字,只有编号,登记的时候给他们做了个简单的归类,甲是有固定传承的,乙是有展销会摊位的,丙则只有最基础的证书。
可想而知,丙类参与者数量最多,乙类最少,而当前的成果,主要集中在甲类参与者身上——十五家的子弟,也是可以参与这次活动的。
田师傅眼界之广在全部这十五家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单看编号名下的技术,他就能看出来这个人是谁。
譬如现在编号甲零一的这位,探出技术十项,全部都是房屋结构方面的。
这人一看就是算房高家的,名叫高望远的那位。
他在算房高家的地位类似于陆远在班门,是新一代里将要接受传承的那位,是高家的未来之星。
排名第二的甲零五,是他们老田家的,找到了八项不同的技术,成绩也很不错。
后面六个七个的都不少,很多并列的成绩。
总地来说,这些人提交的技术绝大多数都是田师傅熟悉或者听说过的,重复的也不少。
然后他目光向下,落到了编号甲四十二的那位参与者身上。
到现在为止,他只提交了两项技术,两项都引起了他的注意。
佛光雕,他跟方家关系不错,一眼看出这是什么。
当时他就有些惊讶。
这技术不是失传了一大半了吗?怎么还有人知道?
他是仅仅知道,还是掌握了这门技术,可以把它复制出来?
如果是后者的话,方家这次活动可真是参加得可真不亏。
相比较而言,第二项技术简单一点,但也很有趣,重要的是,田师傅确实从来没有听说过!
是偶然出现的独立技术,还是全新的传承?
田师傅接着特地留意了一下,这号下面却没消息了。
他不知道许问这是被扣下了,还有点失望。
排行榜这东西始终都是非常吸引人的,田师傅讲解的时候,还顺便给他们讲了一下高望远等人的技术体系以及来历——这也算是对各家的一次很好的宣传。
这很有代入感,坐在这里的很多人兴高采烈地讨论着,好些人找到了支持的对象。
支持高望远的最多,毕竟他的成绩最强势,高家一砖不错的故事也很吸引人。
支持第二名田小田的的也不少,这名字可爱,还是田师傅的后辈,也算爱屋及乌。
“你们不觉得有点不公平吗?”人群里突然有个人大声说。
他站出来,指着大屏幕,手从第一个一直往下滑,“这一溜排前面的全是这帮人,评审的也是他们的,参赛的也是他们的,这不是裁判下场?人家怎么跟他们打?”
“这宅子又不是他们家的,也不是他们建的,大家都是外来户,凭什么不能参加了?”一个高望远的支持者反对。
“对啊,而且都是匿名的,评审团也不会知道是谁。”田小田的支持者表示同意。
“少自欺欺人了。田老师都能看出来,他们看不出来?都是自己家人。我敢说这榜上排名靠前的,田老师全认识!”那人说着,看向了田师傅。
田师傅端茶在手,沉吟片刻,点了点头:“确实。虽然我们尽量选了比较年轻的孩子参加,参加前也特地留意了一下,没让他们提前平镇,都是今天才到的。但单就评审而言,确实很难完全回避。从这方面来说,这些孩子的确是占了便宜的。”
他说得坦诚,那人也不好意思这么咄咄逼人了,气势稍微收了一下,说:“这样的话,我要换个人支持了……”
他的目光在榜单上扫了一遍,指向了甲四十二号。
“我支持他!田老师你刚才说,这两项技术,你也不清楚是吧?那他就不是你们的人了。那我就支持他!”
“你这不是纯杠吗?你支持他有什么用?他现在才两项。半天没添新的了,输定了!”高望远支持者有点不爽,讪讪地说。
“我这就是一个态度……”那人话音未落,突然间,叮叮叮叮的声音不断响了起来。
所有人同时抬头,茶铺里突然间安静了下来。
一俄户籍,屏幕上连续刷新出十几条新技术!
瞬间的安静,然后瞬间的嘈杂。
“哗,全是一个人的,太牛逼了!”
“十七条了,瞬间窜到第一了!”
“哇,还在增加,太牛了!”
“甲四十二,都是他的!”
“这些技术,田师傅你知道吗?”

ip1si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匠心 ptt-713 雅與俗看書-g0pt7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
与此同时,石厅那边,何章此时的想法与这边的大师傅们有些微妙的相似。
许问这究竟是忽悠人的,还是认真的?
如果是前者,他忽悠人的水平真的不低,有点离谱;如果是后者……那就更离谱了。
何章将信将疑地跟着他,旁边两个小的倒是讨论得很热烈,非常相信许问的样子。
何章又看了看荣显穿的衣服,全部都很不起眼,但他却看得出来,全部都是昂贵的大牌子。
这种出身,他家里人应该不会让他跟着一个骗子吧?
连天青虽然那样说了,但明显也并没有打算直接给许问开挂。
他没有直接把自己的结论告诉许问,而是左顾右盼,看到“有意思”的东西,就提醒许问去看。
“这个挺有意思。”
“那个也不错。”
他这样一提示,许问就会关注。他现在石木两科俱已大成,泥水学了一大半,而这三科的内容,他几乎全部都是在班门世界学的,也就是所谓的“古代”。
这些技艺放到现在,就是真正的传统技艺,其中相当一部分都已经失传了,另一部分就算流传到今天,名称也完全不同。
但许问没有在意这个,在一个信息封闭的年代,这种事情太正常了。
于是何章看见的就是,许问几乎每走一步,就会停下来,拿起手机拍照,然后一边给旁边两个小孩讲解,一边把同样的内容往手机上登记。
他动作很快,每提交成功,就会发出“叮”的声音。一路上,叮叮叮的声音响个不停,几乎就没停过。
然而渐渐的,何章却又想不到这么多了。
探古活动需要的只有技术的简介,许问提交的内容也不需要太细,只是一些简介。
这里面没有枯燥的细节,只有最富于想象力、最巧妙的那些部分。
古代工具匮乏、人力有限,这带给工匠们极大的限制。
在这样的限制下,工匠们被逼着需要用自己的人力与脑力去解决大量的问题,有很多东西都是不可为而为之。
而极限与极端,常常能爆发出最强烈的光芒。
那是人的美,人的心与思想之美。
走着走着,何章在许问的引导下,沉浸到了这种美里。
很多人走在种宅子里会产生代入感,通常是代入成生活在这里的人,想象自己穿行其间,宁静安祥的样子。
但何章的沉浸,却是让自己代入成了当年建筑这幢宅子的工匠,他们绞尽脑汁、螺蛳壳里做道场,怎样在有限的条件下竭尽全力地发挥。
每一次突破、每一次成功的应用,都会给他带来无以伦比的成就感,而当看见一座新宅、一座大宅拔地而起,那种满足感,会是像神一样吧?
神会造物,人也会造物。
而这时,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连天青皱起了眉。
“庸俗。”他环视四周,非常不满。
许问没有回答,嘴角却是微微一翘,听得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荣显马上留意到了,赶紧问,一边问还一边东张西望,生怕有什么自己错过了的笑点。
“这宅子建于两百年前,清乾隆时期。时代相对来说比较晚,技术进一步发展,相对比较成熟。所以就技术而言,这宅子是比较成熟的,很多地方都值得看看。后面修复它的人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尽可能地还原了这些技术。”许问说。
“那它什么不行?”荣显非常机灵,第一时间察觉到了他的言外之意。
“你觉得呢?”许问反问。
“嗯……”荣显思考了起来。
“你也可以想一想。”许问对高小树说。
两个少年一起冥思苦想,何章也跟着一起想。
环视了一阵四周,他终于忍不住说出了心中真实的想法:“这宅子的风格和装饰太俗气了点吧?”
他设计师出身,有自己的审美,其实早就想说了,这宅子真是建得有点俗气。
它整体以黑色和金色为主,这两种颜色搭配起来其实并不坏,设计好的话可以显得庄重富丽,优雅大方。
但是这里,随处可见的都是铜钱和招财意味的装饰,正厅旁边还有一棵摇钱树,后面木雕屏风上金字写着石巨富的生平事迹。
这里的整体元素都显得非常满,各色雕刻花样非常繁多,但也不免挤得满满的,看上去感觉有点胀眼睛。
“我们接活的时候有时候会碰到那种暴发户,跟这个真的很像。上来就要全套红木,有啥上啥。分不清好赖,还容易被忽悠,总之就是用料越多、雕花越多的就越好。你费心思给他设计吧,他还嫌这里那里没给他填满不好看。”何章说到这种客户就是一肚子气,“然后你发现,所有东西按最贵最大最重的给他填满就行了,根本不用费心思!”
何章说着有点来气,一时间忘了控制好音量,声音有点大。
荣显在旁边大力赞同:“对对,我也去过这种人的家里,我靠,有没有一点审美了,满屋写着一个钱字,丑爆!”
许问听得好笑,但他也不算太认同。他顶着连天青的目光摇了摇头:“每个人的审美都不一样,你觉得好的,人家并不一定,更何况是人家自己的房子。”
“胡说。”连天青不赞同地道,“美的就是美的,丑的就是丑的。有些物事不知其美,只是不懂而已。”
许问只能出声跟连天青对话,这时候当然不方便。
结果没想到何章先开了口。
“哎,也对。审美受到多种因素影响,有先天也有后天。本来就是商人,要他们有跟正经文化人一样的审美,也是太强求了。而且这是人家自己的私宅,当然是就着人家自己喜欢的样子来,开放给咱们参观,咱们已经是占了后世人的便宜了。”
“何谓先天,何谓后天?”连天青认真听着何章说话,问许问道。
他问得很认真,是想许问现在就回答的。
恰好初中生高小树一脸迷茫,看上去像是什么也没听懂的样子,许问于是就着这个机会对他解释:“你会不会经常觉得,一样东西你觉得好看,别人都不这么觉得?”
“有!”这是很多人都会有的经历,高小树也毫不犹豫地回答。
“这中间的原因很多,有基因方面的,基因是生物学概念,是生命的基本信息……”
许问说到一半,被高小树打断:“我知道基因是什么,生物课上学过的!”
“嗯,是的,有一部分审美的喜好刻在你的基因里,天生就注定了你会喜欢什么样的东西。另一部分是后天培养的,你以前见过的、让你哭过或者笑过的、给你留下深刻印象的都有可能改变它。它会不断改变,甚至被欺骗、被驯化。”
荣显深思,何章意外地看了许问一眼,高小树则有些恍然。
而连天青,他一脸的若有所思,喃喃自语道:“基因……”
许问听见了,他觉得有点好笑。
看来连天青又要给自己加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