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rbn6超棒的都市小说 九天仙緣 ptt-第三千二百五十章 神卷之母相伴-0lfs5

九天仙緣
小說推薦九天仙緣
“嗯!?”
六位魔神岂能放过柳牵浪和魔命邪卷,彼此张望一眼,便开始有了进攻动作。
他们身形并没有靠近柳牵浪,但是他们彼此之间,前后左右,上下,蓦然迸射而出强大的魔虹。
六位魔神,六种魔虹颜色,分别是惨红,骇绿,土黄,邪黑,魔白和幽蓝之色。
六种魔虹同时迅速向左右上下成孤影延伸,他们各自魔虹很快相互衔接,然后魔虹颜色不断继续加浓。
远远看去,六道魔虹彼此交织,形成一个巨大的网格面一样的封闭空间,犹如足球表面纹路那样的感觉。
柳牵浪就被封闭在“足球”空的中央。
这个封闭空间并非静默的,每段魔虹都在剧烈燃烧着,其上霹雷电闪,诸般魔能不断充斥强大,很快柳牵浪就处在了一个绚烂而恐怖六色相合的巨大火球之中。
不过,六位魔神因为想要魔命邪卷,投鼠忌器,并没有将剧烈魔能攒向巨大火球之央。
“这是我们六位兄弟的六魔魂火阵,如今将你封印其中,你插翅难逃了,本游苍魔神再说一遍,立刻交出魔命邪卷,否则,嘿嘿……”
“嘿嘿……”
游苍魔神和其他五魔,发出阵阵得意的干笑。
不过,柳牵浪并未因此有丝毫表情动作上的变化,依旧是神色刚毅冷凝,眸虹坚定不阿的态度,白发飘飞,洁白神袍姐姐,左手后背,右手再次习惯性的握着一物。
这次柳牵浪右手握着的不是神卷金楼,而是漆黑的魔命邪卷。
柳牵浪保持这样的姿势,踏龙矗立,威然霸气,眸波闪烁中,对六魔没有惧怕,唯有横眉冷对。
面对六魔的干笑和游苍魔神的又一次威胁,柳牵浪只是淡淡的说道:
“区区六魔魔火阵,就想困住本日月神帝,你们太高估自己了。
不过,本日月魔帝突然来了兴趣,想就这样闭目养神一会儿,你们想夺取魔命邪卷,进来就好,暂时我还懒得出去了。”
柳牵浪,嘴里这样淡淡的说,面对周遭六魔竟然真的微微闭上了神眸。
然而,依旧保持着洒然傲立的姿势。
“嘶——”
“他想干嘛,他这是甘愿受死了?”
“这?”
……
柳牵浪如此反常的举动,让六魔大大的出乎预料,因为他们魂念交流算计得十分周密,如果柳牵浪奋力向六魔魔火阵在窜逃的时候,无论哪个方位,他们都可以趁机化形抢夺柳牵浪手中的魔命邪卷的。
且因为有魔火掩饰,他们化形接近柳牵浪时,会神不知鬼不觉,隐秘而迅速的。
然而,他们的心思,一眼就被日月魔帝柳牵浪看穿了,柳牵浪用脚都可以想到,以静制动是他此刻最好的选择。
不过,柳牵浪不想因为被六魔魔火阵围困而耽误时间的,于是微闭双目,一边放出大部分神识,密切关注着六魔的继续动作,一边利用小部分神识暗中探析着命邪卷。
魔命邪卷中,大体氛围三部分:炼魂,炼体,体魂合。这和利用炼魂九鼎炼魂,阴阳修炼神体,利用日月元神路修炼日月阴阳元神大体思路差不多,唯一不同的这是在创造魔命罢了。
魔命邪卷中的内容没有让柳牵浪惊讶,但其卷首的一段话,却让柳牵浪十分震惊:
无限磅礴之宙,无限混沌遥岁,忽有万纪风云起,混沌化清浊,穹地始分割,上为穹,下为地。
上穹下地静界,自然幻化,萌生两部神卷,皆是穹斗地华凝结而成,一部但丹虹若后世阳,初无名,后曰光明造化命阳卷。
另外一部,能华幽蓝,形去后界月,故而后界仙神称为阴萌造化命卷。
光明阳卷生光明仙神,阴萌造化炼魔命。这便是日月神卷的由来。
阳卷神论,修炼成功,可炼造光明仙神命体的炼魂之鼎,炼体之炉,炼神之坛。
月卷魔想,修炼有成,可炼阴鼎阴炉阴坛,然后炼魂炼体,再合魔命……
原来仙神宙命,竟然源自无限磅礴之宙无限远遥之时的两部能卷!
柳牵浪获得这样的信息后,震惊之余,彻底颠覆了曾经的认识。
以前柳牵浪以为,无限磅礴之宙最初之始,一定存在一批源萌神的,然后后裔宙界的仙神妖魔命体自然都是他们的后裔。
然而,根据魔命邪卷的卷首之言记载,事实显然并非如此,所有无限磅礴之宙的命体共母其实是两部自然萌生的神魔之卷。
如此结论或是事实,让柳牵浪既震惊,同时也陷入了无穷不解之中。
魔命邪卷月魔魔卷在此,那么光明神卷阳卷在哪儿呢?
如果说日月神卷是无限磅礴之宙命母,那么月魔魔卷上的诡异文字又是各种命体撰写其上的呢。
如果存在超越月魔魔卷之外的神魔命体,那日月神卷命母的结论就不成立了。
还有很多其他疑问,都让柳牵浪无法理解。比如,为什么无限磅礴之宙远遥之时会萌生日月神卷呢,日月神卷萌生后,又是如何变化,让日月神卷中萌生而出了命体呢。
最原始的命体诞生后,为何就分为了光明仙神和邪魔妖物了呢?
……
就因为认识的突然颠覆,让日月神帝曾经好不容易理清对仙神世界的认识,彻底打乱了,尽乎无法理解新的逻辑。
柳牵浪继续探析着魔命邪卷中的内容,同时思绪纷飞,企图为自己的我认识找一个可以说得过去的源头解释。
就凭你一个太元大陆后裔小神,抵抗不了多久,你就会玩儿完的。如果聪明的话,赶紧把魔命邪卷交给我们,我们答应放你一条生路……”
就在柳牵浪思绪混乱的时候,柳牵浪耳际再次传来游苍魔神的声音。

o2040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九天仙緣》-第三千二百四十八章 半路搶奪鑒賞-gagfr

九天仙緣
小說推薦九天仙緣
“哈哈……”
“你舍得消灭我这个神体吗,他可曾是你浪缘神门的阳神的,也是你的影子!
就算你有能力战胜我,你能诛杀自己的影子吗?何况你应该不具备这样的实力吧。”
游苍魔神突然仰头大笑。
日月神帝面色冰冷,没有理会对方所言,而是质问道:
“是死亡暗界皇让你来的?”
“他,哈哈……”
“他不过是一个呆子,竟然梦想着改造死亡暗界陆,真是可笑。他早就滚回真元大陆神花世界了。
如今,死亡暗界陆是我游苍魔神的世界。”
游苍魔神停下回答了日月神帝的问话,继续狂笑。
“你和真元大帝之间是什么关系!?”
日月神帝柳牵浪继续追问。
“嗯?”
显然游苍魔神没想到柳牵浪会如此一问。
“你们当初为何背叛上古真元大陆魔国部落,出卖魔国大帝,投靠真元大帝,然后导致魔国大帝遭难被真元大帝诛杀!?”
不待对方回答,日月神帝再次喝问。
游苍魔帝闻言,笑声戛然而止,恢复了阳神欧阳浪龙曾经赤发扬飞,艳红血目浩瀚的样子,踏着血魔神龙,右手握着血魔神剑,愣然看着日月神帝柳牵浪。
很久以后才问道:
“你怎会知道这些!?”
“织云三老,你不会不认识吧,他们告诉了我关于你们龌龊的一切。”
日月神帝柳牵浪用织云三老当挡箭牌,探问。
“他们竟然还活着!?不可能的,他们的魔体是本游苍魔神亲自摧毁的,他们的魔魂也已经烟消云散,你在胡说!”
游苍魔神脸色黑一阵,白一阵,红一阵,绿一阵的,眸红乱闪,先是惊愕不已,然后连连摇头。
“那有什么奇怪的,他们陨落前,难道就不可以留下封印遗书吗?”
日月神帝看到对方的反应,正是自己想看到的结果,故而继续如此谎言刺激对方。
“哼!想不到三个老东西还有这一手。不过那又如何,你一个小小太元大陆人道人族之神,难道还会为他们鸣不平?”
游苍魔神神色蓦然变得阴冷恶毒,冷笑不止。
“不错,他们虽然是上古真元大陆魔国部落之神,但也魔命邪卷的创造者,本日月神帝既然决定修炼魔命邪卷,就不会欠他们的情,我会为魔魂大帝之死讨回公道的!”
日月神帝柳牵浪坚定点头。
“哈哈……”
“不要以为你有本事摧毁了魔国玄宫就认为自己无所不能了。真元大陆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你若为魔国大帝讨回公道,你知道你需要真正对付的人是谁吗?”
游苍魔神嗤笑连连。
日月神帝柳牵浪神色冷漠,一字一顿说道:
“真元大帝!”
“知道就好,那你可还知道真元大帝真正的底细,真正的实力?”
游苍魔神收回嗤笑的神色,上下审视着日月神帝柳牵浪,停顿一会儿问道。
“这有关系吗,我不过是想诛杀他为魔魂大帝报仇,有必要知道这些吗?”
日月神帝自然不知,故而故意转化话题。
“你真是可笑,连真元大帝都不了解,你就想杀他,简直好笑。
行了,本游苍魔神没时间和你扯皮,赶紧交出魔命邪卷,真元大帝有言在先,只要你交出魔命邪卷,可以暂时不杀你的。”
“他好生虚伪,让我带走,然后暗中派你半路抢夺,如此龌龊之神,怎么坐上真元大帝宝座的呢?”
“那是他的本事,不需要你操心,交出来吧,至少你能活过现在。”
“哈哈……”
柳牵浪听到这句话,清越长笑。
“你笑什么?”
游苍魔神不解。
“我想笑就笑,你管得着吗,请你滚远些,我讨厌看到不想看到的东西!”
日月神帝话中满是厌恶。
“看来你是不打算交出魔命邪卷了?”
游苍魔神,后退千万里,双上扬,一手握剑,准备诛杀日月神帝柳牵浪了。
“本日月神帝无论夺取什么就没有拱手相让的习惯,尤其对于你这样的掠夺者。”
日月神帝柳牵浪不屑道。
“出手吧,本游苍魔神想要你的魔命邪卷不假,但也不想率先出手杀一个小小太元大陆后裔人神,如果让其他魔神兄弟知道了,丢人。”
游苍魔神并没有把日月神帝柳牵浪放在眼里,认为自己随便出招就会让日月神帝陨落的,故而言语颇是自大。
“像你们这些孱弱的魔神,本日月魔帝还用不着亲自出手,我的神宠对付你都绰绰有余。
奇奇,别睡大觉了,今天我心情不好,你就替我赶跑这个白痴好了。”
柳牵浪也不示弱,以藐视的眼神打量一会儿游苍魔神,然后侧目看着自己的右肩,道。
“唉!谁呀,又让我撵人,睡会觉都不消停。”
呼噜,呼噜。
只见柳牵浪肩头蓦然出现一团儿黑色,同时泛着金光光晕的。
正是奇奇出现了,奇奇伸着懒腰,勉强睁开眼睛,看着日月神帝柳牵浪,懒洋洋的问道。
“呶,自己老了,就是那个魔神。”
日月神帝柳牵浪目光看向数万神里外的游苍魔神,示意奇奇。
“呃”
“那不是我们的阳神吗,我们为什么赶走他,浪儿阿爸不是还想唤回他的吗?”
奇奇乌黑眼眸乱转,看到游苍魔神是阳神欧阳浪龙的样子,诧异不已。
“你好好看看,那是阳神吗?他交给你了,我还要急着回日月神界,赶跑他后,你自己回日月神界就是。”
日月神帝柳牵浪嗔道。
“不会吧,浪儿阿爸想先走,万一我迷路回不去怎么办?”

22fnw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九天仙緣-第三千二百四十七章 煉魔之道分享-djevy

九天仙緣
小說推薦九天仙緣
真元大陆西穹边界。
日月神帝,白发飘飞,洁白神袍猎猎,脸色苍白,但是眉宇间显示出更加坚定的味道。
日月神帝注视着前来送行的潇俊人朗,也注视着他身后的神花世界。
“我不该带你来的!”
潇俊人郎知道日月神帝脸色苍白和沉默的原因,不知道如何安慰柳牵浪,只好道。
“不是你的错,其实谁也没错,只是造化弄人,让我见到蕊儿,又让我再次失去她!
但不管怎样,我都要感谢潇俊兄的,如果不是你我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的上古真元身世的,也不知道蕊儿的存在,更不知道她曾经对我的付出……”
日月神帝柳牵浪沉默中并不糊涂,很理性的回道。
“然而,知道了又如何,结果让你更加遗憾而痛苦!”
潇俊人郎注视着前方不再微笑的日月神帝柳牵浪,满含歉意。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宿命吧。”
“你相信宿命,这话好像不应该从你口中说出的!”
“我例外吗?”
“我觉得是,日月神帝领导孱弱的浪缘神门竟然全界飞升,逆转穹坤,这是仙神世界绝无仅有的。”
“那又如何,如今眼看着蕊儿离去,而且为我而去,却毫无办法。”
“不是你毫无办法,是冥魔神后甘愿为你付出的,日月神帝不要过分自责才是。”
“是啊,是她心甘情愿的,但越是如此,我感觉到我越是对不起她。”
“她的心愿是什么?”
“她的心愿有两个,一个是让我放过真元大帝,毕竟真元大帝是你们的父帝。她第二个心愿就是让我好好活着。”
“你答应她了?”
“当然,只要是她的愿望,我都会答应,无论是什么。”
“不!你没有答应她,否则你不该如此冷漠的。他希望你好好活着,希望你像以前一样坦然的活着,面带微笑。
然而,你心中无限自责和缱绻,分明痛苦不堪,丝毫没了来时的坦然。”
“我知道,我会尝试重自在坦然的,不过现在我做不到。我实在对不起蕊儿。
你是她哥哥,她是因为我而再次陨落战神,难道你不想杀我吗?”
“想!恨不得立刻就杀了你为妹妹报仇!但是,我心里清楚,蕊儿不会是你杀之,你绝不会那样做。
所以,你根本就不是我潇俊人郎的仇人,既然你不是我的仇人,我杀你没道理,尽管蕊儿因你而死。”
“最起码骂我一番,或是打我一番,也许我会好受些的!”
“你已经够悲伤了,就算我打你,让你遍体鳞伤,但再重的体伤也抵抗不了心伤,你已经不能再承受了。
我潇俊人郎本来以为永恒再也见不到你的,想不到你造化若此!我们竟然又见面了,而且这样快。”
“谢谢你的理解,不过你该杀死我的,不然,未开你可能会痛恨我的!”
“你是说我们真元大陆和太元大陆未来的战争?”
“不错,你的阳母用不了多久就会发现我的真实过去,然后他会竭尽全力进攻日月神神界的。
那时,我们的兄弟情意会不堪一击的,我们可能会成为仇人。”
“至少我们现在还是朋友,那时还没有到来,潇俊人郎不想探究过远,恭祝日月神帝归路顺利才是。”
“所以,于其以后兵戎相见,为何不趁机杀死我,这样就没有后顾之忧了。你们的父帝无忧,你们无忧,整个真元大陆无忧。”
“我们真元花神只诛杀妖魔之物,从来不诛杀光明之神的。”
“蕊儿不也是光明之神吗,你们知道的,然而她死在了你们阳母的手下。”
“那是因为蕊儿背叛了她,那是例外。”
“是啊,是例外,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其实,阳母诛杀蕊儿后,他也十分后悔的。不是阳母没能力摧毁梨花外径中的魔国玄宫。而是母帝知道蕊儿就在其中,故而才舍不得动手的。”
“看来,我们还要感激他了!”
“不用感激,但是阳母做的也没错,不同的环境,信仰和行为不同,这一点希望柳兄理解。”
“我理解了,但是我的蕊儿却没了。难道这是我理解的好处!?”
日月神帝苦笑。
“这非你的错,也不是母帝的错,这是宿命,刚才你说的。”
“我是说过,只是宿命就是不可改变的吗?”
“能改变的就不叫宿命了。”
“说的也是,还请潇俊兄止步,已经是真元大陆西穹外,送君千里终须一别!”
“那好,本潇俊人郎不再前送,祝福柳兄一路平安。”
“谢谢!潇俊兄也多保重!”
潇俊人郎在后方跟随相送,柳牵浪踏龙矗立在巨大龙头之上,最后施礼道别。
而后,日月神帝蓦然转身,踏龙飞去。
……
“留下魔命邪卷!”
日月神帝离开潇俊人郎视线很久后,正在踏龙飞驰中,前方蓦然出现一位和自己长相装束一模一样的人,对方也踏着一条艳红巨龙。
他似乎已经在日月神帝前方等待多时了,看到柳牵浪近前些,喝道。
“死亡暗界游苍魔神消息真是灵通,如果猜的不错话,是真元大帝给你传的信息吧?”
日月神帝一眼就看出了对方是夺阳神欧阳浪龙神体的游苍魔神,讽刺问道。
“日月神帝实在聪明,的确是真元大帝给我们死亡暗界皇传递的消息。真元大帝说,你就是磅礴之宙未来仙神界的灾劫,所以你必须死。
你若不死,我们死亡暗界陆,毒蛊浊域,万象命陆和真元大帝都会遭不安的。
何况你手中如今有魔命邪卷的,你若掌控了炼魔之道,未开的无限磅礴之宙岂不成了你的世界!”
“这么说,你是前来杀我的!?”
“顺便夺取魔命邪卷!”

58r0g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九天仙緣 晨風滄嶽-第三千二百第四十六章 得到魔卷熱推-l50su

九天仙緣
小說推薦九天仙緣
“蕊儿——”
魔冥神后一再幽怨的眼神看着柳牵浪,身影渐渐没入五无亡命之阵的时候,柳牵浪心里魔冥浮起一种不祥的感觉,魂念遥音,油然唤道。
魔冥神后闻言,蓦然在黑色魔能烟雾中再次回首,眼中充满欣喜,看着柳牵浪。
柳牵浪也注视着他。
蓦然,柳牵浪想到了冥魔神后眼神幽怨的原因。
“不!”
柳牵浪咆哮一声,立刻操控脚下仙缘剑龙便冥魔神后追去。
然而,冥魔神后早就对此做了准备,不等柳牵浪近前,道道九花神能浪幕已经犹如涛涛洋浪朝柳牵浪席卷而来。
无论柳牵浪怎样努力,都无法超越前方的九花九色能浪追上冥魔神后。
“蕊儿,不能这样,你才刚刚醒来,难道你忍心离开我吗?”
柳牵浪踏龙做无意义的狂奔,痛苦心念传音道。
“原谅我,魔郎,其实这样更好。再度醒来能够为魔郎做件事,然后永恒沉寂,心中总是美好的记忆!
对了,魔朗,无数岁月的沉寂,蕊儿竟然自然修炼成功了九花绝学,我们之间的九花能浪之洋就是见证。
如今的蕊儿强大,欣慰儿而开心,不要为我忧伤,担心,有她们陪着你和我陪着你是一样的!一定做到答应我的事儿,也要一定好好的活着,留下关于我的记忆,魔郎保重!”
柳牵浪终于清醒,声声真情呼喊,让魔冥神后甚是欣慰,身影消失之际,幽怨的目光变成幸福快乐的色彩,八队白皙绝美的脸庞上满是释然微笑。
然后,冥魔神后的身影彻底没入了漆黑的五无亡命之阵中。
“原来,五无亡命之阵唯有亡命可破,我对不起蕊儿,她这是为我在亡耳!”
一切已经成为定局,就在冥魔神后身影离开自己的那一刻,就注定了相逢不过是昙花一现。
柳牵浪凝视着那团巨大的漆黑球形漩涡,愤恨,无奈,痛苦,心如刀割。
眼泪,油然。
这一刻让日月神帝柳牵浪感到,做了仙神又如何,无论多么强大,自己终究无法成为无上强者。
就在此时此刻,眼看着心爱之人前去送死,自己却无法施救于她。不过为了一部魔卷,自己却没能力保证不灭的情况下得到它,只有用生命做代价去交换。
最痛苦的是,这条生命是是心爱之人的,是自己以前就辜负过一次的生命,这次却是悲哀重演。
嗷呜——
日月神帝,白发狂飞,洁白神袍呼啦乱旋,双手插穹,阵阵痛苦咆哮。
日月神帝本来洁白清澈的眼眸,此刻赤橙黄绿青蓝紫金银,九色狂幻,周身也是九色神虹盘旋不息的状态。
柳牵浪如此癫狂之状,很久很久。
直到数月后,他视线中的漆黑球状漩涡突然不见了,而漩涡中心漂浮着一部漆黑的魔卷,周遭曾经魔幻的魔魂环境瞬间变成了蓝天白云,大地花海卉洋。
“蕊儿——”
日月神帝注视着漆黑魔卷,沙哑着胖子还在呼喊,不过停下了身形。
“魔郎,这是你要的魔命邪卷,蕊儿帮你摄服了,修炼法门,蕊儿也替你打通,魔郎放心修炼就是。
这神花外径本来不过就是一处玄境神花谷,只是阳母为了囚禁魔国残部封印之地罢了。
如今,蕊儿代你吞噬了所有魔国魔魂,包括织云三老和十方灵护等所有这里的魔魂,其魔魂之能尽在魔命邪卷之中。
它们的魔魂之能,既可以强大魔郎的那脑海魔魂,也可以作为修炼魔命之用的。
但要切记,千万不要试图应用我的魔国创造魔命的,那样会伤害我的异界同影,你如今的十位神妻的。
魔郎之前说的已经可以消灭死亡兆灵死劫的,这对于别人可以,但是对蕊儿和你如今的十位神妻不行。
我本来就是你宿命花劫,再加上你的十位神妻,我们共同存在,不仅我们之间无法共存,魔郎也会倍受痛苦的。
再有,获得魔命邪卷迫在眉睫,真元大陆和你们神界大战在所难免,这是蕊儿不想看到的,最关键的是,蕊儿如此做,阳母不会再怀疑你就是曾经的魔国大帝了。
他不但会暂时放你离开,还会感激你消灭了魔国玄宫的,所以蕊儿以神命为代价为魔郎得到魔命邪卷是我最好的选择。
平静下来,蕊儿相信魔郎曾经是最伟大的魔帝,也会是未来最伟大的磅礴之帝。爱你的蕊儿绝念。”
巨大球球形漩涡的穹空漂浮的魔命邪卷缓缓朝柳牵浪飘来。
魔命邪卷一边飘翔,其内一边发出魔冥神后临终封语。
“我的蕊儿!”
柳牵浪奔泪纵横,双手轻轻接住魔命邪卷,抱在胸口,痛极怆极。
……
“嗯!厉害!日月神帝当真了不起,竟然可以在不过数月的时间内,消灭魔国玄宫,诛尽魔国玄宫内所有的上古魔物,同时成功夺取魔命邪卷。”
柳牵浪久久哀伤以后,渐渐平静下来,眸虹刚毅,神色波澜不惊,曾经的微笑面容变得异常冷漠的味道。
“我可以走了吧!”
对于真元大帝突然现身的恭维,日月神帝柳牵浪感到是对自己最无情的嘲讽,十万反感。
“噢?”
“日月神帝如此神异,诛灭魔国玄宫,还我神花净谷,让本真元大帝颇是开眼,留下欢饮一番如何?
一来我们可以真诚交个朋友,二来可以商讨一下共灭死亡暗界陆和毒蛊浊域的大计!”
真元大帝神采飞扬,果然去冥魔神后所料,他彻底放弃了对柳牵浪是上古真元大帝魔国大帝的怀疑,故而言语之中满是欢喜的味道。
“真元大帝盛情,本日月神帝谢过了。不过,我日月神界神务繁忙,本魔帝一刻也不能再耽误了,需要立刻回去。
来日方长,我们以后还会再见面的。”
柳牵浪压抑着心绪,尽量礼貌而言。
“嗯!也罢,既然如此,如果本真元大帝强留难欢,那就恭送日月神帝了。”
真元大帝,见柳牵浪执意要走,也只好点头,然后魂念传音潇俊人郎再度为柳牵浪送行,而自己有悄然消失了。

ypwjf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九天仙緣 晨風滄嶽-第三千二百四十五章 九蕊闖陣鑒賞-pf5gv

九天仙緣
小說推薦九天仙緣
不久后,九蕊公主引领着魔帝夫君来到了五无亡我魔域。
亡我魔域,远远看去好像一个巨大的球形漩涡。
这个漩涡自外而内是逐渐加黑的色彩,凝眸深望,越是凝视巨大漩涡,内心就越是感到悲哀,压抑,窒息,无绝望,痛苦,恨生求死的感觉。
“魔帝,这就是魔命邪卷所在的五无魔域亡我魔阵。此阵十万诡异,若破此阵,需要的不是什么仙神神法手段,只需破除基本的禁制就可以的。
此阵是我布置的,自然知道如何破解。魔帝只管在此等候,待我入阵解除禁制,魔帝进入其中拿出魔命邪卷就是了。”
冥魔神后,久久注视着五无降我魔域,然后转身,又凝眸看着柳牵浪说到。
“嗯!有道是解铃还须系铃人,有劳魔后了。”
柳牵浪本来准备射身闯阵的,不想听到了冥魔神后上面的话,只好改变了主意,点头同意。
“好,无生,无情,无望,无欲,无求,五阵合为五无亡阵,蕊儿去解除阵中复杂禁制了,有请魔帝随时关注五无亡阵内部传出的消息。
如果魔帝看到九朵神花飞出,蕊儿也悄然跟出飘舞,那就说明解除禁制成功了,魔帝入阵寻找魔命邪卷就是。”
冥魔神后进一步清楚解释道。
“嗯,放心吧,我明白了,蕊儿千万小心。虽然禁制是你设计的,但是岁月太久,恐怕破除起来并不能完全顺利。”
柳牵浪若是勉强跟随,当然可以,不过如此一来,柳牵浪怕伤了冥魔神后的自尊,只好提醒道。
“好!”
冥魔神后最后吐出一个字,便悄然飘身朝前方千万神里外的球状黑色漩涡而去了。
冥魔神后射去的过程中,身外九色神华大盛,神貌也不停玄幻变化,恍惚间,柳牵浪感觉到前方飞去的是十位神妻。
又是是神妻妙嫣,冥魔神后流飞中不知为何,每次回眸,皆是妙嫣汪目闪动的样子望着自己。
那种目光满是幽怨,不舍,似曾相识:
虚空中一直有一个御着翠色寒剑的美丽身影,只是隐在一棵古木树冠之侧,众人没太注意。
这个人一脸冷傲,此时显得脸色很是苍白,本来冷漠的面孔,又罩上了一层寒霜。
冰冷的注视着美人亭,说不清心里为什么看到柳牵浪和迎芳一起御剑而去,心里竟是无比气愤和妒忌的滋味儿。
抬头凝视柳牵浪和迎芳失去的方向,踌躇了一会儿,终于转身毅然向自己的寒凝斋飞去了,身后留下一道翠色长虹。
迎芳此时虽然实力已然达到练气八级的实力,但是和强大的筑基修士的柳牵浪相比,简直不堪一提,美目审视着眼前比自己高一头的俊朗师兄,心中充满甜蜜。
因为头一次感觉在空中飞行的滋味,总是有些害怕,双手不由自主的牢牢抱着柳牵浪的腰肢。
但转瞬便清醒了过来,眼下身体正经历着奇怪的变化,此刻哪由得分心。自从那几日明天修炼,达到筑基中期实力,强行冲破奇经八脉,暗存在丹田附近的两股强大的正邪气流释放之后,本以为一切都会没问题了。
但事实上,问题更大了,自己隐隐觉得体内现在的三股灵气流,都强大无比的存在着。
柳牵浪本来想把其中的两股白灵合二为一,却远非没想象的那么简单,以自己眼下的实力,根本做不到,而邪灵虽然受两股白灵对抗,却不甘示弱,时时翻涌不息。
这种情况如果长期不解决,一方面自己无法继续吸纳灵气修炼,另一方面随时都可能因为三股灵气对抗翻涌,导致爆体而亡。
所以一听迎芳说崩体一事,马上就联想到似乎这位所说的重要人物的情形和自己现在的处境似乎有相像之处。
想到这些,心神立刻清醒非常,回头看了一眼美目婆娑的迎芳,轻声问道:
“还有多远?”
迎芳略歪了一下身体,看了前方一会儿,羞声道:
“飞过前面的两条河,看到紫色霞雾的地方就是。”
柳牵浪微微点头,看着有些害怕的迎芳轻声安慰道:
“迎芳师妹不必担心,放松心情,没事的。”
说完,柳牵浪脚下蓦然加了一些速度,向前方飞逝而去。
迎芳身形一抖,一声惊叫,猛然抱紧了柳牵浪,秀肩一阵抖动,慢慢适应后,闭上眼睛,秀脸贴在了柳牵浪后背上,感觉到踏实了许多。
柳牵浪没说什么,任她依靠着,大概一柱香的时间,眼前出现了一个小岛。
只见岛上群峰林立,山峰之上到处都是紫霞飘舞,其内隐隐座落着许多雄伟的宫殿。
其中一个山峰之上,紫色云霞格外浓重一些。
柳牵浪看准那个方向迅速飞去,片刻后俯身看到一群人影。
隔着紫色云霞柳牵浪看到,人影正前方是一挂紫色飞瀑,飞瀑之下也是一个深潭,深潭被隔成了无数个排列整齐的淬器池。
这群人影恰好围在潭边,形成一个半圆。
人群之内有一个披散着头发的女子,盘膝闭目面对着众人,双手掐诀正在努力的抵抗着什么,脸上因为痛苦至极,已有些扭曲。
柳牵浪御着柳枝飞到近前,飘身扶着迎芳落在众人身后的一棵古木枝桠上,提高目力,仔细看着脚下的一切。
柳牵浪发现众人分成里外三层,最内一层看穿着是仙学院的一些长老,第二层是一些学院的仙师,最外一层多是筑基初期左右的弟子。
三层加在一起,少说也有千人之众。
只见最里层的百余位长老纷纷注视着盘膝而坐的女弟子,每人都双手齐发,不停地隔空向其身体外层各个方位不停地射去灵力,似乎在奋力压制她体内强大的灵力。
第二层的几百位仙师们,同样一脸凝重的三五个一组向内层的长老补充灵力,外层的筑基弟子为第二层的仙师们不停地补充灵力。
在如此外在强大灵力压制下,潭边的女弟子,本来扭曲的面容,慢慢恢复了血色。
一阵山风划过,竟露出一张出楚楚动人的脸庞,当她的眼睛睁开的刹那,竟然给人一种摄魂夺魄的感觉。
女子,缓缓站起身形,婀娜的身姿轻动,曼妙的转了一圈,一一看向救助她的众人,美目中流出了几丝感动。
但随即目光变得冰冷,怒目注视着众人,似乎十分憎恨周围的人一般。
那目光虽然凶狠,但汪然中充满幽怨和不甘。

g0m6x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九天仙緣 起點-第三千二百四十四章 神魔雙修閲讀-8yih5

九天仙緣
小說推薦九天仙緣
“魔郎,你是不是陷入我的九花神香境了,怎么你眼中不停飘展我的主魂花影和九位花灵的样子呢?”
看到柳牵浪有些茫然的眼神,冥魔神后九蕊,颇是诧异,提醒柳牵浪。
不过,柳牵浪依旧目光迷蒙的样子,耳中隐隐有九蕊的声音,而不辨其意。
冥魔神后见此,立刻刻意收敛了体华之能,很久后柳牵浪才渐渐恢复了清醒。
柳牵浪清醒后,回味起之前冥魔神后的话,歉意道:
“是本帝失态了,刚才的确被蕊儿的九花神香迷惑,陷入九香幻境了。”
“还好你再生后修为神魔双修,不然你可就不知道迷幻到何时了。
你自己知道的,唯一的一颗醒魂丹在你手中的,我不知道其下落,所以你自己所不能清醒,我是无能为力的。”
冥魔神后微微移动几下神体,然后飘身走出了玄棺。
“嗯,本帝实在是幸运,真元魔魂不但再聚,竟然魔躯变仙体,如今魂宙九魂归一,神魔二魂为最。
故而,刚才蕊儿收敛九花神能后,我便有机会自我清醒的。”
柳牵浪坦然点头。
“如今,我们都再度醒来,不知魔帝有何打算,想为真元魔国部落报仇吗?”
冥魔神后看到自己的夫君魔国大帝柳牵浪,短暂开心后,突然想到了眼前最痛苦的问题,幽幽问道。
柳牵浪看着九蕊神后满眼忧伤而期待自己回答的眼神,双手轻轻按在她的肩头,柔声道:
“真元大帝屠戮我魔国部落的确是我的深仇大恨,不过,为此我们都已经付出过了。
如今我们再生,过去的事已经不再是我们继续纠结的问题了,我们有新的使命要去完成的。”
“什么使命?”
听到柳牵浪的话,冥魔神后九蕊十分感动。
“实现整个磅礴之宙的美好,真元大陆如今已经实现了这样的目的,我们的心思应该用在死亡暗界陆和毒蛊浊域之上,就让魔国部落曾经的一切随着过去我们的陨落一起过去吧。”
柳牵浪释然,看着冥魔神后的眼睛,真切说道。
“魔帝果真这样想?”
冥魔神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求证问道。
“当然,为了整个无限磅礴之宙,也为了我的蕊儿,我必须这样想。”
柳牵浪道。
“其实,你还是放不下心中的仇恨的,对吧。”
冥魔神后品味柳牵浪的话,微叹。
“不想放下都不可以,我们必须放下,如果不放下,我们的重生将是痛苦的继续,而不会走向未来快乐的,整个无限磅礴之宙也会大乱的。”
柳牵浪十分理性,如此说道。
“这只是你的想法,神母他会这样想吗,他让你进去这里,想必不是为了让你救我吧!”
冥魔神后闻听柳牵浪的话,眼中充满欢喜,不过只是一闪,然后又暗淡下去了,随后苦涩道。
“他是想利用五无魔域魔命邪卷试探我是不是魔国大帝再生的,他还不确信我的上古真元大陆的身份。”
“如今,他应该知道你就是再生的魔魂大帝,就算你不找他寻仇,他又会放过你吗?”
“不会,所以我需要带着蕊儿离开真元大陆,不然当真元大帝发现我们此刻的情况后,立刻会对我们下手的。”
“带我离开,去哪里,你以为神母会让我们得逞吗?”
“带你去我如今的神界日月神界,位于太元大陆东西二穹。我只要修炼成功魔命邪卷,我们就有办法离开的。”
“魔命邪卷,不过是创魔之法,和我们离开有什么关系?再说,夫君如今乃是光明神躯,修魔何用?”
“自然有用,夫君来的初衷就是想要争魔命邪卷的,当时我自己还不知道我的上古真元大陆魔国大帝身份的,一切都是因为遇到了你,方才知道了这些。
这让我意外,震惊,幸运。不过不能改变我要对付死亡暗界陆和毒蛊浊域的决心。
我利用魔命邪卷创魔的目的就是为了对付死亡暗界陆和毒蛊浊域邪魔之涌的。”
“是这样。如今我的出现,岂不是打乱了你的想法。别的不说,我的出现,你如何向你的十位神妻交代呢。
也许我们相见之后,作为我的九花之灵,以及我的主魂都要归魂我的脑海魂宙的,那就意味着她们不再存在了,你希望如此吗?”
“道理如此,但如今蕊儿不需要担心这些的,我早就有办法分魂立命的。
本帝具有修炼神魂的本事,有魔命邪卷,也会有修炼魔魂的本事的,故而你们可以相互独立的。”
“哦!”
“果真如此,当是皆大欢喜了,只是我的出现会让她们感到突兀了。”
“也许会有点儿,不过,蕊儿毕竟是她们的魂源神体,很快就会和谐的。并且你们可以修炼神体分合神阵的,当是绝配的。”
“希望如此,不过,万一她们排斥我,还请魔帝不要为难,我不随你而往,回来此处便罢。”
“那不行,之前我不知道我们彼此的身份罢了,既然知道了,我们没理由再痛苦分离的。
蕊儿放心就是,她们和你一样善良知理的,如果知道我们之间,你们时间还有如此的关系,定然可以理解的。”
柳牵浪听闻九蕊的话,摇头道。
“姑且不说这些了,魔帝不是想去五无魔域拿魔命邪卷吗,我们需要抓紧了,不然,阳母发现我们此刻的情况后就来不及了。”
“不错,蕊儿说的有理,不知蕊儿可知道尽快到达五无魔域的方法,我们立刻前往,先将魔命邪卷弄到手才是最关键的。”
“嗯,我知道的,我们走!”
九蕊脚踏一轮九色神花轮,周身神花儿如蝶飘舞,飒爽飘身而起,提前带路了。
柳牵浪立刻操控仙缘剑龙赶上。
“魔帝,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儿?”
“我知道的,无论最后结果怎样,让我不要诛杀真元大帝,蕊儿的阳母对吗。”
“可以吗?”
“也答应你,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最终伤害他神命的。”
柳牵浪点头。

phhph熱門小說 九天仙緣 線上看-第三千二百二十六章 日月神帝讀書-ko4ij

九天仙緣
小說推薦九天仙緣
若干万年后。
九命神太果然先后征服日光战皇,玄空战皇,坐上了太元大帝。
时光战皇和玄空战皇自己宙界灭亡后,归顺了九命神太,成了其左右神体护。
不过,游苍日月魔界并非是九命神太打败的,而是莫名全界消失了。
这样,九命神太自立为太元大陆神帝,自称太元大帝,建宫太元神宫,开始了对太元大陆漫长的涤清工作。
在他治理下,太元大陆环境不断神奇般在好转。
但遗憾的是,九命神太这位太元大帝实在太寂寞了,因为整个太元大路目前唯有太元神界一届,所有仙神只有三神:
太元大帝九命神太,左右神护,时光战皇和玄空战皇。
九命神妖离去的八命分身也先后回归九命神太魂宙之内,不过他们的使命依旧没有完成:
涤魂珠依旧没有找到,九九八十一萌魂洞还是不知所踪,九莲神宫人皇柳牵浪变得更加神秘莫测。
太元大陆唯一可以听闻日光战皇或是玄空战皇的汇报就是:
东穹有神息,光明绝清起。灿灿丹阳升,明明月华丽。
……
那么化身游苍日月魔界的九莲神宫和所有浪缘仙神真的迷失在太元大陆了吗,当然没有。
上文中说的“东穹有神息,光明绝清起。灿灿丹阳升,明明月华丽。”其实就是消失的游苍日月魔界新的迷踪神息兆象。
游苍日月魔界魔界界陆形态是玄阳毒月的存在,充满无限邪魔恶浊之息,自然自己无法适合新的太元大帝纪元了,故而游苍日月魔界诈败,实则是“涅槃重生”了!
如今太元大陆东穹神空艳艳红阳,西穹神空明明神月其实就是新的游苍日月魔界,真正的九莲神宫。
当然,这两个名字都已经是历史了,如今的九莲神宫叫阴阳日月神界,简称日月神界。
神宫分二,东阳神宫,西月仙阙。
不过九莲神宫这样的变化,对于太元大帝而言,他却是不知道的。
太元大帝看到太元大陆东阳西月的出现,只是以为是自己励精图治,上天的馈赠的。
东阳神宫和西月仙阙虽然分升太元大陆两穹之空,但是以如今日月神界所有仙神的瞬遁神宫能力,所有神务,则眨眼乐聚。
说起来,东阳神宫和西月仙阙二宫的作用,所有浪缘仙神长住之地是东阳神宫,而西月仙阙主要是日月神界十万宫神的修炼,清修之地。
不过,日月神界的养魂云澜和九九八十一萌魂洞合并后,此时被日月神帝柳牵浪移到了西月仙阙,而且更名圣界萌澜。
……
东阳神宫内。
这日,日月神帝柳牵浪飘立在一座东神宙内宙峰极顶,放眼太元大陆内外,白发流虹,洁白神袍若河,周身亿万神环拢转,目若神星,口似珠阳,神色刚毅宁静,坦然无波。
其目光平静中微微闪烁着满意之色,久久瞭望着太元大陆内外,尤其是太元大陆每时每刻都在向着美好的变化。
另外一处宙峰之巅,同样也飘立着一个身影:除了一头黑发,其他一切都和日月大帝的长相一样。
这个身影就像日月大帝的身体复制版,他的眸虹也随着日月大帝的瞭望方向在改变。
“阳母说的没错,四叔果然厉害,他是磅礴大帝祖五个帝太儿女中最有希望的一个,他终于独自创立了他自己的一宙神陆!”
这个身影神念传音给日月神帝,感慨万分。
“是啊,潇俊人朗兄,他做到了,然而你和坤月公主,自己你的所有叔伯为他的付出也不少,尤其是九阳神母,真元大帝的付出,简直令人动容!”
日月大帝柳牵浪没有回头,心言回应。
“一切都是值的,只要我们的未来可以美好下去!”
“是的,值的!”
“呵呵,你不觉得可惜吗,本来你可以成为太元大帝的,结果让我四叔取代了!”
“哈哈……潇俊兄说笑了,他真善长得,仙心神念万扭不阿,太元大陆由他治理,当是太元大陆的福运。
我们相比之下,还是他更加适合,如此,他圆执念之梦,我全期望太元大陆美好之心,可谓两全其美的。”
“嗯!日月大帝大度。不过话是这样说,让一个同样真正神能善者隐界而存,光环外让,着实让你委屈了。
谈及卓伟目光远见,仙神之品,日月大帝当是无限磅礴之宙罕有耳!潇俊人郎唯有说敬佩!”
“呵呵……”
“潇俊兄什么时候也学会拍马屁了,这么高的评价可让小弟受宠若惊了!”
“哈哈……”
“你竟然也学会了粗口,这话要是无上占帝说的,我绝对习以为常,不过从你口中说出,好生怀怀的。”
“呵呵,主要是我平时身为日月神界一宙之主,说话时总是斟酌而言,少有随意,才让你如此感觉罢了。私下里,我和四弟言论,可是随便的很的。”
“哦!是这样。希望我们以后聊谈也随意一些才好。我还真想看看日月神帝随意的一面。”
“哈哈……”
“好啊,不过潇俊兄突然前来不是只是找我来聊天的吧,是不是期望暗界和毒蛊浊域的魔窟出现问题了?”
日月神帝柳牵浪闻言,洒然长笑,然后问道。
潇俊人朗闻言,脸上笑容顿收,沉默一会儿,道:
还希望日月神帝神心宙量,为无限磅礴之宙未来美好计屈尊帮助四叔守护好这块得来不易的未来净土!
阳母知道如此要求日月神帝实在为难日月神帝,故而让我代话,阳母愿意赠日月神帝九轮神花轮宙,一宙之轮作为答谢,让日月神帝成为九阳神花一轮之帝。”
潇俊人郎弯腰势力,态度万分虔诚。

ax7qo熱門都市小说 九天仙緣-第三千二百二十四章 推心一談鑒賞-5e2i0

九天仙緣
小說推薦九天仙緣
“你能够承认自己就是那日的磅礴神丐就好,那么九命神妖想问问,既然你不是真正的磅礴神丐,那么真正的磅礴神丐在哪里呢?”
九命神太,恢复了善贯书生的模样,这是他最喜欢的神体模样:
自身一身朴素的蓝色先生长袍,儒貌,右手托着以前那五本神卷。
“其实,我也不知道真正的磅礴神丐在哪里,是谁,我也想弄清楚他的神秘身份的。
对于他的了解,我只是从一些太元神卷中知道了。那些神卷中多有提到无限磅礴之宙有二狂,一是无限磅礴之帝,二就是磅礴神丐了。
无限磅礴之帝无限威仪而仁德,同时又至上严厉,刚正不阿的捍卫着无限磅礴之宙的安宁。
磅礴神丐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磅礴游神,表面上以身戏谑神吃出名,实则是无限磅礴之宙的又一个保护神。
无限磅礴之帝和磅礴神丐之间有些微妙,外人永恒无法理解的关系,具体是什么关系,却无人可解,她他们也从不外言。
太元神卷上道,即便无限磅礴之帝帝后,其太子公主,殿臣元老,皆不明耳。
他们只可以确定一点,那就是无论是无限磅礴之帝还是磅礴神丐,绝对都是无限磅礴之宙绝对忠实的捍卫者。”
游苍日月魔帝神色停顿一会,回想着最近同样也让他唱思索的问题,然后,心里忖度一下,如此回答了九命神太。
“又是这样,九命神太以为,你解开了这个我从小就好奇的谜,结果你也不清楚。
不过,他一定找过你吧,即便九连他的虚影都看不到?”
“是的,听口气,似乎他也曾经找过太元大帝的,而且你也没见过他的庐山真面目?”
“是的,他不止一次找过我,都是每次我煎熬不下去或是面对生死抉择的时候,他是以前唯一一个鼓励我勇敢的活下去的人。
如果不是他,我九命神太早就是陨落了。”
“你十分感激他,对吗?”
“是的,虽然他无法取代我以前活下去的痛苦,但是总算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理解我,鼓励我,认可我。
他每次和我说话,第一句就是未来仁德的宙帝,勇敢的走下去,你需要尊严,而无限磅礴之宙需要忠诚的卫士。”
“这话让你一次次充满力量!”
“但也一次次走进痛苦的深渊。他是什么时候去找你的,是他让你帮助我的!?”
“不错,就在你和紫虹战皇赴约的前几日,他告诉有关浩古源宙善德云宫神穹之域和神地之渊的存在,并传我炼化之法,让我助你。”
“你完全可以骗过他,将两大神域神能据为己有,然后杀了我的,那样没有我的太元大陆,就是你的世界。”
“你太小瞧我了,我虽然也曾经有独霸太元大陆的想法,不过和你执着的守护之心相比,我发现你才应该是太元大陆最适合的主宰。
我心亦狂,但却是非分明。磅礴神丐应该是看透了我的这种性格,所以才相信我的。”
“这是他第九次帮助我了,第一次是我刚束发成年的时候,他利用魂念传音告诉当时兴高采烈的我,说我大难尽临头了。
他让我做好以后悲苦了的准备,结果第二天我就被发配到死亡暗界陆,做三哥死亡暗界帝的一个死亡暗界使了。”
“同是磅礴之太,对此你无法理解,痛恨你的磅礴帝父不已!”
“以前是的,但是现在不了,尽管他根本就不想让我活着,看到我就愤怒,贬低我,挖苦我,璀璨我……
但是,他毕竟是我的父帝,成年前,也曾对我仁爱有加。我的神命是他给的,即便他杀了我,我也不想恨他!”
“你到底还是仁德的,坦白说,以前本魔帝眼中的九命神妖绝对是最毒恶心邪魔之一的,死亡暗界帝,毒蛊浊域皇也是的,然而事实让我太过意外。
请问,太元大陆后裔之宙,尤其是混沌五个人间的种种罪恶到底是不是你们所为呢?”
“是!”
“这似乎十分矛盾,你们皆是本心不恶,何意做那些违心的毒恶之事呢?”
“为了死亡暗界陆,毒蛊浊域陆,以及当时蛮荒的太元大陆。死亡暗界死亡之能虽然无限窒息恐怖,但却可以让蛮荒的太元大陆形成阴阳世界元素的阴面元素。
毒蛊浊域陆,诸般毒恶元素虽毒,却可以让太元大陆出现毒阳药月,霹雳闪电,邪光烈彩等阳性元素。
换句话说,没有死亡暗界能,毒蛊浊域能,当时一派混沌,蛮荒的太元大陆永远不会沉淀出阴阳两仪的,也就不会有后裔之宙的一切。
所以,我们最初向太元大陆疯狂释放死亡暗界能和毒蛊浊能完全不是为了毒害太元大陆,正好相反,我们是在改造太元大陆的。
那是我们愿意的,也是无限磅礴之帝的法旨,当然更是我愿意的。那时,我就萌生了想独霸太元大陆的想法。
最主要目的自然想总有一个属于我自己的无限磅礴之宙世界的封地,然后好好治理他,也就是慢慢为其在祛除死亡暗界能和毒蛊浊能留下的不良因素。”
“那么,这次磅礴神丐帮你应该是第九次了?”
“是的,他早就说过的,他会一共帮我九次,九次帮助我后,保证让我得回曾经失去的尊严。”
“看来他没有食言。”
“这也意味着我再也感应不到他的神息了,一个诚心相助你的人,却永恒无法知道他的样子,如果是你,你不觉得遗憾吗,至少我得知道他为什么帮我吧!”
“的确遗憾!他竟然没告诉过你,他为什么要帮助你?”
“没有,他帮我九次,我问过八次,他只是说,我早晚会知道的,既然我自己早晚会知道,他不想废话。”

7q6kf熱門連載小說 《九天仙緣》-第三千二百一十八章 九命神太-jmoys

九天仙緣
小說推薦九天仙緣
“你以为就你看得出来吗,我虽然不够熟悉紫虹战皇就是万象命陆帝,但是也完全可以断定他绝非是太元大陆战神之宙战皇的。
不过,他前来参加封霸大会的目的,的确不知道。我的实力也许不如他,但是我们之间的四万三千年之约既然已经约定,明年一战就必然进行。
既然是对战,总会有输赢,倘若本神皇能力不济也只怨时不佑我。可恨的是,就在关键时刻,你却突然出现,骗走两大神域,让我的实力大打折扣!”
九命神妖虽然怨恨对方,但是对方所言,对自己来说也算好心提醒了,故而怨恨中,九命神妖竟然还莫名其妙的有点儿感激对方。
“呵呵,如今太元大陆长存不过你浩古源宙善德云宫,游苍日月魔界,玄空和时光四宙,十万战神之宙已灭,你已经没必要那浩古神皇的身份当幌子了。
做回无限磅礴之宙第四宙太的自己吧,你连自己的身份都不敢亮出来,还指望为自己独霸太元大陆吗?”
对方笑言。
“是啊,你说的对。我是应该做回我自己的。不过你错了,我做回的不是无限磅礴之宙宙帝四太,而就是自己,一个全新的自己,开创自己独立未来的自己。
他已经根本不把我当无限磅礴之宙的宙太了,他眼中唯有真元大帝和万象命陆皇,至于我,五妹毒蛊浊域皇,死亡暗界皇都是他的眼中钉肉中刺。
尤其是我,就连他眼中钉肉中刺的资格甚至都没有。
他是我的宙帝,我永远都不会伤害他,毕竟他给了我萌生的机会,但是我也不会再理他了,我未来的路唯有自己去走。成则心愿达成,败也不后悔。”
九命神妖突然心魂释然,压在心里无穷岁月的话竟然对一个不明身份的人说了出来。
“我帮你,我帮你打败万象命陆帝,让你独霸太元大陆,然后再把神穹之域和神地之渊还你,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你必须善待太元大陆,涤清太元大陆之上一切污浊的东西,清澈如神穹之域,无染似神地之渊。”
“这个正是我的心愿,我伪装成魔并非为了毒化太元大陆,只是想以恶魔之力霸取太元大陆,当然也是为了故意反抗他的,然后一但我独霸太元大陆,就会如刚才你所说去做的。
不过十分可惜,如今就算我独霸了太元大陆,想要短时间内涤清太元大陆如今的毒染程度也是不容易的。
而且我心里清楚,离去的五妹毒蛊浊域皇和三哥死亡暗界皇早晚还会前来的。
因为他们手中都没有涤魂珠,镇宙至宝死亡陨和蛊灵藤也都丢失了,也就是说死亡暗界陆和毒蛊浊域陆早晚将灭,他们无路可去,必然前来太元大陆的……”
“我说过我会帮助你的,不仅帮助你打败紫虹战皇,也会帮助你解决心中担忧的一切问题的。”
“哦!你为什么这么做?既然帮我有为什骗走我的两大神域。你似乎十分了解我,知道它们对我的重要性。”
“正因如此,我才必须骗取你的两大神域,因为在你和紫虹战皇对战的时候,必须有人暗中利用两大神域对付紫虹战皇,你才有机会升它。
对于两大神域,你知道它的美好却不知它的来源,其实它们真正的来源正是万象命陆它们可是万象命陆的震陆之宝的。”
“难道紫虹战皇也在寻找它们!?”
“不错,哪个神陆镇陆之宝会不时时牵动自己的陆神呢,更何况他们的陆皇。
前来太元大陆暗中寻找两大神域正是万象命陆前来的第二个目的。”
“说起来他是我的二哥的,我打败他独霸太元大陆可以,但是霸占其两大神域却不好了!”
“兄弟终究是兄弟,如果你有心,大败万象命陆帝后,两大神域对你而言也不是必须了,你可以考虑还给他的。
万象命陆不同于毒蛊浊域陆和死亡暗界陆,其本身就是绝清的光明仙神圣地,其本质上不会排斥你的美好用心的。
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当万象命陆帝知道你对未来太元大陆真实的治理思想后,他不但不会为难你的,也许还会帮助你的。”
“你说的这些话我相信,但是我就是不知道你到底是谁,为何帮助我,你劝我以真真面目存在,那么你呢?为什么如此故作高深,藏头露尾的!?”
“我之所以帮你,那是因为我也希望太元大陆未来好。至于我为什么不以真面目示人,是因为时候不到,我若露出真面目会为自己也为太元大陆带来很多麻烦的。”
“看来你有说不出的苦衷,我明白了。对了,明年我和紫虹战皇的四万三千年之约你会到场的,对吗?”
“那是自然,刚才我还说帮你的,如果不去,如何帮你呢?”
“那好,只有一年时间了,算起来本神皇,不!九命神妖应该准备了,你呢,是回来还是到时再来?”
“我们各自分头行事吧。九命神妖不过是九命分身,你非妖何必再自我贬低,如果愿意叫九命神太倒是满适合你的。”
“九命神太,九命分身,呵呵,看不出你果然厉害,似乎比我自己都了解我自己,这个称呼我喜欢,以后我就叫九命神太好了,多谢。”
“哈哈……”
“喜欢就好。我又嘴馋了,回来吃点儿好的,马上前去,你放心,我虽然贪吃,但从来不误事。”
“说不说的真正的磅礴神丐想必你知道他在哪里吧,不然你不可能假扮他的身份的?”
“呵呵,九命神太神慧,他自然在我的神域,此刻正在享用美味的。他的名号果然不是盖的,我怎么也学不像!这第一糟就被你识破了。”
“若不是你违反了他的规矩,我还真的信了。不过显然你也不是什么恶魔。至少你说和我一样希望太元大陆未来好的目的是一样的。
坦白说,我有些佩服你,你只有美好之心,却没有独霸之意,而我就小家子气了!”
……

apqi2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九天仙緣-第三千二百一十七章 命陸穹風相伴-rabmh

九天仙緣
小說推薦九天仙緣
“嗯!”
“不错啊,不错。闲来无事,盘着玩玩,高兴时又可进入神穹之域品神果,入神地之渊喝美酒。
多谢小子了,让本磅礴神丐又得两样好东西。东西在手,想什么时候进去,就不劳你费心了,我也没必要留下了,走喽!”
磅礴神丐手里盘核桃一般玩着两个彩虹球,转身就往回走。
“哼!原来你是故意前来骗取我的神宝的,你来之前就知道神穹之域和神地之渊的存在,对不对?”
九命神妖怎么会这样放对方走的,并不在乎对方转身离去,冷声质问。
“哈哈……”
“你说对了,在无限磅礴之宙就没有我磅礴神丐不知道的存在,坦白说我已经在无限磅礴之宙寻找它们很久了,包括太元大陆内,除了你们浩古源宙善德云宫外都找遍了。
所以嘛,我几乎可以断定它们就在这里的,结果果真如此,我终于没白来。”
磅礴神丐头也不回的继续走着。
“你到底是谁,你不是磅礴神丐,我突然想起来,磅礴神丐不会这样做的,虽然磅礴神丐贪吃无度,但是他品味神品可谓刁钻至极。
他无论在哪里品味神品有两个习惯,第一,一个地方一种神品只品一次,他自从萌生之后,就从来没有重复品吃任何一样他吃过的东西。
第二,他有不再来的习惯,就是说他到过一个地方,一生只去一次,不会第二次踏入同一个地方的。
所以,以他的习惯,他根本就不可能将两大神地带走的,故而,你根本就不是真正的磅礴神丐!”
九命神妖根本就不在乎对方继续远去,因为九命神妖自信对方在没有自己指引的情况下,根本就无法离开这片穹峰世界的。
“呵呵,看不出你九命神妖对磅礴神丐还挺了解的,既然让你看破了,本神也只承认自己不是磅礴神丐好了。
嘶——真个怪哉,我怎么有走不出去这片独峰怪域的感觉,你能帮帮我吗?”
对方闻听九命神妖的话,丝毫没有吃惊的意思,竟然厚着脸皮提出如此要求。
“留下神穹之域和神地之渊,报上神号,也许本神皇会考虑放你一条生路!
我劝你还是停下为好,我们现在处在独峰逆魂阵内,你越是想离开,那么你越离不开的,前行千步瞬间归初。
不信你继续前行,累死你也离不开的。”
九命神妖嗤笑连连。
“你的意思是,只要我想着不离开,反而可以离开了?”
对方根本不理九命神妖问话的茬儿,只顾着自己的思想。
“哈哈……”
“那你试试看。”
九命神妖闻言,狂笑。
“去念千步退,撤念入峰内。此谓亡魂峰,生死无可为!”
“哈哈……”
九命神妖在狂笑,假的磅礴神丐也在狂笑。
就在假磅礴神丐狂笑中,他且笑且颂,身形一晃,蓦然消失在了原地。
“嗯!?”
九命神妖大惊,对方吟哦的竟然是自己设定的独峰逆魂阵封印神诀,除了自己其他任何人也不会知道的,包括八位魂妖自己都设定了精神魂道隔界的。
“你到底是谁!?”
对方已经不在,九命神妖狂啸质问。
无声,对方已经离开。
九命神妖怅然颓坐,神穹之域和神地之域既是自己的囧魂能体能的绝情补充来源,也是浩古源宙善德云宫亦魔亦仙的底牌。
如今因为自己一时判断失误,两颗最重要的底牌被自己打烂了。
浩古源宙善德云的未来……唉!
九命神妖悔然长探。
“哈哈……”
“死亡暗界使,本神为你指条明路,阵宙之宝已经落在我手中,你浩古源宙善德云宫很难再维持长久,你去游苍日月魔界吧。
如今的游苍日月魔界表面看起来并不强大,玄阳毒月弥空,然而其内另有乾坤耳。
如果你前往一访,绝对会让你大吃一惊的。”
就在九命神妖懊恼不已的时候,九命神妖魂念之中突然又传来假磅礴神丐的声音。
九命神妖品味之后,发现对方竟然已在太元大陆西穹之域。
“九莲神宫人皇柳牵浪,原来真的是你,你没有死,九莲神宫也没有灭亡,如今的游苍日月魔界就是你九莲神宫是也不是!?”
九命神妖蓦然想到了如果在磅礴之宙有一个人可以洞息自己魂宙思想的话,那就只有一个人,而这个人只能是已经消失的人皇柳牵浪。
想到此处,九命神妖也立刻印证了七魂命妖的说法,同时心中许多疑问也就可以说通了。
九命神妖暗自忖度良久后,魂念传音逆路而去。
“哈哈……”
“什么九莲神宫人皇柳牵浪,本神不曾听说过,本神只是觉得夺了你的宝贝怪不好意思的,所以给你一个善意的提醒。
当然,我的心意已到,至于你听不听,那就是你的事了。”
假磅礴神丐得了便宜,可谓心情大好。
“哼!你的话,你自己认为可信吗?骗我镇宙神宝,让我生存之源猛然切断,然后竟然让我投靠小小游苍日月魔界,这就是你的好意!?”
九命神妖简直有些哭笑不得,因为愤怒,心潮狂涌,魂宙翻腾。
“你错了,游苍日月魔界并非小小的魔界,一直以来只是它在隐藏强大的实力,让你们错觉它不够强大罢了。
别的魔界不说,反正你浩古源宙善德云宫的实力无法和游苍日月魔界相比的。
如果我说的不错的话,明年就是你浩古源宙善德云宫和紫虹战宙四万三千年对战之约的是日期啊。
万象命陆皇之所以来到太元大陆,一切只是为了追回万象命陆曾经命陆穹风散失的部分天禽地兽之魂的……”
假磅礴神丐似乎直到此刻才说出他前来浩古源宙善德云宫的真正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