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神秀之主

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神秀之主 愛下-第474章 成魔(求月票)

小說推薦 – 神秀之主 – 神秀之主 天都宗。 “南荒……玄海门么?” 李昆仑手持一份帖子,沉吟不语。 虽然知晓了造化老祖所在,但想要从那一位口中获得元神秘法,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至少……用强是万万不可能的。 不说造化老祖本身就是此界最顶尖的那几人之一,一身神通法力,就连姜太石都拿之不下。 纵然拿下了,难道对方一干元神学生都是死人? 而按照对方之前乐善好施的性子,或许去抱着大腿苦苦哀求才是王道? ‘说来也是奇怪,为何造化老祖挥手就有元神秘法传下,自身却才区区还丹境?’ 李昆仑眸子一动,想到了实验功法的可能,但还是感觉难以索解。 毕竟,在他看来,那些元神法虽然有些缺陷,但都能成功,不算尽善尽美,却也差强人意。 特别是,对比此界早已无有元神的情况,小小缺陷,都可无视。 他可不知道,钟神秀的心有多大。 但此时,还是不由一咬牙,望着掌教所在的天都殿,有些踌躇。 “师父……” 天都宗掌教对他可谓甚好。 不仅收他为徒,传授仙法,还赞许他为天下修仙才情第一。 奈何,如今这个称号,李昆仑只觉得讽刺。 无论如何惊才绝艳,却只能止步还丹九转,又如何能甘心? 更别提,造化老祖曾经想要收他做个学生,还亲口许诺一个元神正果。 造化老祖的学生,如今都是何等样人? 都起码出了四五位元神了! 那些曾经被一起俘虏的世家子弟,还不知道背地里如何嘲讽他瞎了狗眼。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但这些,李昆仑并不在乎。 ‘我只是真的想领略元神风光,但也不愿辜负师门恩情啊……’ 一念至此,他就想去向师父请罪。 ‘我太贪心了……纵然本门没有元神又如何?有着太古七焰旗守护,我天都宗仍旧是此界最大宗派,万古不坠!’ 轰隆! 突然间,李昆仑感觉护山大阵被狠狠撼动。 四周无数山峰摇晃,地面开裂,建筑倒塌,砖石乱飞…… 但他依旧面无表情,因为已经……习惯了! “又是三尸老魔头……他被梁霄老祖纠缠,还有余力来我天都宗放肆?!” 李昆仑抬手放出一件青玉大伞法宝,护住全身,还有心思悠闲想着:“纵然来了,也只是在我宗太古七焰旗之下,化为齑粉而已!” 熊熊! 果不其然,下一刻,有一道赤霞自天都殿中升腾而起,化为漫天火云。 恐怖的热浪席卷,有七大灵火铺天盖地。 大日真炎、纯阳之火、乾阳真火、南明离火、三昧真火、太阴之火、地肺毒焰! 此界七大真火熊熊燃烧,有焚山煮海,毁天灭地之威,将一道人影包裹。 下一刻。 千丈魔光骤然自火焰中爆发,无数火种四散落下,宛若下了一场流星火雨。 恐怖的法力余波,直接轰散了天都宗的护山大阵,给天都宗弟子带来恐怖的死伤。 李昆仑一不小心,都被一枚飞火流星砸中,法宝直接被破,差点被活活烧死。 “怎么回事?” 他大惊失色之下,仰望苍穹。 就见一道恐怖的人影,抬手之间,就有千丈魔光肆虐,强悍的法力气息封锁天地,竟然将太古七焰旗都狠狠压下。 “三尸老魔?又法力大进了?” 李昆仑感受到一丝灭顶之灾的味道,他目光所及,终于看清了那一道人影。 或者说,黑袍之下的,已经再非人形,而是一只三头六臂的魔物! 它身高三丈,体表有流动的污秽,形成破烂的黑色铠甲,胸口位置破开一个大洞,隐约可以见到某个跳动的赤红之物,其内有无数细密锁链,又仿佛束缚着什么东西。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遊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熱門連載小說 神秀之主 愛下-第472章 陽神(4000加)讀書

小說推薦 – 神秀之主 – 神秀之主 朱龙儿冲击阳神失败,身死道消。 钟神秀心知肚明,却并不准备立即公布这个消息。 他还在等另外一位。 果不其然。 一月之后,刘五根同样选择冲击阳神关卡。 这一次,钟神秀照旧旁观,并且看到刘五根艰难地点燃全身,化为元气,再炼气还神。 与此同时,一股浩大、阳刚的念头,蓦然自刘五根闭关的苦竹峰升腾而起。 …… 玄海门。 朱灵儿挥手打发走几个执事,蓦然就感觉一阵心悸。 “出了何事?” 她化为一道赤红遁光,飞出建筑,就看到玄海门上空,无数乌云汇聚,其中电闪雷鸣,竟然在酝酿一场天劫! 恐怖的气息以苦竹峰为中心,不断向外蔓延。 纵然是几个金丹老祖,也被压迫落在地上,无法继续飞行。 “这……并非成丹之劫,比成丹更加猛烈千万倍!” 青石禅师呆滞望着这一幕,叫道:“苦竹峰……是刘长老所在,究竟出了何事?” 刺啦! 说话之时,九天之上,已经有雷霆轰然落下。 此雷劫纯青一色,初时只是一线,后来却越来越恐怖,宛若化为了一片雷海。 “昔年临仙依旧在,如今堂皇露峥嵘!” “大日焚身何所惧,阳神出尽雷光寒!” 一线雷光所化雷海之中,蓦然浮现出一道元神! 此元神乃是一道金光,宛若大日流火,法力汹涌如海。 它又蓦然一晃,化为刘五根模样,只是五官变得俊秀了许多,身穿金衣,身后还有九轮光圈,望之不似凡人。 刘五根长啸声中,一抖长袖。 就有一口飞剑如龙扑出,恶斗天空中的雷霆。 暴雨如注,雷电狂舞。 九日九夜之后,他长啸一声,一剑横空。 刺啦! 漫天乌云都被斩开一道缝隙,有阳光透过乌云洒落。 亿万隐婚:高冷总裁追妻99天 顾浅玎 那一道缝隙宛若无底洞一般,不断吞噬着劫云,最终消弭无踪。 雨过天晴,水雾朦胧,有一道彩虹自苦竹峰上冉冉升起。 “不错,不错!” 重生豪门:亿万归妻不好惹 伊诗 一道遁光浮现,赫然是钟神秀。 他目露奇光,上下打量着刘五根:“阳神滋味如何?” “妙不可言,多谢老师提携!” 刘五根肃然向钟神秀一礼。 成为阳神之后,肉身存在与否,根本没有区别。 而他原本肉身,早就燃烧殆尽了,此时不过是以元神重新聚合了一具血肉之躯而已。 即使如此,钟神秀也感觉此种阳神,远比普通阴神优越。 因为从刘五根身上,他并未感受到天地污染与疯狂扭曲的气息。 而刘五根看起来,也比那些炼成阴神的修士正常多了。 “你突破阳神,必损了元气,跟我回去闭关,另外……将此次突破心得与我详细一说,我要为你修改一番道法。” 钟神秀颔首,带着刘五根,直接闭关去了。 虽然这个学生看起来志得意满,雄赳赳,气昂昂,但实际上,他明确感知刘五根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怕是来个厉害点的还丹,都能拿下此时的他。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遊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小說 神秀之主 文抄公-第470章 法寶(求月票)展示

小說推薦 – 神秀之主 – 神秀之主 数月之后。 吴国。 太虚山脉。 数道璀璨的光华,骤然自天空中爆发。 这是金丹老祖级别的交战! 在南荒,金丹已经是决定一宗派、乃至国家兴亡的力量。 天空之中,乌云翻滚,其中浮现出一条黑色蛟龙。 此龙蛇身鱼尾,腹生四爪,每爪三趾,黑色鳞片之上带有点点光晕。 虽然头上只有两个小小的隆起,但已经有数分真龙威严! 此乃朱龙儿的本命金丹神通——化龙之术! 施展开来,可以化为一条黑色蛟龙,凶威凛凛,更自带龙族呼风唤雨的天赋。 此时的朱龙儿,却是完全将蛟龙之躯当成了法宝,巨大的尾巴一甩,就抽飞了一道人影。 “太虚老鬼……” “自从数十年前冷月仙子叛变开始,太虚门就一直在走下坡路!” “你已经不行了,若还不乖乖认输投诚,我便拆了那什么劳什子太虚相生有无遁空大阵,到时候你太虚门便要血流成河了……” 蛟龙低垂头颅,两根龙须飘荡,传出朱龙儿的声音。 “我太虚门宁折不弯!” 太虚老鬼怒吼一声,挥手放出五六轮弯月。 他修炼的也是太虚掩月剑诀,祭炼了五六口飞钩,再加上一身惊人的神通法力,原本隐约为南荒第一人。 奈何……上次被冷月仙子偷袭之后,便伤了元气,到现在还未好。 面对不讲武德的年轻人,便有些力不从心。 “速速救援!” 虚空之中,几个金丹老怪大急,就要簇拥过来。 “你们拿我们当死人么?” 刘五根凛然不惧,带着玄海门的金丹将太虚门援兵拦住。 他金丹二品,在此地也算有数的高手。 更何况……此战还有老师藏在一边掠阵,他还怕什么? 刘五根丹成二品,金丹中所附带的神通,却是——小五行混元雷珠。 每次挥手一撒,就有五行雷珠浮现,化为丙火、乙木、庚金等小五行神雷,威力非凡,当场就炸死了一个太虚门金丹。 刘五根反手将对方储物袋一捞,心里暗道:‘老师曾经叮嘱我们,修习功法不能外传,我如今也知道了,居然是太虚门的根脚,也不知道当初老师怎么得来……好在如今打死几个金丹与真传,就彻底过了明路……太虚六法算什么?日后都是我玄海门的秘法!’ 不得不说,如今的玄海门,在刘五根结丹之后,纵然不算钟神秀,也是一个庞然大物,不输太虚门分毫。 转眼之间,就见太虚门修士连连大败亏输,死伤惨重。 几个金丹长老对视一眼,都生出退意,想要退到山门之中,以大阵固守,但又觉得十分屈辱。 便在这时,突然听得天穹之外,一声冷喝:“玄海门贼子休要猖狂!我冷月也是太虚门之人,必不会坐视师门大难!” “是冷月!” “此女之前不是击伤掌门,叛逃了么?” “无论如何,此时能够回来相助,都是有心了……” …… 金丹老祖神念交涉之间,就见一名清冷如月宫仙子,剑眉横飞,杀气凛然的女修飘然而至,抬手打出一道金色绳索。 此乃钟神秀窥视了朱龙儿这个乖乖学生的神通,特意为他量身打造的——缚龙索! 刚刚还在发威的黑色蛟龙,蓦然就被一道金色绳索捆住,笔直从云端跌落下来。 “看剑!” 太虚老鬼深恨其之前嚣张,手一指,就有一口飞钩划破龙鳞,洒下大量鲜血。 “龙儿?” 刘五根大惊失色,连忙飞出一口飞剑,拦住那一道道剑光,又抬手一撒,就有五色雷珠轰然打来。 “掌门莫慌,看法宝!” 另外一边,赶来的黄莺与绿蕊合力打出了一把混沌色的大伞。 此伞名为——混元五磁伞,被祭炼了元磁神石进去,伞面混沌之色,最擅长收摄五行之物! 那刘五根劈手打出的一颗颗雷珠,就被黄莺持伞轻轻一抖,便给轻易收了,又是一张,无数小五行神雷就砸在自家人头上。 刘五根大惊之下,被自己发出的神雷轰得焦头烂额。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遊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人氣連載小說 神秀之主 愛下-第469章 尋人(求訂閱)熱推

小說推薦 – 神秀之主 – 神秀之主 崔英秀凌空而立。 她袖中一口青虹剑不停骚动,方才就想斩出山门,却最终还是强忍住这一股怒火。 突然,又一道剑光落在她身边,现出其中一位白眉黑发,面无表情的修士。 “拜见师父。” 崔英秀看到是绝情剑——罗空洞到来,连忙敛衽一礼。 罗空洞纵然面对此绝境,依旧表情淡漠,似乎在他眼中,不仅别人的性命不值一提,就连自己的身家性命,也是不当回事。 此时只是问道:“你可曾后悔?!” “后悔?” 崔英秀苦笑:“当年斩妖除魔,何曾有悔?只是怨恨自己无用,师门受此大辱,却无法为师门分忧。” 罗空洞沉默了一会,突然道:“我已向掌门求肯,让我们师徒出山,去寻找造化传承!” 崔英秀沉默以对。 这当然是为了将功折罪,并且,更有一分放逐之意。 山门之外有多危险? 或许他们师徒一出山,就被崔莺莺抓了,落在那个魔女之手,下场必惨不忍睹。 奈何,若是自己师徒不出去,门中搞不好都会暗暗逼着出去。 若能找到元神传承,便是一线生机! 若是找不到,师徒死于那崔莺莺之手,也算一个了结! 只是如此丢脸之事,不便明说,只能暗中去做,否则就成了蜀山剑派向一个魔女低头了! “愿献此身于剑,斩尽世间哀愁!” 崔英秀长啸一声,喝道:“师父……我们走吧!” “好徒儿!” 罗空洞嘴角微微翘动了一下,两道剑光顿时飞出山门。 …… 南荒。 钟神秀望着一干玄海门长老,突然就觉得心累:“你们的意思是……如今我们门中实力大增,进军南荒腹地的条件已经成熟了,该大举进攻北境,甚至攻打太虚门,成为南荒第一大宗门?” “正是如此,门中本来就有向北开拓的计划,如今有老祖归来,又有五根晋升金丹,门中实力大增。” 青石禅师与玄英激动道:“正是进取之时啊。” 钟神秀满脸无语。 我堂堂造化老祖,外道元神之祖师,如今多少大靖老祖哭着喊着就为了求见一面,拜入门下。 几个学生中,出了不少元神大修。 结果,你们要一本正经地跟我讨论如何攻打一个区区连还丹老祖都没有的门派的问题? 在这一瞬间,他突然感觉有些心累。 ‘老祖心里苦,老祖没法说。’ 钟神秀摆摆手,突然又叹息一声:“得用的学生,还是太少……” 不说梁霄之流,纵然是那个徐过,若在自己跟前,随意吩咐一声,就能一个人去灭了太虚门吧? 豪门权宠第一夫人 玄海门称霸整个南荒,也能办得妥妥帖帖。 再不成来个羽童子,扛着毒龙旗,搞不好也能火烧太虚山门。 奈何自己留在这的三个学生,都不太成器。 朱灵儿就先不说了。 即使那个朱龙儿与刘五根,看到大日焚身阳神法,也被吓得不行。 到了现在,仍旧没有一点进展。 ‘果然居安思危之心已经没有了,这是需要压力啊……’ 想了想,钟神秀道:“这件事,我答应了,玄海门立即与太虚门开战!” “有老祖在,宛若定海神针一般,我们都放心了。” 青石禅师等人都是大喜:“我玄海门,必能成为南荒第一宗门!” …… 这些弹冠相庆之辈,并不知道的是,作为玄海门的门主,最后的底牌。 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钟神秀,当发下战争令之后,便溜出了宗门,满南荒地找人去了。 小月湖。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遊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火熱都市小说 神秀之主 起點-第456章 鐲子(2400加)

小說推薦 – 神秀之主 – 神秀之主 李昆仑施展天都宗秘传的五色颠倒阴阳逆乱藏身法,躲避于一片白云之中,静静注视着这一幕,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就这么看着一个又一个名门弟子,被钟神秀一剑降服,随手擒拿了,丢给后方的羽童子。 饶是羽童子已经变得极大,还是有些不堪重负,连连叫苦。 他虽然只是精修道行之辈,却并非不精斗法。 对于时局把握,更加有着微妙见解。 ‘自上次炼剑大会之后,造化老祖便被誉为神通直追最顶尖那一辈……起码有着还丹七转以上的法力,得我师父出动,才能驱走他,还擒拿不下……除非动用灵宝!’ ‘贸然上前斗法,不过添个俘虏。’ ‘而且……我没事与他斗什么法?我是来救人的。’ 一念至此,李昆仑直接绕开战场,突然现身,抬手打出一十二道天都神雷,砸向了羽童子这只金丹大妖。 他修为已经到了还丹,此时全力出手,施展的是天都宗秘传的十二天都神雷法,自忖对付一只金丹大妖,自然是手到擒来。 雷光过处,羽童子果然被炸得羽毛凌乱,几乎秃了。 它怪叫连连,却放出了一杆毒龙旗! 这旗帜一抖,上面一条太古毒火龙便咆哮一声,飞了出来。 此火龙本身来历不凡,又吸纳了不知道多少年地火,早已堪比一尊还丹老祖。 更隐约记得李昆仑这个仇人,当即龙眼都赤红了,张口喷出大团大团的地肺毒火,似乎要将这天穹都烧穿一个窟窿。 李昆仑一个应对不慎,居然还被毒火烧焦了一丝衣角,算是丢了点脸皮。 便在这时,钟神秀已经擒拿了看得入眼的一些真传弟子,转身见着了李昆仑,大笑道:“李昆仑?” “造化老祖如此做,是想跟天下为敌么?” 李昆仑仍旧彬彬有礼地道:“需知纵然是西域大雪山、乃至无极魔门,都不敢如此……” “哈哈……区区天下五绝,很吓人么?” 钟神秀落在羽童子背部,长笑一声:“我看也不过如此罢了……” 他抓着毒龙旗,只是轻轻一抖。 远比羽童子操纵之时更加恐怖的法力波动传出。 那太古毒火龙身躯猛地膨胀,长达千丈,只是一盘,就将李昆仑困在其中,无数地肺毒火化为锁链,就要将这个天下第一修仙奇才捆住。 “李昆仑!乖乖叛了天都宗,改拜本老祖为师,老祖许你一个元神正果,否则的话,真火炼死!” 钟神秀微微一笑,喝道。 他是真起了一些爱才之念。 至于暴露元神什么的? 他说了人家就信么?而且,已经是最后一票了。 李昆仑嗤笑一声,他道心坚定,自然不会被一句话撼动。 只是一心一意潜运玄功,要抵御四周燃烧的太古地肺毒火。 便在此时,钟神秀目光一动,望向遥远的天穹。 白云翻滚,化为无数云兽,宛若一支大军,嘶吼着冲了下来。 这并非什么法术神通,而是有人硬生生以自身法力,强行捏合云气,凝聚成兽。 此种法力质地,以及醇厚程度,已经完全不逊色于元丹! “来得好!” 钟神秀心知,闹出了这么大乱子,蜀山剑派的还丹老怪终于出手了。 而他仗着有九死返命神通,还真不怕被对方带着灵宝偷袭,当即大笑一声,伸手一指。 毒龙剑拉出一道百丈长的黑色惊虹,于半空中化为无数黑色细丝,扑向那些云兽。 每一道剑丝,都能轻易斩杀掉一头云兽。 “好剑术!好飞剑!” 云光当中,突然飞出一个金晃晃的圆环。 那环外放金光,只是一箍,就套住了毒龙剑的本体,将这一口飞剑收了。 蝴蝶过期居留 “金光镯?是太上长老到了!” 崔英秀大喜叫道,认出了这一件蜀山剑派大名鼎鼎,只排在斩仙飞剑之下的法宝。 此金光镯能收世间一切飞剑法宝,堪称所有法宝的克星。 不要说区区一口毒龙剑,只要不是灵宝,便是——万宝皆收! 而此宝,一向为蜀山剑派太上长老——姜太石所秘藏。 万千云兽之上,姜太石飘然现身,喝道:“钟神秀……你要与我蜀山剑派为敌么?”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遊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神秀之主笔趣-第450章 胭脂虎(求月票)相伴

小說推薦 – 神秀之主 – 神秀之主 “莺莺姐,你走吧。” 崔英秀剑心通明,一剑斩出,既斩他人也斩我,将内心中种种负面情绪尽皆斩杀,眼神变得古井无波,突然开口。 “妹子这天资,当真令人羡慕……但姐姐却不想走哩!” 身材火辣的魔女声音娇媚,玉足似雪,说出的话语宛若在与情人调笑。 但钟神秀却能清晰感知到其中的杀机。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慕容氏传奇之沁竹凄凄录 双日青月 那里面包含的仇恨,简直倾尽三江四海之水,也难以洗刷干净。 “那魔女只是外丹宗师,金丹品质不过四五品的样子,为何崔英秀不一剑杀了……” 钟神秀有些疑惑,拍了拍座下的羽童子。 他这些年闭关参悟功法的时候多,而羽童子却趁机溜出去浪过好几次,应当比他更清楚修仙界的消息。 “那魔女,似乎是‘胭脂虎’崔莺莺,乃是西域大雪山传人,据说作风放浪,最爱勾引名门正派的弟子,再用大欢喜禅法害了修为,夺取根基,至于与那崔英秀有什么关系,小的也不知啊……” 羽童子叫道。 这还得亏崔莺莺名气够大,才能被它听上一耳朵。 “西域大雪山?” 此宗虽然也是天下五绝之一,但亦正亦邪,实际上比自诩魔门正宗的无极魔门更加不堪。 比如,其中就有一脉,擅长密宗大欢喜禅法,很是出了一些艳名远播的魔女、以及声名狼藉的魔子。 虽然钟神秀也搞不懂,为啥魔女就艳名远播,换成魔子,就声名狼藉了。 只能说,此世之人还是纠结于皮囊色相,勘不破这一重境界啊。 正在这主仆两人肆无忌惮地聊天之时,战场之上,突然又生出变化。 一道人影,蓦然自阴影中跃出,双手结印,打出一道惊天魔掌。 引魂使ⅰ:我开出租去送鬼 陶子 其身上气息冥冥,赫然是还丹老怪!法力如龙注入,令魔掌疯狂膨胀,变得狰狞丑陋,有六根指头,指头与指头之间,还有肉膜连接。 此乃西域大雪山另外一支魔道传承,擅长魔武神通,而这一位偷袭者,甚至乃是一转还丹修为,还练成了大天魔手印! “崔英秀,姐姐当初可是肉身布施了好久,才拉到这一位元龙子前辈援手的呢……甚至还答应了,让你共同参极乐。” 崔莺莺言笑晏晏,眉宇中满是杀机,说出的话语不仅锋利如刀,更暗藏天魔秘音,要扰乱崔英秀的道心。 “哈哈……小美人,给我过来吧。” 那六指天魔大手只是轻轻一捏,就捏住了那一道明澈的剑光,将一口飞剑夹在手心。 元龙子怪笑声中,另外一只六指天魔手就飞出,一把向着崔英秀抓了过来。 看得出,崔莺莺对崔英秀算计甚深,所请的这一位还丹老怪,神通刚好有克制飞剑之妙。 此时打得,乃是生擒的主意。 但崔英秀神情不变,只是轻轻一点,第二口飞剑便激射而出。 此剑剑光宛若一道青虹,正是本次炼剑大会之上,欧阳子所炼的三口青虹剑之一! ‘这欧阳子好生不要脸皮,啥时候送的飞剑?’ 钟神秀看到这一幕,都不由一怔。 他都没有想到的事,崔莺莺与元龙子显然也没有想到。 只见青色剑光一闪,便轻易斩碎了那一只六指天魔手。 不仅如此,青虹剑蓦然一震,化为漫天青丝,就绞杀向元龙子。 ‘这一手炼剑成丝的剑术……可俊得很呐。’ 钟神秀吃瓜不怕事大,还点评了一句。 但元龙子已经惊骇非常。 他不仅丹成上品,苦修多年,甚至迈入了还丹修行,虽然只有一转,但自忖拿下个区区的一品金丹不在话下。 毕竟,他的金丹神通,六指天魔大手印最擅长克制飞剑,并且也知道,崔英秀身上只有那一口秋水惊鸿剑。 满拟只要镇压那一口飞剑,女剑仙就如同没牙的老虎,可轻易擒下小美人,为所欲为。 毕竟,蜀山双秀这个级别的女剑仙,他还真的没玩过。 而无极魔门与西域大雪山,一向便与那两大剑宗不太对付,弟子互相厮杀也是常有的事儿。 至于以大欺小的问题? 大不了,他回去之后广发帖子,就说纳了崔英秀为妾,给对方抬一辈便是,说出去也不知道多么有脸面。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遊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神秀之主-第446章 煉寶成(求月票)讀書

小說推薦 – 神秀之主 – 神秀之主 “一剑传七友,道统赠有缘,哈哈……痛快,当真痛快……” 钟神秀放浪形骸,又灌了一壶灵酒,大笑道。 他在每一口飞剑之中,都打入了一篇还未有人炼成的元神法,当然,附带了神念禁制。 这七口飞剑,便是七个机会。 只不过,机会给了,危险更大。 “毕竟……连易天仇那半个主角命,我都不确定他是否能炼成三尸元神,因此才要找更多样本的……” “至于阴神成就法这种风险小的法门,既有人成功,老祖就不赐下了……” “而那每一口玄魄寒光剑之中,都有我做下的手脚,能隐隐监控那些修士,获得最新修炼数据反馈……” “毕竟一口品质上佳的飞剑,修士得之,总不至于扔了吧?” 至于飞剑被抢了,或者争夺什么的,钟神秀也无所谓。 毕竟神念禁制在,代表传承乃是一次性的。 农家贵妻 最后不论谁得到,都是他的试验品与小白鼠。 “道统?莫非神秀老祖还在飞剑之中,藏了些法诀?” 玄机百炼门门主笑吟吟问道:“道友的道统,不是外丹法么?莫不是外丹法还有一些玄妙?” 他如果知道钟神秀在飞剑里面藏了什么东西,恐怕此时早就红着眼冲上去杀人夺宝了。 与元神道途相比,什么名门正派,什么掌门风度,都是狗屁! 奈何,这门主真的不知道! 他以为,钟神秀最多藏了一些神妙的炼气口诀,或者是一些关于外丹的秘法而已。 最多,让外丹上升个一品两品。 以他这个身份,关键是早已结丹,还不至于为此撕破脸皮,不要脸面。 不知多少年后,这位门主每每想到此事,都是捶胸顿足,几乎嚎啕大哭。 “这个却不足为外人道了。” 钟神秀哈哈一笑,便将这件事轻轻巧巧地揭了过去。 根据暗手感应,除了自己定下的浮云子之外,其余得剑的多是散修。 唯一一个大派弟子,还是玄机百炼门的,算是偿还之前材料与场地的因果。 那几个散修都凝结了外丹,此时得了飞剑,一个个面色大变,有的直接一转身,就化为流光遁走,跟逃命一般。 其它修士大多以为他们害怕别人抢夺飞剑,倒是不以为意。 还真的有几个鬼鬼祟祟的盗修,跟了过去。 ‘等过一段时日,大概总有人口风不严,透露出这个消息……不过我的布局也快完成了,到时候就随便找个地方一躲,等过百年再看看成果……’ 钟神秀暗自想着:“倒是样本还是不足……或许应该再多弄几处一次性的传承,凑足七七四十九道,再留下藏宝图或者歌诀什么的,说不定还能引动修仙界为此大乱,腥风血雨地争夺呢……”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玄机百炼门门主强忍住心里的怅然若失,强笑道:“神秀道友的飞剑赐下了,欧阳子大师,你准备如何?” 欧阳子微笑道:“老夫却准备出三个题目,谁能答出,便将一口青虹剑作为彩头!” 他一边说,目光却一边看向玄毒道人、崔英秀、逍遥魔子、小神僧等人。 很显然,是准备与这些五绝弟子,结个善缘。 不是所有人都跟钟神秀一样,视天山剑宗如无物的。 天下五绝,毕竟是镇压此方修炼界数十万年,仍旧屹立不倒的庞然大物! 对此界修士的影响,无与伦比! 钟神秀半躺在席位上,笑吟吟望着这一幕,眼眸幽深,似乎通过了百炼峰,直接看到了更深处的地底。 …… 太古地肺地火中。 灵宝万象宫的祭炼,已经到了最后一刻。 六大正宗的还丹老怪们尽皆打出雄浑无比的法力,涌入万象宫中。 那一座座亭台阁楼,蓦然变得更加凝实,仿佛所有的法宝禁制,都融合为了一体。 “万象宫果然玄妙,如此能包罗万千法宝的千变万化如意神禁,当真前所未见!” 化气老怪赞叹道:“听闻此法还是玄机百炼门的先辈,观摩了我宗万气归宗诀,才受到的启发……” “化气老怪,不要再自吹自擂了。”星罗老仙怪叫一声:“阳老怪,你那里如何?” “好,终于到了最后一步!” 阳百玄哈哈大笑。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遊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神秀之主 ptt-第434章 蹤跡(求月票)熱推

小說推薦 – 神秀之主 – 神秀之主 ‘老爷又在钓鱼了……’ 羽童子大翅招展,故意降低了几分遁速,心里暗忖。 作为被钟神秀养了多年的鸟,它自忖也摸清楚了这位老爷的几分心思。 当然,说是不能说出来的。 只能怪它化形飞遁之时太过招摇,惹来了那几个尸阴密宗的弟子。 那梁霄与一干内门弟子,只是落下遁光之时,就被钟神秀瞧了个通透。 此时望着那追击而来的灰白色遁光,不由就是一笑。 他让羽童子停下,负手立于巨大禽鸟的背部,问道:“诸位道友为何来追本人?” “梁霄师兄,不是易天仇!” 一名内门弟子眼睛微微眯起,又跟通缉令比了比,摇摇头。 護 花 高手 在 都市 “道友何人?为何来我尸阴密宗附近?” 梁霄也没有冲动,反而拱手笑道。 他并没有认出钟神秀,只是莫名觉得那只妖禽有些危险。 ‘呀……这人居然不是一见面就呼喝怒骂,或者要杀人炼宝么?怎么还讲起道理来?也是个魔门的叛徒!一点都不心狠手辣!’ 钟神秀暗自腹诽。 明面上,还是十分和善地回答:“本人一介散修,堪堪踏入炼罡之境界,听闻八千里毒水沼泽之中,出产不少灵材,特意想来寻一些,去炼一枚五毒神煞丹!” 外道金丹法自从出世以来,就受到各路修士的追捧。 十数年孜孜不倦的人体试验下来,也摸索出了一些经验,甚至推陈出新。 比如,以金丹老祖的金丹为材料,效果最好,甚至魔门还发现,越是血缘亲近、气息相合之辈,炼制外丹的成功率越高,品质也不容易下降。 而妖丹之类的,就等而下之。 这一类金丹老祖与大妖的金丹内丹,还需要一些特殊手段保存,并且会渐渐丧失元气,失去效用,所以越早使用越好。 由此,就又诞生出了十分血腥残忍的活取金丹法,据说能提高炼制外丹一成半成的成功率。 只是,一向被正道批判,斥之堕入魔道。 而大部分散修,本身不过炼罡,也没有法力高深的长辈帮忙,自然拿不到修士金丹,连妖兽内丹也是天价,供不应求。 因此,只能走张太一那样,熔炼诸多灵材,炼制一枚外丹的法门。 这成功率,就徒然降低不少,甚至纵然成功,外丹也品质颇差,大多都是下品,连中品都难得。 即使如此,散修之中,依靠这外道金丹法,还是一口气多出不少结丹老祖。 而此种器物之丹,也渐渐被归纳为数种。 比如取九天清气与九幽地气,熔炼罡煞,所炼就的乾坤一气丹,据说乃是正道一位炼丹老祖的发明,品质高妙,最高能到四品。 除此之外,还有魔门的血胎丹、魔极丹等等,乃是取用万千生灵的血肉,以量变达到质变,极为血腥残忍。 这五毒神煞丹,在器物之丹中也是等而下之,取用五毒之灵,熔炼诸多煞气而成,最高也不过七品。 唯一的好处,大概就在于材料比较好寻而已。 “外丹法非是正道,由于速成,更加不利打磨道心啊……” 梁霄语重心长地劝了一句。 “是极,是极……”他的师弟师妹们纷纷颔首:“外丹法不是正道,虽然也有金丹之妙,但前路断绝,又不利道心……” 实际上,内心都在暗自腹诽:“外丹怎么了?外丹也是金丹啊,同样有着延寿之妙,反正此界也无人能成元神,我们连还丹都不指望……纵然门内,起意炼制外丹的也大有人在!” “你当我们不想炼外丹么?还不是没那个资源!” 只是此种话语,当着梁霄的面,不好意思说出来。 梁霄也只是随口一说罢了,他盯着钟神秀,就有些蠢蠢欲动。 毕竟,这人也自己承认了,只是没有根脚的散修,却炼罡大成,还未结丹! 如此,正好是他能拿得下,可以补益万魂幡的范畴。 并且,对方来尸阴密宗外山门放肆,也有出手的理由。 即使都是炼罡巅峰,他一个得了大派真传的弟子,纵然打几个旁门左道的下品结丹老祖都不虚! 这便是正宗嫡传弟子的高傲! 梁霄手持万魂幡,就想要摇一摇,放出其中万千阴兵。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遊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神秀之主-第432章 崑崙(初六快樂!)看書

小說推薦 – 神秀之主 – 神秀之主 “是极是极……如今天机宗已经修改了天机榜排名,将屠龙剑莫消愁排入金丹榜前五,已经摆脱新秀标签,真正与天下老牌金丹宗师争锋了……” “论天才程度,恐怕只有李昆仑能压过一筹。” 李昆仑乃是天都五子之首,早早就道入金丹,丹成一品,天赋卓绝,乃是天都宗宗主的爱徒,曾经夸赞道:“天下修仙之才一石,我徒李昆仑独占八斗!” 虽然很多修士不忿,但也不得不承认,此人的确宛若谪仙,于修炼破境一道之上更有不可思议的天赋才情。 其八岁炼气,十岁凝煞,十三岁便炼罡大成。 而十八岁之时,便铸就金丹,成为老祖了! 纵然天都宗掌教,也十分喜爱这个徒儿,赞许为天下修仙才情第一。 只是此人天赋都在修炼破境之上,是个苦修之辈,倒是没什么战绩流传。 但外人都在猜测,这位年轻一代最天才之辈,怕不是早就已经迈入还丹修行,成为还丹老祖了呢。 许多人都在可惜,若非此界天机有变,元神不出,李昆仑必能成就元神道果! “莫消愁、李昆仑?” 钟神秀把玩着茶盏,脸上似笑非笑,让小二继续说着。 接下来,对方所说都是修行界的杂事,也不如何让钟神秀重视。 时间过去半个时辰,小二依旧滔滔不绝,说到了通缉榜,将那些穷凶极恶的魔头一个个排名,最后居然排到了一个钟神秀有点耳熟的名字。 “最近十几年来,有不少炼器大师莫名其妙地亡故,后来有高人追查,才发现他们都是被一件魔宝害了……运使那件魔宝之人,名为易天仇!” 店小二道。 “哦?这个详细说说。” 钟神秀来了兴趣,知道易天仇跟那位韩大师,终究还是被那口金钟法宝内的魔头坑了。 小二道:“这个易天仇,据说还有一个搭档,两人凡人时期便是骗子,后来得了机缘,迈入修仙界,照样坑蒙拐骗,无恶不作……他们手上有一口古钟魔宝,专门将它送到一些闻名遐迩的炼器大师手中,然后这些大师俱都无故身死……据说不仅一身修为、气运,就连灵慧与道韵,都被那件魔宝吸纳,因此炼成了一百零八重禁制,号称大圆满法宝,就是靠着这件法宝,在捉拿魔钟双煞的时候,只打死一个,被易天仇逃了……” ‘看这样子,是魔宝祭炼完成,没那二人的用处,因此不仅卸磨杀驴,还故意放走一个,让其背锅?’ 钟神秀蓦然生出几分理解来。 ‘这手法,怕也只有几家魔道真传才搞得出来……’ 他最后又打赏了店小二,在对方喜笑颜开的神色中离开了茶楼,走出宋家坊市,前往八千里毒水沼泽,也就是尸阴密宗的外山门。 由于在大靖腹地,钟神秀比较低调,没有放出逍遥阁。 他只是吹了声口哨,肩膀上的羽童子就抖了抖身子,从画眉变成一只巨大的仙禽,凤头长尾,五彩翎羽,看起来十分风骚。 最强农家 良辰一 “老爷我可是正派人士,你也给我正经些……这算什么?彩鸡么?” 钟神秀狠狠瞪了羽童子一眼。 “老爷莫要生气,俺这变化之术还不太熟练……”羽童子连忙道歉。 心里,更是暗暗思忖:‘老爷怕是想要乘龙坐凤,奈何俺这变化之术实在不过关,等到哪日精熟了,才可施展出来,讨老爷欢心……老爷一欢心,说不定也能传了我一个元神法……’ 别人不知道,羽童子当然知道,自家老爷便是那位造化老祖。 甚至,很是深不可测,居然开创出了外道元神之法。 说不得,它羽童子,也能成为第一位元神大妖呢! 有着讨好念头,羽童子双翅扇动一番,现出本相,乃是一头巨大乌鸦,倒也颇为神骏。 钟神秀踏鸟而行,倏忽远去。 …… 阴州风物,与南道多有不同。 钟神秀藏于半空,飞过一座座凡人城池,突然看到一件事儿,觉得有趣,当即掐了个法诀,跟羽童子一起隐身,遁入一处村落之外。 此时正是秋收之后,官府收取赋税之时。 但那些城池中,尸阴密宗的城主派来的收税衙役,除了拿走大车大车的谷物之外,竟然还有特质的长车,带走了一口口……棺材! “老丈,此是出了何事?” 钟神秀化身成为一个读书人的模样,随意拉了一个老丈,问道。 “后生仔,怕是外地人吧?” 这老头枯瘦精干,两只眼睛笑眯眯地打量着钟神秀,突然反问。 “正是,我乃南道州士子,来此游历。” 钟神秀如此回答。 “书生仗剑行天下,当真不错……” 嫡 女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遊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優秀都市异能 神秀之主 ptt-第430章 鬥道行(求月票)熱推

小說推薦 – 神秀之主 – 神秀之主 “若是不想化为魔物,平时就得小心翼翼地压制自身道行,以法力镇压阴神之内的污染……除此之外,每隔一段时间,还要运转功法,尽量化解阴神中的阴质……身如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擦拭,不使惹尘埃……” 钟神秀幽幽一叹。 他知道,这阴神成就法,没得前路了。 需要主动压制自身道行法力境界,连提聚法力到巅峰都不敢,还谈何勇猛精进,突破下一重境界? 暗中,就将这一道方案枪毙。 “老师能以还丹法力,击败我这个阴神尊者,实在道行深厚,法力惊人……” 徐过却不以为意,反而恭维了一句。 放在七曜天,修士跨越一个大境界,击败敌人,是不可能的。 但在这里,他竟然……接受了! 毕竟,古法修士,跨越一个大境界击败敌人,是天才的表现。 那些天山七剑、蜀山双秀什么的,本人天资绝顶,又修炼最高深的功法,手持一口绝品飞剑,从来都是炼气杀凝煞、凝煞灭炼罡、炼罡境就敢剑斩金丹老祖,轰传天下。 虽然被他们所斩杀的金丹,大多都是金丹中的水货与弱鸡。 说起来,倒是跟徐过很是相似,虽然突破了境界,但没有经历过提纯质变的法力,根基浅薄,又是走歪门邪道,突破之后,不就是这个鸟样么? “你……不后悔?” 钟神秀问道。 “能炼就阴神,获得数千年寿元,道行法力大进,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徐过跪在地上,磕了八个响头:“学生谢过老师,赐予这一场造化。” 实际上,元神的寿元,或许远远不止数千年,奈何徐过只突破了一半,还前路断绝了。 并且,每隔一段时间都要运功炼化阴质,消耗也大。 所以,才只能获得这点寿元。 ‘不过说出去,也不知道要羡慕死多少金丹老怪了……’ ‘但是……虽然理论上寿元有数千年,但若徐过自己道心一个把持不住,阴神入魔……可就难说了啊……’ 不过,还能算是一场造化。 而且,如果流传出去,将会是比外道金丹法更加轰动的事情。 奈何……徐过已经有了神念禁制,这阴神成就法,是没得外传了。 钟神秀也不想搞出一堆阴神尊者出来,将来说不定还会围攻自己,那就太搞笑了。 “你如今法力堪比还丹老祖,并且还有提升余地……比如可以去修炼那些上古元神才能修炼的法术,只要炼成几道,自保便绰绰有余了。” 一起过日子 寒梅墨香 钟神秀发现,这个徐过,的确是一个水货,就如同催生出来的肥猪,完全没有底蕴与经验。 名侦探柯南之咖啡店主 杨小林 他甚至感觉,若是真正斗法,或许他还打不过那些一品金丹的道门真传,丢个大脸。 因此,钟神秀继续叮嘱:“那天鼎门,是老师特意给你留着的,徐元也只夺了他的金丹,人或许还未死,留给你了结因果,但人生在世,总有许多难以跨过的疑难,未能快意恩仇,比如若遇到一个你怎么也打不过的仇敌,到时候,你要如何?” 徐过一脸懵逼,踌躇道:“还请老师赐教!” “好,我便教你最后一课,名为斗法力不如斗道行……你如今阴神成就,能活数千年,而即使还丹老怪,归根结底也还是金丹境,寿不过一千……打不过,躲起来,等到敌人老死了,你还可以欺负他的门人后代,甚至去他坟头蹦迪……此为长生苟命之道!” 钟神秀说完,自己就哈哈大笑:“你我缘尽于此,就此别过吧!记住,你不欠我,我也不欠你的。” 说完,他就施展五行天遁,化为一道流光,消失无踪了。 福澤 有餘 徐过这个堂堂阴神尊者,居然追之不及,只能无奈叹息,看着女儿:“心儿……我们回去吧。” “回去?” 徐心儿一怔:“回哪里?” “天鼎门,徐家!”徐过眼神坚定:“一些欠债,也该收回来了,纵然天鼎门有还丹老祖坐镇,我还可以先收徐家的债……至于天鼎门,呵呵……那还丹老祖已有八百岁,寿元似乎不长的样子,再等个百来年,说不定天鼎门就要归我家做主了。”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只是……有着老师严令,我不得传你正法!” 徐过摸着女儿的脑袋,心里十分后悔。 原本,他觉得外道金丹法简单速成,但有些邪门歪道之感,因此看到老师传了《玉液还丹真经》,还暗暗替女儿高兴。 但现在,心思却完全翻转了过来。 古法虽然是正道,但光是铸就金丹那一步,就要拦住多少英才?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遊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